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283章 银龙令

虚光晃动,中心赫然的三个大字,银龙令!

圣影和龙一怔住了,银龙令,居然是银龙令,他们族里最至尊的神物,也代表着最严厉的命令。

若是违背,那么就只有……杀!

惊色,慌乱,无助,在每个人眼中一一呈现,轩辕青等人却是激动,好啊,好啊,银甲天兵出现,带走了这人,凤玉,凤玉是他们的了,是他们的了。

一吻落后,北云霄缓缓抬头,看着面前的黑疯子道:“帮我争取点时间。”他这句话一个字一个字的落下,里面似乎带着什么特殊的深意。

黑疯子一怔,微风吹过,刀柄上的最后一滴鲜血落下,落在地面,嫣红如梅。

“好。”她道,刻骨的诺言。

北云霄笑了,天人之颜绽放出流光,神圣,威压,不容凡人窥探。

“轰!”猛地的银光绽放,这一瞬天地银晖一片,包裹着他,包裹着景袖。

这一瞬,龙一圣影却变得脸色,他们飞身,急忙扑来:“龙主!”

声音落在风中,落在雪地里,却传不到那人耳里。

这是本源之力,是他们龙主的本源之力,也是他北云霄成为龙主时得到的力量,可这是只属于银泽龙族的,是只属于龙主的,有这道力量时,他是天下人敬畏的银天,若没有了……他甚至连银泽龙族都不算。

因为,会死,会枯竭而死。

“袖袖,我还是舍不得呢。”他低喃着,眉光温润,银光中他身体的力量疯狂的涌向景袖。

舍不得让你死,舍不得让你睡在我的面前,所以,请原谅我的自私。

“哈哈,傻呀,傻呀,你以为这样她就能活了么?能活了么?”疯狂的笑声,轩辕青丑陋的脸肆意张狂着。

银血,深入骨髓的银血,救的了吗?能救吗?可笑,可笑呀。

“不能活么,你说她不能活么?”黑疯子动了,握着她的机械长刀一步步上前,刀刃刮在地面,一道道火花生起,她的眉目煞色,浓郁的杀气张扬。

轩辕青的笑声止住,看着黑疯子眸露讽刺,不过是个会布天罡阵的丫头就真以为能震住他吗?

却是下一瞬,他目露惊恐,神色呆滞,鲜血从他胳膊上滴下,一把长刃已经插入其中,黑疯子站在他的面前,冰冷的望着他,她手腕一旋,那把插进他手臂的长刃竟然旋转起来,像是有无数倒钉勾缠住他的筋脉,拧的他本来狞笑的脸疼的泛白。

“是不是很爽?”黑疯子道,眸光里是疯狂的残虐。

敢动她,敢害她,这便是下场。

“你!”轩辕青嘴角青乌着,他眸露狠色,身上源力暴涨,身子狠狠的一腿。

唰!鲜血撒在半空,是他自己生生的卸下了自己胳膊。

等有了凤玉,一只胳膊又算什么?他如是想着,咯咯的笑了起来,声音像是地狱出来的恶鬼,贪婪的寻着猎物。

黑疯子眸微拧了拧,眸中冷色,身形唰的一闪,立回景袖身边,今日,谁要动他们,先踏过她黑疯子的尸

体。

“杀!”雷昊天狰狞呼道,混乱再次爆发。

银甲天兵思索一瞬,也动手了,他们银泽龙族的东西,绝不能落在外人手里,即是她是凤主。

不,她现在也不是凤主了,新的凤主已经出现,他们银泽龙族的使命已经改变,银天必回!

喘息会恢复些力量的风扬也已经站起。

邪美人,黑疯子左右镇守,华容轩辕黎在前,龙一圣影在后。

谁能靠近。

银光中,北云霄的脸色这一刹比景袖还难看,仿若他才是身中银血的人,涌出的源力已经变的少了些,由最初的白色变成银色,这是最后的本源之力了,是他力量的根基。

“袖袖。”他轻喃,眼前的画面回到了一年前,他在月色下与她相望的那一眼,原来从那时起,他的心已经坠落。

灵巧慧人的你,狂妄霸气的你,七巧玲珑的你……

唇缓缓勾起,他道:“我的袖袖。”

怀里的人似乎动了,又似乎是错觉,北云霄诧异了一瞬,笑容更加炫目了,他知道,她不会有事的,他说过,会护她周全的。

“啊!我杀了你,杀了你!”戾呼,是被黑疯子逼的发狂的雷昊天,他一边呼,身形唰的弯起,整个人像是错骨了一般,便见他全身的肌肉疯狂的涨大,金色的源力,金的发红,发紫,道道黑丝游走其中。

这一瞬,连邪美人也眸露诧异,这人,居然源力变异了,不纯,但是却更强,因为是吸取了所有源力精华炼化到身上。

以往的一切居然是韬光养晦。

黑疯子眸子微眯,冷冷的,也更疯狂,飞起,长刀挥舞,炫光洒在场上。

两道力量相撞的一瞬,一道紫光先黑疯子对上。

“轰!”空中力量爆开,火花嗤嗤。

半空中却只有邪美人砰的落下。

“皇!”华容惊呼,唰的飞上,眸中是惊恐着,这还是他第一次看见皇败了的模样。

被抢了动作的黑疯子也是错愕,飞身落在他身边,还来不及查看,身子唰的飞了起来,砰的一声狠狠撞在破碎的大理石上,后背被尖利的石峰割的生疼。

是雷昊天,是彻底暴露实力的雷昊天,他狰狞的笑着,一步步向着北云霄两人方向走去,所过是无尽的血色。

圣影的,龙一的,风扬的,子马甲的……他像一个狂化的魔人,全身都染满血,连眼都是红的。

“妈的,老娘弄不死你!”黑疯子戾呼,身形唰的飞回,却是手中的长刀还没显出锋刃,人已经再次的飞走,砰的一声,青石飞扬。

这便是实力的差距,是源力的力量。

周围的银甲龙兵停了动作,为首的一人深拧起眉,一个转身,意外的向着雷昊天冲去。

他们银泽龙族的人自有他们银泽龙族处理,即使他已经不再是龙主银天。

雷昊天微转了下头,眸光冷然着,他手腕一扬,那飞起来的银甲龙兵竟然落到他手心,只听咔嚓一声,手里的银甲龙兵竟被拧断

了脖颈,瞬间便没了气息。

他手腕一扬,死去的银甲龙兵狠狠砸在废墟中。

这一瞬,连轩辕青等人也微露诧色,这人怎么回事?竟然杀了银泽龙族的人,他不是要凤玉,要进天地道吗?为什么杀了银泽龙族的人?

看着这一幕,剩下的银龙天兵脸色齐齐一变,飞身,朝着他攻去。

“砰砰……”无数道身影飞起,这人的力量已狂化难挡。

“哈哈,凤主,龙主,都得死,都得死。”猖狂的呼声,一路所过,地面的青石唰唰飞起,凝聚在四周,被他的源力带走。

银光已经淡去,看着向他们走来的雷昊天,北云霄的神色依旧平淡,结实的手掌紧握着景袖,最后丝本源力将要过渡到她身上。

“我会恨你。”轻喃声清晰的响起,落在了他的耳边,怔的他瞳孔猛地放大,唰的转头。

浅弱的银光中,景袖的双眸已经睁开,依旧耀如星辰,她看着北云霄,一字一句的再道:“我会恨你,恨你的自私,我用生生死死发誓,若是你先离开,我云景袖与你永世不见,再也记不得你分毫!”

什么同死共穴,什么相守到老,你若违背,我与你永世不见!

北云霄的瞳孔猛地放大,整个心都在颤栗,他不敢,迟疑了,永世不见,这该是何其毒人的誓言。

袖袖啊,他的袖袖啊,若是下辈子见不到你,你让我如何能活。

最后丝本源之力收回。

景袖埋藏在眼底的惧色终于消散,她要他活着,与她一起活着,若是死,也要一起!

“呵呵,凤玉是我的了。”雷昊天已近在眼前,五指力量凝聚对着二人当头劈下。

景袖站不起来,北云霄更不可能,或许这一刻死了也挺好。

“凤主!”

“主子!”惊呼。

轰!天地变色,脚下颤抖,金色的源力洒在这片,像是圣光突来,明明是晚幕天色,却亮如白昼。

“丫头,作为凤氏血脉是不是太弱了些。”光中一道声音传来,苍老沙哑,有些气血不足一般,金众人四处张望,连北云霄景袖也张望着。

没有人,依旧没有人。

雷昊天的身影却已震住,轩辕青和黑袍老头的神色变得惊惧,轩辕黎却激动起来。

“族王,是族王。”他激动的呼着,整个人唰的跪了下来,其它的轩辕族弟子也接二连三跪下,轩辕青和黑袍老头面如死灰,双膝砰地一声磕在青石地上。

“谁!装神弄鬼,给我出来!”雷昊天狰狞大呼,身边是一地尸体,有些甚至是他误杀的自己的手下。

“唰!”金光猛地收拢,汇成一道狠狠的朝他打去,他身子唰的飞起,狠狠的砸下,不堪一击,而这一下,直接破了他护身的源力。

晚色中,一身影缓缓走来,他须发花白,整个身子都勾弯着,像是风中年久的枯藤,早已失去了生命光泽,他手中杵着一根乌木龙形的拐杖,每走一步都要借柱拐杖的力量,身形颤抖着,缓缓移动。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