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282章 强行出地宫

呼吸更是浅薄,几乎已经没有了一般。

众人的心瞬间狠狠颤栗,怎么回事?怎么会这般严重?他们的凤后不是已经好转了吗?

气氛瞬间压抑。

北云霄双眸里的银光迸发,朝着黑疯子厉声呼道:“快点!”

黑疯子一怔,慌忙转身去扫机关,对,快点,要快点,毒医在山下,毒医会有办法,毒牙会让小袖儿舒服些的。

压抑的气氛,众人只能跟随。

不断的轰隆声,不断有机关暗扣被卸掉,素指飞舞,眼花缭乱的手法,或灵巧而动,或暴力轰来,众人传过毒区,箭阵,傀儡兵……一道一道。

黑疯子的眼越来越戾,浑身的煞气早已如潮席卷在周身。

长刀飞舞,她身形飞至半空,对着面前的死煞阵拦腰劈下,没有多余的时间浪费,这是最直接最有效的办法。

阵法的力量和她自身的力量相撞,她双瞳煞色,生硬的撕开了阵口,整个人一怔,从半空落下,身子踉跄不稳,看的邪美人眉头紧锁,唰的飞起接住。

“你这般不要命,她知道了会很生气。”不是问句,直接成述事实,话语里潜藏着若有若无的不满。

黑疯子眉羽都没抬一下,从他怀里站起继续下一道机关,空中只依稀传来:“即使她生气,我也会这般。”

她黑疯子这一生就算自己穷困潦倒,失了性命,也会护她周全。

她,云景袖,值得!

身后的华美人额心狠皱起,心头生起股不适感,他似乎真的见到了一个疯子,这个疯子做着屠天毁地违背天道的事,却从始至终都不是为了自己。

又一道源力生出,柔荑忽地被擒住。

“我来!”他淡声道,精致的眉羽生着光泽,紫瞳里的流光坚毅,专注的神色让黑疯子一颤,已经来不及思考,耳边一道强烈的爆破音生起。

地面忽地颤抖起来,四周的青瓦开始碎裂,地面像是裂开一般,所有的东西动将被吸进去,阴森的冷气猛地就涌上四周,身骨寒颤的瞬间僵硬。

“居然还开了道尸棺!”黑疯子大呼,滔天的怒色。

尸棺,意为给活人准备的棺材地,只要落进棺中,活人变死人,死人变白骨,这棺里面聚集了毒物,尸虫,腐液……所有世界最阴邪要人命的东西,甚至连活死人都有,属于诡邪之术。

众人正心恐着,一道银光猛地穿过众人向最前面的一道青墙打去。

“不可!所有机关阵术会错移,等力量暴增我们就更出不去了!”黑疯子眸色大变,惊呼,从她进入地宫就发现,这里面的机关都一环叩一环,强行破了某个环节,会引起十方阵启用,力量暴增。

“是吗?那就看看到底出不得出去!”银眸寒光绽放,戾呼一声,滔天的源力从他飞舞的袍袖中涌出,暗色中可以清晰看见一道环抱宽的银色源光猛地轰上厚重的石墙。

这一瞬,整个轩辕族坛都在颤抖,众人摇晃,有些站不住脚。

无数的轩辕族弟子围在地宫出口处,众人诧色。

“怎么回事?”

“是呀,这地面怎么颤抖的这么厉害。”

窃窃私语。

这方,雷天昊也浓眉深拧,再次道:“你这地宫里面真的没问题?他们不会是要冲出来了吧。”

轩辕青微皱着眉,思索一瞬,又眉头展开笃定的道:“肯定没问题,这地宫里的墙我都特意加厚过,里面还布满了禁锢源力的阵法,谁有那个本事从这里面冲出来。”

“轰!”

他话刚刚说完,惊天动地的一声巨响,整个半边天都在颤抖,无数青石灰砾翻起,有些碎掉的石块甚至有箩筐大,烟尘弥漫,又唰唰至半空落下,像是下着石头雨。

瞬间,一轩辕族弟子被砸倒在地上,身子一个抽搐,胸腔鲜血喷出,死的不能再死。

“啊啊……快跑,快跑!”

“天啊!噗……”

雷昊天满脸寒光,戾气呼道:“这就是你说的没问题。”话刚落,烟尘中一道黑影唰的出现,手舞着机械长刀,整个人如罗刹降临。

“老匹夫!我剁了你!”戾呼,狰狞的神色,同时,从烟尘中身后三十道身影唰唰飞出,瞬间便与周围人战在一起,剑光飞舞,杀气爆发,瞬间便要了一群人的脑袋。

“咳咳……”飞身落在地面上,北云霄整个人脸色都泛白着,强行撕开地宫,这该是废了多少力量。

“袖袖,袖袖……”他低呼,眼里凝结着泪,整个人都在颤抖。

风扬见识极快,已经唰的向山下飞去,他们应该带着子马甲,带着子马甲的,暗主,他们的暗主。

冷风徐徐吹来,景袖整个人的脸色已经白如冬雪,不,甚至比那还要白。

她精致的容颜藏在裘袍中,身上的血色罗裙铺在地上,北云霄揽着她,手心抵在她背上,源力如洪水般大量朝她灌入,银袍落在冰冷的雪地上,银色交缠着红色,红色混着白光,整个画面极美,却也让人心碎。

雷昊天带来的三百名金色高手已经飞起,这是他最好的力量,也是他倾注全力的势力,今日,成则强,败则死,至死一搏。

三百名金带实力高手,除了黑疯子邪美人轩辕黎华容圣影龙一几人,谁有那个实力抵抗,更何况还有轩辕青和黑袍老头和大大小小的轩辕族弟子。

他们飞来,瞬间就撕破了道口子,朝北云霄这方袭来,劲风凝聚在手腕,三百人涌上,这画面惊心动魄。

安然坐着的北云霄眼皮微抬,银眸里闪过冷光,这光里面是滔天的杀意,冰冷如锋的煞气唰的生出,如一道飓风拔地而起。

他一扬银袍,动作简单的像是不过随意一舞,拔地而起的飓风却猛地爆开,将所有扑上来的人全部冲。

这般力量,让所有人震撼。

轩辕青,雷昊天,邪美人,黑疯子……

这是人的力量?众人震撼着,身子控制不住的颤抖,威压散开,众人有种要跪下的冲动。

“给我杀!”雷昊天大呼,神色狰狞着,今日他必须要夺了凤玉,必须!

还没站稳的三百人一怔

,瞬间齐齐再起,滔天的气势,强烈的杀意,寒光凛然的长剑。

即使你力量强又怎样,即使你是银天又怎样,你孤身一人,也不在是高高在上的龙主,我们有何惧你!

北云霄的眸光抬起,他的脸色微微泛白,额上更是密密麻麻的虚汗,眼里的银光炸开,看着眼前这群人如看死物。

黑疯子邪美人华容轩辕黎唰唰落在这方四周,其他人呈圆形包围。

今日谁要动他们,先冲他们的尸体上踏过。

怀里的景袖脸色更白了,整个身体如同寒冰,周围的人已经再冲了出去,杀戮将这方天空染得血红。

北云霄的眸光轻颤,轻柔的一吻落在景袖额上,下一瞬,风扬带着子马甲竟然已经出现。

这才过了多大一会呀,他们居然已经赶到。

不过下一瞬,落地的风扬整个人笔直向后倒去,力量枯竭,四肢极限使力,再没了半分力气。

砰的一声,砸的石砾飞溅,似乎整个骨头都碎裂了。

众人看的心颤,子马甲却来不及去看一眼,他急急的蹲下,整个人匍匐在景袖旁边。

“主子,把这个吃了,把这个吃了,会好的,一定会好的。”他道,整个人都在颤抖着,手里的药丸捏不住,滑落在雪地里,他慌忙去捡,地上的雪刺进他的指尖,生疼着。

什么时候这世界最美的未央花竟然变的如此锋利?

泛着玉光的药丸递上,这是他炼了一天的九彩莲,圣品,世间唯一,只期望能解的了这银血。

可是他知道不能,不能的。

药丸递上嘴边,却咽不下,化不了,可这是入口即化的九彩莲呀!

“主子,我求求你,求求你咽一咽,咽一咽呀。”他祈求道,声音沙哑着,眼里的泪控制不出的流了出来。

“怎么样了?怎么样了,醒了没,醒了没?”黑疯子呼道,身形唰的冲了过来,三米长的长刀上血色顺着刀柄滴下,一朵一朵血梅,妖艳的红。

只是话刚落。

“噗!”一口鲜血喷出,红的泛着银光,还有刚刚那枚喂进口中的九彩莲也落在了地上。

她雪色如玉的手臂落在地上,像是已经……死去。

黑疯子一怔,瞳孔收缩。

子马甲整个人跌坐在地上,眸中不敢置信。

还是活不了吗?活不了吗?为什么?为什么啊?

这一瞬的北云霄却显的异常平静,他的吻落在景袖额上,眉羽间从未有过的淡然,如天人般的容颜依旧静止。

空中一道道银光落来,银甲天兵到了,他们叩首在地上,对着这方道:“请银天大人回族。”

声音依旧恭敬,只是唤的却不是龙主,他们的表情更是冷漠,只为执行命令。

圣影龙一一怔,唰的飞过去就想说些什么。

为首的银甲龙兵已经站起,他手腕一扬,空中唰地多了一道银光,银光至半空落下,狠狠落在地上,地面上忽地多了一枚龙形的玉石,只见它白光一闪,空中忽地多了一道银色虚光。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