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281章 滚,别碰她

轩辕青冰冷一笑,讽刺道:“族王?族王二十年都没有出来了,说不早就在死了,交待?我轩辕青为什么要听一个死人的命令?我们轩辕族才是皇族,才是这银月洲的天,她凤族算什么,不过是一个鸠占鹊巢恶心人的东西罢了。”

厉喝,脸上的神色狰狞。

景袖一一听着,心中大概了解些什么,原来十七年前的三族逼迫,不能光怪轩辕族人,是眼前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动了歪心思耍的诡计。

“呵呵,凤后,今日你们是逃不掉的,来吧,乖乖的青白凤玉交出来,下面的事咱们还好商好量些。”雷昊天又道,露着一个黄牙笑的恶心。

“妈的!你们知不知道要动的人是谁,是我们银泽龙族,是我们的龙主!”圣影突然站出来呼道,这些狗东西简直越来越猖狂了,连他们银泽龙族都敢围剿。

谁知,雷昊天等人却大笑起来:“哈哈,银泽龙族?龙主?你们还不知道吧,你们银天大人的身份已经被废了,他再也不是身份高贵的龙主了,而且呀,银泽龙族已经出了银甲兵来抓他呢,现在应该已经到这片山脚下了吧。”

“什么!”大惊,连景袖也变了脸色,什么意思,北云霄的身份被废了?还来抓他?怎么可能?

“乱喷狗粪的东西,老娘剁了你们。”机械长刃一出,狭小的空间,她手中的武器却依旧使用的利索,随意变化,长短皆可。

对面的轩辕青脸色一戾,一招避开,呼道:“狗东西,看来你们还不知道什么叫听话。”

暗色中,他袖袍一拂,不知道按了什么,这处暗道忽然摇晃了起来,顷刻间地面犹如地裂般忽地塌陷,前后两边,两方玄钢制的倒钉栅栏合拢。

众人站不住脚,视线又暗,只得一个牵一个稳住身形。

恼色,黑疯子源力尽出朝着刚刚轩辕青等人站立的地方打去,只是那里空空如也,哪还有人的身影,而他们也整个向着下方落去。

既然是要算计他们,哪能没有准备,瞬间刺鼻的气味便冒出,强烈,来势汹汹,顷刻便涌上人鼻尖。

这一刻,景袖只觉得难受的要死去,胸腔里的气血翻涌的厉害,忽地背上一暖,源力灌入她胸口,不适感稍微减少些,而她整个人也陷入熟悉的怀抱。

“掩鼻,向左!快!”黑暗中,黑疯子猛地大呼。

“砰!”的一声,也不知道她摧毁了什么,众人下意识的向左一靠,刚刚还急速下坠的身形像是找着了着力点,一个受力,立马一个提上,众人唰唰落下,跟着黑疯子的脚步迅速的穿梭起来。

应是一处隧道,狭小,众人走的吃力些。

外面。

雷昊天担忧的道:“你这地宫下面的机关靠不靠谱,别让他们逃了。”

轩辕青笑道:“放心跑不了,我这手下的工匠之术可谓神乎,还布了阵法,绝对能耗他们半条命,到时候咱们只管去拿凤玉就行了,不过说好了啊,一人一枚,若再是像上次那般,就别怪我……”

话没说完,但寒光已经露出。

雷昊天一愣,忽又笑道:“怎么会,我既然肯把青白凤玉的消息告诉里,自然就是拿出了诚意,你还不相信我么?”

轩辕青也是一笑,却没有回答,转身的眸眼里寒色滔滔,哼,相信?他上次就是太相信了才把自己落的那个下场。

时间继续,冷风瑟瑟。

地宫里。

众人半路寻到了落脚处也不知道走到了何处,等到周围有光线落来,才依稀能看清周围的景象。

这一条平坦的大道,三米宽,地面平坦,铺着大理石,两边是石屋,大道一路延伸,直至看不到地方。

看起来危险无害,黑疯子却冰冷笑起:“还真是能工巧匠,居然有这等技艺,不过……那又怎样!”

只见她身形一匍,整个人如同一只待飞的黑鹰,众人还没看清,她便唰的冲了出去,翻转,跳跃,众人只见她如翩跹的蝴蝶,修长的指尖不断摸向各处。

地面忽地轰隆声,便见一个个大坑和一个个机关显出原形,第一个十方大小的坑里,里面密密麻麻的毒蝎子和虫蚁,里面还有几具深深白骨,众人看头皮发麻。

“快点!走!照我刚刚的动作跳。”黑疯子呼道,继续在前面扫着机关。

众人瞪眼,纷纷依言动作。

最后方,邪美人摸着下颚,看着前面不断跳跃的身影,眼里流光,看来,他的神羽殿有必要请个能工巧匠了。

百米大道,百道机关,若让常人自己走,怕是早就不知道死在了哪一道上。

众人抹抹冷汗,眸光望着继续探路的黑疯子,忽地觉得这世上又一个霄王妃出了,不得了,简直不得了,一个凤后都翻了天了,那两个……嗯,还能把天翻回来。

时间继续,众人一路紧跟,渐渐黑疯子的眉心渐渐拧起,不是这些机关有多繁琐,而是她觉得烦躁,哪个王八羔子这么没用,居然装这么多机关,要陷害人的东西不一定需要很多,有那么一样就够了,能致命的!

“妈的!”一脚踢碎又一个机关按钮,黑疯子大骂。

众人怔了怔,一旁的华容上去锤着肩谄媚道:“别着急别着急啊,咱们慢点来,慢点来。”他不着急,只要能活着出去就行了,等等无碍的,可不能惹了这姑奶奶一个不爽,不干了。

一旁的邪美人挑了挑眉,紫瞳闪过幽光在华容的手上一扫而过。

“哥,哥!”忽地一阵焦呼,厉天丰一口鲜血吐出。

周围的人看着,却没有一人上前,许是心底还埋怨着。

还是轩辕黎不忍看下去,从怀里递上一个瓷瓶道:“吃一颗吧,兴许能好些。”

厉天铃一怔,眼中含着泪就要接过。

“啪!”一只素手伸来,啪的打落,机械长刀一舞,唰地架到她脖子上:“吃!吃什么吃!说,你其它话是不是也骗人的,你没有解银血的方法是不是!”厉吼,眸中带着血气。

若是她说没

有,她会一刀剁了她。

厉天铃一怔,眸光低垂下,这神情看的众人又是一恼。

“妈的!老娘剁了你!”敢骗她,敢让她姐妹折腾这么久,没有,老娘让你没有。

“唰!”一道紫光闪来,邪美人擒住了她的手腕,黑疯子一愣,不知怎地,被他这个动作刺激的更是滔天的怒色。

杀气蹦发,就要暴走。

“别生气,会变老的。”清哑声,在这般时候明明很不合时宜,却瞬间冲散了空气中的躁意,就连黑疯子也是一愣,手里动作停滞。

“瞧,不生气可漂亮多了。”继续道,邪气暗出,紫鸢花散着魅人光华。

黑疯子一滞,唰的扔掉了手中的机械长刀,转身,怒气冲冲继续去扫机关,只听巨大砰的一声,好似整个天地都炸裂了一般。

而这方,邪美人摸摸鼻尖,匐身将地上的机械长刀捡了起来,眸光打量,神色越来越亮,半响喃喃道:“这么好的武器,咱随便扔了呢。”

话刚落,一道芊芊素手一晃而过,只听唰的一声,三米长的机械长刀又变不见了,她转身,继续刚才的动作,整个人的气息却变的平静多了。

无人再去指责厉天铃什么,发生了就发生了吧,即使不会有她,也会有第二个厉天铃,而只要听到银血的消息,他们便会乖乖上当。

众人继续赶路,厉天丰在服用了一颗轩辕黎给的丹药后,神色也变得好了些许,只是双脚半废,不能赶路,只能由她背着走,小姑娘也算可以,也没叫一句,最后还是华容不忍,帮了下忙。

不过,他一帮忙,众人都凉凉的看了他一眼,那意思仿佛在说,你完了,得罪了凤主,还得罪了疯王,保重,保重。

路越走越宽,危险却越来越多,众人注视着四周,不断感慨着疯王的手段通天,只有轩辕黎皱眉瞧着景袖时不时思索着。

当年凤后身上的银血不是解了么?那就不会带到婴儿体内,凤后是离开银月洲后才产的子,这世界上谁有那个本事在离开银月洲后对凤主下毒呢?

风徐徐吹着,半日不到,外面的雪已经化了大半。

一只银甲兵也缓缓而来,眉目肃色,软甲龙刀,行走在山林中,如同一个个从天宫而来的神兵。

而景袖这方,北云霄的神色拧的越来越凶。

“龙主,怎么了?”尾随在身边的圣影发现不对劲,轻声道,一望眸中惊色,同时前面的人唰唰转过头来。

视线落在北云霄怀里的身影上,齐齐惊惧起来。

“你怎么回事!怎么照顾她的!”黑疯子大呼,唰的冲了过来,手指想要摸上景袖,却被北云霄一声大喝:“滚!别碰她!”

黑疯子一怔,整个神色狰狞起来,煞气汹汹就要冲上去,却被身边的邪美人猛地拉住:“别动,她现在很不舒服。”

确实不舒服,现在的景袖整个人都在颤抖,密密麻麻的冷汗已经染湿了衣襟,她脸色雪白,若有若无的血腥气散出。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