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280章 阵中阵

“叮。”八片刀刃碰上石柱,这一下居然没有弹回来,而是整个没入石柱里,瞬间只见场上一阵耀眼银光闪起,这光束太过灼眼,让人睁不开眼睛。

等停下时,众人齐齐惊呼起来。

“天啊,居然是阵中阵!”

没错,阵中阵,以八卦天罡阵的石柱为阵基,以黑袍老头为阵心,她在这阵法里建了一道阵中阵。

“不对啊,同样的八卦天罡阵也破不开啊,两者不是平衡了吗?”

惊呼还未落下,神色已经呆滞,就见在阵心的黑袍老头居然身体颤抖,脸色开始发白,躬弯在阵心。

“这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啊?族老这是怎么回事啊?”惊呼,不解,这怎么可能。

本淡然坐着的轩辕青唰的站了起来,而轩辕黎感慨的喃喃道:“聪明啊,真是聪明啊?”

“凤主,咱回事呀?”圣影又溜到景袖身边问道,恕他没看明白呀,怎么就变了呢,不是一样的阵法吗?

众围不解的众人也也齐齐竖耳倾听。

景袖的眸闪亮,面上的表情更是得意,红唇微启,道:“你们看阵基石柱上。”

“阵基石柱?”众人喃喃,齐齐偏头看去,那里八枚银光闪闪的刀刃而已,没有其它啥了呀。

景袖暗叹口气,心知这些人不懂,又道:“八枚刀刃皆是反向而入,结合着太阳光转向,风向,使黑疯子建的天罡八卦阵的阵力逆运,两个八卦天罡阵本来是平衡的,这一逆运,平衡自然打破,且黑疯子的阵法带锋,更加强势,自然剥夺的更加厉害。

这黑袍老头不是作为阵心存在吗,整个场上的阵力都是从他身上出,得也于他,失也于他,这一逆运,他周身的力量自然也逆运了,源力逆运,那就是气血倒流,你说他还能稳稳站着吗?”

“哈哈,精彩精彩。”刚刚讲完,华容已经拍掌呼道。

你不是力量强能压制么,来呀,你压制啊。

这一瞬,众人齐齐目露笑容,虽然他们还是不能详细明白其中的道理,但是大致的道理懂了,总结,反正就是这老头自作自受。

“轩辕黎,快,把他撤下来。”轩辕青呼道,口中不自觉带着命令口吻,这样下去不行,他会死的。

坐位上的轩辕黎翻个白眼,并没有搭理:“要去你去,又不是我让他参加比赛的。”

没使唤动人,轩辕青脸色一恼,又没有办法,唰的向场上飞去。

好好的比赛,中途飞进去搅合,这还有什么公平性。

就在轩辕青要落下的一刹,本还维持着阵中阵模式的八卦天罡阵一闪,力量散去,是黑疯子的八片刀刃飞了回来。

这诡异的想象看的众人惊呼。

她却诡异一笑,唰的飞出阵外,身形游走,不过几个呼吸便绕了正个饶临坛四周一圈。

“让你们也尝尝困兽的滋味!”她大呼,整个人飞身而起,同时,一直坐在景袖旁边的北云霄也飞了起来。

他抱着景袖,银袍一挥。

便见空中两道光束打出,一黑,一银,轰的落在场上,众人有种天石砸落的错觉感,事实上什么也没有,只见半空一道屏障生出,银黑色,整个饶临坛三四百人全被包揽其中,而景袖等人刚刚落坐的地方,已经空空如也,哪还见人影。

“哎呦喂,这这,咱上个茅房就变样了呢,这是玩啥呢,玩啥呢?”阵法外,黎老抱着小幼犬呼嚷着,看了半响,又像是猛地记起什么着急的走了,风中还能依稀听见:“哎呀呀,我的宝儿饿了,饿了呀,瞧这小肚子,都瘪成这样了。”

“轩辕黎!轩辕黎!”轩辕青大吼着,人却已经走远,气的他飞身而上,源力凝聚双手,就要强行撕开这阵法,只是他刚飞起,周围像是有地引力般,唰的将他吸到地上,而他周身的源力也瞬间散去。

世上有能吸人源力的阵法?轩辕青大惊,急忙去找周围的阵基,只是四周空空如也,哪有什么阵基?

他的眼更加惊悚了,那女子……

这方,众人匆忙行着路。

华容大笑道:“爽!真是太爽!就是没看见那些老乌龟的黑脸,遗憾呀,太遗憾呀!”

众人也笑着,景袖依旧被北云霄抱在怀里。

“疯王,你那阵法能困他们多久啊?”圣影转头问道。

“三个时辰。”所以他们得乘着这三个时辰把人救出来。

她话落,北云霄出声反驳道:“不,是八个时辰。”

众人抬眼望去,惊诧,黑疯子瘪瘪嘴,大翻白眼,切,源力多了不起啊。

“不对不对,你们说的都不对。”华容忽又呼道。

众人疑惑,什么意思?

就见他身边的邪美人一边飞着,一边悠然道:“刚刚手痒,我也加了一下。”

“什么!”众人瞪眼,那这意思是……

不确定多久时间,但那批人会被困在阵法里已是不争的事实了,谁叫你们不仁来着,本来想好好谈,非得动歪心思,这下好了吧,自食其果。

一旁,跟在众人身后的厉天铃眸光低垂闪烁,她以为他们没有放在心上,原来……

“快点,傻愣着干嘛,还救不救你哥了。”黑疯子呼道,依旧是明晃晃的刀刃威胁。

众人行路,即使向着轩辕族方向去,他们的族坛在这山峰的最高处,也不远,只是更有登高望远的磅礴气势。

很快,众人便到了轩辕族坛,大气磅礴的金色宫殿,龙飞凤舞的行书,一切倒真有几分皇族气势。

族坛里还有弟子看守,看着有人出现,微愣了下,就想出口喊人,一道嫌弃声先他而出。

“下去,下去,这坛后面的雪都快堆成小山了,还不去扫扫就知道在这瞎转悠。”

弟子一怔,看着是自己族老,听话的退了下去。

留下景袖等人正大光明的站在宫殿前。

景袖等人也不意外他的出现,也不感到紧张,从短暂的接触来看,这人给他们的感觉跟别人不一样。

果然,对方胡子一翘,小眼笑的眯

起:“你们是救人是不?走走走,赶紧把那小子抬走,省的他天天叫吵的我睡不着。”

众人对视一眼,眼里闪过精光,迅速跟随,有人带路,何乐不为呢。

有了这人的带路,又有他这张脸的通行证,一切进行的异常顺利。

很快,他们进入一个暗道,且越走越偏,越走越暗,看起来跟那些电视里暗牢的修建地没什么两样。

很快微弱的灯光亮起,滴滴答答还有水声。

走过一个转角处,众人的眸光忽地一怔。

“哥哥!”惊呼,厉天铃唰的捂住了嘴,眼泪唰的流出。

众人的眉头也皱了起来。

血,一身的血,厉天丰整个人被绑在一根十字木桩上,身上皮开肉绽,血肉模糊,更让人难受的是他的双脚被割开一半泡在池子里,而池水中混着刺鼻的酒精和盐。

残忍,何其残忍,景袖的心头已开始反胃,将自己的呼吸短暂关闭。

众人的眸光落在黎老身上,他也是狠皱着眉,一脸恼色:“我以为他们只是会抽些鞭子逼迫,没想到这么狠,什么复兴轩辕,都他妈狗屁,就是一群贪婪的东西。”恶骂,源力一出,将厉天丰身上的束缚解开。

厉天铃慌忙去扶,身子落进池子里溅的一身污水,众人也急忙上去帮忙。

救人成功,众人便要向回走,景袖的眉却唰的拧紧,她转身朝厉天铃猛地呼道:“说,是谁叫你来找我帮忙的?是谁告诉你我是凤主的?”

厉天铃一愣,喃道:“等我哥哥……”

话没说完,景袖的神色忽地一戾:“说!”

她一颤,在景袖几欲杀人的目光中颤颤道:“是一个信封告诉我,它说你可以救我哥哥,说你会因为银血前来……”

话没说完,空气中一阵大笑声。

“哈哈,没想到这么快就被发现了呢。”熟悉的声音,从暗道中走出来,依旧一身黑袍,眸光中带着阴色。

北皇,北域北皇,雷昊天。

同时走出的还有刚刚的轩辕青,黑袍老头。

没事,居然没事。

那么……中计了!

“怎么样,是不是很意外,我们等着一网打尽可是等了很久呢。”雷昊天道,神色笑得猖狂,这次看你还往哪逃。

景袖眸光滔滔的寒色,杀意尽显,这该死的老东西居然这么快就急着算计她。

“轩辕青,你怎么回事!居然与这人勾结在一起,你忘了十七年的教训了吗!”轩辕黎大喝,眉羽深拧。

轩辕青却笑笑:“勾结,什么勾结?是你与外人勾结在一起好不好,教训,什么教训?咱们十七年前不是跟北皇合作过吗?你不记得啦,当初可是你带人闯进凤鸣宫的呀。”

轩辕黎一怔,脸上的神色更是气恼:“我带人闯进凤鸣宫?我为何闯进去!是你说凤后被迫害,是你说凤后性命岌岌可危,结果到头居然是你要动手,你个叛徒,你忘了,忘了族王的吩咐,他是怎么交待我们的,怎么交待的!”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