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279章 结亲家

旁边的老头一愣,像是找到了知音人:“是呀是呀,你也觉的是不是,这小家伙可都还没有足月,瞧,都长的这么壮了,这毛发光亮,牙口也生的好,吃东西都不怎么费劲,哎,只是可伶了它的兄弟母亲呀,居然死在了冰天雪地里,那骨瘦如柴,都冻成了冰棍……这世道呀,人没法活,犬也没法活了……”

从小幼犬说到它母亲兄弟,再说到这世事,话停不下来,不断的念着。

整个场上虽然还进行着比赛,可众人的眸光都时不时落在了这边,对于这所谓的凤主一行人充满了好奇。

“我也养犬。”景袖忽地出声打断。

还念叨的老头一滞,眼睛发亮:“有小幼犬么?咱结个亲家怎样?”

“咳咳……”这话一出,连一旁视线落在场上,注意力在这边的青袍老者都咳嗦起来。

景袖身后众人也是无语,这老头的思维是不是跳的太快了。

景袖眸光闪了闪,浅笑道:“我家确实有小幼犬,共有四只,你家的宝儿看上哪只?”

“四只!”老头眼里的光越发亮了:“叫啥,都叫啥,你给我形容形容都长啥样,那小腿长的结不结实,跑起来利不利索,会叫了不,那小牙口长的全不全,眼皮有没有抠一抠,小时候抠抠眼皮,那犬眼珠子才瞪的大,看的清,还有啊,那牙口一定要注意,生牙期,磨牙期都不同的……”

一句句道,特别的激动,众人皆感受到这人爱狗成痴的性情。

景袖眸光闪了闪:“赶明儿你自己去挑吧,它们喜欢谁,能不能好不是我能做主的。”

黎老一怔,忽而笑道:“对对,不是我们能做主的,不是我们能做主的。”他一边说,一边摇着怀里小幼崽的爪子,样子看起来有点滑稽,但很和蔼。

“老娘陪你们玩玩!”两人正聊着,身边一身大呼,竟是黑疯子唰的飞了出去,连邪美人也是意外。

景袖抬眼看去,此时三千平的玉坛中心站着十几人,或男或女,地面上摆了些物件,或玉石,或符盘,或反光镜……粗略一望,应有百样,看起来像是摆阵法时一些常用的东西。

景袖愣了愣也没阻止,倒是在场的各派的人脸色不好,低议了起来。

“我们选坛主,这人来插手干嘛?”

“是呀,一个乡野村姑还能跟我们饶临坛的弟子相比吗?”

“不知死活,简直不知死活,这摆阵是能随便来玩玩的吗?”

“……”

一声一声,有些宗派的宗主已经站起呼道:“黄毛丫头,这里可不是你能玩玩的地,还是做回你的位置,看看就好。”

“回去,我饶临坛的人容不得外人插手,一个乡野村姑也敢在这里面胡闹。”

“……”

轩辕族的青袍老者没头出声,他只是淡看着,仿佛旁观者一般。

“这女娃玩玩怎么了,真当你们这群老东西要不完了,说人家黄毛丫头,老子看人家随便扔两颗石头都能摆个阵法玩死你们。”黎老忽地

出声,毫不客气的讽刺道,怀里依旧抱着小幼崽,替它挡着寒风,疼爱的不得了。

“黎老,你是不是糊涂了,怎么帮着外人说话。”忽地,一人斥道,是轩辕族那眼带精光的黑袍老者,面色微恶,看起来有点尖嘴之相。

黎老偏头,抠着脑袋不解:“咦,不是我们轩辕族说要好生款待人家么,怎么这么快就分外人里人了,这是走的什么路线,你先给我说说,免的我整差了。”

悠悠声,却讽刺的那黑袍老头脸色一暗,青白红紫的变化着。

“哪那么多废话,到底开不开始,不开始老娘直接困了你们!”她不就手痒出来试试手吗,怎么就不行了,实在不让她参加,她直接困他们个十天半月,看你们还有什么异议。

被一呼,众派脸色难看,怎么办?还真让她参加不成?这是他们各派选坛长,怎么能让一个外人来胡闹。

下意识的众人转首看向轩辕族方向的青袍老头,除了轩辕族王,这人是说话最有权威的了。

被众人看着,青袍老头的眸光一闪得意,虽然细微,还是被景袖看见了,那是一种对权力的享受。

“众位稍安勿躁。”他拂拂袖,颇有架势的道:“既然凤主的朋友要参加,我们让她参加参加也无妨,只是这阵法里的东西千变万化,危险重重,稍有不测便会错失性命,如果到时候发生了意外,还请凤主莫要怪罪的好。”

一个选坛主会要人性命?那这是选坛主呢还是借着选坛主的名杀人呢,他如此说,不是正在给景袖打预防针么?

景袖清澈的眸里一闪冷泽,不等她出声,在场上的黑疯子已经呼道:“开始就开始,哪那么多废话,要我性命?有那个本事你们就试试。”

“好,我们就试试!”不是轩辕青出声,是三大宗里的一宗主站了起来,他怒发红脸,显然是个暴脾气。

这一个刻又有几大派的人站了起来,皆是一脸恼色,这黄毛丫头出口太过猖狂,不好好教训下怎么知道他们饶临坛的厉害。

轩辕青嘴角微勾,眸光深邃,向身旁的黑袍老头打个眼色,对方心领神会的点点头。

这比阵一局,是先在这八卦阵中进行,谁能首先破阵而出在场上建立一个新阵法压制住其他人便为赢。

既要有破阵能耐,也要有建阵之术。

“你说这疯王能行么?”圣影溜到风扬身边疑惑着道。

风扬眨眨眼,然后朝景袖方向望了一瞬,很严肃的点点头:“肯定行。”没见着他家主子那副狐狸笑的表情吗?

圣影摸摸下颚,若有所思,嗯,应该行的,这疯王也是个彪悍的主。

邪美人眸光闪烁,也是思量着,心头复杂的感觉,有些像担心,忽又瞥见场上黑疯子跃跃欲试的神色,一怔,邪笑起,这人是真当玩玩而已呀。

比赛开始,三大宗,七大派的领袖人物同时站起,手生源力,唰的朝千平大小的玉石坛四周打去,那里八个角本就是阵基地,源力落上,八根石柱一阵流光闪烁,好似有八

根光束射出,在半空交汇,然后结成一个屏障,无色的光罩在半空闪烁着。

同时,本坐在轩辕青身边的黑袍老头唰的飞起,他犹如一只黑鹰稳落在玉坛中心生起的一石柱上。

难怪说这阵法里会有性命之忧,这是以人作为阵心搭起的八卦阵呀,阵心的实力越强,那么这阵法的效果也强,放眼这在场的所有人,又有几个有这镇守轩辕族三老的实力。

强,确实很强,可这真是选择坛主的标准?

景袖的眸光寒冷起来,邪美人也是深凝,其他人更不用说,他们虽然不懂阵法,但也知道有这人上场,怕是这场比赛不简单了。

八卦天罡阵有了他的加入确实更稳了些,就连半空的光罩也更清晰了些。

一声灌注源力的“开始”呼出。

在场上的二十多人齐齐动了,他们不是先破阵,而是先去捡地上可以搭建阵基的东西,要知道阵基借助的东西不同,效果也是不同的。

百样东西,瞬间一闪而空。

而黑疯子眼皮都未抬一下,她手腕一样,三米长的长刀生在手中,刀刃发着明亮的冷光,看起来有点渗人。

她动了,在众目睽睽之下缓缓向玉坛边走去,周围的人齐齐目露鄙夷讽刺。

“还以为会有点能耐呢,没想到这么蠢。”

“是呀,居然往阵基处走,真以为就能直接走出去呀。”

“要我说,她就是什么都不懂,要懂点阵法的人,会不知道八卦天罡阵基的力量会有多强?”

“……”一句一句,正说着,忽地噤声了,错愕,呆滞。

她挥舞着长刀,正削着石柱,这是……

怎么会没事?怎么可能?怎么没有把她冲回去。

正想着,场地上一阵砰砰声,是有弟子强行破阵被反弹了回去。

阵心处的黑袍老头也是眉头紧锁。

“不对!快看她的手法!”一声惊呼,众人齐齐望去,瞬间像是炸开了锅。

“补,削,平衡,灭,天啊,她怎么做到的!”

景袖的眸光微闪,脸上带着浅笑,说了她家黑疯子是奇甲天师嘛。

正想着,场心的黑袍老头一个拂袖,能清晰的看见一道源力朝那处打去,以人见的阵法,那就是活阵,这阵里的力量薄弱可以随意调动。

瞬间,黑疯子站脚的地方光芒唰的一闪,离的近的人能清楚的感受到一股强而有力的劲风扑来。

黑疯子被这力量一冲,唰的落回到阵心,黑袍老头力量瞬间整个压上,八卦天罡,不压制人怎么行呢。

“无耻啊太无耻了啊。”一边抱小幼崽的轩辕黎呼道,毫不客气的讽刺。

景袖这方等人的眼色也是寒冷,这哪是什么比赛,这就是专门针对黑疯子一人。

不过……

“呵呵。”在场上的黑疯子居然诡异一笑,众人还未看清,就见她手中机械长刀忽地分解变化,化成八片,在地上向八个石柱的方向飞出,所过擦出一道道火花。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