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278章 赶上聚会

这一打断,刚刚火花嗤嗤的气氛已经不见,众人继续赶路,只是在看着黑疯子和北云霄时齐齐目露恐惧。

惹不得啊,都惹不得啊。

山里的路难走,更何况是雪路,稍有不慎便会滑倒,还好,都是气息内敛的高手,这点困难还不在话下。

等行到午时,能见到半山腰山若隐若现的一排棕红羽楼时,山道忽地宽阔了起来。一排排竹阶埋在雪里,若隐若现,显然是为了方便人山上。

“待会宗主问起来,你们就说是我朋友。”厉天铃刚说道,半空唰的落下两道人影,深蓝裘袍,腰佩长剑。

看着厉天铃唰的抽出了长剑袭来。

动作迅速,未发一语。

“师兄!”厉天铃惊呼,慌忙后退,只是那剑光太快,她避无可避。

机械长刃一出,“锵!”

两把长剑瞬间碎成两半,众人还未看清,黑疯子的刀口已经架在了两人的脖子上,黑色的百叠裙上绣着一朵暗色百合,随着风一吹,扬起。

惊讶,厉天铃回过神来,忽地上前:“师兄是我呀,师父呢,快带我去见师父。”

两人中稍高的一人冰冷笑道:“师父?你有什么资格见师父,你已经被逐出师门了,星宇宗已经没你的地位了。”

厉天铃一怔,连连后退,似乎受到了极大的打击,景袖的眉微蹙了下,像是知道景袖的意思,北云霄宽大的银袍一拂,两人被彻底定住,同时黑疯子的长刀已经移开。

漠然,众人继续赶路,只留厉天铃在原处怔怔发呆。

“你是想去救你哥哥呢,还是要在这伤感你被逐出师门的事呢?”

冷风中景袖的声音落如她耳里,她身形一怔,回神立马追上。

一次被拦后,接二连三又下来了几波,人数越来越多,下手也越来越狠,丝毫没有给众人留活命的机会,不过,他们狠,景袖等人当然更狠,黑疯子的机械长刃饮的血液越来越多,风中的味道也越来越难闻。

北云霄抱着景袖离的远远的,且站在上风口,看了眼下方的情形,几个纵跃便又上百米。

银袍红袍空中交缠,如一朵银血莲绽放,妖娆的美。

等到了那排棕红羽楼时,两人神色微微错愕,一处三千平大小形如八卦的玉坛,三四百人正坐在四周,不同的打扮,不同的队伍,像是在开集体会议一样。

景袖北云霄的出现,让三四百人齐齐转过头来,众人微愣了下,忽而齐齐眉羽深皱。

“哪来的丫头和臭小子,居然敢擅闯饶临坛!”一身着灰袍的老头呼道,腰间挂着个布袋,里面时不时动上两下,像是装了什么活物。

北云霄弯身将景袖放下,替她拢好颈上的围风,雪白的裘风上面绣了朵血色兰花,张扬的绽放着,景袖缓缓向前走了两步,随着她的动作,拖至地面裘风轻曳,时隐时现她里面的鲜艳长裙。

两人的容颜未掩,精致如玉,绝美似仙,此等容颜放眼天下能有几人,而且景袖的容貌…

人群中,各势力能说上话的几个领袖眸光闪了闪。

八卦坛以北的方向,也就是正上首,一年到花甲的老者眸光忽地一沉,他身着青色厚长袍,腰间挂着一枚青玉,精神矍铄,半白的胡须拖至胸口。

旁边一左一右坐着同样打扮的两人,不同的是一个黑袍,一个白袍,左边的那老头眼里冒着精光,右边的却一脸无谓闲适,他怀里还抱着一只小幼犬,时不时逗弄两下,嘿嘿直笑。

只是一眼景袖便肯定这便是轩辕族那镇族的三人。

相互打量的这一会,黑疯子她们已经飞了上来,看着这场面也是愣了下,然后面不改色的站到景袖身后。

“孽徒,我已经将你逐出师门,你还不快滚!”人群中一老者突然站起来戾喝道,身着蓝色长袍,眉羽中一股厉色。

众人身后的厉天铃咚的跪下,膝盖与冰冷的青石地面接触,这一下应是变的青乌:“师父,求你救救哥哥,救救哥哥吧,哥哥真的没有泄露消息,真的没有。”

“孽障,你给我住嘴!”五指凝聚源力,唰的飞来就要至头劈下。

“唰!”机械长刀一伸,源力灌于刀刃,黑疯子猛地挡住,凤眸微抬冰冷的道:“她的脑袋现在是我的,还轮不到你动。”

这一下,竟把这老者挡了回去,他捂住胸口,脸色苍白,密密麻麻的冷汗冒出,未想到自己居然抵不过一黄毛丫头。

看着眼前气势汹汹的人,邪美人的眼里闪过玩味兴光,真的是为了抢脑袋吗?

气氛忽地静止,众人拧眉不悦,哪来的一群人,居然敢在他们饶临坛闹事。

“汪唔……”小奶狗的低吠声,一直的那老者忽地兴奋的跳了起来:“哈哈,会叫了,会叫了,我家的宝儿会叫了。”

这一出口,紧张的气氛微微缓和,景袖眸光闪烁,落在那人慈爱的表情上一愣,这人……

“黎老,你认真些,今儿选坛主怎么能还玩狗呢。”他身边一青年男子劝道。

话落,刚刚还慈爱的老者脸色忽地变了:“什么狗,这是犬,我家宝儿!”厉喝,弄的那青年男子神色尴尬。

他们黎老什么都好,就是爱狗如命了。

中间也就是那青袍的老者脸色微沉了沉,也没说什么,而是站起,对着景袖等人开门见山道:“凤主亲临,恕我轩辕族久居深山,不通外界世事,有失远迎,罪过罪过。”

他话一落,三百人间忽地炸开了锅。

“什么!凤主!就是那个华夏风云新冒出来的凤主?”

“听说是凤后的子嗣呀,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假的,肯定是假的,凤后都死了,哪有什么子嗣。”

“也不一定啊,听说这人身上有火凤玉,火凤玉都出了,还能有假,这火凤玉可是只传给凤氏血脉呀!”

“什么!火凤玉出现了……”

议论一句接着一句,像是煮沸了的水,不断咕噜咕噜的冒着泡。

什么久居深

山,不通外界世事,这些人的话不是正当着脸么?

只有那逗小狗崽的老头至始至终都未抬过脑袋,整个注意力似乎都在怀中的宝儿上。

景袖抬步向着场心走去,神色无绪的道:“既然有失远迎,那现在就迎迎吧。”毫不客气的态度,直接。

青袍老者一怔,眸子闪烁一下,向着一边吩咐道:“去,给凤主等人落坐。”

身边的弟子一愣,哒哒的跑开。

三十人的队伍,三千平的地方,要落坐,简单至极。

上好的乌木金镶椅依次排开,落在他们轩辕族旁边左侧,看起来像是给足了景袖等人面子,友好接待。

“你答应救我……”身后被黑疯子一路拖拎着的厉天铃突然出声,就是轩辕族这些老东西抓了她哥哥,现在怎么能这般和睦坐下呢。

她话未说完,景袖凉凉的斜睨她一眼,黑疯子一巴掌捂在了她嘴上,刚挨上便松开了,好像塞了什么东西进去,厉天铃已经哑口说不出话来,张着嘴喊却没有声音,一个定身便彻底没了动作。

“你给她喂了什么?”邪美人偏头道,眼里竟是好奇,刚刚的一瞬,他刚好注意到,不像是什么药丸,貌似是个小铁球,还嗡嗡响着。

能给人喂铁球?这奇了怪了。

黑疯子凤目微挑,黑瞳里的光玩味的闪烁:“你想试试?”似乎这几日邪美人时不时的靠近她习惯了一般,也没有再送上一巴掌。

邪美人一愣,眼里是她宛如黑宝石的眼眸,还挺漂亮。

“我家华容想试试。”他出声道。

一旁站的有些距离的华容一个哆嗦,猛地觉得后脑勺发凉,下意识看了下主子,默默再后退了几步,离远些,再离远些。

黑疯子愣怔,眼里是他邪魅慑人的紫瞳,鬼使神差的摊开了手,一颗银白豌豆大的小铁球落在手心,她指尖松开时,本是圆形的小铁球面上裂开了些,且已经嗡嗡响了起来,声音几不可闻,像是只银甲虫般。

“哑虫,专锁人喉的。”她无意识解释道,等到话落她宛如新月的纤眉竖了起来,仿佛刚刚才反应过来。

而身边的邪美人唇角忽地勾起,弧形的袍角随风扬起,一朵朵紫鸢花绽放。

“呵呵,凤主,今日我饶临坛选拔坛主,就请你先观赏观赏,等晚些时候,我轩辕族再好好宴请凤后。”青袍老者呵呵笑道。

景袖眸光微闪,修长的指尖叩在一旁的案桌上:“随意。”闲适的态度,云淡风轻,一点也不提所谓何事而来。

当然,对方也没问。

一族三宗七派及一些小门派间的坛主选拔赛继续开始了,剑术阵术谋略一一进行,那感觉不像是在选一坛之主,倒像是在选文武状元。

“汪唔唔……”

耳边小幼崽的乳声响起,唔唔的,一声比一声响亮。

那白袍老头正好坐在景袖等人旁边,眼冒星星,看起来兴奋的很。

“这幼崽长的不错。”景袖忽然出声道。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