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277章 同行小事

此时的雪还没有化尽,因为是山林间,这方更加冷了,道路上全是雪,马车早已无法前行。

众人歇脚在山脚的一处村落里,这里都是些朴实的村民,耕种自给,生活过的简朴,但远离尘嚣,颇有几分悠然南山下的味道。

一间茅草盖的民房里,三十人成堆扎在一起,都挤不动身。

“要不我去吧,直接杀到那族坛里,把人救出来。”黑疯子呼嚷道,什么轩辕族,她还收拾不了不成。

她话刚落,一旁的厉天铃已经呼道:“不行,你没那个实力。”

黑疯子脸色一恶,就要削人。

“好了,说你没那个实力,你就是没那个实力,这轩辕族可是有皇族根基,虽然隐世了,但还是不容小觑的。”邪美人插声道。

黑疯子的脸色更不好看了。

这一路行来,一共出现了二十六波杀手,她每一次想要动手杀人都被这人抢先一步,说什么马车坐太久,骨头痒痒,到现在她的机械长刀都快生锈了,这一等死物居然还敢阻她行动。

景袖却**注意到一词:“你说轩辕族有皇族根基?”疑惑,不解,银月洲的皇族不是她们凤家吗?

不用邪美人继续道,身边北云霄已经出声:“袖袖有所不知,在凤后统一银月洲之前,这方土地本来是两家共掌,凤族,轩辕族,后来不知何顾,轩辕族逐渐没落了,凤族才逐渐成为银月洲第一大族。

不仅如此,若严格算起来,其实轩辕一脉才是这银月洲的正主,他们的血脉更加久远,根基更加稳固,邪美人说她没有那个实力也确实没有,这轩辕一族有三位族老,身份地位可与银泽龙族的龙老相比,强攻不得。”

景袖黛眉深拧,这么说要救人的法子还得再思考了。

气氛陷入短暂的安静,屋外的大婶正给他们的马匹铺着粮草。

“昂……”忽地一声嘶鸣,是火云在外叫了起来,便听他们马匹不断的踏地声,吓的屋外的大婶慌忙后退。

房门唰的打开,凉风灌入。

景袖深深的打了个寒颤,风扬在外面探查一番,迅速走了进来:“主子,不知何顾,我们的马匹异常焦躁,尤其是火云已经挣脱缰绳在屋子四周跑了起来。”

景袖拧眉,火云是神驹,这般情况显然是有事情不对劲。

“检查下粮草。”景袖出声,风扬一愣,迅速退了出去,只是刚转身,让人心头发毛的嗡嗡声忽地传来,整个地面开始抖动。

众人神色大惊,这是……

顾不上想太多,纷纷飞了出去,只是刚出了屋子,地面的动静忽地又停止了。

诡异,错愕,惊诧。

还在屋子里的景袖黛眉紧锁,她与黑疯子对视一眼,地上的黑疯子已经缓缓站起,肯定道:“人力所为。”

景袖的瞳孔忽地瞪大,人力所为,怎么可能,她以为是地裂呢。

一旁的北云霄剑眉紧锁。

邪美人已经好奇道:“你怎么知道是人力所为,这动静,哪个人能造出来?”这女

人的本事简直越来越值得开发了。

黑疯子眼皮微抬,意外的居然搭理了他,凉凉的道:“用耳朵听,用眼睛看,用手指感觉,你以为地球要发怒会是这种频率,什么脑子!”

话落,已经转身去屋外勘察,这附近的动植物兴许能告诉她些什么?

邪美人瞪眼,表情依旧错愕,地球?频率?这都是什么词?

思考未果,又转身向景袖看去,对方正拧眉深思着,看着他看来,微愣了下:“有事?”

唇角轻勾,厚裘紫锦的长袍微曳,流光缱绻,邪魅的道:“你可记得还答应我件事?”

景袖一愣,下意识问道:“什么?”她怎么不记得了。

邪味十足,周身气韵自成风景,他道:“若我找媳妇你要出手帮忙哦。”

景袖愣怔,这话……她好像确实说过。

清风缱绻而来,邪美人已经大笑离开。

刚刚的一阵动静后,满山树枝上的雪花大多落下,众人商议一下,决定第二日再出发。

管他什么隐世皇族,若不能强攻,他们就上去说理,若说理不成,那就只有运用非常手段了。

夜色。

从谈话中。

景袖们也得知这厉天丰厉天铃兄妹是三大宗的弟子,现在被关进了轩辕族的族坛里,据说是因为厉天丰犯了什么事,具体厉天铃也不知道,两人从外面回来,当天晚上厉天非就被轩辕族的人带走了,说是要废了源力断了筋脉。

宗门的人不管,她又闯不进轩辕族,只能再去求景袖了。

“哦,那照你这么说,你怎么知道我有能耐救你哥哥呢,你又怎么知道我就是当初庙里帮你们那人呢。”景袖道,眸光深邃。

正交代的厉天铃一怔,眸光下意识避开景袖,神色心虚。

众人齐齐皱起了眉头,很明显这女子还有些事情没有交代。

“唰!”一道紫光滑过,便见好好的红木椅忽地碎裂,而邪美人站在角落邪气张扬的道:“我劝你还是好好交代的好,否则嘛,我敢保证,你救不出自己的哥哥就已经命丧黄泉了。”

威胁,暴躁。

这般动作不是应该……

众人下意识像着一边的黑疯子望去,对方黛眉紧锁,也是浓浓的不悦,一把刚刚亮出的机械长刀还没挥舞出去。

诡异的眼光在两人间来回扫过,邪美人笑的慑人,黑疯子一脸煞气。

景袖嘴角抽了抽,这算是追求计划正式开始了么?

北云霄的眼里闪过流光,若是邪美人把这碍事的女人拿下,那他和袖袖的二人时光就……

诡异的众人心思齐齐偏离。

夜色继续,厉天铃死咬着口还是没有说出原因,她咬定了景袖需要知道蓝炎凤玉的消息和解银血的方法。

待众人离开,屋子里只余北云霄和景袖,因为是简陋的茅草屋,寒风呼呼吹着。

“你怎么看?”景袖道,手心握着青白凤玉,有些依赖的感觉。

替景袖偎好四周的袍子,北

云霄面她坐下,一边试着水的温度,一边眼都不抬的道:“被人利用。”

景袖一怔,忽而笑起,这人还真不谓战神之名,足智多谋,心境通透,不过自从遇见了她,他的光芒就一点点隐藏,藏到她的身后,自愿为她添衣暖身,做着最平常最简单的事,但也是最让人依赖的事。

习惯是很可怕的东西,因为如果有一天你发现它不在了,你会全身不适,如坐针毡。

景袖浅笑着,心头涌着暖流,周身似乎也不那么冷了。

她伸出手臂,做了个很孩子的动作:“抱。”

正想着要不要去烧些热水的北云霄一怔,眸眼轻眨,俊美如神的容颜多了一层流光,他没有起身,伸开双臂便朝景袖拥去,两人拥着,脸挨着脸,颈交着劲,她的热气呼在他的耳畔,轻柔的道:“云霄,别担心,我没事的,咱们要同死共穴,活到老,看儿孙满堂。”

最简单的情人话,北云霄身形一怔,将景袖拥的更紧。

而背对北云霄的景袖眼里则闪过坚毅的光芒,她会没事,会活下去,一定会。

夜深邃,这处温暖着。

第二日,许是天公心好,今日的天格外晴朗,阳光落在头底,连冷风都小了。

景袖是想自己走的,但北云霄非的抱着她,强硬的给了她两个选择,一,与风扬等人留着原地等,二,他抱着进山。

景袖当然不想留在原地,但一想到早上在众人面前迫于**威答应了条件就觉得窘迫,她堂堂歃血暗王真是越混越回去了。

正想着,耳边黑疯子已经恶恶骂道:“你说你,怎么混的,一天天的,娇弱的跟个花瓶似的,真是越活越回去了,我告诉你,等你身上的银血解了,就给老娘天天起来练,那身手,那技术要是倒退了,我就把你关小黑屋里再饿上十天半月。”

恶声不断,景袖被骂的缩着脑袋装死状,小黑屋?不要啊,她不要再天天跟破铜烂铁玩了。

本好好走路的北云霄忽地一滞,停了脚步,转身望向黑疯子,银眸微眯,身上一股煞气冲了出去:“你把她关起来过?还让她饿了十天半月?”

黑疯子一怔,眸子同样的眯了起来,一夫君,一挚友,两人互看不顺眼,头疼的只有景袖了。

众人一瞅,唰唰唰闪远,相处时间不多,但两人打架的次数已经很多了,基本上每天都会过上两招。

电光火石萦绕,眼看就要再次出手。

“砰!”一道身影忽地砸下,狠狠的落在两人中间,一身雪色,整个脑袋都埋进了雪堆里。

抬起脑袋,华容转首气势汹汹的大呼:“皇!你干嘛踢我!”

众人也随之望去。

邪美人站在一块青石上,明明是很滑的石面,他却站的极稳有种云松如定的感觉,嘴角勾着邪笑,悠然闲适的道:“哦,脚抽了一下。”

众人一怔,嘴角抽搐无语,这借口要不要这么随便。

地上的华容最是无辜,一阵愤恨的嚷嚷,气汹汹的从雪坑里爬起来,远离危险,远离皇!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