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276章 月下偷窥

“嗯,过来坐吧。”景袖道,脸上的光依旧红润。

子马甲看着,不是安心,而是越发的担忧了。

想了想,道:“主子,你身上的银血……”欲言又止。

“说吧。”

深呼口气,子马甲一脸凝重:“深入骨髓,无解。”这就是他来的原因,深入骨髓的银血,如何能解,而且,今日那丫头很明显说了谎话,她说有办法,有什么办法,怎么可能有办法。

银月洲上千万人,谁知道景袖身上的银血是谁的血种下的毒,找不到血种,如何能解,更重要的是,景袖身上的血种不止一人啊。

这便是子马甲一直以来最担心的,银月洲以前有一个洲制,小孩一出生便会在身上种上银血,这是一种牵制手段,为了防止银月洲的人出洲把这里有源力的秘密泄露出去。

他们固封在这片土地上,相互牵制而活,但等到十五岁左右便会有专门执行这洲制的人把血种送来,解了毒。

现在,十七年过去,当初还种下血种的孩子或者已经解毒,或者已经夭折,银血这东西也渐渐从银月洲众人的视线里淡去,但是,景袖不一样,她用强悍的手段抢了两年活命的机会,本来这银血得到明镜的帮忙也可以再压制一两年,如今却已经全部爆发。

找不到血种,要找的血种又不止一人,这如何能解?

“嗯。”景袖轻应,面色没有丝毫变化,她知道的不是。

子马甲的眸光更担忧了,景袖现在活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在耗尽自己的本源,与死神抢命啊。

瞧着子马甲的神情,景袖无奈的深叹口气,缓缓从怀中掏出两物。

青凤玉,白凤玉,它们落在景袖的手心,微微闪着白光,子马甲不解,这是什么意思。

景袖黛眉上滑过柔光,轻声道:“没事的,你看。”一边示意他仔细观察。

子马甲瞪眼,视线再次落在景袖手中的青白凤玉上。

景袖指尖微动,手里的青白凤玉滑落到桌上,青白凤玉的光泽瞬间消失,而她整个人唰的一白,刚刚的血色瞬间消失,冷汗布满额心,整个人虚弱的像是琉璃娃娃。

而她无力一瞬,指尖又落到青白凤玉上,青白凤玉又散出浅光,而她脸上的血色又缓缓恢复,一丝丝青白的荧光从她的指尖传入身体,落在本源之力聚集的地方。

子马甲看的神奇,仔细观察半响后,兴奋的大呼了起来:“哈哈哈,有救,有救,一定有救。”癫狂,眼里的泪激动的唰唰落下,这是喜极而泣,是高兴,是心里的那块石头终于放心了下来。

他蹦跳着,冲出屋子,面上的喜色惊扰了整个华夏风云众人,他们看着他大呼,上前询问,半响也露出同样激动的神色。

本源之力不枯竭,那就不会有事,至少它在身体里与银血达成一个抗衡的模式,而他们则需要在这个平衡打破之前找到血种,找到更多的凤玉。

能活的,一定能活的,她是凤主,是银月洲新的凤后呀。

屋外是喜色

,是欢呼声,景袖静静看着,如琼瑶池边的云仙,温柔如水的气质,身上带着浅光。

身形一颤,她胸腔气血翻滚,压不住的鲜血却从嘴角溢了出来,丝丝银白混在血液里,染花了她的雪色百叠冬裙。

屋外,北云霄身形猛地一怔,手心收紧,早先被银兰血刃割开刚刚结痂的伤**开,鲜血滴滴答答落在脚边,开了一地血梅。

第二日午时刚过,队伍从华夏风云出发了。

北云霄,黑疯子,邪美人等一行三十人一起,长公主,管家,宫长等人镇守原处,云奴等紫竹云湾众人继续寻找云战天的下落。

天边的雪景和绽放的梅花把一路的景色衬托的极美。

马车一路向北,不停歇的行了三个时辰,等快到暮色时,他们的队伍便被包围了起来,二十人,黑衣蒙面,标准的杀手打扮。

窝在北云霄怀里的景袖眼皮微抬,对着对面的厉天岭道:“你的麻烦还真不小呢。”

对方一愣,低下了头,眼里的光隐忍无奈,手心紧握着。

外面的杀戮声已经响起,压根不用众人出手,黑疯子一把机械长刀一舞,那剁人头跟切在西瓜似的。

看的众人抽气声不断,惊的华容不断在邪美人耳边惊呼:“皇,你以后可别犯迷糊了,离人家远一点远一点呀。”

邪美人挑眉,轻抿手中清茶道:“我离的不远吗?瞧,有十五米了吧。”

对面正碾药的子马甲眼皮微抬,低首继续碾药,华容黑脸无语。

杀戮片刻便停止了,机械长刀一收,上面的鲜血也已擦干净,只是空中仍有若有若无的血腥味。

黑疯子回到马车,劈头盖脸便对厉天岭一顿骂:“老娘告诉你,你说的话最好是真的,否则你那哥哥不用我们救,老子亲自带着砍刀剁了他!”

厉天铃一颤,眉心紧缩,显然对黑疯子不满,只是她现在有求于人,哪能说些什么,只能强忍了下来。

“出去。”马车里传来轻飘飘的一声,是北云霄出口。

正不爽的两人一怔,转头看去,便见北云霄俊如天人的容颜极致的不悦,薄唇微启,又道:“出去。”

这目光是朝黑疯子投去的,她神色一怔,整张脸黑煞如鬼。

“死男人,你……”骂人的话还没出口,忽瞥见景袖恶心难受的表情。

“小袖儿……”

“哇……”反胃难受,彻底吐了出来。

“咳咳……”污秽物染了一车,众人却顾不上,前面马车里的子马甲听见动静也赶了过来。

“怎么样了,怎么样了……”

想要上前查看,景袖却招手示意不用,身后的北云霄慌忙的为她顺着气。

“没事,只是有点恶心罢了。”景袖虚弱的道,强忍着一口气把话说完。

黑疯子一愣,恶心,难道是她身上的血腥味……正想着,对面的北云霄已经一掌狠狠劈来:“出去!”戾喝,整个马车一颤,黑疯子被迫避开这力道,落在了马车外。

她神色一凶,就想冲上去,忽又想到景袖惨白的脸,手心紧握隐忍了下来。

这么一会,众人都聚了过来。

马车里的厉天铃也被赶了出来,众人围在这一片,静等结果。

马车里子马甲一探再探,没有异样,确实只是恶心难受而已。

景袖浅笑道:“我的本事可比你高多了,我说的话你还不信吗?”

子马甲一怔,低首收了动作,是呀,主子的本事比他高多了,她说的话他当然相信,他只是怕,怕景袖有些话不说呀。

晚风,众人离尸地远了些才停下来一番收拾。

因为景袖突然的身体不适,众人本打算先扎营一晚,只是篝火刚刚搭起,北云霄便抱起被他点了睡穴的景袖道:“走!”厉声,神色更是一片肃杀。

而她怀中的景袖半点不知,她沉睡着,身上穿的是件大红绒裙,衣襟上镶着茸毛,厚重软和的披风包裹着她,遮挡着四面的凉风,只留精致的容颜若隐若现。

众人一怔,纷纷站起,不问一语,夜月,这只队伍开始急速在雪道上赶路。

而景袖至始至终都睡着,即使马车跑的像是快要飞起来,她的身子却没有一点晃动,身下的人牢牢的圈着她,用整个身骨护她周全。

这方,冰冷的河道里。

月色下,光滑如玉的肌肤暴露在水面上,刺骨的凉水让她眉头稍皱了一瞬,却再没有了其它表情,水落在青丝,落在玉肤上,有些甚至还是冰渣,她没有再皱一下眉,一点点洗净身上的血腥。

暗出,邪美人眸光落在水面上,一向邪魅自在的闲态消失,墨紫的发在风中飘扬,剑眉狠狠紧锁。

等到一切收拾好,黑疯子穿好衣服上岸,才发现岸上居然站了个偷窥狂,眸中一股煞气冲出。

邪美人并没有离开,似乎正等着这一幕,勾唇邪笑起,正打算说些趣话,神色忽地呆滞在原处。

走了,就那么走了,冷冷的瞄了他一眼便走了。

风中只有那身黑裙飘扬,冰冷如锋。

他可是看光了呀,从上至下,邪美人错愕,半响剑眉紧锁,自己浓浓的不悦起来,这算什么,无视么。

确实是无视,一等死物,能在她黑寡妇的眼里掀起流波。

夜路继续,黑光紫光前后飞起,紧追队伍而去,可苦了再后面实力不如两人,飞的喘气的华容。

向北,东域北域相接的边境,一片深山之地,也是各方隐族的安居之地。

这里便有一大族,三大宗,七大派,虽然他们的势力占地没有四皇多,且常年身居深山,但若论实力,他们的可与四皇一比,尤其是当年的三大隐族。

轩辕族,天影族,蛊尸苗族。

三大族分居银月洲三方,而这里便是三族之一轩辕族的隐世之地。

行了十一日,队伍绕过三座参天山峰,开始正式今日这片各方隐族境地,无数的道观门派若隐若现在山中,缕缕轻烟升上半空,看起来有些避世隐居的仙味。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