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275章 克死夫君

无人区过来?怎么可能,不说那里地势险峻,但就黑域那些人,他们这波人马进银月洲那么大的动静,会不被发现?

不可能,很不可能。

但是……

“是真的,疯王带领血霄军一路杀伐攻进了千盛皇宫,后来在千盛皇宫后山发现了一处密道,那里本来是齐沐昭阎王楼的藏匿处,但是后来被疯王用轰天雷给炸平了,那里塌陷后居然显出了山道,疯王顺着那山道勘察了一翻,后来居然说可以通往银月洲,我们也弄不懂怎么回事,就跟着疯王一路闯来了。”

管家一五一十的道,其实到现在他都不敢相信自己来银月洲,见到了王爷,王妃,他以为会等上一辈子,但是一切都真的发生了,但是回想下那一路的艰险,又深深的打个寒颤,若不是这女子,怕是他们早就死在半道上了。

景袖微愣,将视线投向黑疯子,疯子的实力她是清楚的,不但是个机械狂魔,也是个奇甲天师,这妞,若是放到现在去挖古,怕是秦始皇墓早就被她翻个天了,不过,这妞有个洁癖,男人的东西不动,尤其是那种死了很多年的臭男人。

如果说从千盛的方向可以通往银月洲,进入的又正好是无人区,那么也就是说那个方向无天将看守,且极其隐蔽不会引起银月洲人的注意,那么他们可以……

“运送军队。”景袖刚想着,黑疯子的声音已经悠悠响起。

她眸光泰然,仿佛这不过是小事一桩,实际上她已经暗中操作了不是。

风云洲,苍穹洲已经合二为一,三国皆灭,耀天国独掌皇权,现在那方天地只有一个名字,华夏风云洲,也是即将诞生的华夏国。

银月洲的势力虽然从十七年前开始散乱,但这十七年来,势力基本已成定局,要想逐渐瓦解他们太难,也太费事,任何东西,唯强权武力可破。

运送军队好,至少在这个银月洲还没有哪个势力手下有上百万军队的实力。

到时候,即使你们是身负源力的高手,但是我用百万大军压制,人海战术也能堆死你们。

众人的心头齐齐蹭亮。

景袖点首:“小心。”她只说了两字,因为知道黑疯子既然提出,那必然是在行动了,至于谢谢两字,她们之间还用的着吗?

黑疯子笑起,同样的一身傲气,这一瞬,众人目光微闪,仿佛见到两王者对弈,只是她们不是争锋,而是相携合作,把这天下的局势全掌控在自己手中。

阳光温暖,大地银色一点点消融。

本是和和睦睦,气氛忽又静止了,只因黑疯子翘起的腿脚一收,身上绣着鱼纹的黑色裙角微拂,她纤指高抬,指着一旁的北云霄忽然道:“小袖儿,这个男人我不承认,趁早离婚。”

景袖瞪眼,她想过自己父亲见到北云霄说他抢了自己宝贝女儿不爽他,让自己跟他离婚,可没想过黑疯子也不同意啊。

这北云霄的人品她看不出来吗?是信不过吗?还是担心她过的不好?

景袖正胡乱想着,下一瞬的答案让她嘴角抽搐汗颜。

“老娘这辈子要当寡妇,你嫁人了老子杂办,就算要嫁,你也要嫁给我,咱们凑一对,别跟这些死男人过,简直又臭又没用。”黑疯子呼道。

景袖知道黑疯子不是弯的,千真万确的肯定,她说这话也只是简单的讨厌男人,觉得他们碍事。

但是这话一出口,苑子的众人齐齐惊悚了。

这女人是……

北云霄还是煞气的脸一拧,变成了凝重,眸光跟防贼似的。

邪美人精致的眉微拧了起来,心头很不舒服。

静,静了很久,黑疯子一脸闲适,景袖无语,华容嗫嚅声至众人身后响起:“那个,寡妇是要死夫君的,不能再凑一对,若硬要凑,也得等先成亲,死了夫君后。”

话声一落,众人齐齐一怔,转头,纷纷用一种你真相了的表情看着他。

景袖眸光闪烁。

北云霄神色微微好看些,邪美人也微呼口气,忽又拧眉,死夫君?

黑疯子黛眉深拧,浓浓的不悦,还需要考虑这个问题?

气氛静谧,一声报打断了众人思绪。

是九转宫的一个弟子,此时已属于华夏风云的一名守将。

他看着被众人围着的景袖,唰的单膝跪下,恭敬禀道:“禀凤主,华夏宫外有一女子求见。”

从他们愿意在九转宫留下时,他们这一生便开始为眼前这女子效命。

凤后,当得!

一女子,谁呀?众人疑惑,他们认识的人都在这里了呀。

景袖黛眉微挑,道:“她有没有说自己身份?”

守将一怔,迅速回道:“那女子没提,只是说她有蓝炎凤玉的消息。”自从凤主那场大战后,凤后子嗣出现回洲的消息已经传开,天下对于凤玉的消息也多了起来,真真假假很难判断。

蓝炎凤玉?众人大惊,景袖黛眉深拧了起来,脑中自然闪过一男一女,那对兄妹。

“不见。”景袖道,不管消息真假,她都不在乎,因为对那女子实在不喜,太过自以为是,以为所有人都会为了她口中的消息听话。

景袖的答案众人微滞了下,也没多大反应,凤玉而已嘛,不是所有人都会放在眼里的。

守将微愣了下,已经迅速退去。

清风婉约,有了这一打断,气氛忽地僵滞了起来,凤玉的消息主动出现,这感觉怎么都让人不适,似乎一个极大的麻烦真正靠近。

就在长公主从后苑走来,招呼众人散场准备用午膳时,刚刚那守将又跑了回来。

“禀凤主,那女子说你必须见她,她有解银血的方法。”

“什么!”不等景袖出声,众人惊呼而出,黑疯子已经唰地冲到守将身边。

“她真这么说?”刚刚问出,又等不及守将的回话,身形已经唰的朝华夏宫门口冲去。

身后,邪美人眸光微闪,摩挲着下颚思量,看来这疯子还是个急性子呢。

众人面面相觑,惊色,心中却也燃起希望,连子马甲都眉心紧蹙,真能解?

景袖清澈的眸子闪过流光,深邃,身后北云霄紧拥住她。

很快,那女子被带了过来,准确说是被黑疯子用长刀架过来的。

黑疯子精致的容颜上尽是怒火,浑身煞气滔滔,显然一场威逼在众人没有看见的情形下已经发生过了。

女子眉峰倒竖,一副要杀便杀的硬色,眸光更是坚定不移,她身上罗裙凌乱,青丝也是散乱,一身尘埃的味道,显然是长途跋涉了一番。

“说吧,要我干什么?”景袖悠悠道,黑疯子的长刀已经收起,但是眉峰生火,像是随时会冲上去拧断这女子脖子。

厉天铃微怔了怔,眼里的光色莫名,她看着景袖,脑中是上次的画面,虽然上次并未见到这人的面貌,但一身狂傲气势已经说明了一切。

凤主,这人便是银血洲的新凤。

她愣怔想着,陷入自己的思绪中。

气氛静谧,黑疯子等的焦躁,脚腕一抬,砰的一声砸在了藤木软榻上,木块飞起,碎片弹的到处。

“会不会说话,不会说老娘教教你!”彪悍,粗俗。

这一刻,众人突然发现以前的王妃还是很温柔的,至少不会随时暴动。

邪美人看着弹到自己身上的碎片,嘴角勾起流光。

被一吼,厉天铃拉回神识,也反应过来景袖刚刚的问话,没有提凤玉,更没有提银月,而她的心思好像瞬间被揭穿了一般,脸色微赧,眸光里闪过不自在。

在北云霄怀里微微动了动,景袖坐直了身体,指尖一点点掀开身上的绒毯,缓缓站了起来:“若是你不会说,那就自己请吧,这里没有人有耐心跟你玩哑谜游戏。”话语冰冷,神色更是冷漠。

即使她云景袖身陷困境,也轮不到别人以此事来要挟。

话落,缓缓转身,便打算离开,太阳晒的久了,这身子有些乏了。

众人对视一眼,落在蓝衣女子身上的眸光也极为不耐。

厉天铃一瞧,慌了:“我要你救我哥哥,救我哥哥!只要你救出她,我把蓝炎凤玉的下落告诉你,还有银血,银血的事。”急呼,身子咚地一声跪下,她知道她惹恼了景袖,也知道她这么做让人不喜。

晶莹的泪花落下,沾染了一脸,可是她没有办法呀!

景袖的动作停下,眸光在女子膝盖上扫过,心头最柔软的地方微微触动。

她凝视着女子,眼前闪过第一次见面,这女子即使被追杀也一身傲色的模样,如今……

罢了,罢了。

“好,我答应的我会做到,但是你答应的……”景袖的话没有说完,地上的厉天铃一怔,头唰的底下,遮掩了眼底的光芒,道不清何意。

午后的风微暖,用了膳食众人便离开了,要出发了,凤主如今的身子这一路如何经得起折腾,他们必须好好准备。

晚霞时刻,偏苑的子马甲思量再三还是朝月央殿走去。

叩门,进屋,并没有看见北云霄的身影,只有景袖坐在案着前,逗弄着几只小幼崽。

“主子。”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