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274章 小情愫

软榻上的邪美人一愣,错愕。

不等他出声,黑疯子已经红唇微启,冰冷的道:“娇气。”

话落,屋中已没了她的影子,只有冰天雪地里一抹黑影滑过。

身后,邪美人还维持着错愕的表情,半响,他唇角缓缓勾起,邪韵萦绕周身。

偏苑里。

子马甲正捣碾着草药,黑影唰的落下,不等他出声,黑疯子已经焦呼道:“银血真的无解?”

子马甲一愣,哀伤的摇头。

用血种的毒,怎么解,而且,凤后的银血已经……

“妈的!”戾呼,黑疯子又转身即走,浑身的煞气把苑里的雪花唰的冲开。

雪依旧下着,时间一点点过。

等到幕色的时候,一个黑衣女子在华夏宫前万米宽空旷的广场上不断的挥舞着长刀,浑身煞气尽出。

发泄,搅的这片的绒雪全部飞起,视线所及,再也看不其它,只有茫茫的白色,飞舞,黑色的身影在空中不断旋转,落至半空,又飞身而下,长刀在地面擦起无数火花。

等到一切静下,她的身影消失在宫道上,从半空往下看,地面上赫然出现一个大字。

杀!这是无数的绒雪堆积而成,从华夏宫前延伸到宫门前,猖狂的笔锋,凛然的气势,大气磅礴。

宫殿房顶上,一身紫色华袍随风飞扬,紫鸢花开满,看着地上的字暗生邪笑,眸里的光深邃无边,半响才喃喃道:“果然够猖狂。”

“皇,你是不是看上人家了?”身后,华容的声音忽地响起,他不断的搓手跺脚,神色无语,大冷天的,居然看人家在这写书法,皇的爱好真是越来越特别了。

邪美人一怔,瞳孔里显出连他自己也不知道的惊讶,像是被人道破了心思,他的神色变的复杂,半响才唇角轻勾喃喃道:“看上了么?”

风中,雪色中,一丝特别的情愫暗生,从心底发芽。

月夜。

一夜安平,整个银月洲都安静着。

“砰!”巨大的一声,门房忽地炸开,睡梦中的两人惊醒,依旧是还是昨天的姿势,似乎从那以后就未动过一丝。

“云景袖,你给老娘起来,你是这么弱的人么,区区一个银血就能把你放倒在**,你丫的跟老娘开玩笑呢。”恶声戾吼,手里源力凝聚唰的就朝景袖冲去,没有半分留情,强悍的力量将屋子里的东西轰的冲碎。

这一下里,她浑身的气势像是要把景袖撕碎,眼里却血一样的红,还凝着水泽。

北云霄的眸色陡然寒戾起来,便在黑疯子要碰上景袖的一瞬,唰的出手,强者之力接触,整个华夏风云似乎都在颤抖。

“动她,找死!”戾喝,埋藏在心底的恨彻底爆发。

这世界上谁都不可以动她,谁都不可以!

空中只见两道流影飞起,那光束犹如一条银龙和黑凤嘶吼九天。

它们戾吼,长啸,挑战天威。

“哎呀,住手,住手呀。”正端着药膳走到这处的长公主急呼,只是她声音太小,

两个又在情绪头上的人如何听的进去。

轰隆声,大地似乎在颤抖,整个华夏风云都人都飞了出来,他们想要阻止,却阻止不了,也不知道如何阻止。

景袖静坐着,清澈的眸光落在天边,虽然依旧明亮,却找不到焦距,只是手心一点点紧握,强迫自己的意志复苏。

她,不能倒。

这方。

两人打的厉害,皆是发狠的招式。

忽地一道紫光飞入,外力强行的冲破打斗,紫袍随风扬起,天地间都是紫鸢花开,极美。

只是这般美景还没有维持一瞬,彻底破碎,被强行冲开的两人齐齐飞起,滔天的源力凝聚,齐向他冲去,那是要撕碎人的架势。

看的一旁的华容吓的脸色一白唰的蒙眼。

“咚!”邪美人整个飞起,狠狠的撞在青墙上,一身雪色,连往日妖娆的邪韵都不见,留下的就是紫冠掉落的狼狈。

“哎哟喂,我的皇勒,你这是瞎凑什么热闹。”华容痛心疾首的大呼,人家打架,你好好的非得凑什么热闹。

他呼嚷间,二人交手已经变成三人,混战。

冷风徐徐吹来,压抑心中的那些低落情绪正通过这种方式一点点发泄。

南域,这里气候稍暖,还有绿色舒眼的景象。

南皇行宫。

“主子,东方烁已经死了,余下的势力也已经全部被华夏风云的势力铲除了,西皇北皇势力受损,目前两皇势力合一,正在动作。”清泽禀告道。

“嗯。”低应,翻着手中的书卷,沙声在屋子轻响,俊美的颜上不见丝毫其它情绪。

清泽想了想又道:“三族听闻了最近银月洲的变化,已经开始动作了,相信很快就会出山了。”

没有应,神色也没有丝毫变化,依旧是翻动书页的声音,眸光落在眼前的书页上,再没了其它动作。

“华夏风云那方……”清泽继续道,眼前的主子忽地一怔,轻微的动作他看的一清二楚,心中哀叹,继续道:“凤后重伤,重睡难醒。”

简单的两句,屋里的气氛忽地变了,静,静了很久,风一吹,地上粉色的袍角卷起,仍然是流光溢彩的颜色,却没了那丝耀眼的光泽。

东域的雪接连下了半月,今日终于停了,阳光落出,华夏风云上空时而云雀飞过,叽叽喳喳,低落许久的情绪许是因为天气原因也好转了。

景袖今日也是精神气十足,从早晨醒来,就没有再睡过去,脸上也红润着,身上的温度也回暖,似乎一切都在好转,众人脸上的笑也更多了。

将军美人的小幼崽已经能小跑着,软绵绵的身子在雪地里打着滚,小家伙却一点都不觉得冷,反而更是精神。

四只小犬,全部成活,其中两只的毛发跟将军相似,另两只,一黑一白,倒是两个小另类。

角落里,华容拿着油骨头正在逗弄四只小犬,脸上的表情笑眯,看起来真像在对待干儿子一般。

偌大的苑子里,无数的软椅摆放在各处,众人或站或坐着,一堆堆炭火在

铜盆里烧着,时而吱响两声,那是空中还未散尽的水气落在火上所至。

景袖坐在最中间,身后是北云霄拥着她,软和的胸膛,软和的披风,众人聊着小话,她时不时插上一两句。

对面,黑疯子霸气的坐在藤木椅上,翘腿抖脚,众人神色无恙,倒是一旁的邪美人时不时轻皱下眉。

一旁的华容瞧在眼里,暗叹自己的主子真的越来越不正常了,前两天喜欢看人写书法,后来还喜欢自个去找打,现在居然还看人家姑娘抖腿。

有病,很严重。

黑疯子霸气坐着,手里拿了把三米长的大刀,一边抖着腿,一边转着手里的苹果,那样子看的周围人冷汗直冒。

这姑娘,是不是太特别了些,哪有人拿这么长把大刀削苹果的。

正想着,就见她手里的长刀唰的一收,再望时,三米长的大刀已经不见,而她手中削好的苹果已经唰的朝景袖扔来。

北云霄微皱了下眉,刚想动作,景袖的素指轻柔的一按,同时,她芊芊素手一扬,接住飞来的苹果。

一切发生在瞬间,众人的心提起到落下,后来安定下来。

凤后有力量了就好,说明她的身体已经在恢复,这样很好。

接住苹果,景袖便放在嘴上咬了起来,淡淡的笑。

看着没事,众人又将视线落在黑疯子身上,刚刚那把长刀……

“你的武器呢?”众人想着,邪美人已经微偏着身子问道,他本就坐在黑疯子一旁,这动作使他的脸快要贴在黑疯子的耳畔,温热的呼吸已经落上。

但是他自己完全未注意到,仿佛是自然的动作,紫瞳里更冒着流光,很闪耀。

黑疯子微偏首,两人果然凑上,不过她不似寻常女儿家娇羞的动作,也不是皱眉的闪开,而是一巴掌拍在邪美人脸上,道:“说话就说话,离这么近干嘛,找死么?”

这话一出,景袖和北云霄齐齐一怔,画面似乎有些熟悉,两人的瞳孔里同时闪过诧色的光芒。

被黑疯子一拍,邪美人微微错愕,不是因为她的动作,而是脸上余留的柔软触感。

墨紫的发丝随风扬起,散落在黑疯子的肩肘上。

她没有回答邪美人的问题,而是鄙夷的扫过他,果然是一等死物,居然问这么脑残的问题,她会将自己的看家秘密告诉他么?他们很熟么?

这一动作,即使众人也心痒痒,但没人再出口,好奇是会作死人的。

“疯子,你是怎么把他们也带到银月洲的?”景袖忽然出声道,这个问题她一直不解,那断绝崖那般险峻,不说马了,人都难走,但黑疯子居然把这么一波人马从耀天带来,其中还有像管家这般没有武力的,这如何做到的,难不成这通往银月洲还有其他路不成?

像是证实景袖的猜想,众人对视一眼,齐齐神秘的笑了起来。

半响,还是管家弯着身子恭敬道:“王妃,我们是从无人区过来的。”

“什么!无人区!”景袖惊呼,她想过万般答案,但就是没想过这个。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