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272章 天外来兵

一切,眼前的一切昭示着这里昨夜的屠杀盛宴。

“找,找,找!”北云霄疯狂的飞了出去,不可能的,这里面不可能有袖袖,绝不可能。

“对,找,找,找。”不会有事的,一定不会有事的。

凤主,他们的凤主,不会有事,绝对不会有事。

他们希望找到,但他们又害怕找到,因为知道,这一地哀鸿里不会有半点生的迹象。

翻找,持续了一天一夜,没有,没有找到,失望又隐隐透着希望。

“龙主,没找到好,没找到好。”圣影不断的呼道,这声音像是在安慰所有人。

“呵呵。”北云霄笑了,笑的让人有些心惊胆颤,没找到好吗?可是……

他的手用力,再用力,那里一枚银兰血刃穿透了他的血肉,切过了他的指骨,越来越深。

“龙主!”圣影惊呼,猛地打掉他手上的动作。

银兰血刃掉在地上,鲜血顺着修长的五指唰唰的流了下来。

众人的眼又是疼又是震撼。

看着地上的东西也更加沉默了。

银兰血刃,他们的凤主连自己的利器都丢了,那她……

不敢想象,无法想象。

北云霄唰的站了起来,未说半句朝天边飞去,他的身形有些不稳,眸光却异常坚定。

同死共穴!同死共穴!

这方天地的另一边,三人队伍停下,他们看着这铺满天地的血色,也是震惊。

这便是她的力量吗,她的死神杀伐么?这真的是人的力量么?

“罢了,罢了。”假半仙喃喃道,他缓缓的坐了下来,身下还是混着雨水与血的泥土。

不知道从何处,他拿出一串檀木佛珠,对着这方天地念起了佛偈,一遍遍,不知道是超度这些刚死还未离散的魂灵,还是那杀戮之心。

改了这么久的命数,努力了这么久,还是挡不了这死神的杀戮。

只希望这一遍遍佛偈,能够让些魂灵得到新生,不要遗留在人间,误了这世间的天地之道,让杀戮更加严重。

邪美人与华容对视一眼,离开了。

而假半仙这一坐,便是三天,三天的佛偈,千万遍的生死咒,落在风中。

只是这是十万,不是一万呀。

天地像是被污了色,这一暗便沉了十日。

第十一日,各方人马还行动着。

此时,无数的人逐渐向着凤鸣城靠近,也就是曾经的凤冥国。

废墟残殿里。

“怎么样了?”沐翎道,神色疲惫不堪,眼里更是布着血丝。

十三人中唯一会点医术的人摇头,神情凝重。

气血大乱,虚弱的很,甚至连脉象都时有时无。

众人一怔,神色昏暗无光。

十日截杀,凤主一路杀伐过来,把他们护的周全,自己却倒下了。

从昨日后半夜起,凤主便倒下了,再也没有醒来,他们像是失去了主心骨,再也找不到支撑的力量。

众人跌坐,神情暗如死灰,没有半点生机。

三皇的势力还在追杀,还在翻找,他们

成了牢中困兽。

哒哒哒,他们甚至已经听见了军队靠近的声音。

“妈的!老子剁了他们!”挥舞着铁锤的老五就要冲出去。

“站在!”沐翎厉喝,神情严肃,这个时候千万不能乱,乱了,就彻底没有希望了。

老五一怔,停下了动作,手里的铁锤咚的一声砸落在地上,他整个人也瘫倒在地上。

“凤主,你醒醒,醒醒。”十四人中唯一一个女子匐在景袖身上,她眼中的泪唰唰的掉了下来。

这人护了他们一路,保护了他们一路,为他们杀出了血路,怎么能倒下呢,怎么能现在倒下呢。

没有动静,依旧静谧的可怕,空中只有呼呼的风声和这残垣宫殿里留恋不舍离开的凤族魂魄。

“哈哈,这下无路可逃了吧。”疯怔的呼声,秦可惜一身狼狈的飞身站在五十米外。

众人唰唰唰站起,龙一银龙刀一抽护在景袖身旁。

“贱人呢,那个贱人呢。”她凶恶的呼道,一片狰狞之色。

“龙一护卫,麻烦你带凤主先走。”沐翎出声道,他们十二人护驾。

龙一怔了怔,想了想便打算行动。

唰的又落下一人:“走,这是要去哪呢?”东方烁道,身边唰唰落下二十几个高手。

众人一怔,眉目深拧。

冷风中雷昊天带着队伍也走了过来。

“哟,让我瞧瞧,这是倒下了哟,不是很厉害,很能打么,怎么在地上睡觉呢?”秦可惜悠悠声响起,她缓缓向前走去,一身杀意尽显。

众人的心瞬间提起。

“老巫婆,赶紧滚,少在这阴阳怪气,老子听着你声音恶心。”老五挥舞着铁锤骂道,只是他气血不稳,话刚落,别连连趔趄后退,身后一人及时扶住他。

“狗东西,临死还这么猖狂嘴硬,那老娘就先收拾了你。”秦可惜骂道,话落,她飞身猛地上前。

“闪开!”龙一大呼,闪身上前,一掌对上。

“砰!”两人后退,劲风搅的地上的烟尘飞起。

停下,秦可惜的脸色更是难看了,忽又看着龙一娇笑道:“哟,打了这么久,我还不知道这困兽里面有个俊俏公子呢,怎么样,要要来服侍我,若是你同意了,我今天就放你一马喲。”

她说话轻佻,举止也自认为很有风情,却不知连日追逐,她一张脸上全是泥尘,身上又破烂不堪,染着血色,看起来跟勾栏院里的下贱婢子没什么两样。

龙一神色一恶,只吐出一个字:“滚。”

她应该懂的感激,我们的冷面龙一居然舍得搭理她,只是她不懂,神色更加狰狞丑陋了。

“滚?老娘今儿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让我滚!”飞身,源力提到极致,这一下凝聚着要将龙一碎尸万段的杀意。

龙一冷笑,唰的迎上,眼看两人就要碰上,秦可惜竟然诡异一笑,身形唰的闪开,她的身后,东方烁携着一脸狠色出手,而秦可惜居然偏离方向。

目标,地上的景袖!

“贱人,看老娘这次不要了你的贱命。”

众人神色大变,只是这剩下的人哪个能与

秦可惜一敌。

强大的力量将身边的人轰的冲开,眼看就要袭上景袖胸口。

唰!地上本躺着闭目的人唰的睁开了眼,出手之快,形如闪电。

众人只听轰的一声,这方天地被炸了个坑。

烟尘中,秦可惜不断的咳嗦着,等到散开,便是她一脸阴沉的神色和景袖挺立而站的身形。

众人的眼齐齐亮了。

“凤主!”

“……”惊呼不断,希望齐齐重新燃起,他们心底的那根主心骨瞬间又挺立了起来。

景袖眉羽淡色,还是一副处变不惊的样子,这神情落在秦可惜的眼里更是万般厌恶,她想撕碎了她,拔了她的皮,将这张脸用刀一刀刀划开,再灌入盐水,浇入烈酒,让她风干在风中,一点点享受死亡的乐趣。

“要我命?你是在痴人说梦么?”景袖冰冷的道,话声有些干哑,喉咙也撕裂的疼,但她的身骨依旧挺立。

半日的休憩,身体的自我调适,她云景袖还没容易那么挂。

身边众人纷纷站了起来,他们走到景袖身边,依旧挺立着。

十日前,他们也是这副模样,以十四人对千人。

现在,他们依旧十四人,但是你们,可还有千人?

这场局,即使他们现在死,他们还是赢家,大赢家,别忘了还有那十万军队给他们陪葬。

这些人就像一只只杀不死,杀不尽的蚂蚁,连雷昊天的脸色也早就变了,今日不管付出什么代价,绝对要她死,若是今日不死,他们就再没有机会了。

所以,他手腕一招:“上。”

留下的百人高手齐齐向前,但是他们的眼里也露着恐惧,无法想象,他们的千人队伍是如何只剩下这些,那是一个个噩梦,不敢再想,不敢再回忆,害怕他们的下半生永远的生活在梦魇里。

不过,现在他们得好好思考,是否还有下半生。

景袖挺立着,手心却紧握着,翻涌的气血随时要涌出,密密麻麻的冷汗从额上生出,脸色也更加苍白透明,像是随时都会倒下一般。

立的最近的秦可惜看的最是清楚,她悠悠一笑,讥笑道:“哟,原来只是花架子而已呀,哎呀,让我瞧瞧,这脸都白的透明了呢。”阴阳怪气的声音。

景袖身边众人齐齐目露担忧。

“凤主……”

景袖没有说话,因为害怕一说话,她就再也撑不住。

同死共穴,同死共穴,她不能倒,绝对不能倒。

“呵呵,给我上。”秦可惜呼道,身边的高手也动了。

一点点上前,围上,看你还能翻出什么天地。

“云霄。”景袖喃喃,用最后点力气。

“昂……”一声马鸣忽地响起,异常熟悉。

本要昏倒的景袖唰的睁开了眼。

众人的视线也被吸引过去,便见视线尽头,一匹火色大马如脚踏流云般急速奔了过来,它泛光的毛发,头上的火云标致。

景袖的神色有点恍惚,忽地惊呼而出:“火云!”

没错,火云,她曾经在川澜驯服的火云神驹,怎么会在这,怎么可能在这?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