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271章 尸横遍野

“兰花公子,别来无恙啊。”他话声平淡,但里面的嗜血之意浓郁的像是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

都是这个人,都是,毁了他的一切,占了他的一切,丧家之犬的过了一个月,追杀,无尽的打斗,很好,很好。

景袖眸光微闪,从十三中微微驾马向前,笑道:“确实别来无恙,怎么?东皇近来过的可好?是不是有美眷陪,有笙歌艳舞,有美酒佳肴呢?”

她说这话,不正是在讥笑东方烁吗?瞬间,东方烁的脸色难看如灰,阴沉,狰狞,这般形象跟恶鬼也差不了分毫了。

景袖的眸光异常冰冷,还活着,没算计了结你,已经是她大发善心了。

“懒得跟她说多说,直接问话。”秦可惜呼道,一脸狠辣之色的驾马走了出来,敢算计他们,敢阴他们,还敢勾引她,这贱东西,今日非的将她磨成肉酱喂狗。

景袖冷哼一声:“问话?西皇我们交情很深吗?你有什么话可问我?”若是问,那也是她问,问问当年她如何使计谋害了她的母亲,问问她耍了什么手段骗的他父亲当时不在宫中……一桩桩,全是血的记忆,能问的多了。

“贱人,火凤玉呢,凤后那婊子呢,藏哪去了!”大骂,丑恶的嘴脸尽现。

景袖的眸忽地沉了,手心一点点紧握,敢骂她娘亲,敢骂她那个千般护她的娘亲,找死,找死。

煞气,死气,交缠着。

深呼口浊气,将心中的嗜血之意强压了下来,她不再看秦可惜,而是将视线投在还在众人身后的雷昊天身上,眸光闪过寒泽,异常冰冷的道:“北皇,我以为你嘴巴会严些,懂得自己守护秘密,没想到你这么大方,居然将这秘密分享了出来。”

雷昊天一怔,驾马大笑着走了出来:“呵呵,凤主说笑了,我雷昊天是个友善之人,这秘密嘛当然舍得分享,一个人听多没意思,要是东皇和西皇也听了,不是更有趣么?”

景袖冰冷一笑,眸光讽刺道:“那请问下,大方的北皇陛下,你是将这秘密说了一般呢,还是全部都告诉了东皇和西皇呢,若是你没有说全,我可以帮你说完的。”

对面的雷昊天一怔,瞳孔忽地收缩,眸光闪烁,大笑的神色忽地收敛,变的莫不吱声。

说全,怎么可能说全,这青白凤玉的事怎么可能交代出来。

雷昊天的莫不吱声让秦可惜,东方烁微微疑惑了一瞬,这老匹夫还藏着什么秘密不成。

景袖眸闪寒光,老东西!想坐收渔翁之利。

风吹过,似乎更厉害了,梅林呼呼摇曳,有种风雨欲来的趋势。

此时几方队伍正在极速朝这方赶来,他们眉羽急色,恨不得多生两只腿,风将砂砾吹进眼里,割的眼眸生疼,却不顾不上,任由它变红,变紫。

马嘶鸣一声,瘫倒在地,精疲力尽所制,再也起不来。

银衣唰的一扬,没有半刻停歇,唰的扬袍飞起。

三日路程,硬生生缩减到半日,可是,这里距离梅风岭还有上千里呀。

泥尘随风散在风中,这方。

“妈的,老娘懒得跟这贱人说,杀!”一声厉呼,以她

为首,四百来人的顶级高手挥舞着利器,朝着景袖齐齐飞来。

这是她西域的九成高手,是她震守西域的最强悍的后盾。

若是这般,还拿不下一个云景袖,那她秦可惜还有什么能耐争夺这银月洲一方霸主之位。

这女人虽然性子冲动,但这招揽人的手段确实高明的,千人队伍里,她的高手占据了大半,且各个实力处于顶峰。

东方烁也动了,他只有两百五十人,也是他残喘的最后点势力,今日是死是活,他都要将云景袖碎尸万段。

众人身后,雷昊天的唇缓缓勾起,一个疯狂报仇的落魄东皇,一个胸大无脑的西皇,这场局谁赢谁败一目了然。

青凤玉是他的,白凤玉也是,还有最后的火凤,哈哈哈哈……

猖狂的笑声毫不遮掩的响在风中,只是现在这大截杀的动静太过响亮,淹没了他的疯狂。

面对着冲上来的千人队伍,景袖面色没有丝毫变化,她只是凝望着千人队伍里的雷昊天,用一种要把这人碎骨焚魂的眸光记住他的每一个表情。

想截杀她,想要她死,你们以为会这么容易吗?

“昂……”马匹嘶昂,向着天边的方向驾马狂奔。

今日,你们能杀了我最好,杀不了,我拖也会拖死你们!

同时,一道命令落入每个人耳里。

“今日血战,不死不休。”

众人一怔,身形一颤,驾马追随。

逃?离?怎么逃,怎么离,逃不走,也没打算逃。

凤主忠将,岂能弃主!

血腥沿着这黄土梅岭彻底蔓延开。

风声,鸟声,马鸣声,大地颤抖声,震耳欲聋,传的老远,远的四域生活的百姓都抬起了头,他们望着天色,心中一股苍凉感,这银月洲的天又要变了吗?安定的日子什么时候才能真正到来?

大截杀,那必是有完全的准备,当景袖等人翻出梅风岭十三界,到达四域相接的边境时,眸光彻底寒冷起来。

无数的兵马,晃眼望去,应是有十万人了,他们密密麻麻的排开,遮了半边天幕,各色军甲,西皇的旗,北皇的旗,连东皇都有。

马匹嘶昂,十万军队岿然不动,不知道在这等了多久。

拿十万军队拦她,这手笔……

“呵呵,贱人,怎么样,被瓮中捉鳖的感觉是不是很好,你以为你还逃的掉吗?”秦可惜笑道,那张脸已见不到丝毫善良,丑陋,像是爬在尸体上的臭虫,恶心的让人发吐。

“逃不掉,你怎么知道我逃不掉,这些人又怎样,不试试怎么知道?”景袖的话声已经悠闲,神色没有丝毫的改变,不见慌张,不见慌乱,更不见恐惧。

这副样子,让秦可惜的神色忽地更恶了起来,这模样简直就跟当年的凤后一模一样,那么的高高在上,那么的盛气凌人,那么轻松的享受众人尊敬。

恶心,跟那贱人一样恶心。

“杀!”戾呼,当年她能毁了凤后的一切,现在也能毁了她的女儿的一切。

景袖动了,身后的沐翎等人也动了,龙一护后。

这支力量微

薄的队伍用毫不畏惧的精神向着万人军队冲去。

谁死谁生,不试试怎么知道。

对面的军队也动了,嘶喊让千里之外的急奔的队伍都怔了怔。

“快!快!”

烟尘翻卷在这片天地,天上金阳一点点离开,浓云从天边急速涌来,翻滚,汇聚,乌黑的发紫。

明明是青天白日却将这方天幕压的如暗夜到了。

十万人马到了面前,此时此刻他们显得万般渺小。

眼中没有惧色,景袖脸上是冰冷的凛然之光,她飞身而下,首先如离弦之箭冲了出去,手里的银兰血刃飞出,朝三个方向,以诡异的角度。

所过血色炸开,三条血路生出。

银兰血刃回手,她眉羽冷色,对着身后众人手腕一招:“冲!”

杀道已开,哪还是藏锋的时候。

不过是十万军队,怎能埋了他们的气势。

疯王特制的利器,所有的锋口全部展开,这是场屠杀盛宴,他们的神兵饥渴了太久,这一刻就让它们痛饮个够。

血,一路的鲜血,铺满整个大地。

十四人已经没入人群之中,早就看不到身影,只是从远处的山坡上望下看,能见到一处的血色特别浓郁,那是用无数人的尸体堆养成的。

“轰隆……”

一声惊天雷鸣,银电在头上闪烁,这秋日的天怎么变的这般快。

“轰。”

不等人喘息,惊雷又至,一道银电至九天砸下。

其形如凤,在天边闪烁,将它的威严尽数放出。

此时此刻,也狂奔而来的一只队伍忽地停了。

邪美人华容抬首看着天色,眉羽深拧不松。

假半响喃喃道:“大劫,凤魂有难,天地凶色。”

邪美人华容一滞,眸色更加凝重,一声马鸣拉回三人神识。

“走!”

轰隆,惊雷翻滚,不过半刻不到,豆大的雨点便唰唰的落了下来。

“杀,杀,给我杀了他们!”秦可惜的呼嚷疯狂的响起,犹如魔怔了一般。

十万人的兵马疯狂犹如潮水般涌上去。

杀戮,一击毙命,死神挥舞着镰刀,所有的人都得死。

雨迷蒙着眼,一批批死了的垫在脚下,不断的冲上去。

天彻底暗了,雨水冲刷着一切,它应是想要冲刷尽血腥,只是这血色太浓,混着雨水,反而让这片更加嫣红,远远看去,像是一床红色的毯,它鲜艳的色彩如云霞一般耀眼。

只是,这都是鲜血啊。

雨唰唰下着,雷鸣不断,乌云翻滚,银电把这天地连接在一起,照的透亮。

等到这雨彻底停下已经是第二日了。

一支银甲队伍踏着满地尸体缓缓走到这处,他们翻过高坡,望着面前的情形彻底的呆滞了。

“嘤嘤……”

有人捂着嘴,咬着手防止自己哭出。

有人的泪萦绕在眼眶,他隐忍着,隐忍着不掉出,但却逼的眼眶血红。

尸体,满眼的尸体,混着雨水,混着血色,铺至天边。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