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270章 大截杀

这么一想,他倒真有些坐不住了。

起身,刚打算出门,童泯一脸肃色的走了进来,开门见山直接道:“探子回报,秦可惜,雷昊天三天前同时离开了自己行宫,另外,据说秦可惜离开前,有收到过雷昊天的信笺,后来还见过东方烁。”

话落,北云霄圣影齐齐一怔,浓眉紧锁起来。

袖袖曾经说过,她在雷昊天面前暴露过身份,而且他已经知道景袖有两枚凤玉,按理说雷昊天不可能把青白凤玉的消息泄露给东方烁和秦可惜,那么,唯一的可能,便是,他把景袖的身份泄露了出去。

一张长的与凤后九分相似的容颜,即使当时惊讶没有想清楚,那么事后稍想一下便会明白,凤后有子嗣的消息是真的,而云景袖也就是现在的唐兰花便是凤后的子嗣。

凤后子嗣出现,虽然凤后到底是生是死的事还有待商榷,但火凤玉真的有消息了这事却是真的。

三方同时出动,目的不言而喻,截杀景袖!

“走!”北云霄神色大变,飞身唰的落入夜色中,身后圣影尾随。

留下童泯宫长细想一下,匆匆行动起来,他必须将这里安排好也立马赶去,他们的凤后这一次绝不允许有任何闪失。

夜风徐徐吹着。

这方景袖已经出了地下格斗场,她呲着牙咧着青紫的嘴,嘴角还隐约挂着血色,身上跟散架了似的疼。

不过,爽呀,真真正正的爽呀,好久没打的这么舒血活骨了。

扭动下手臂,清脆的咔嚓作响声,身后的十三人听的目露惊悚,这肯定是非人类吧。

脑里还是今晚那些格斗的场面,耳中还是那些轰轰声,心头似乎还咚咚跳着,那一暮暮,像是重鼓铁锤般不断敲打震撼着他们的心。

揉揉嘴角的青乌,景袖晃动下脑袋,忽地瞥见龙一那一脸怨念的表情,这还是第一次在这人身上看见如此清晰的其它表情。

景袖一愣,悠然问道:“杂啦,晚上没吃饭,饿啦?”他们确实还没吃饭,从下午一直折腾到现在,水都还没喝口。

龙一仍旧是怨念的表情,等了很久,久的景袖都以为他不会出声了,他才开口道:“你为啥输了?”怨念,很大的怨念。

他赢了一晚上的钱,最后一把全泡汤了,还搭上去自己最早的赌本一百两,这一下,他从兄弟财富排行榜上唰的落到了最后一名。

为什么输了?为什么就输了?杂就输了?龙主不是说,这是世界上永远都不会有夫人会输的事么?

最后,总结,龙主是骗子。

请原谅这娃身居深山没见过世面,没有审时度势的眼识。

景袖却瞪眼了,呼道:“你哪只眼睛看见我输了,平手好不!”

此话一出,后面的人齐齐点首,对,平手,真的是平手,连五爷都说了是平手,毋容置疑,真的毋庸置疑。

可是龙一不懂啊,他只知道他输了银子,平局,庄家赢,也就是他输。

一股冷风吹来,景袖颤了颤。

一旁候着的沐翎立马

走上来:“阁下,请跟我们来。”他话声异常恭敬,显然已经认同了景袖,其它人的目光也是灼热,为这么厉害的人物效命,他们甘愿。

景袖点首,一行人迅速望梅风城某处走去。

待他们彻底离开,地下格斗场前的守卫才转身离开,他一路向前,很快就进了地下格斗场,此时因为比赛完,地下格斗场除了些打斗后的狼藉已经分外安静。

上楼,很快进入一间屋子。

里面五爷正端坐在案桌前,身边一属下正给他身上摸着药酒,这些东西都放了好久了,味道有些浓郁,让五爷受伤的事已经很多年没有发生过了。

“五爷,已经离开了。”守卫迅速禀道。

轻抿口手中安神茶,放下,五爷轻“嗯”了一声,气氛静谧,过了好久,五爷才继续道:“这梅风岭的天该变变了呢。”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吩咐。

身旁的心腹属下一惊,放下手中的药酒,诧异道:“主子的意思是?”

“呵呵。”他没有说出来,淡笑的神情却让身边的属下一惊,眼中光芒流转,深邃无边。

这方,景袖与沐翎等人很快到了一出偏僻的苑子,五六间屋子,简单但东西齐全。

众人进入。

借着烛光景袖四处打量,这就是她好姐妹一直生活的地方呀。

正感慨。

面前的十三人对视一眼,唰的单膝跪下:“见过凤主。”

景袖瞳孔微变:“嗯?”不解,他们不是黑疯子的手下吗?

像是知道景袖所想,一旁的沐翎已经解释道:“凤主,当初疯王收服我们的时候就已经说过,她和她手下的人全都只为一个人效力,那就是你,凤主,云景袖。”

景袖一怔,眼里忽地热泪涌上,心头更是酸痛,强忍着没有掉下来,黑疯子,她从开始到现在努力的一切都是为了她吗?

何德何能,上辈子居然遇见了她,这样一个交付心血的挚友。

她如此想着,黑疯子也如此想着,是呀,何德何能,她们居然相遇,成为了姐妹。

景袖懂黑疯子的心意,也不推辞,因为她们之间从不会分彼此。

“嗯。”轻应,也知晓这些人怕是有话想对她说,也知晓她想找的好姐妹应该不在这里了,否则,他们不会带她到这,而是应该直接带她见黑疯子。

细语一点点响起,从一年前到现在,无数的过去,黑疯子的过去……

夜渐深,虽然一身酸痛,景袖却没有半点疲惫的感觉,这些消息能化解她一身的困乏,让她充满力量。

果然,还是错过了。

景袖心头遗憾,但也分外高兴,因为知道她的姐妹在这个世界上,也知道她在找她,终有一天她们会在见的,只是心痛,她这一年的经历,从一个没有半分力量的废人成长到如今,该是付出了多少艰辛和努力。

月皎洁,薄云生纱。

一个个决定也逐渐落出。

等到天明,众人稍稍休憩,这只队伍便决定整个从梅风岭出发,离开这里

,前往华夏风云,刚出了苑子,一侍卫打扮模样的人走了过来,众人自然认得。

五爷身边的得力助手,最信任的人。

他看着景袖,缓缓上前请礼,态度格外恭敬的道:“小姐,这是五爷给你的信笺,还请你现在看看,回句话,小的立马带回去。”

五爷给的?众人连着景袖齐齐疑惑。

景袖接过,缓缓打开,只是一眼便瞳孔瞪大,她唰的抬起头,惊讶不敢相信的呼道:“五爷给的?”

对方头低的更凶,再道:“五爷给的。”

惊色,眸光又带着激动,她缓缓将手中的信纸塞回到信封中,指尖粉末一弹,手中的信笺轰的燃烧了起来。

送信的男子也不阻止,只是恭敬的候在一旁等待着景袖的回话。

待过了许久,久的天边的冷风又刮了一波过来,景袖才道:“谢谢。”

就两字,那一直等候的男子却笑了,他低首一拜,迅速的离开,风中,很快就只留下一道影子。

能得凤主一句谢谢,很好。

“统一八十三王,归顺凤主。”这两句也当得两字。

梅风岭的天变了,从此刻起。

金阳缓缓爬上头顶,众人离开梅风城缓缓向岭口走去,这一次无人再有敌意,这女子昨夜的事已经传遍了整个梅风岭,能与五爷赞成平手的人值得尊敬。

众人驾马很快离开,身后便只有黄土高坡和那些富有年代感的土城池。

一路,众人悠悠走着,许是知晓前面的路会更加宽阔,心情分外的舒畅,时而欢歌笑语,时而还兴奋聊两句昨夜的打斗,聊到兴致上,还翻身下马过上两招。

景袖淡笑看着,眉羽间格外的温柔,再望一眼身后的梅风岭,会心一笑。

黑疯子,我们应该很快就能见面了吧。

风声徐徐,队伍走了三个时辰才彻底出了梅风岭。

只是刚走出绵延数十里的梅林,众人却停滞了脚步,一脸肃杀之色。

秋风中,景袖依旧泛黑的脸更暗了,黛眉深拧了起来,若有若无的杀气在周身流转。

“九娘,回梅风岭。”景袖道,声音分外严肃,隐约还透着急切。

九娘一怔,却也很快看懂形势,驾马转身狂奔,她要去搬救兵,梅风岭,五爷。

对面千人的高手队伍无动,领头的东方烁秦可惜雷天昊连眼皮都未抬一下,他们淡然的望着景袖这方众人,面上挂着若有若无的浅笑,似乎对这场截杀的结果胸有成竹。

龙一缓缓驾马走到景袖身边,手里的银龙刀光泽闪烁。

沐翎等人依次驾马排开,十四人对千人阵,且都是高手的千人阵这气势确实弱了些。

众人却面不改色,以景袖为中心分立两排,护主之心不容置疑。

风徐徐吹着,卷起地上黄沙,头顶是金阳当空,千人队伍的肃杀色将这片的鸟兽吓的一只皆无。

对面的东方烁缓缓动了,他驾马悠悠的走出,身边跟着二十几个绿纱女子,再后面便是千人高手大军。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