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269章 斗神场

下一个。

“祁阳王,祁阳王。”排名第五。

人群中有人呼道,二楼也唰的飞下一人,面冠如玉,看上去气韵尊贵。

没有多余的话,重鼓一响,交手。

这一次比较麻烦些,至少景袖的眉微微拧了起来,众人看的兴奋,龙一却瞪眼不满了,这些人,居然光顾着看比赛不下注了。

管理赌局的下人也是面露尴尬,这还是第一次碰到开赌局无人下注的事。

正想着,对面的龙一忽地看了过来,他心头咯噔一跳。

龙一薄唇微动,刚想说点什么,台上的一道砸地声忽然响起打断了他的讲话,管理赌局的下人大松口气。

就听耳边雷鸣般的掌声呼声响起。

“好!”

“好!”

“厉害!厉害!”

接二连三,掌声不断,整个格斗场里的人都兴奋的面色潮红,精彩呀,真正的精彩呀,强,很强,非常强。

这到底是哪来的小子。

微呼口气,景袖缓缓踱步到对手身边,道:“承认。”

对方神色微微昏暗,却也输的心服口服,至少他还在这人手里过了几招,拱手拜礼,大步向下走去,瞬间便消失在人群中回到二楼,他还输的起。

又一样宝物,沐翎等人面前已是璀璨彩光一片。

接下来的一人依旧败了,第六场稍微麻烦些,上场的是个老头,论实力他只排在八十三王中第二十一的位置,但是这人一身诡术,打法也是阴险狡诈,一般与他交手过的人或多或少都会在他手上吃些哑巴亏。

但谁叫这是梅风岭呢,吃了亏就吃了,谁还会为你做主不成。

轮到他与景袖打斗的时候,也是耍了阴招,从头至尾一共二十三次,毒,暗器,甚至源力,一切本来都是悄无声息,但不知道景袖是不是故意想收拾他,每一下都将他的阴招暴露了出来,折腾的他连声叫唤,下面的人大声叫好。

痛快,真正的痛快,这阴险老头子早就该有人收拾了。

场上气氛热闹非凡,角落却是凉风嗖嗖,龙一那冷面脸越来越沉,这些人怎么都只顾着看比赛不下注呢。

管理赌局的下人缩着脑袋站在一边,生怕把这人给招惹了,这可是格斗场上那厉害小子的朋友,惹不得,绝对惹不得。

不出所料,阴险老头子也败了,这结果大家瞬间接受,这赢的好,赢的顺气呀。

而且那老头子还输的特别惨,胳膊被废,身上中着毒,一脸乌黑,连身上的源力都被废了七成。

好,真真正正的好。

那么,接下来,便是这最后一场了。

此时,格斗场上只有最后一面旗帜还飞舞着,景袖立在格斗场心,气息微乱,但已经迅速调适好,灰色的长袍时而轻曳下,像是被众人呼出的热气吹拂着。

众人视线转移,向着二楼看去,这一场的场主可是五爷呀。

景袖也望着,眸光淡然之色,能让黑疯子一招败下的高手她可是很想讨教讨教呢。

众人期盼着。

龙一这方眸光微闪,他转头对着一旁管理赌局

的手下道:“这一局,你买谁赢。”最后一场了,再不赢点,怎么登财富榜第一。

“啊!”对方一愣,惊呼出,什么意思?他买?

龙一皱眉,又道:“你们主子要下场比赛,你不支持下么?”这话带着点威胁和别有深意,要落到五爷的耳里,可能就会成为他对自己主子没信心。

瞬间,那人哭丧着脸道:“支持支持。”要买,当然是自家主子,这事还能有异?且投入还不能少了。

在龙一“你还算识相”的目光中,他缓缓掏出一叠银票和几个碎银子,全身上下加起来的家当,三千五百两,再多就没了,这还是他明儿一早打算寄给老母的养老钱。

“娘啊,儿子不孝啊!”

赌局开始,斗神场的比赛也开始了。

梅风岭的霸主五爷上场了,从二楼到一楼,一步步的走上台,众人自然把道路让开。

裘毛披风脱下,一旁属下接过,他站在场上闲适的揉着手,一副平淡神色,众人却随着他的动手心神提紧。

“女娃,下手狠些,别客气。”他出声道。

瞬间,场上炸开了锅。

“什么,女娃!这人是个女子!”

“天啊,天啊!居然是个女人。”

“听错了,我肯定听错了,这哪来的女人居然这么彪悍。”

“……”

沐翎等人也唰唰站起。

“翎王,是她!”九娘子呼道,十三人皆是心中清楚。

他们的疯王说过,这世界上有一个女子比她强悍,比她更能震慑场面,是她,肯定是她,她懂的分解疯王的制造的兵器,还有这身实力,放眼天下,谁能有这身本事。

他们的疯王就是去找这人了,没想到,这人居然自己寻来。

沐翎的神色也变的凝重,虽然早有怀疑,可现在肯定了心中还是免不了震撼,这个女子,就是他们即将效忠的主子呀。

“柳三,去。”他吩咐道。

“是。”身后十三人中的一人迅速领命离开。

不一会,将要开战的格斗场上一个护卫走到五爷身边,他低语了几句,也不知道说着啥,五爷低言了几句招招手,护卫便退下了。

很快沐翎身边的柳三走了回来,凝重道:“翎王,五爷说今晚上的格斗令不能使用。”

“什么!不能使用!”惊呼,沐翎的神色也凝重起来。

格斗令,五爷发的特殊令牌,这东西是他们疯王夺的,如今只给出三枚,规则是任何一场比赛使用都可以救下一人。

他让景袖参加比赛也正是因为他有格斗令的原因,不管怎样,他至少可以保她平安无事。

如今五爷居然说不能使用,这……

惊色,心情凝重,众人注视着格斗场上便更加紧张了。

被一眼认出来,景袖也些许意外,不过又瞬间释然,眼前这人可不能用凡人之光看淡,被认出来也是理所当然。

“好,定不客气。”景袖回道,即使对方给了她很强的压迫感,也丝毫挡不住她想要挑战的决心,跟高手过招,有时候虽然有致命的危险,但若连挑战的勇气都没有,

如何成长进步,所以,这一刻,她会很享受这场挑战,另一方面,她有种感觉,对方也是一样的心思。

两个相差二十多岁的人,这一刻心灵上诡异的产生了共鸣,这便是强者的追求。

重鼓之音轰轰敲响,格斗场四周的人缓缓散开,他们将中间的场地彻底腾出来,头顶的夜明珠光束全部照到这方。

静,只有重鼓声和众人紧张的呼吸声。

“开始。”一声呼,主持的旗帜挥下。

两人唰的动了。

景袖如虎,手腕成出千斤坠力猛地扑出。

五爷如山,岿然不动,一身金甲泰山之势。

“轰!”一个照面,烟尘肆起,石砾飞溅。

众人掩着鼻口,不断散去面前烟尘,等视线情形些,不断的嘶嘶抽气声响起。

整个格斗场从中间剖开,分成两半,一条深深裂壑直达台角,景袖匍匐着身立在一侧,双拳落于地上,裂缝正是从她手心延伸出去。

五爷仍旧落在格斗场中心,他挺身站立着,身上些许沙尘,除此之外再无异象,仿佛他从始至终都没有动过。

这一瞬,景袖的眸光微微凝起,脑中只有两字,好强!

五爷的眸光闪过赞赏,这个女子他喜欢,比疯丫头强,这日子就更有趣了。

唰!景袖再次飞起,这一次,她整个如同一只刀锋,非要从五爷这座岿然不动的泰山身上划开道口子。

明明没用源力,只见整个场上忽地一道劲风卷起,成漩涡状凝聚在两人身侧。

“女娃,还弱了点。”五爷呼道,虽然这女娃的实力够强,但要破他的泰山力还弱了些。

谁知,他刚说完,景袖的嘴角忽地轻勾起,悠悠道:“是吗?”

五爷眸光一怔,还不等想清楚,就见景袖破他泰山力的五指尖忽地多了一枚刀刃。

银兰血刃出峰,这世界上有划不开的东西?笑话。

“嗤嗤……”似有一道清晰的裂口在两人间伸出,更重要的是五爷的泰山力居然不能去硬碰这道力量,他力量被破一收,乘着这一空挡,景袖整个人如出水飞天的龙,挡不住的气势。

“砰!”空气中擦出火花,整个地下格斗场似乎都在颤抖,这场比赛精彩,真正的精彩。

众人屏住呼吸,害怕错过每一个画面,专注的,极其认真的,将两人的动作记住。

夜深邃,今夜的梅风城热闹非凡。

一支千人队伍也悄然进入到梅风岭地界,他们暗衣暗面,各个气息沉淀如海,这些人,每一个都有斩馗的实力。

一个斩馗战将便能让人心恐三分,现在更是千个斩馗聚到一起。

华夏风云。

“龙主,凤后进入梅风岭不会有事吧?”圣影担忧道,许久没感受到景袖狂妄的作风,还有些不适应,龙一倒挺好,天天跟在凤后身边见世面。

若是龙一听着次话,怕是会眼皮微抬,凉凉的道:“你来。”

彪悍凤后身边,那是好待的么?

将手中笔毫放下,北云霄眸光微闪,是呀,不会有事吧,都出去这么久了,也该回来了吧。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