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268章 震撼手段

不使用源力,这个条件只会更有利于她。

“我下去。”他道,聪明人自是聪明的选择,起身,在众目睽睽之下走下高台,无视身边非议,无视周围人的冷嘲热讽。

他没有离开,站在人群中,静看着台上,今夜会是一番风云涌动,他且看下去便可。

“妈的,什么玩意!”买景袖碎尸万段的人还在骂咧,一脸凶相看雷霆王更是轻蔑。

鼓声敲响,第一场结果一目了然。

不管怎样,这结果算是定了。

输钱的骂人,没弄懂怎么回事的更骂咧的厉害,这打斗看清了还好说,这没看清,又只是个照面就完了,怎么让人心服口服,纷纷都在心头骂着雷霆王脑残,黑拳。

格斗场边的白色旗帜取下眸,剩下的继续飞舞。

九彩玉玲珑很快送到沐翎等人身边,众人看着,面面相觑神色有些不自在,他们送人去挨揍,结果人家给他们赢回个价值连城的宝贝,这算是以德报怨么?

“咚咚咚咚……”一阵鼓音敲响,第二场场主罗技王上场,这人手上带着护玄铁手套,手套上生着密密麻麻的尖钉,周身也是软甲护着,被这场里的夜明珠一照,银光晃眼,这些东西若是放在正规的格斗场上肯定是不合格的,但是在这里,哪那么多规矩!

龙一摸摸的把小山堆一样的银子全推到了景袖这方,看来今夜不仅会是小财主,还会富甲一方了。

压景袖的人依旧没有,即使第一场那般秒杀的胜利,他们只相信眼睛看到的实力,绝不相信突兀出现的结果。

“小子,爷爷我今儿就让你猖狂不了。”罗技王呼道,手带铁套,身上一股如熊王嘶吼的蛮横力朝景袖扑来。

“轰!”巨大的一下,烟尘肆起。

“靠!”

“靠!”

“靠!”

“……”无数次重复,紧接着。

“妈的!你们玩啥呢!”

“他奶奶的,会不会打,不会打滚回去!”

“尼玛,这是梅风岭的王么,你们不是吃稀饭来的吧!”

“滚,滚!”

“……”呼嚷,隐隐有暴动上来揍人的趋势。

地上的罗技王不断咳嗦,还说不出话来,终于一口鲜血喷出,暴走的众人安静了。

有血,不是假的,这……

喧闹的格斗场瞬间安静了下来,他们面面相觑,视线在罗技王和景袖间来会转移。

可是,他们刚刚没有看清呀,真的没有看清呀,这小子有这么厉害?不可能吧,怎么可能,绝不可能。

人群中,起先败下阵的雷霆王眸光一闪轻蔑,暗骂众人:“愚蠢东西。”

这一场,他败的值,败的无所谓,因为实力如此。

沐翎眸光闪烁,不知道怎的,就想到疯王曾经说过的一人,她说,这世界上有一个人,你千万别想跟她干架,因为她会让你怎么输的都不知道。

现在台上这个人,不正是如此吗。

“这次的茶不错

,改天送给疯小子尝尝。”二楼上的五爷突然出声。

身边人一怔,躬身应道:“是,五爷。”

格斗台上。

景袖依旧一脸平静,悠悠的走到吐血的罗技王身边,道:“现在知道谁是爷爷?谁让谁猖狂不了了吗?”

轰!哗然,这般语气,这般表情,狂妄啊,嚣张啊。

就算地上的罗技王想出声反驳,也不使不上力气,他只能大瞪着眼,任由景袖居高临下的俯视他,甚至站不起来。

敢在景袖面前称爷爷,歃血暗王下手能轻了。

震撼,惊讶,唯一有其他情绪的就是龙一了。

在一旁下人震撼的神色中,他悠悠的从赌台上将一堆银子揽了过来,然后指着赌台景袖这方继续道:“还压她,开局吧。”

下人的嘴角开始抽搐,刚刚两局,因为这赌注的比例悬殊,他们的格斗场已经赔了不少银子进去,若这人再赢,那他们五爷的格斗场就有破产的危险了。

打了个眼色给身边人,对方心领神会迅速去禀告,不过一会便小跑了会来,在开赌局的人耳边低语了几句,对方一怔,对着龙一迅速说道:“这位爷,你随便压,这赢的银子自有人给你算清楚,随便玩。”

五爷都发话继续开了,他能有异议么?

龙一点首,表示很满意,这次回去,他可以在兄弟们的财富榜上排第一了。

脚腕一撩,地上的罗技王唰的飞起,砰的一声砸下格斗台,彻底昏死过去。

这一场获胜者的奖品“猫眼水碧玺”也送了过去。

第三场,吴冕王。

这人慢悠悠的走上格斗场,身上气息收敛,穿着白色长袍,整个人显得谦和有礼,他瞧着景袖,没有丝毫的看不起的神色,反而拱手一拜,道:“公子待会下手慢些,容我反应反应,也让大家看清楚些。”他可不想输的不明不白,还被人嘲笑。

景袖一愣,忽而勾起嘴角:“好,我尽量,不过你也答应我件事。”格斗场上讲条件,当然的有来有回。

对方一愣,道:“公子你说。”与这个人多一份交情,划算。今日过后,这人必然是这八十三王中的一位,说不定直接登上顶峰,排在五爷之下,更有可能……

心中想想,又慌忙收回心思,暗叹自己有些不知道天色了。

景袖撩一撩沾染些许尘埃的袍角,抬眼:“我要你将那人的势力夺了,要你将他的首级取下,不用碎尸万段,就把他的尸体挂在梅风城的城墙上晒两天就好了。”她一边道,一边抬手指向人群中的某处,是刚刚那买赌彩的人。

对方一怔,瞳孔微微放大,听着景袖的话本想轻蔑一笑,斥她痴人说梦,下一瞬,却呆滞在原处。

格斗台上的吴冕王撩一撩白袍,道:“好。”答应了,竟然答应了。

八十三王间的明争暗斗不是没有,但放在明面上说杀人的事却很久没有发生过了,吴冕王居然同意了,还是当着五爷的面,为了那么个荒诞的交易。

吴冕也说不清楚自己心中

的想法,但是直觉告诉他这是一个非常划算的交易,为她卖一次命,便相当于与她的交情更深一些,这个买卖未来应该会体现更大的价值。

至于那买赌彩的王,排名六十三,要他的首级,对于他来说,轻松简单。

景袖点首,表示满意,她就喜欢与懂的审时度势的人打交道,简单,不费劲。

一声重鼓音,比赛开始。

景袖也确实依照承诺放满了些。

众人只见她的身子轻飘飘的一转,仿若秋风一吹,在半空缓缓打旋的树叶,轻盈的动作,她的手腕伸出,如灵蛇般缠绕在吴冕的胳膊上,然后缓缓一拧,吴冕的脸色忽地变了,景袖手身的动作未停,整个人如同一阵狂风突起,轰的就朝吴冕撞去。

吴冕的身子飞起,落下,跌落在格斗场边上,看起来似乎摔的很重,但实际上吴冕什么事都没有,他只是一身尘埃,白袍被染成灰色,发丝也凌乱了些。

从始至终,景袖的动作就如电影慢动作播放,她所有的一切在场人看的清清楚楚,每一个细节,每一个神情,可是……就算看清了,他们也弄不懂怎么回事呀。

地上的吴冕缓缓站起,眼里的光芒有些兴奋,他的选择果然没错,拱手对着景袖一拜:“谢谢手下留情。”然后转身,朝着台下走去。

有礼能容,这吴冕王的品性在梅风岭的土匪窝里实属罕见了。

景袖暗想着一定得把这人弄回去,他那十三匪头子可正需要这样的人**呢。

又一份价值连城的奖品送上,沐翎等人已经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这般强悍的人,若真对他们疯王要动什么心思,就他们这些人的实力也挡不住啊,要知道这吴冕可是在八十三王中排第七呀,实力与沐翎齐平。

事实上黑疯子也强,但是黑疯子的强更多体现在她不要命的打法和一身奇奇怪怪的机械利器上。

全副武装起来的黑疯子实力跟景袖是旗鼓相当的,但若脱了那身装备,她压根就不会跟景袖打,用她的话说,那叫找虐。

所以通常她要跟景袖交手的模式就是先研制两副新型手铐,把景袖手脚给锁起来,然后开打,但是后来,当她用机械术无数次的虐了景袖,并且教会了她如何分解这些机械利器后,这种占便宜的事就从来没有了,再后来,她就只能以教导景袖制造各种武器为名,不断找她麻烦,嫌她笨手笨脚中寻找一些快感安慰了。

还好,她黑疯子天生还有一门技术赢景袖的。

若是前两场是儿戏,黑拳,那么这一场,所有的人都没了异议。

他们开始重新打量景袖,眼中的光芒变得深邃,今日,沐翎派来抢场这个小子不容小觑。

“下一个是谁,快些吧,我还有事。”景袖神色平淡的呼道,在她看来,今晚只有一场比赛,那就是最后一场,与这梅风岭五爷的一场。

下一个是谁?下一个是谁?

众人齐齐转首四处乱看,他们迫切的需要再一次看到结果,再一次确定这突然冒出来小子的实力。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