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267章 秒杀

景袖却出声打断,简单直接的问道:“谁赢了?”

十三人一滞,九娘的眼里露出窘色。

景袖挑眉,难不成黑疯子还输了不成?

“疯王输了,一招落败。”沐翎声音响起,景袖瞳孔放大,满脸惊色,黑疯子输了,一招落败?怎么可能!

景袖直觉的不信,能收服身边这十三人,却在五爷手上一招落败,那这五爷的实力该有多强。

世界上有那么强的人么?反正景袖不信,看他的气息实力顶多是一个半宫长呗,一招不敌,不可能,不可能,绝不可能。

景袖心中如此安慰着,她待会还得杀完七场呢。

“咚……”一声重鼓声起,那二楼五爷身边的手下呼道:“斗神场开始!”

“唰!”一人从二楼落下,景袖这才注意到刚刚这人一直坐在他们隔壁。

“我来!”立马二楼上又落下一人,瞬间格斗场角落的鼓声又起,轰轰轰轰……角落的赌注台拉开,纷纷开始下注。

两个都是这梅风岭的王,看排名,看实力,各自选择。

“这一场,夺场者,奖九彩云玲珑一对。”那手下又呼道,身边立马有人展出一个锦盒,一对形如弯月的玉石躺在里面,但是是九种颜色,玉石天然生九色,这东西价值连城。

比赛场上的两王纷纷露出喜色。

景袖不解了,这都有人上场了,她怎么比赛,压根就轮不到她呀。

正想着,身边的沐翎缓缓站起,他眉羽淡然之色,身上一股凌然之风,看起来像是一个团队中运筹帷幄的军师,做的每一件事都心中有数,分寸得当。

景袖眸光赞扬,暗想着要是把这人挖回他的华夏风云一定能省去不少麻烦。

一边想着就觉得这事靠谱,回头跟黑疯子商量下,把这人卖给他。

此时的沐翎完全不知道以后的生活将陷入无休止的被摧残中,若是知道,他一定不带兄弟们今天去散心,也绝对不领景袖进梅风岭,至于什么疯王名声,算了算了,都把自己卖了还需要什么名声。

“抢场。”他只说了两个字,声音却落在每个人耳里,在场的所有人皆是一怔,就连对面的五爷都看了过来。

景袖纳闷,不就抢个场吗,至于这么大反应吗。

“七场,每场比赛必上,每一场半个时辰为界限,若是你熬过半个时辰,不管输赢,则自动轮换到下一轮,如果你中途下了场或认了输,那么这格斗场的主人,也就是五爷自有法子收拾你,至于这法子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全看五爷心情,或生或死或半死,但是到现在为止还没有活着的人。”

九娘一字一句的解释道,许是知道景袖接下来会很凄惨,这会的表情少了风尘味,变得比较正经。

景袖瞪眼,忽又黛眉紧锁起来,那照则规则看这些人压根就没打算带她去见黑疯子么?

坚持七场,且不说前六场如何,这第七场是五爷坐阵,黑疯子都在他手里一招不敌,她如

何坚持半个时辰。

正想着,沐翎转首,道:“你且上去比赛,若你真的认识疯王,是她重要的人,我自有办法把你救下来,若你不是,或者是为了某个目的而来,那么就算这七场格斗赛下来要不了你的命,我们也会送你去西天。”

他神色严肃,眼中更是凛然寒色。

景袖怔了怔,眸光深邃的望着他半响,道:“好。”

飞身,唰的落下,她便是今日抢场之日。

个子娇小,身形纤细,灰布粗衫,一看就是手无缚鸡之力的软弱小子。

众人齐齐皱眉,场上守场的雷霆王也是不满,本上场打算比赛的那人更是直接呼道:“沐翎,这是斗神场,容不得你们瞎胡闹,弄个软弱小子上来抢场,是打算砸五爷的场子吗?这疯王无法无头就算了,你们几个居然也这般,当真是要改了梅风岭的规矩么。”

是十三人已经自愿成为疯王手下,本来是同等的身份,自然低了一级,现在整个梅风岭还隐隐有传言,疯王那臭娘们打算自己建势,在这梅风岭为君,跟五爷平分梅风岭十三界,或者说是取而代之。

他这一呼,本来在暗里的猜测忽地搬到了明面上来,坐在虎榻上的五爷眸光眨了眨,身边的手下倒是想说点什么,却被拦了下来。

沐翎从二楼上望着他,从视线上就已经压他了一截,他不咸不淡的道:“比赛而已,你想多了。”简单,不做任何解释,更不争辩,这冷漠的态度反而气人。

那人确实被气的不清,景袖都能看到他呼出的怒气,不过……气气更健康嘛。

“好好,比赛而已,比赛而已,我就看这小子如何抢场!”他拂袖,唰的走下场,同时袖袍一招,一叠厚厚的银票唰的落到一边的赌台上:“我赌这小子死,碎尸万段的死!”

死,不是输,而且是碎尸万段的死法。

轰,又是一阵哗然的声音。

这里的赌台上,可以有赌家买彩的说法,也就是说,本来在场上的场主不管任何一个人达成了这个条件,他的赌资便归这人。

换种说法,这就是明晃晃的买凶杀人。

梅风岭的人不管是平民还是有身份的八十三王,他们可不在乎什么替人办事降低了身份的说法,只要有钱,什么都好说,土匪出生的人,哪那么多讲究。

看着已经下台的那人,景袖的眸子缓缓眯起,买她碎尸万段么?

“呵呵,小子,这可是你自己送上来财源的,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哟。”揉捏着指尖咔嚓作响,身边这一轮的场主雷霆王已经笑道。

喧哗声,低议声不断。

赌钱的人依旧开是下注,输赢就是个消遣嘛。

银锭子银票堆的小山高全都押在了雷霆王身上,他们不用担心没有银子可赢,因为这抢场的一方,也就是沐翎等人在他们开口的一瞬,已经代表他们会自愿拿出十万两作为这场比赛抢场的赌本,若是没有,那就拿手,拿腿,拿命,拿任何东西,反正在这地下格斗

场里总是会留下一样的。

角落的龙一思考一番,悠悠的从身上掏出了枚银锭子,不多,只有一百两,在比赛即将开始的一瞬,押在了景袖身上。

一百两,如果赢了,他今晚应该会成为个小财主吧。

不,不是应该,是一定会成为。

“咚。”鼓声响,两方开战。

格斗,也就是搏击,以身体的力量作为基础条件,进行攻击,防御,闪躲的技术,拳脚过招,不用源力,也不能用,这么小的地方,又是地下,若是用了源力,不是会造成这里崩塌吗?

所以这个规则,所用的人都会自觉遵守,这就是为什么每到斗神场五爷会出现的原因,因为任何人,若是在格斗过程中控制不住使用了源力求生,他就会出手,以实力压制对方。

保证了众人安全,也维护了这梅风岭的规则。

这一瞬,在场的所有人都怔住了,眼前的场景让每个人都大瞪着眼,此时,他们看着了什么,雷霆王倒了,倒在格斗台上,笔直的,四肢瘫软的,他还大瞪着眼,面色不见丝毫改变,还是那么铿锵威严,但是,他就是倒了,景袖的脚放在他胸口,他就再也不能站起来。

“天啊,发生了什么!”一声惊呼,像是导火索,整个场上炸开。

恕他们刚刚没有看清,不是两人冲上去而已了么?这怎么回事,怎么可能,又怎么做到的?

“你小子耍阴!”起先买景袖碎尸万段的那人呼道,他一脸狰狞寒色,浑身煞气汹汹。

景袖悠悠的从地上的雷霆王身上移开了脚,像是有座泰山从他身上移开,压力失去,他不断的咳嗦起来,颤抖着手腕撑在地上一点点坐直了身。

景袖没有说话,而是淡然的立于一旁,双手环胸一副悠然的表情。

场上众人还震撼着,怎么回事,刚刚到底怎么回事?

二楼,疯王专属位置这处。

九娘子一脸呆滞的转首,向身边的人问道:“你刚刚看清了吗?”

手握铁锤的汉子也是满脸呆滞,摇摇首,意思不言而喻。

五爷这方,他眸光也是闪了闪,忽而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般淡然的端起茶盏,顶级的茗香茶,青瓷盖一掀,淡香瞬间散开。

“好了,你是自己下去呢,还是我把你打下去,或者说你是想……”景袖话没说出口,但她做了个抹脖的动作,对方一怔,虚汗密密麻麻的冒了起来。

眸光微沉,心中思量着,一招,他便知道自己这场是必败无疑,别人没有看清,他自己还不清除吗,刚刚的那一个照面,这人浑身上下升出股劲风,就如同一只佛手把他一身气势瞬间化解,甚至她身形一动,就把整个人给逼到死处,极致的手法,极致的速度,她身上的力量瞬间把他压在了地上。

更恐怖的是这不是源力的力量,而仅仅是从这人身上爆发出的力量。

堂堂二十一世纪的歃血暗王,若论格斗,这方世界她称霸主,谁人敢取她风头占据其上。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