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266章 地下格斗场

穿过一处巷道,避开人群,景袖才出声道:“你们不管?他在侮辱疯王。”

不等领头人沐翎出声,娇俏九娘子已经出声呼道:“管,怎么管,这事在梅风岭发生可是再正常不过,疯王收了我们十三王,可不是十三界,你以为这十三界里面就我们几个,八十三王不满的多了,哪轮的到我们多出声。”

月色下,可以清晰看见她脸上的怨气,八十三王本是闲散而过,但半年前她们被疯王收服到一起后就遭受着整个梅风岭各势力打压,以前疯王在还好,这些王或多或少畏惧她的实力卖她面子,现在疯王不在,临走还交代过他们避锋低调,所以他们整天都遭受各势力的挑衅。

三个月的忍耐,是佛都窝出火了,早就想宰人了。

你以为一个假冒疯王的消息就能引他们全部出动,不过是忍的难受出去透透气罢了。

她的表情景袖收在眼里,看来黑疯子在这也不是过的顺心顺意,不过现在她来了,这些什么八十三王,都给她乖乖俯首。

正想着,头顶娇俏九娘子的声音又落出:“不过,你若想给我们疯王找回点场子也可以,今晚上的比赛你可得好好表现哟。”她眸里精光,一身妖娆。

景袖眸闪,也不在乎被算计,他们不过是还不信任她罢了,等到信任,一切便会好了,另外嘛,这样也挺好,黑疯子身边有这些一心护她的属下,她也放心些。

至于什么比赛,那就好好表现了。

月色下,众人心思各异,但都或多或少的感受到眼前这人是真的对疯王有友好之意。

一个娇巧小子来找疯王,看年龄相仿,以前还认识,难不成是两相好?

可这小子这么身小体弱的,能配上他们疯王吗?

众人想着,向着这梅风城偏僻的一处也越靠越近。

几座阁楼,四周昏暗之色,但隐约能听见吵嚷声。

他们的气息一出现,四周唰的落下几人,看着是熟悉的人,眸光微闪又消失了。

景袖心中感慨,这么严肃呢。

一边随着队伍向着阁楼走去,耳边沐翎的声音响起,“今晚一共七场比赛,若是你过了三场,你的消息我会传给疯王,若是七场全过,我带你去见疯王。”他道,话里留着余地,因为知道,七场全过,今晚是不可能的。

景袖瞪眼,疑惑,七场?耳边的嘈杂声也越来越响,他们走着,意外的是不是上阁楼,而是穿过一道暗门向地下走去,道路越来越宽,灯火也越来越通明,视线渐渐也开阔了起来。

等到完全走出密道,景袖的瞳孔猛地一怔。

地下格斗场!没错,就是地下格斗场!

类似现代拳击比赛百平大的台子搭在中心,四周拴着护带,现在上面有两人正过着招,一个大汉,一个瘦弱男子,另人意外的是那大汉居然被打的鼻青脸肿,一头血色。

他没喊停,咬着牙在台上硬撑着,撑过了还有银子拿,撑不过就是死。

周围尽是兴奋的呼喊声,男女皆有,看来这不仅仅是个地下格斗场,还是一

个黑暗格斗场。

景袖随着众人步入人群,往二层的地方走去,整个地下格斗场分三层,二楼是一些饮酒品茶的地方,还落着些屏风,观整个格斗台上的局势也是视线极佳,三层稍微远些,人或站或坐着,至于下面,除了整个格斗场,那就是一片人海。

土匪窝就是土匪窝,这娱乐活动就是这么血腥啊。

景袖微微感慨着,随着十三人落坐,视线偶地瞥见这处墙上的一枚狼牙标致,身形一怔。

“这是我们疯王打下来的地方,这位置只属于我们疯王。”手握铁锤的大汉骄傲的道。

景袖眸光微闪,才发现这二楼的地方是极其空旷的,与下面的情形比简直天壤之别,而每一个屏风隔开的墙上都有一枚标致,七十一处,样样不同,而只有他们这方独显其大。

黑疯子打下来的么?景袖喃喃。

正想着咚的一声锣音敲响,场面忽地静下,中间格斗台上的两人也停了动作。

很明显瘦弱男子赢了,但却不见丝毫喜色,望着还喘气的大汉眉峰紧锁,眸中露出一丝恐惧。

血肉模糊的大汉虚着肿高的眼笑着,鲜血从嘴角落进口中,样子分外凄惨,他身上确实一股重生的喜色。

“完了,没打死,这瘦弱小子的胳膊要被卸了。”景袖正不解着,九娘的声音耳边响起。

赢了被卸胳膊?景袖黛眉深拧,向台上看去,果然,格斗场上上来两批人,大汉被人好生抬了下去,而另一边,手起刀落,那瘦弱男子的右胳膊被整个砍了下来。

凄厉的嘶喊,鲜血飚了一地,染红了格斗台。

却无一人有异议,他们已经回了格斗场的角落,开始撒银子下注,下一轮即将开始。

“谁的规矩?”景袖清脆的声音响起。

“谁的规矩?梅风岭的,地下格斗场的,五爷的!要争王,就的按着规矩来!”九娘子呼道,眉中硬色,这就是梅风岭,他们生活了十多载的地方。

景袖一怔,梅风岭的么?争王么?不过五爷是……

正想着。

对面的二楼上忽地一阵动静,就见人群散开,一张虎纹榻被搬了出来,场面忽地安静了下来,众人神色带着敬畏,静立着。

景袖抬眼看去,一身穿灰金裘的人在众人簇拥下走了出来,他眉目自生锋泽,一身气息内敛,中等之貌,大约四十岁的样子,虎眸里闪着威光。

这便是梅风岭的震岭人么?八十三王共处不乱,自有人立着这方的规矩,不夺势,只制衡,这人不容小觑。

景袖看着他,对面的五爷也向这边看来,不知道是不是景袖的错觉,他视线落在景袖身上微怔了怔。

此时的景袖并没有掩盖容貌,只是将皮肤变的黝黑,所谓一白遮百丑,她这一黑自然生百丑了。

“五爷。”

“五爷。”

“……”周围众势力各有人呼道,眸光敬畏,景袖身边的十三人也站起来微微点头。

这是给这个梅风岭前辈的尊重。

“嗯。”轻

应,眸光淡然,拂拂手示意众人继续。

场面瞬间又哄闹起来,他身上的裘袍一拂,坐了下来。

打斗继续,这一场是普通比赛,没钱捞个银子而已,不要人命。

只有夺王的比赛才得非死不可,五爷亲选百人,进行一百场比赛,杀过一百场为小王,挑战本来的已有的王,赢了则为大王,至于输了的王嘛,那就自动让贤。

王与王之间的比赛可生可死,自行选择,不过通常都选择死,因为输了,即使曾经当过王,但在这梅风岭的日子也不会好过。

下面的打斗已经结束,一人输,一人赢,赢得银子满钵,那人欢喜的离开了。

场面再次静下,这一次久久没有开场,但是众人的情绪却越发兴奋了。

“该你了。”身边的沐翎声音响起。

景袖微微疑惑,便见对面的五爷向身边的人示意一下,一声锣鼓声敲响,整个格斗场安静下来,鸦雀无声,人群也缓缓散开。

中间的格斗场轰隆声响起,缓缓移动,地面升起一排排玄铁制的护栏,刚硬,生锋。

整个格斗场扩置刚刚一倍大。

“唰唰唰。”

七面颜色各异的旗帜落下,颜色由浅至深排开,最深的血红色,最浅白色。

七面旗帜各立一角,似乎那插旗口处有风吹起,旗帜唰唰飞扬着。

五爷身边一青色短衫的男子走出,声音灌于源力呼出:“今夜斗神场共七场,第一场,场主雷霆王,第二场,场主罗技王,第三场,场主吴冕王……”

一声接着一声,众人静静听着,轮到第七王的时候,那人停了一瞬才呼道:“第七场,场主五爷。”

哗然,议论声起,场面哄闹,二楼却格外安静,似乎这七十一方早已知晓。

对面的五爷微拂了下身上的灰金裘袍,笑道:“最近身子骨有些生了,出来活动活动,你们待会可得给我个面子陪我玩玩,可不能冷场了哟。”

他话刚落,已有人呼道:“五爷,待会我陪你玩玩,你下手可软和些,别让我折了骨头。”

这斗神场没有生死硬规定,属于他们八十三王之间的格斗,五爷震场,这最后一场若是死斗,铁定没人敢上,但若只是玩玩,即使是输,陪五爷消遣消遣还是可以的。

他话落,对面的五爷却拂拂手阻道:“咡,这比赛嘛当然得按规矩来,下手软和了那不成了按摩舒骨了。”

说话人一怔,眼里露出恐惧,其他众人也是一滞,弄不清五爷这话何意。

规矩?这规矩到底是生斗还是死斗?不能下手软和,那这是……一时间对于最后一场纷纷心生退意。

“哼,一群孬种玩意。”九娘子不屑呸道。

景袖微微侧目,几乎肯定的道:“你们疯王挑战过?”

“那是,我们疯王当时直接杀到第七场,你以为我怎么被收服的,我就是被疯王给打下来的,到了第七场,我们疯王直接提出死斗,没想到五爷却说玩玩,那天的比赛可真是……”已经兴奋的开始详细描述。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