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265章 按规矩来

被三四百人盯,这感觉还是很压迫的,不过,景袖松松嗓子,便是一脸正色。

“此树是我摘,此路是我开,要从此路过,留下脑袋来!”开场白威严一呼。

景袖又道:“这个!是我们黑疯子大当家的座右铭,你们这些小喽啰不懂,我也不怪你们,今儿嘛,还是这句话,要不就回去,要么就改道,若非要从此路过……”

“叮。”一人腰间的砍刀被景袖一抽舞起,在半空划了几圈,锵的一声没入地面。

“留下脑袋来!”厉声,震场。

这一手,弄的三百人队伍齐齐后退,他们又畏惧景袖身后的龙一,有些胆小无奈的思量一瞬,竟真的转身带着商队开始改道。

货物在就好,脑袋在也好,不过是绕绕路,没事的没事的。

心中想着,但对于这黑疯子的名声便更加生厌了。

风本来就生着凉,暮色的便更加彻骨,大队伍齐聚,呼嚷声不断,这消息早就暗中传开,放哨的人来了一波又一波,不断回禀,梅风岭十三界的地头王逐渐齐聚。

到了月色刚起,天蒙蒙亮的时候,一支队伍悄然而至。

听着地上的脚步声,景袖红唇勾起,眸眼发出耀眼的光芒。

不过一会,一个个人影从黄土凸坡上亮出,他们身穿黑衣,胸带银光闪闪的狼牙徽,看到这物景袖瞬间激动了起来,是她,真的是她!

因为知道这看似无害的狼牙徽,实际上是一枚枚暗器,不同的效果,不同的锋度,分则可断人首级,合则能搅动一分天地。

一共十三枚,佩戴在领头的十三人身上。

这些倒霉被景袖劫下来的队伍看着这些人齐齐目露恐惧,有些站不住的已经开始逃跑,剩下的便是一些在整个道上有点地位,江湖人都给三分薄面的势力,他们留下,不为啥,就为了讨个说法,这梅风岭最近的规矩是不是太猖狂了些。

十三人依次走下,身后跟了些同样黑衣的手下,大概三十来人。

“谁打着我们疯王的名号在这闹事?”领头的一瘦高男子喝道,他眉羽煞色,浑身又掩不住的土匪气息,眼睛里冒着些精光,从气息上断,这人还是个厉害角色。

被心生怨气的商队众人齐齐一愣,错愕,什么意思,不是一伙的,那这两小子?

“是他,是这两小子,说什么黑疯子座右铭,在这都拦了一天了,要过都得留下脑袋!我说怎么梅风岭最近改规矩了,原来是借机来毁梅风岭名声的。”不用景袖回答,只有人出声,且讲的分外清楚。

景袖也懒得搭理这指控,而是眸光奕奕对着那领头的十三人呼道:“你们疯王呢,我要见你们疯王,快带我去!”

急声,急色,眉羽间竟是兴奋。

身后的龙一微微侧目,这事不太好呀,夫人居然对别的男人这么感兴趣,不好,很不好。

“见我们疯王,我们疯王是你能见的!”十三人中一娇俏娘子呼道,一身妖娆纱裙,韵味十足,手

中握着根蛇纹鞭,又是些许泼辣风。

景袖一怔,正想好言说上两句。

蛇纹鞭在半空一个炸响,那娇俏娘子唰的冲了上来,煞色呼道:“小兔崽子,敢毁我们疯王名声,老娘拔你三层皮。”

“砰!”蛇纹鞭在半空抽响,带起股烟尘,景袖斜身避开,眸眼生出些无奈,她不用黑疯子的名声能引出你们这群人么,不过看来这群人倒是被黑疯子**的很好,忠心耿耿呢。

当然忠心耿耿,这都是在暗斗场上被揍出来的。

手腕如灵蛇,源力化成水纹般附上蛇纹鞭,也不见她如何动作,被带着荆棘的蛇纹鞭锋针尽失。

下一瞬,娇俏娘子手腕猛地吃痛,松开蛇纹鞭,身形连连后退。

静,梅风岭众人眸光闪烁,娇俏娘子在梅风岭十三界中排行第九,被这些人戏称泼辣九娘子,虽然第九,但想要在九娘子身上讨点好处,那还是难上加难,如今三招未过,就丢了武器败了,而且众人总觉得,若不是这人手下留了情,怕是一招都抗不下。

确实抗不下,不过谁让这些都是好姐妹的手下呢,下手就留下情吧,另外嘛,她想看看这些利器是不是还是黑疯子的风格。

把玩着手里黑纹鞭,月色下,通体蟒纹的黑鞭时而生出些尖针,时而生出些倒勾,连能射出去的飞刃都有。

众人的眉渐渐拧起,尤其是娇俏九娘子,这是疯王亲自给她打造的武器,有些东西她从来都还没展露过,这利器上的暗扣又小之又小,这人是怎么发现的?还用的这般顺手。

正想着,就见景袖在她的蛇纹鞭上一拧,鞭头和鞭身分为两截,一把刀刃明晃晃的暴露在空气中。

薄如残翼,但泛着冷光,即使看一眼都会让人有种封喉的窒息感。

九娘子瞳孔惊色炸开,这人……

正惊诧时,景袖已经将鞭头和鞭身一组唰的将蛇尾鞭扔回给她,一边自言自语感慨道:“不错,是她的风格,技术也有长进。”

若是黑疯子在此,听着此话,一定会凉凉的翻一个白眼,然后手拿着蛇纹鞭逐渐靠近,道:“有长进,小袖儿,来,把你的技术给我展示展示。”

景袖心头想着画面,眸眼掩不住的笑意:“走吧,带我去见你们疯王。”

十三人一怔,面面相觑,他们是看出些端倪,也可能这人真的认识疯王,但是疯王临走前交代过,让他们销声匿迹低调一段时间,特别是她的行踪,千叮万嘱的交代过不能泄露。

黑域的怪物窟被烧,疯王有找过四皇麻烦,来找疯王算账的人已经不是一批两批了,疯王现在又是孤身一人,危险每天都会发生,他们冒不起险,万一这人是个演戏高手怎么办?

众人对视一眼,暗中交换眼色。

他们的顾虑景袖也感受到,微微蹙眉不解,难道黑疯子有什么麻烦不成?

正想出声,从那十三人中走出一个大汉,他手拎铁锤对着被拦的商队呼道:“你们赶紧走,以后拿你们的狗

眼看清楚些,别随随便便冤枉我们疯王,疯王出口,那必然是一诺千金,有些规矩既然立了就不会改!”

话落,铁锤砰的一声砸在地面,烟尘渐起,地面一个一米大坑。

被劫商队众人一颤,有些还想看些好戏的彻底没了心思,这梅风岭的人做事可没有什么真正的道义,连四皇黑域的面子都不会给,万一弄的一个不爽要了他们小命就不好了。

一时间,一个个连声呼道。

“是是是……”

“走走走……快走……”

车轮轱辘的吱呀声,整理货物的声音,脚踏地面的声音……

景袖也没有拦,站在大道一旁静静看着。

不过一会,好几百人的队伍就消失在这方,道路上的烟尘也渐渐散去。

待那些人彻底离开,路上的烟尘彻底消散,月光照在这片,蒙着一层薄纱,别有一种荒凉静谧的感觉。

领头的瘦高男子再次站了出来,表情凛然道:“要见我们疯王,那得按我们梅风岭十三界的规矩来,公子你看是……”开门见山,直接明了。

不等他说完,景袖一声清脆响亮气息十足的“好”字已经出口。

瘦高男子也就是沐翎一怔,话声收住,眸中泛光望着景袖。

月色渐渐深邃,一行人向着梅风岭十三界而去。

梅风岭,银月洲有名的土匪地,盘踞四域相接的一处荒凉地带,占山为王多年,说不太清,似乎从凤冥国的时候就存在了,不过那时候的朝政上,从没有人提出过将这里铲除的谏言,凤后也一直默认这片的存在。

似乎整个银月洲都允许着他们的存在。

多年根基,自然势力也不容小觑,等景袖真正走进梅风岭的时候也忍不住惊讶感慨,这哪是什么土匪窝,这就是片城池啊。

无数的城楼,虽然不高,但蔓延开,借着星火便能看见拉的拉远还,唯一特别的是这些城楼不是用木料所建,而是依照本来的地势,凿地所建,或是厚重的泥墙,或是环抱大的石头。

且在城墙角落堆了无数的剑弩,重石……机关重重,看起来把这里老老实实地的保护着,不过让景袖意外的是,有些重弓似乎已经放置了百年,它们的拉弦处雕的弦纹已经模糊,投石器上也是浓浓灰尘。

百年前就有这些了?难不成这里还经历过大战?

进城处并没有人把守,只有两堆篝火把这里照的透亮,看着他们队伍进来,城里众人面色平淡,只是视线落在景袖和龙一身上微微拧眉。

景袖看得出来,这是敌意,对外人进岭的敌意。

深呼口气,刚想夸这里的人团结和睦。

十米远处猛地一声炸响,一个男子被从泥楼里扔了出来,一大汉正狠狠的踹在他身上,嘴里还恶咧咧骂道:“狗东西,敢忤逆本大爷,还疯王,疯王就能当了天了?”

景袖黛眉深拧了起来,身边众人也是一脸寒色,却没有动,而是转身带着景袖朝另一方走去。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