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264章 梅风岭

景袖已经兴奋的蹲下开始给狗号脉,下一瞬,眸光唰的蹭亮,兴奋的大呼:“真的,真的,真的怀上了,四只,四只小家伙。”

兴奋,激动,精致的容颜散着流光。

呼嚷一瞬,又唰的往门口跑去:“快来快来,将军,不,美人怀崽了,怀崽了。”

一个个身影唰唰落下:“什么!将军怀上了!”

“不对,是美人,美人!”

“……”接二连三的呼声,一个个身影唰唰挤进来,像是动物园看大猩猩般齐齐围上美人。

将军磨牙低唔,眸中又是凶色,又是得意,还拿爪子去刨身边的北云霄。

这意思别人不懂,北云霄怎么可能不懂,这是在跟他显摆,瞧着没,我媳妇怀宝宝了,你呢。

似有磨牙的声音响起,北云霄恨不得掐死这讨厌犬,他心心念念的小袖袖到现在还没个影,这将军居然抢先了,这可怎么得了,堂堂战神的小公主居然比小美人还出生得晚。

可是,能有什么办法,眸光向着兴奋的蹦跳的景袖肚子看去,怎么就没信了?是他太不卖力了?万般纠结,暗想着晚上一定要再好好加把劲。

“哈哈,怀上了,凤后怀上了,我要当干爹,干爹。”华容的身影唰的从殿外冲进来,兴奋呼道。

气氛静谧一瞬,接着爆发出雷霆般的大笑:“哈哈哈哈哈……”

将军低唔毛发炸开,敢抢它儿子。

华容瞪眼,怎么了嘛?当个干爹还不行啊,大不了红包钱多给点呗。

景袖眸眼生笑,拍着他肩膀,指着美人悠悠道:“喏,以后你干儿子可得保护好了,如果有什么差池我可唯你是问。”话落,向殿外走去,她得去配点给美人补身子的东西。

众人对视一眼,也接二连三的走出,四个小崽崽,那得多备几个小窝了,这犬啊,也娇贵的很,必须的吃好睡好呀,尤其是这孕妇犬,必须的重点看护。

北云霄也离开了,去医坊里看看有没有什么生子妙方。

原处,留下华容与将军美人瞪眼。

干儿子?保护好?

“呜……”

时间便在这般繁忙与闲适并存的时光中一点点继续,又十日过,这十日凤主的寝宫夜夜春情,众人心中生笑,默契的奔走主殿的次数也少了。

凤主晚上会太过操劳,还是好好休息养足精力的好。

第十一日,一道身影悄无声息的避开众人出了“华夏风云”,行迹之快,瞬间便没了踪影。

房顶上。

“龙主,你不追么?”圣影好奇的道,凤后都跑了,还不行动呢。

银眸里闪过流光,俊美如神的容颜勾起邪魅浅笑:“困太久了,出去活动下也好。”妙方上说了,得适当的让彼此放纵。

小猫不能圈着养,就让她活动些日子吧。

圣影眨眼,不解,也不多声,反正龙主自有安排,这凤凰鸟是逃不过龙爪的。

一路毫不停歇的赶路,等出了华夏风云城墙景袖才放松下来。

现在的华夏风云宫和城门一根主路相连,丝毫不用担心方向问

题。

不过出了城门呢。

景袖纠结半响,混在一群商队里悠悠走着,反正都是散心嘛,随便去哪都行。

这商队大概是由五支组合到一起,每支队伍十几人,混在一起就百人了,银月洲的四域通商经常都会有各家联合一起行动,这点一点都不奇怪,毕竟自从凤冥国灭后,银月洲杀人越货的事就多不盛数。

一路行走,也不知道是什么方向,景袖的打扮此时是个平庸灰衫小子,也没有引起多大注意,只当是谁家的手下一名。

“这批货也不知道交不交得成,不会又碰上那些人吧。”闲聊声响起。

景袖也悠悠听着。

“应该不会吧,我听说那群人已经离开梅风岭了,不会再出来拦货了。”

“哼,这可难说,那领头的可是个疯子,疯子的脾性你能说的准?”

**的词,景袖忽地一怔,又没当一回事,这疯子的名多了,不会那么凑巧是黑疯子。

刚想着。

“那黑疯子也真是能耐,居然把梅风岭十三界全摆平了,我听说前段时间还带人杀到无人区把黑域那养怪物的窟窿烧了个干净。”

“唰!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话还未落,景袖已经瞬间冲了出去,她拎着对方的衣襟,神色激动的颤抖。

这一变故,周围的人齐齐一怔,百来人唰唰抽出长刀对上。

要过梅风岭,哪能没有些武器实力。

景袖顾不上那么多,激动的摇着手中人再道:“你快说,你快说!刚刚的话,刚刚的话,黑疯子,黑疯子的事。”

云雁从天边飞过,非要一场武力教育后,这话才能说全。

百来人看着那抢马扬尘而去的身影齐齐头抹冷汗,心中又齐齐想到:“这人,怕是比那黑疯子还疯子吧。”

姐妹消息出现,问话不答,怎能不用非常手段。

这方,景袖一路驾马狂奔,顺着驿站牌,问着人,找人带路向着梅风岭越靠越近。

另一方。

秦可惜的寝宫里。

“皇主,那东方烁已经在宫外候了一天了,你不见见吗?”娇柔的男子九儿一边替秦可惜揉着腿脚一边说道。

软榻上,斜躺的秦可惜眼皮微抬,不咸不淡的道:“见他干嘛,一个落魄的人罢了,而且是老男人,一点味道都没有。”轻佻的勾一下眼前男子的下颚,眸光轻浮。

她秦可惜可是除了年轻男子不食,这胃口挑得很呢。

九儿柔媚一笑,眸光藏着欲色和娇羞,把秦可惜勾的心痒痒。

俯身,正想去尝一尝这男人味,殿外一声“报”打断动作。

“进来。”秦可惜道,迅速有一男子走进来,这男子面俊身小,正当弱冠年华。

“皇主,北域传来的信。”他迅速的道,一边递上手中信笺。

北域传来的,那么肯定是雷昊天。

悠悠接过,进来的少年也没离开,走到秦可惜身后替她揉捏起来。

展信,一目扫过,秦可惜惊的唰的站起,烫金色的凤袍一舞:“去,把东方烁叫进来。”

浅风,金阳,风云又将是一番涌动。

三日不歇赶路,终于在快到暮色时,进入了所谓的梅风岭十三地界。

梅林成片,不过因为是夏末之季,并没有多少鲜色,入眼的是青石黄土。

景袖牵着马行走在这片,据她了解的消息,这梅风岭的势力只是偶尔出现,且最近出现的次数越来越少,离的最近的一次都是三月前了。

景袖皱眉,望着这满眼黄土凸坡,没有半点人的气息,这怎么找?

据说这出来的人都是要拦货,也就是所谓的土匪打劫。

景袖心思转换,思索半响,又安心下来,反正都到了,找不找得到只是个时间问题,若真是黑疯子,她听着她闹出的动静,听着她的华夏风云也会起疑寻她。

那么她现在就只需要……

背上包袱一扬,银兰血刃唰唰飞出,便见地上一阵烟尘扬起,几排清晰大字落出。

“此树是我摘,此路是我开,要从此路过,留下脑袋来。”

暗处,一番特训隐藏的极深的龙一一个气息不稳。

景袖清澈的水眸一闪,龙一刚想逃,景袖的声音已经响起:“出来。”

凉飕飕,吓的他已经不敢不听话了。

看着人出来,景袖眸闪满意,拍拍他脑袋道:“很好,听话了啊。”

龙一冰冷的面颤了颤,不敢有丝毫动作,只恨自己的特训还不到家啊。

龙一在,那么北云霄自然也就知道她的行踪,她也不用担心出来这么久他们找不到人了。

将他身形摆正,立在马路中央,景袖拍拍他的肩膀耐心教道:“看着没,办好了哈,来往的人全拦下来,别忘了报名号哈,梅风岭,黑疯子知道不?”

龙一一向冰冷没有表情的脸清晰的抽了抽,这是要他当土匪?

景袖也懒得多作解释,身形一跃,飞入远处的一片梅林里寻个地方睡觉,赶了好些时间路了,该休息下了。

当然,她丝毫不担心龙一会再不听话,嘿嘿,风高月黑夜“聊聊人生”还是挺有用的。

景袖这一觉直接睡到太阳落山,当她从梅林里走出来后,也忍不住嘴角抽搐无语。

尼玛,这是劫了个团么?梅风岭生意这么好?

密密麻麻的人,晃眼一望大概都有三四百人了,他们中间有男有女,身份穿着也不一样。

在龙一和这支被劫团中间十米的宽的空地上,落满了武器,刀,剑,鞭……各种各样,显然这里曾经历过一场精彩绝伦的群攻大战。

看着景袖出现,龙一已经冒虚汗的面上终于大松口气。

“妈的!这梅风岭是不是太过分了,说好的老弱妇女不劫,居然改规矩了。”

“还有,这黑疯子是不是太猖狂了,要过路居然就得留下脑袋,老子脑袋都留下了还过屁的路呀。”

一声声呼,谩骂不断。

景袖眨眨眼,朝呼嚷的最厉害的几人打望一眼,悠闲的走到龙一身边,示意他站到身后。

龙一更是大松口气。

看着居然又有人出现,众人齐齐看去。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