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263章 有惊无险,怀上了

转身,唰的闪身在山林间,不能敌,那便跑,歃血暗王的鬼魅步,即使没有源力,也能托个一时半会。

同时,她更相信,那人会来,那人说过他会来!

这一瞬,银天的心跳猛地加快,这感觉来得熟悉慌乱,跟上次古临皇宫时一模一样。

神色一肃,宽大的银袍一挥,在半空滑过一片银光:“找!”

“是!”瞬间,二十人从暗夜里落出身形,他们身穿银甲,手握龙刀,如一支支利箭瞬间向着林中射去,所过,银光妖娆。

这方。

景袖极速穿梭在林中,山间的雾气沾湿了青丝,黛眉间的倦色越发浓郁。

身后,雷昊天的神色兴奋的疯狂,眸光紧锁着林间的景袖,凤玉,青白凤玉,哈哈!

五指成爪,源力凝聚,唰的朝百米远的景袖落去,劲风卷起山里间的雾气,像是一根白色长鞭唰的抽到景袖身上。

清晰的,准确的。

气血一个不畅,差点翻涌而出,景袖眼中寒色,身形瞬间更加迅速,停下来打斗,只能任人宰割,说不定连这老匹夫一招都不敌。

不过,今日这一下她先给他记着。

“哈哈,跑,还想跑。”疯狂兴奋的大呼,什么银天弟子,这一刻都比不上他抢夺凤玉重要。

银泽龙族不是一个银天说了算,他们遵守凤玉之则千万年都不曾变过。

天地道他必须进,只有他能进,到时候不管是宝藏还是神兵都是他的,他的。

疯狂,做了十七年的梦,第一次离的这般近,所以今日他会不惜一切代价。

源力提升到极致,这一击誓要了景袖的命。

感受到了这人的狠辣,景袖的眉目硬色,陡然,便在源力将要打出的一刻,景袖飞身而起,落在半空对着雷天昊猛地戾喝。

“雷昊天,你不记得我了吗!”威严,傲色,君王之势。

脸上的兰花面具碰的碎裂,三千银丝飞扬,如神抵降临。

本要出手的雷昊天却呆滞了,瞳孔猛缩,似见着鬼魅。

是她,怎么可能是她。

凤后,怎么会是凤后,她不是死了吗,死在断绝崖,他亲自下手的,骨碎气绝,亲眼所见。

“轰!”乘着这一空挡,景袖周身的源力猛地尽数调动,宛如有一道血凤朝他戾啸而去。

雷昊天神色大变,凤后的实力他们可是一清二楚,怎能小觑。

身形一飞,急急后退躲避。

雾气卷起的血凤对着他一声戾啸,那力道眼看就要落在他身上,却诡异的一颤,唰的消失在空中不见,没荡起半点波澜。

雷昊天怔住,身形从半空落下,视线再次落向林中,却是眸光大变。

密林雾气笼罩,哪还见景袖半点身影,连一点气息都寻不到,更不说方向。

“该死!”飞身急追,身形瞬间消失在林中。

待他消失不见,一道白影唰的落出,向着他相反的方向急速飞离。

“脑残!”轻骂一句,景袖眸光冷色,一点脑子都不长,这么好骗,不是脑残是什么。

山林郁

色,另一座峰头上。

待追逐的人消失不见,东方烁才缓缓显出身形,他脸色苍白,气血不停的翻涌,眉羽间更是青黑的发紫。

“唐兰花,唐兰花……”狰狞恐怖的神色,咬牙切齿的声音。

清风吹过大地,今日的天色阴沉,紫竹云湾的雾气更是浓郁。

景袖并没有先与银天汇合,而是在后山先发现了红尘三仙。

他一身狼狈,源力枯竭的瘫倒在地上,连气息都若有若无。

“小三。”景袖刚刚呼出,指尖还没摸上,地上的人唰的睁开了眼,一个闪身挺立。

冰冷,杀气。

景袖缓缓站起,红尘三仙也没有出声,两人离的三米远,却再没了曾经那种随意的感觉。

半响,待一阵清风拂来,扬动了着山林间的树叶沙沙。

红尘三仙才薄唇一启,道:“你曾经答应要还我份情。”话声清哑,多了些冷漠。

景袖一怔:“是。”成亲的那天,她答应过。

“那好,我要火凤玉,火凤玉!若是哪一天你得了,它属于我。”

这是场交易,两人都明白这场交易达成,那么以后他们一个便是凤后,一个便是南皇。

因为朋友之间是不会有交易的。

景袖怔了怔,水眸里的流光深邃,没有立马出声。

待过了很久,久的彼此的眉羽上都结了一层冷霜,她红唇微启,才道:“好。”

有什么东西彻底破裂了,再也回不去,再也粘不回,一条口子划开,伤痕已经注定出现。

这一刻以后,她是凤后,她是南皇。

“唰!”银影落下,银袍被山风吹起,北云霄看着眼前的情形怔了怔,然后缓缓向着景袖走来。

粉袍一舞,在半空化出道流光,红尘三仙飞身便开了,眉羽间再没有了温润,彼此之间再没有多余的闲语。

北云霄拥住景袖,为她挡去身后的风寒,将温暖一点点传递到她的周身。

疲惫的拥住北云霄,将脑袋埋在他火热的胸膛中,景袖不语,只是抱着,贪婪,依恋的抱着。

银眸里的流光微闪,他轻柔的拥着她,下颚落在她散着淡淡兰花香的青丝上,贪婪的嗅着。

银袍素衣随着山风飞扬,它们纠缠在一起,难舍难分,身后是大片散着柔光的紫竹,一条谷湾从雾中延伸而来,像是从九天落下,画面美而温馨,刻在灰色的天幕上,久久不消。

时间随风,继续行走着,此时已是紫竹云湾一行的一月后。

炎风已经过去,空气中已经多了丝丝凉意。

一月时间,这银月洲已经有了一番新的变化。

一个叫着华夏风云的势力从东阳宫铺天盖地的蔓开,九转宫作为附属势力并入华夏,整个东皇的势力一月时间全部拔除。

军队,音影阁,地宫……所有的一切,听起来多么的不可能,却真真实实的发生了。

不仅如此,整个东域的闲散势力也开始大换血,以方家和九转宫为首,开始大肆的对东域势力整顿,能收的收,不能收的铲。

此时的东域固若金汤,

连异域想要来打探消息的势力都很难渗入。

甚至到现在,他们连坐阵华夏风云的首领是谁都不知道。

十七年的权势一朝被除,这一切听起来多么的荒诞不羁,但事实已经如此,渐渐有关华夏风云领袖的传言变得神乎其神,有人说他俊美如神,有人说他手腕通天,有人说他座下有一支天兵,更有人说,他是凤后的传承人,是来复兴凤冥。

传言百样,真假自有人判断。

此时,华夏风云。

以东阳宫为基础建立起来的一座宫城,此时主殿里,无数人进进出出,这般情形已经持续了整个上午了,却半月半点停下来的架势,甚至有越发严重的趋势。

“凤主,这个,留阳宫的势力造反,我们是收还是杀。”

“这个这个,淘宝楼的杀手单,这几人留不留。”

“还有这这,边域青家来投靠,我们……”

“砰!”

“出去出去!都给我出去!”咆哮,暴吼,整个宫城上都被震的鸦雀无声。

这声音只静了一瞬。

殿口忽地又冲进一批人。

“丫头,这假和尚我给安排个啥职位呀。”童泯宫长呼道。

“凤后,你答应说服皇不要让我剃光头的事还没有办呀!”

“还有还有,符盘,符盘,快告诉我呀快告诉我呀。”

吵闹,喧哗,虽然景袖的脸越来越黑,但是大家都齐齐选择无视,谁叫这华夏风云建势太快,麻烦事一堆,他们都十天半月没好好睡一觉了。

虽然困乏,但是众人的眸光都兴奋着。

他们成功了,真的成功了。

“砰!”正兴奋着,殿门忽地炸响,龙一在左,圣影在右,两大护驾,还不等北云霄走进来,一屋子人像是老鼠见了猫唰唰逃走,瞬间这屋子便空旷,只有景袖脸色泛黑的坐在案桌前和无数散落一地的宣纸。

圣影龙一很识时务的退走,将门带上。

眸光闪烁,北云霄的脸上尽是心疼。

抬步上前,轻柔的拥住景袖到自己怀里,修长的手指轻揉的按着她的太阳穴,柔语:“要不要我帮忙?”

景袖轻叹口气,从他的怀中微微坐直:“不用,你银泽龙族的人还是不要轻易的出现得好,我这边能搞定,放心吧。”

知晓景袖是不想他陷入危险中,银泽龙族与华夏风云有关,这事确实不好,若消息传到天地道那些人的耳里,怕是他这个龙主的位置都保不住。

北云霄轻嗯一声,继续为她揉着太阳穴。

时光静好,景袖也放纵自己再休息一会。

两人之间没有多余的语言,只是静静的坐着,拥住,便是无限的美好。

“吱呀。”将军美人从门缝里钻了进来。

两只一左一右的行到景袖北云霄身边,亲昵的蹭着脑袋。

忽地,景袖眸光一怔,似发现了什么,惊奇的弯身摸着美人脑袋,一边指着美人肚子道:“它是不是怀崽崽了。”

北云霄一怔,抬眼看去。

美人的白色毛发下肚子微鼓,还真是怀孕的迹象。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