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262章 暴露

凤玉会碎?所以瞬间便肯定那火凤玉是假的。

秦可惜和雷昊天一怔,眸光深邃,不错,他们是知道,不过,少一个竞争对手何尝不可呢。

拂一拂身上百叠华裙上的尘埃,秦可惜笑道:“呵呵,东皇这话说得可笑了,你得没得火凤玉只有你自己最清楚,我们怎么知道?至于唐公子话的真假,想必也是你清楚吧。”

雷昊天没出声,显然也不打算帮忙解释。

二人的心思,东方烁瞬间了然,凤冥国灭后,四皇相争多年,早就是天下皆知的事,指望这两人帮忙,痴心说梦呢。

意外的,他心绪竟然平静下来,嘲笑道:“你以为你们不出声就能少我一个对手得了火凤玉,你们有没有想过这银天的弟子为何要这般做,他算计了我,难道就不会算计你们吗?他的突然变故,你们不想知道目的何在么?”

话声一落,秦可惜雷昊天齐齐一怔,眸光唰的落在景袖身上。

是呀,这人为何要这般?

隐藏伺机而动的豺狼才是最咬人的,因为它们不下口则以,一下口必是要撕人三层血肉。

审视,探究,似要透过那半张兰花面具看清景袖的容颜,这人到底是谁?为何一向不显山露水的银泽龙族会出山?他们的龙主为何又会收这人为弟子?有些事,似乎没那么简单。

这一瞬,三人气息变化,曾经觊觎权力善于攻心夺势的三皇再次苏醒,十七年的太平日子,让他们太过享受,以至于忘记了这人心的复杂难辨。

“唐公子,这天热脸闷,相处这么久都还不知道你长什么样,还请你摘了面具让我们瞧瞧吧。”秦可惜道,话声不再轻柔。

众人视线转移,这一刻,景袖落在中心,接受着众人注视。

华容悄然的退后到景袖身边,低声道:“怎么办?杀出去?若是你强攻,我可以帮忙的。”

这般时候,还说这样的话,不就是站在她这边吗。

景袖心头涌起暖流,暗声落入他的耳里:“你不剃头的事我帮你了。”华容瞳孔瞬间大放光彩,好啊,太好啊,有凤后帮忙,这事定不用担心了。

他一脸喜色,完全无视剑拔弩张的气氛。

景袖的视线再次落在三皇身上,她没有出声,也没有抬手去摘面具,而是缓缓从怀中掏出一物。

是个玉色罗盘,上面无数的符文,这东西大家都认识,或者基本都有。

凤符盘,能与凤玉产生共鸣的东西。

此时拿出此物?

瞬间,大家心思清明,对呀,有没有火凤玉,火凤玉在哪,用符盘查探下不就知道了。

众目睽睽之下,景袖双手源力已经升出,巴掌大的符盘缓缓旋转了起来,一点点将白色的光芒散在四周,众人的视线也随之转移。

这一瞬,东方烁三人齐齐一怔,尤其是东方烁,他如剑的浓眉微锁,心头有些不好的预感。

华容已经退到邪美人身边,看着景袖动作,心中不解,假半仙不是说凤后有青凤玉了么,如此做,不是……

陡然,眸光大亮,使用符盘的人怎么可能被光束照到,绝啊,大绝啊,那东方烁身上到底……

像是证实他的猜想,白光落到东皇身上,众人的眼齐齐紧锁。

“唰!”光芒大绽,红色!

这一瞬,不用任何人出声,连离的最近的秦可惜雷昊天也眸色大变扑了出去,什么都不用说,若是凤符盘还不能证明,那什么才能证明!

众矢之的,即使力量再强,这一瞬,东方烁也是一口鲜血喷出,不过这人也不算笨,看着景袖动作,见机极快,也知道解释不了,即使他说没有,也不会有人相信。

生硬的避开一击,身形唰的向山林飞去,身边音影阁的守将齐齐飞身拦截追击的人。

“想跑,我要了你狗命!”秦可惜戾呼,身形如电唰的追上去。

无数道流影飞起,铺满天空,连天边的云霞都看不见。

待众人只余残影在天边,假半仙才不解道:“咦,怎么还真有,而且是红色的光,丫头,你怎么做到的?”

景袖斜睨他一眼,将手中的符盘递给他,意思自己研究。

假半仙纳闷,低头看手中的符盘,只是一眼,瞳孔瞪大惊呼:“你动了符盘!”

“对呀!动了动,效果不错。”话落,向一处飞去,也不知道云老他们怎么样了。

身后,假半仙更惊悚了,不可能,不可能,这玉符盘传承千万年,上面的符语连他师傅都解释不清楚,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惊诧,身形一飞,急速追去,凤后呀,你给和尚我再解释解释呀!

晚霞之色。

一日,虽没有将这些人全部解决,但已元气大伤,耐不了分毫。

这紫竹云湾现世的局到底是为谁而设?目的在何?幕后人到底是谁?

是还没有动作的三族,还是今日没有出现的无人区势力,或者是黑域的云景浩?解释不清楚,也查探不了。

山林间,一只三十人的队伍正在撤离。

“怎么样,找到云主了吗?”云奴急道,他身上散着浓郁的血腥气,显然白日的打斗,受伤不轻。

“没有,后湾没有,峰谷也没有。”一中年男子回道。

“云主呀,云主呀,小主子回来了呀。”老者呼道,急的不断颤抖,气血不畅,白日的一口鲜血喷出。

等景袖追上队伍看见的正是这一幕,唰的落下,拧眉,指尖翻动,三根银针插入他胸口位置,轻转,又一口鲜血碰出,不过,这次都是污色。

云老惨白的脸也恢复些血色。

他看着景袖,就想跪下:“小主呀,我的小主。”他应该留下帮助小主的,却因为受伤没用必须离开,这些云族的血脉也必须护住,所以他们只能听从她的命令撤离,可是这是他的小主呀,是他的小主呀,他怎么能让她孤身对敌呢,没用,都是他没用。

这个老者有心头有太多的郁结,道不完,道不清。

景袖一手扶住他,心中清楚他的愧疚,只是此时不合时宜,说不了太多。

“丫头,你快再跟我说说……”假半仙身影落下,急呼道。

华容和邪美人也接着落下。

“麻烦你们帮我件事。”景袖出声打断,神情严肃。

三人一怔,这是第一次看着景袖如此表情。

对视一眼,华容嬉笑道:“凤主你说,别客气,我铁定帮你办好。”

“麻烦你们帮我护他们出紫竹云湾,去东域,去找童泯宫长……”

三十人的队伍,这紫竹云湾外还有无数没有进来但观望着的势力,这山林间又有三皇等人,她知道要护送这些人出去并不容易,她不能一起,她要去找她云战天,她的父亲!

她知道他就在这山林中的某处,不能错过,不能再错过。

“小主,你……”众人惊呼。

景袖给了众人一个安心的眼神,再次看向邪美人三人。

紫眸轻眨,冠发的紫鸢花冠闪过流过,邪魅尊贵:“好。”

只是一字,便代表整个神羽殿的承诺。

景袖浅笑,无声的感谢,唰的飞起消失在山林间。

夜色深邃,月色皎洁。

此时的紫竹云湾淡淡紫色荧光飞起,那是萤火虫带着紫竹的粉末,九座山峰,九条路,这一次的景袖凭着感觉,凭着山间气息,一路向前。

月华落在她的发上,她的身形急切,毫不停歇,一夜的寻找,疲惫染满面具下精致的容颜上,黎明即将升起。

“云战天!云战天……”她忍不住终于放肆的呼起,声音穿透山林传的好远好远,远的刚刚赶来的银天身形一怔,速度加快。

为什么没有?为什么没有?她的爹爹,她渴望了两世的亲人。

“爹爹……”她立在山尖,几不可查的轻喃,也不知道这一声是否传透到那人的心里。

“唰!”气氛本悲伤着,一道白光忽地落到她身上,也是一瞬,两道青白光束唰地从她身上射出,光线明亮,直接照的这方天地透亮。

景袖大惊,因为这感觉来的熟悉,是凤符盘的力量。

她顺着白光唰的抬头望去,夜色中,雷昊天正站在一颗云松下笑容诡异的望着她:“呵呵,原来这凤玉是在你身上,容我看看,竟然不是一枚,是两枚,青白凤玉,哈哈,我还真是幸运。”他的话语隐隐透着疯狂,神色掩不住的兴奋。

青白凤玉,居然有青白凤玉。

他缓缓走来,浓郁的杀气已流转在周身,这人不同于东方烁秦可惜,一身实力早就超过两人,不过他懂得隐忍,懂的低调,懂得审时度势。

“咯咯。”鬼魅的笑声从他的牙舌里落出,原来这僵尸脸的人还有此等表情。

景袖心神提紧,眸光冰寒讽刺,手里的银兰血刃已经开始旋转。

她知道他敌不过这人,一夜的寻找已耗费了她太多的体力,身边的龙一也被她硬谴去帮童泯他们,源力枯竭,剩下的便是本源之力,若是调动,那么银血也可能复发,她不敢冒险,也冒不起,因为她答应过某人。

同死共穴!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