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261章 抢夺火凤玉

正想着,一声惊呼响起。

“凤玉,火凤玉!”便见半空一个血色的东西在金阳的照耀下闪着火霞一般的红光。

大惊,这一瞬齐齐飞身而上,场面乱的不得了,连本在树枝上悠闲看戏的华容都身形一闪,冲了上去。

他说了嘛,火凤玉是个好东西,拿来玩玩还是不错滴。

“轰轰轰……”巨大的爆炸声接二连三,每个人脸上都是疯狂的神情。

沙尘成旋,飓风翻滚。

三皇源力一出,在半空相撞,冲击的四周众人砰的飞起。

等到停下,场面已是一片残藉之色,众人倒地咳嗦声不断,却没有停歇,他们依旧疯狂的,眼神宛如盯着猎物的鬃狗不断到处寻觅。

没有,没有,什么都没有,连华容都急的跳脚,凤玉呢,凤玉呢,火凤玉呢。

众人四处乱蹿,那南山隐子猛地瞥见一处,惊呼:“在那,在那,那老东西拿走了,拿走了。”

半人高的灌木丛里,云奴身形急速隐去,他狼狈的样子像是落荒而逃。

不用呼声,一个个身影唰唰飞起,带起地上的泥尘散在风中。

三皇也是一怔,急速飞掠而去,连娇弱的景袖都顾不上。

这方,顿时空空如也,连华容都激动的一蹦三跳的飞上去。

凤玉呀,火凤玉呀,到底长啥样,拿来炼化成个武器一定很不错吧。

待众人离开,地上的景袖才缓缓站起,踏着缓慢的步子向众人离开的方向走去。

长袍在风中飘舞,即使污垢一身,泥尘满面,也挡不住她一身如月的风华。

身后,邪美人假半仙落下,也缓慢走着。

假半仙挠着脑袋,看着面前打斗后的残垣断石,很是凝重的摇摇头:“嗯,不好啊,不好啊,源力消耗的很厉害呀。”

身旁,邪美人一怔,轻笑起,摄魂魄人的邪韵随风散的更远。

众人一路追来,很快就到了紫竹云湾的中心地,一片简易的竹屋落在眼里,吃住用具落在四处,一应俱全,周围是山竹环绕,郁郁葱葱,几条浅溪穿过潺潺流着,那溪水清澈,还能见着银鱼穿梭嬉戏。

如此与世隔绝的地方,若是真的闲住,当真极好。

众人翻找,每一样,每一处,肆意的破坏,恨不得掘地三尺,事实上,有些人也如此做了,那本生长在竹屋后一片长势喜人的红色早菊被毁的一干二净。

他们看不见美景,脑中只有凤玉凤玉二字。

“哎呀呀,凤玉呢,凤玉呢。”华容站在竹屋前呼嚷,他此时趴在一口石井上,虽没有像其他人般掘地三尺,但看那样子恨不得跳进去捞捞。

景袖脚步微停,待身后的邪美人走到身边才凉凉的道:“你们神羽阁也很需要凤玉?”

邪美人一怔,周身邪韵暗生,很不客气的卖了属下,笑道:“他是他,神羽阁是神羽阁,可不能混在一起,再说了,这人已经出家,是假圣僧的徒弟,我管不着的。”

一旁假半仙瞪眼,急忙撇清关系:“跟我也没关,和尚我还没有收他

呢!”

两人闲适的态度,景袖心头微微舒坦一些,若是这些人今儿也是为火凤玉而来,那就别怪她不念旧情了。

至于红尘三仙,一切等见面再说吧。

“哈哈哈哈……我找到了,找到了。”一阵疯狂兴奋的呼声至竹屋前传来,顿见无数身影飞起。

找到了,那么就得……死!

血色如霞的颜色,清晰的凤凰展翅图案,凤玉,这便是火凤玉。

在阳光下闪着灼眼红光,只是一瞬,无数道源力打出,又是一场恶斗。

发狠,发狂,皆是狠辣的手段。

这一瞬,景袖眸光一颤,喃喃低语,真的值得吗?

是呀,不值得的。

不过这道理有人懂,有些人是注定不会明白的。

烟尘混着血色弥漫在空中,三皇的身影也唰的飞起。

其势之快,宛若惊鸿。

景袖眼中的怜悯瞬间消散,冷,如刚刚打磨好还泛着白光的剑刃,这一刻即将饮血开锋。

手心的银兰血刃唰的飞出,在空中化成一道白光,众人没有看清,也顾不上看。

“砰!”巨大的一声爆炸突起,整个竹屋都一瞬被毁,火光冲散在空中,拔至三丈高,这爆炸却没有停,接二连三响起。

一声声,犹如九天之上的雷公发怒,他敲响着轰天锤,雷声落在这一片,惩罚着这些贪婪没有了本心的人。

轰鸣声停歇,火光却依旧冲天。

邪美人怔在原处,身上的紫袍扬不起来,墨紫的发丝似乎有些焦灼,也许是空中的火星落了过来。

假半仙的眉深拧了起来,不再轻松,而是变的凝重,他望着眼前的景袖,欲言又止,嗫嚅半响,终是没有出口。

“我那个乖乖。”华容跌坐在地上喃喃道,一脸污垢,脸黑的看不出模样,幸好他刚刚见机快,对凤玉也不是太激动,飞的比较慢,否则……

看着地上的三皇,深深的打个寒颤。

一夜赶的“天雷”,虽然匆忙了些,但效果还是有的。

呵呵,不是要找火凤玉么?找吧。

风徐徐吹过,将这里的浓烟带远。

尸体横成,血色洒满。

千人队伍,因为打斗抢夺,因为这场爆炸,剩下的只有三成了。

不过,众人甚至连调息都顾不上,魔怔的四周张望,凤玉呢,凤玉呢,在哪,在哪?谁拿到了,谁!

景袖冷笑,抬脚走出去。

“丫头。”假半仙出声叫住,景袖身形一滞,不等假半仙开口:“若他们不贪不念不想,便不会死。”

假半仙一滞,话卡在了喉头,是呀,他们都可以回头的。

此时,景袖的身形走出,这一瞬显的格外显眼。

众人的视线不自觉随着她的步子移动。

破掉边角的长袍在风中猎舞,眉目浅光,她缓缓走到调息的东方烁旁,道:“东皇,凤玉呢?”

“唰唰!”这一瞬,无数道眸光抬起,齐齐落到东方烁身上。

东方烁眼中的惊色也

炸开,还不等他说话,一旁的绿芸恭敬道:“皇主,把凤玉给兰花公子吧,银天大人应该要到了,到时候你就可以进‘天地道’了。”

声音清脆落在每个人耳里,连起先还有三分怀疑的秦可惜也深拧起了眉,这人拿到火凤玉了?

一旁的北皇眉羽微皱,深邃的眸光在景袖和东方烁间流转,不知道想着什么。

气血翻涌,东方烁这一刻的内心宛如地裂般整个炸开,心底的怒火轰的燃了起来:“唐兰花,你说什么!”

咬牙切齿,里面的愤怒像是要把景袖撕碎。

景袖淡笑,云淡风轻的神色,不用她出声,一旁的绿芸再道:“皇主,火凤玉呀,你快给兰花公子呀。”

“砰!”穿着翠绿烟衫玲珑的身子唰的飞起,狠狠的从半空炸下,绿芸口吐鲜血,抽搐两下再没了动静。

这一瞬,众人忽地静了,连秦可惜的眸光都阴沉了下来。

东方烁眉目一沉,向着众人戾喝:“你们什么意思!”

秦可惜缓缓从地上站起,因为源力消耗太大她的身形有些站不稳,身后的九儿立马扶住,嘴角冰冷的一笑,她道:“什么意思,东皇这不是杀人掩口么?”

自己的蠢弟子不明白主子想独吞的想法呼嚷两句,居然就下了杀手,这不正是欲盖弥彰吗?

一刹,东方烁的眸子瞪的更大,他转头,唰的望向景袖,死死的,像是要把景袖吃下去。

中计了!他中计了!

他刚刚怒火澎湃的一下动手,彻底中了他的圈套,也将自己已经得了凤玉的事情更加坐实。

景袖悠悠站着,嘴角明明没有勾起弧度,落在东方烁的眼里却是在嘲笑,在轻蔑的看着他,在对他说:“东皇,你中计了哦。”

“唐兰花!”戾喝,身形陡然跃起,全身源力整个涌出,下手狠辣直接。

秦可惜没有出手,雷昊天也没有出手,这一刻齐齐旁观。

银天的弟子,吸收了金色玉石群的实力,用的着他们出手?或者说,他们还在试探,在考究,也在保存实力。

景袖当然知道这两人的心思,也没期望这一下就让他们相信,她只是要这个风声,要这个东皇夺了火凤玉的风声。

等众人离开,这风声刮向四域,而东方烁回东域时发现自己势力被灭,到时候又面临整个天下人的追逐,那时候这只丧家之犬的日子一定很精彩吧。

死并不可怕,她要的是这些人活着比死了还痛苦,像是万虫叮咬,一点点,穿透皮肤,到达骨髓的位置。

景袖身形一掠,在半空斜身一避,大耗源力的东方烁此时能耐得了实力全盛的景袖吗?

东方烁心思反应也极快,一招未得手便停了动作,转首,对着秦可惜和雷昊天肃色呼道:“怎么,你们还真信了他的话?我得没得火凤玉,当时你们离的最近会不知道?”

三人实力相当,同时出手,即使当时的爆炸来得突然,混乱不堪,以他们三人的实力要看清局势也是可以的。

当时那火凤玉连着那找到凤玉的人都炸碎了。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