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260章 无耻挑战

清晨,薄云浅光,已是第二日,山间翠鸟轻啼,草色郁郁葱葱。

一声强大的爆破音响起,惊天动地,飞沙走石,只见整个紫竹林轰隆颤抖,云湾河水翻起。

三皇合作,又是强悍的手法,这处的八方杀阵彻底毁灭。

一个个人影接二连三从紫竹林走出,是齐聚整个银月洲各方势力而来的人马,虽然剩下只有千人,但是这些才是真正的顶尖高手,晃眼望去,怕是实力最低的都有相当云九转宫紫带弟子的实力。

人群中缓缓让开三道,东方烁,秦可惜,雷昊天,三皇为首,各方在后。

这三人此时华袍罗裙染尘,面色微白,萦绕在他们周身的气息也稀薄不稳,呼吸间,也能感受到他们的气虚血弱,这便是进入紫竹云湾的后果。

几人出来,眸光下意识的向着四周一瞥,看见倒地在一颗青松下歇息的景袖竟然都微松口气,还好,这小子命大没有嗝屁。

绿芸看着东方烁出来,从景袖身边离开,迅速走到东方烁身边请礼:“皇主。”

“嗯。”几不可查的轻应,眸光隐隐透着得意。

绿芸在,自然就是她护这小子出来的,那么这银天的交情也就是他承了。

这一瞬,青松下喘息的景袖也朝他微微点头以示感谢。

暗处。

华容瞪眼,暗声大呼:“阴啊,阴死人不偿命啊。”

邪美人嘴角轻勾,虽然未语,但眸光已经表示赞同。

假半仙摸着不存在的胡子,一脸痛心疾首的表情感慨,这哪是凤后呀,这就是一狐狸王呀。

果然,秦可惜和雷昊天的表情难看了,只可惜那引魂铃铛被震碎,他们又没有机会献上殷勤。

“哈哈哈哈……”正恼着,一阵疯狂的笑声传来,这声音像是从八方传来,又像是在头顶,声音如同魔音,扰的人心神俱裂,脑里嗡嗡直响,一些受不住的已经坐在地上关闭五识调息。

曾经云族圣君手下的第一大将云奴的震山吼,众人一听便识。

这个云奴老头在,那么云战天便在,这么说这次的火凤玉消息是真的了,一时间众人又按耐不住激动的心情。

“死老头,出来!容我金刚虎王汇汇你!”一声厉吼,是个身宽如山形态如峰的粗狂大汉,他身形一站出来,地面不断的颤抖,整个人宛如那种相扑选手,不同的是他身上不是那种软绵摇晃的肥肉,而是一身黝黑泛光的肌肉。

他头带红色方巾,枯草一样的发随意卷在一起,面上胡茬铺满,一张脸因为昨日的八方杀阵弄的尽是污垢。

青松下的景袖睫毛微抬冷瞄了他一眼,果然又是金刚又是虎王,不伦不类。

他一喝,整个场上静下,那魔音也消失了,众人观察着四周,时刻注意着动静,但半天都没有人影出现。

那金刚虎王一瞧,脸生恼色,挥舞着手上铁锤恶骂道:“老东西,是不是怕你爷爷不敢出来了,若是那样,给我磕三个响头,爷爷我今天就放过你。”

事实上他的话并没有吼

完,整个人急速后退,犹如有人在踢他一般。

咚咚咚的声音,整个地面随着他的动作颤抖,身后的人群也被冲乱。

“砰!”清脆直接的一声,便见他的双腿突然一弯,犹如跪铁台一般咚的叩下。

谁是爷爷?谁磕头?拿实力说话!

空气中一阵光束游走,再望时,便在离众人二十米不到的一块三米高风化成锋的山石上,一人挺立,他身形佝偻,但眸光却如鹰目锐利,青色长袍随风扬在半空,精神矍铄,深不可测的气息萦绕在周身,如只晚年但雄风未减的熊王。

来自实力的威严压的众人齐齐身形一颤。

“嘶嘶……”接二连三的抽气声。

东方烁三人眸光齐齐闪烁,这人他们当然认得,十七年不见,这云族圣君的第一大将已到了花甲之年。

当年的他背还是直的,如今却弯成这般,果真是时间催人。

不过这实力可是有增无减啊。

“云奴大将,别来无恙啊。”意外的秦可惜居然拱手拜礼道,这老妖婆一路都是副高高在上的恶人样,没想到这会这么有礼。

景袖眼睫微抬,多看了一眼。

“秦可惜,少跟我来这套,我云奴十七年前就说过,不认识你这忘恩负义的狗东西。”云奴老人喝道。

十七年前?

景袖刚疑惑,耳边假半仙解惑的声音就响起。

“十七年前,是这云奴老人将秦可惜从仇家手上救下,养在身边本作为一儿半女,没想到这女人包藏祸心,后来练了门勾引男人的邪术参与了谋害凤后的计划中。”简单几句,便道出一段让人心凉愤恨的往事。

景袖抬眼向山石上的云奴老人看去,他眼中有着悔恨痛苦,想必这件事是他心中最大的劫,过不去,翻不了,悔恨了一辈子。

被怒骂,秦可惜神色生恶,眼里更是恶毒光泽,老东西,真当她要与他一样,一辈子为奴为婢,连名字都是奴性十足。

她秦可惜必是一方霸主,才容不得别人欺她头上。

“呵呵,既然云奴大将不认,这旧事便不提了,今日我们来也是想要讨要样东西,还请云奴大将大方些,东西给了我们,我们自然便离开了。”东方烁笑道,话语说的大气豪放,就是到底能不能做到便要好好思量了。

“东西?什么东西?我云奴在这里隐居多年,能拿你们什么东西,要硬要说拿,倒是你们。”

“还我云族万人性命,还凤族故土,还凤冥!还凤后!还我们小主!”一声一声,气势越来越强,带着无尽的恨意。

呼喊,咆哮,控诉,这个老者的怨恨震的整个这方天地的尘石都在翻滚。

青松下的景袖手心缓缓紧握,砂石刮的她面上生疼也没有阻挡,泥尘透过面具迷蒙了她的眼,她没有拂去,清晰的感受着这个老者的怨,这个老者的恨,这个老者的呐喊。

这都是她的,她应该承受的,她的责,她的仇,她融入血脉的恨。

风过,云移,飞卷的砂石终于落下,周围的一切

安静下来。

这一呼,唤起众人对于十七年前依稀记得的过往,但是,那又怎样,现在的他们要凤玉,只要凤玉,火凤玉。

“老东西,交出火凤玉,我南山隐子懒得跟你废话!”又一人跳出,一身翩然剑客打扮,身上是雪色白袍。

这一人与刚刚的粗狂大汉不同,他身形虽小,打扮也整洁无尘,虽然是个道貌傲然的伪君子,但确实有一些实力。

看气息,感受源力,连景袖也微微侧目,这人有金带源力的实力。

“呵呵,南山隐子?这名号倒是没听说过,没想到十七年不出山,这银月洲居然出了这么多顶级高手,罢了罢了,是我云奴老了。”

“老东西,我管你老不老,把火凤玉给我。”他戾声喝道,身形一跃,拔至三丈,手中长剑飞舞,顿见如天女散花般,无数光影闪烁。

景袖皱眉观察着,心神提紧。

“哼!我就算老了,也比你这毛头小儿强上百倍,另外,有没有人告诉你,什么叫着尊重前辈!”云奴呼道。

山石上,他佝偻的身形一跃,空中只余残影,瞬间穿过那密密麻麻的剑气飞至半空,青色长袍猎舞,一声咆哮,空中似有一道熊影幻化,手腕凝聚源力一挥,巨大的熊掌拍下,将半空那些飞舞长剑光影震碎,强悍的力量冲击的那南山隐子一个气血不稳,连连后退。

“我来!”又一人飞身而出,竟是个中年道姑打扮的女人,她拂尘一舞,化成无数银丝暗器飞出,这千千万万银丝上又带着源力,密密麻麻,多不胜数。

看着这一幕的华容惊呼:“皇,这好像是咱们神羽殿出的兵器呀!”

惊呼自然落在景袖耳里,她眸子微凉,一股寒气一闪而逝,敢给这种人制利器,哼哼。

树梢上,邪美人凉凉的看了华容一眼,道:“等这里的事完了,你就把头发剃了吧,跟着半仙神棍好好过。”

华容捂嘴,瞳孔大瞪。

一旁正观察打斗的假半仙一怔,低声喃喃:“和尚我才不要带个拖油瓶呢。”

有这拂尘利器帮忙,这实力本就不弱的女子更是战势汹汹。

不过。

“轰!”空中无数火光突起,这万千尘丝烧的一干二净,留下的便只有那莲花台式的拂尘手柄了。

佝偻的身影猛的拔至半空,一掌拍下,下手不留丝毫情面,碎了这女人肩骨。

今日这些人都是想他们死的,他何需留手!

“妈的!我来!”

“我来!”

“……”三声同呼,三道身影接二连三的冲了出去。

什么江湖规矩,什么道义,为了达到目的,群攻一人又算什么。

景袖手心紧握,浑身杀意控制不住的放出。

这就是银月洲,这就是害她家破亲散的银月洲!

这一刻,北皇雷昊天意外的瞥了过来,眸光一怔,再望,那身杀气已经不见丝毫,青松下的人影还是那般虚弱无力的样子。

眸光闪烁,心头微惑,他看错了?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