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259章 玩不死你们

这么一想,秦可惜的思绪偶地跑远,风云洲居然有凤后子嗣的消息传出,新一代凤后?这消息还真是可笑。

中了噬心毒想保胎?天方夜谭吧。

她想着,却不知道自己认为可笑的人已经趟在她面前,且步步为计,即将把锋刃伸到她们脖颈。

躺尸的景袖心中千万只草泥马正在狂奔,尼玛,尼玛,到底算计好了么?知不知道老子身娇肉贵这地上凉啊。

正骂着,叮铃,一声带着特殊频率的清脆铃响,景袖一怔,身子颤了颤,悠悠转醒,揉额,皱眉,按太阳穴,把娇弱的神态表现的淋漓尽致。

“我这是怎么了?”虚弱无力漂浮如云的声音。

东方烁打了个眼色,一边的绿芸迅速上前来扶:“公子只是身娇体贵虚弱了些,无碍的。”

“哦。”缓缓站起,重量依在绿芸身上,她气息内敛,要扶住这样一个人轻而易举,诡异的是她身形一颤,眼眸里一闪呆滞的光芒。

众人看不见的地方,景袖嘴角轻勾,在她耳边低喃道:“要听话哟。”

“嗯。”几不可查的轻嗯,如同蚊嗡。

秦可惜正看的心中生恼,一声巨大“轰”声突起,便见众人身后,地面忽地炸开一道大坑。

下一瞬,连景袖也一颤,头皮发麻。

尸虫,无数软面身体雪白蝇头大小的尸虫从坑中爬出来,更恐怖的是这些尸虫爬出来,居然抖动着身体,生出一对透明难以看清的软翅,只是一瞬,大约便有百只飞起。

“不好!快跑!”秦可惜一声大喝,裙袖一拂,一道火色至大坑中生起。

噼里啪啦,瞬间便有虫体炸开的声音响起。

同时众人身形一跃,急速飞离。

被绿芸扶着的景袖心中大骂,尼玛,老子现在是娇弱贵公子呀,不能猖狂的跑呀。

“嗡嗡……”密密麻麻的嗡声响起,犹如蝗虫浪潮卷来一般。

心头大惊,正想着要不要暴露自个逃命,东方烁厉呼响起:“兰花公子你先走,这里我给你拦着。”

景袖笑了,面上却不能表现出来,还得虚弱的道:“好,谢谢,谢谢……”

“唐公子你快走,这里有我秦娘,这些个死虫子还动不了你。”秦可惜争好感的声音响起。

景袖心头笑的更欢,面上也更加虚弱:“谢谢,谢谢,回去我一定让师父送厚礼答谢两位。”

这话正合两人心意,要的就是银天这个交情。

一时间出手更加卖力,空中两道屏障打开,开始全方位杀虫。

两人表演的卖力,景袖已经被绿芸一扶飞走了,落到两人看不见的地方,身形一起,唰的便飞起,那速度哪是什么娇弱公子,身后的绿芸尾随。

风中依稀传来一声:“玩不死你们!”

这方,源力一出将扑上来的尸虫全部震碎,东方烁讽刺道:“西皇是不是还痴心妄想了些,这唐兰花已是我的人,已容不上西皇献殷勤了吧。”

劲风一拂,搅的密密麻麻的尸虫呈漩涡状飞起,秦可惜冷笑,悠悠的道:“哦,怎么就是你的人了呢,这唐公子可是对

我青睐有加呢。”

东方烁眸光更冷,忽地一怔,不对,引魂术的厉害这秦可惜不会不知道,如此,还这般说是因为……

眸光轻转,视线偶地落到秦可惜的手上。

“叮铃叮铃。”摇晃,清脆铃声响起。

秦可惜妩媚的一拂红唇,妖娆娇笑道:“呵呵,东皇是不是觉得这铃铛很好看,我看你家侍女摇的可好听呢。”

解不了引魂术,还拿不到铃铛吗,真当她这个西皇是吃素没用么?

“你!”戾喝,怒火迸发,周身源力涌出,朝秦可惜猛地扑去。

秦可惜一闪冷笑,瞬间迎上。

“砰!”一声炸响,整个紫竹林都在颤抖,惊的还在找路的景袖一怔,忽又嘴角轻勾一闪冷笑。

打斗还在继续,两人搅的这方天地变化。

密林中,北皇静静站着,冰冷的看一切,眸光时而落在不断飞起的铃铛上,等待黄雀在后。

这方。

出了紫竹林,云奴老人急速向着竹楼飞回,身形刚刚落下,一中年男子便禀道:“云老,夫人消息出现了,夫人消息出现了。”

“什么!”云奴老人大惊,他们知道了?

便在这紫竹云湾后方的一处山谷处,两大高手正在交锋。

粉色白色源光冲天,宛如两道擎天飓风,它们翻卷,搅的整个山谷都在呜呜呼啸。

“给我火凤玉!”戾声,粉袍华光冰寒,那妖娆的红唇不见,眉羽尖的风情不见,剩下的便是一身肃杀犹如嗜血魔人的戾气。

青云纹蟒袍猎舞,青云龙冠闪着凛然冷光,狂傲尊贵的气息在周身流转,云战天望着眼前的人,蓝泽在瞳孔里微绽,这个人的气息有些不对。

“我再说一遍,给我火凤玉!”手心紧握,青筋凸起,这一刻的红尘三仙再也不是那妖娆嬉闹的小三,南皇,那个掌控南域一方霸主的南皇。

锋利如刃的眉微竖,云战天道:“没有!”

其声如雷鸣,铿锵之势。

他妻子的火凤玉他没有,即使有他也不会给。

他妻子的东西,谁也别想夺去。

“好,很好!”冷声,红尘三仙戾喝,这一瞬,他头顶的粉蕊云冠忽地震碎,三千墨丝狂舞,周身飞起的粉色华袍像是一只冲天的粉色天龙,张扬,狂舞,薄唇再次变的嫣红,一点一点宛如血霞,只是这一次不再是抹着胭脂,而是从身体里凝聚的猩血。

火色如云的纹路在桃花眼四周绽放,若隐若现。

云战天的神色更凝重了,若刚刚是怀疑,那么现在是肯定了,这人的身上有魔气,魔障之气,自母体带出,附身幼体,随着时间与人一同成长。

只是没想到,一个身附魔障之气的人居然能活到现在,还能练成这般功夫,不容小觑。

狂且妄的战息也从云战天身上放出,杀伐万里,嗜杀天下,震慑三百六十三族的一代云族圣君,岂能差了。

强者交锋,自不是凡人可语,这一瞬,整个山谷间的青石都在颤动。

紫竹林里也是接二连三的爆炸声,整个天地似乎都在颤抖。

“快快!这边。”假半仙呼道,身形急冲。

景袖尾随,迅速跟上。

幸好今日运气不算太差,居然在里面碰见了这神棍。

浓雾,林动。

八方杀阵里的最厉害的一阵将要开启。

幸好,两人赶上最后一刹唰的冲了出来。

两人出来,首先看到的便是邪美人和华容,两人正闲适站在那里,一身云淡风轻的姿态,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哎呀,这假和尚还真有办法,居然真把你找到带出来了。”华容呼道,只是一语便泄露了关键。

景袖拿眼斜睨了一眼,故意来找她的?

对方挠头嘿嘿笑,露出一口白牙。

算了,他不说,她还不赖的问呢,景袖想着,又转首问道:“怎么样?他们有人出来了吗?”

墨紫的长发随风轻曳,眸里紫光流转,邪韵自出,邪美人悠然道:“出来,怎么出来?这改过的八方杀阵可不是那么好闯的。”他说话时,视线直接落到假半仙身上,毫不避讳。

他就说嘛,这拜蓬云山神棍做师傅的事靠谱,很靠谱,看来,他这神羽殿第一守尊必须得剃光头了。

华容一个哆嗦,感觉有凉风嗖嗖吹入脖颈。

假半仙瞪着小眼,眸光乱颤,这两娃,简直太不合作了,作为忘年交,这保守秘密的事情怎么能做不到呢。

将三人神色收在眼里,景袖暗翻白眼懒得搭理,转身,望着还是雾气弥漫的紫竹林一闪冷笑。

“走!”招手,向着紫竹云湾深处而去,她不需要太多时间,只需要一点,便能好好的演一场精彩大戏了。

这方。

云战天红尘三仙交手,一个戾气不减,一个心中惊讶。

“啾……”陡然,一声长啸头顶响起,是只成人手臂大的彩莺,它仰天长啸,不断在这方天空徘徊旋转。

长啸声不断,像是在传递着什么。

这一瞬,云战天瞳孔里兴奋激动的光彩绽放,霓儿,霓儿……真的是霓儿。

不顾还是一身戾气战意汹汹的红尘三仙,向着彩莺离开的方向急速追去。

这一瞬,景袖和云奴老人皆望着天空。

景袖拧眉,心底忽然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好像自己是落到了一个局里面一般,走不出,想不明白,而且她还是整个局的关键。

云奴老人这方。

“看看,真的是夫人的彩莺,真的是!”身边的人呼道。

云奴老人眉头紧锁起来,云主就是因为这个离开的?那刚刚八方阵里……

正纠结着,视线里忽地多了几道人影,只是瞬间便落在不远处。

众人警铃大作,云奴老人却瞬间激动起来。

兰花面具一摘,豪不避讳:“是我!”

“夫人!”

“夫人!”

“……”接二连三的呼嚷声,这一刻云奴老人却突然清醒过来,他嗫嚅着唇说不出话来,半响才泣声道:“小主,你是小主。”晶莹剔透的泪瞬间涌出,成珍珠雨线挂满他的脸,这里面隐藏了多少心酸苦痛,这一刻尽数爆发。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