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258章 相遇,相认

云战天未言,眉目硬色,走,走去哪,翻遍三洲都没有霓儿的消息,不在了,已经不在了,这世界上还有什么可以留恋。

今日,这些人他要他们身碎骨裂,十七年了,有些帐该算算了。

身边老者眸露悲伤,他们的云主怕是已经心死,此时已经劝不回来了,怎么办?怎么办?到底是谁泄露了这里的消息,到底是谁将他们陷入危险之中。

愤狠,银牙一咬,转身便离开房间,即使要死,他也先帮主子杀出一条血路。

四皇三族,今日我云奴拖你们一个算一个。

这方。

众人行走在紫竹路的空隙上,果然没有任何危险发生。

倒下的紫竹越来越多,众人离紫竹云湾也越来越近。

渐渐,千平的紫竹林已经能看到尽头。

众人目露灼热,恨不得立马飞身过去,事实上他们也如此做了,只是身形刚起,整个紫竹林忽地颤动起来,便见大量的浓烟顷刻涌出,脚下也开始移动不稳,整个天地都砸旋转。

“唐公子。”

“唐公子。”

“……”接二连三的呼声,是三皇齐向她来,这般时刻,这些人居然还牵挂着她,实属“难得”呀。

景袖眸闪冷笑,借着浓雾突生,视线阻挡之际,唰的从华容背上飞起。

气息隐藏,瞬间消失。

这一瞬,整个天地像是斗转星移,周围的景色忽地变化。

紫竹林外,云奴老人也就是当时陪同云战天去耀天国的忠老一脸冷色,八方杀阵开启,看你们这群人有何能耐,一边想着一边手握锋刃唰的冲进紫竹林,今日,看他云奴如何舞一遍杀伐之术。

这方景袖闭息飞身而起后,完全不知道落到了何处,周围连顶点声音都没有,按理说她刚刚离开五十米都不到,其他人应该还在视线中,但现在什么都没有,那么只有一种可能,阵法。

景袖了解,其他人自然也了解,纷纷开始在这紫竹林中寻找出来。

“叮铃。”清澈悦耳的铃声轻响,景袖耳里一嗡,是绿芸在用引魂术。

“怎么样,来了吗?”东方烁问道,眼里闪过得意的光芒,幸好他早有准备,否则还真让这只娇弱小绵羊给跑了。

绿芸继续摇晃着铃铛,刚想说没问题,脑里忽地一嗡,这声音极大,像是敲响在九天的梵钟,震的她整个人都瞬间眸光呆滞,跌倒在地。

“怎么回事。”东方烁厉呼,剑眉紧锁。

倒地的绿芸摇晃着脑袋,半天才回过神,然后便是满脸惊悚的喃喃道:“失效了……”

“什么!”厉喝,杀气在这八方杀阵里造成一阵波动,危险悄然而至。

这方,景袖摇晃着手里的碎铃铛,这是本来要给将军美人拴的,不过两只不喜,就一直没派上用场。

她摇着,嘴里随意念着:“摇啊摇,摇到外婆桥,魑魅魍魉蹦一蹦,魂散魄飞身骨消……”

“啊!”忽地一声凄厉的惨呼惊空,几乎是瞬间景袖便闪身过去,不过到时,便只留地上一堆

白骨了。

“不好玩呀,很不好玩呀。”

景袖喃喃念道,手心的银兰血刃不断旋转飞舞起来。

一路,没有任何方向的走着,惨呼声也不断,一共二十三声,七人白骨,十人被毒丧命,还有五人是被这林中机关所撕死。

撕,活活的撕开,逃不掉。

景袖将视线落在这最后一具人手上,背脊三寸处一道细口,标准的刺杀位置,不仅如此,这细口是刀刃所制,景袖一眼便能辨出。

人杀的?景袖皱眉摩挲着下颚思量。

忽地,她身形一怔,眸光忽地深邃起来。

浓烟,瘴气,毒物,林中连一点风声都听不见。

此时的景袖半蹲在地上,面前是一具尸体,像是一个凝聚点突然爆发,一道劲风唰的袭上她脖颈,其势之快,之奇,之诡,若非顶级高手,绝不可能做到。

不过他实力强悍,歃血暗王能弱了?

便在刃口要摸上景袖脖颈的一瞬,地上的人影唰的不见了,云奴大惊,还来不及回身,他身子猛地被一拖,后劲三寸的地方猛地被捏住,明明是轻柔的力道却让他动弹不得。

云奴心中更是惊色,他的实力他自己当然清楚,放眼天下耐得了他的怕是只有四皇三族几个领袖,如今却在这人手上没过一招。

“你知不知道,歃血暗王的背后是不可以站人的。”冰冷带着月色铅华的声音响起,里面携着傲气,自信,狂妄和不可一世。

浓雾中,云奴一惊,这声音……

他想要转头,却动不了。

阵法变动,就在景袖打算下杀手的一刻,面前的浓雾忽地散开,熟悉的背影落在清澈的水眸里也是一怔。

手上力道不自觉松开。

云奴回首,眼前的人他看不出来是谁,景袖却猛地惊呼:“是你!”

依旧是熟悉的声音,云奴却半天回想不起来,看着对方愣怔,景袖反应极快,唰的揭开脸上的面具:“是我呀。”

震惊,惊浪瞬间在心头翻至百丈:“夫人!”

景袖一愣,知道对方认错,刚想解释。

“唐公子。”

一声呼喊让两人同时一怔,兰花面具唰的带上,袖袍一拂,景袖急呼:“走!”

云奴身形飞起,周围阵术变化,瞬间便景致错开百般变化。

秦可惜落下,细长的柳眉不自觉皱起,刚刚她好像看见有人呢,怎么?她眼花了?

“西皇,你可来的真是时候呢,在下在这里转悠半天正愁找不到路出去呢。”景袖出声打断,她说话时,手腕拂上秦可惜的肩肘,自然随意。

思路打断,秦可惜一愣,眸中一闪邪魅流光。

其实景袖只是怕她去追刚刚的老者才如此动作,不过看这人的神情貌似想多了。

秦可惜确实想得有点多,这娇贵公子一路上对她不理不睬,如今看着没人居然主动靠近她,看来是早就对她上心了,这般甚好,成为了她的人,就能为她所用了。

这么想着,她身子力量全部放轻,整个都

压在景袖身上。

其实这秦可惜虽然四十岁左右,但身形肌肤都保存极好,这般身材要是放在某个男人怀里,即使这是个老妖精也会忍不住扑上去一番放纵。

但是景袖是女的啊,所以此时景袖的心中除了恶心,就只有万千只草泥马和老巫婆奔过了。

另外,更难受的是还不能扔出去。

“唐公子。”轻柔软语,修长的素指悠悠的在景袖胸前画起了圈,这是**男人最直接最老套但也最有效的动作。

景袖清澈的水眸大瞪,心中又万只草泥马奔过,尼玛,该不会是想和老娘在这打野战吧!

另一边,被景袖一拂甩开的云奴落下,心头还是滔滔惊色,眼泪瞬间控制不住的流了下来:“是夫人,夫人。”

他们的希望,云主的希望。

想要再冲进去去寻,又知道一时半会是找不到了,八回杀阵已开,没有个八天八夜也是不会停止,转身,向他知道的出阵口方向飞去,得告诉云主,必须得告诉云主。

夫人出现了,夫人出现了。

烈阳,清风,血腥味弥漫在整个紫竹云湾上空,不知道死伤多少,总之没有消散过。

这方,景袖终究还是忍不住秦可惜的露骨挑逗闪身站开了,尼玛,都拿两坨死肉在她身上撑了,这老妖精,要不要这么饥渴。

景袖的一闪,秦可惜差点跌倒在地,脸色陡然暗了下来:“怎么,唐公子这是在嫌弃么?”语气不散,源力已经在她手心流转。

不为所用,那就只有一个下场。

景袖心头一跳,暗叹不好,眸光忽地瞥见浓雾中一道虚影,伴着的还有叮叮的铃声,就见她身形一抽,砰的倒了下去。

秦可惜拧眉,这算怎么回事?刚想上前查看,一道悠悠声响起:“原来兰花公子跟西皇在一起呀,我说怎么找不到呢。”

来人是东方烁,此时身上挂了些彩,有些气血不足的样子,显然经历了一场苦站,绿芸依旧跟在他身边,手里的铜色铃铛正不断摇晃着。

她看着地上的景袖,唰的闪身到她身边,手里摇铃的动作停止,仔细检查着,半响黛眉紧锁,神情微露不解,确实是中了引魂术,那刚刚怎么会失效呢。

“怎么样?”东方烁声音响起。

绿芸一颤,躬身回道:“禀皇主,身中引魂,心神具控。”

秦可惜的脸色瞬间变的分外难看,这人居然一早就下手了,身中引魂,难怪这小子一会对她感兴趣,一会对她没兴趣,感情是这么回事。

东方烁的眸光安定下来,视线若有若无的落在秦可惜身上,哼,难怪起先会失效,原来是这个老姑婆在作祟,不过那又怎样,你解的了我种的“引魂”么?

显然,两人都想的有点多,不过又都不说出来,皆在心头自己思量算计。

秦可惜确实解不了,这“引魂”算是东方烁这老东西的顶级护身诡术,音影阁的女子皆被传授,只要这铃铛一摇,所控之人皆会听命行事,当初怀胎的凤后被算计喝下噬心草,就是身边的侍女被控制造成的。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