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257章 娇弱贵公子

水粟粉,景袖瞬间辨出,一种带着腐蚀性溶解于水的强性酸毒,这种东西若倒在河中,会造成河中生物顷刻毙命腐蚀,且这种水粟粉的香味会弥漫数月不散,造成河源污染。

景袖心中惊讶,这些人居然还准备了这些东西,看来这趟紫竹云湾都是有备而来,大下功夫了。

以三皇为首,唰唰飞上河面,他们不需要脚踩锋叶,只是袍袖一拂,便是一道源力无形卷起,将他们身形瞬间送过十丈。

景袖几人对视一眼,唰唰飞身而上。

此时将军美人被景袖留在峰脚下,并没有带上。

身形飞至半空,景袖才发现这河道上已是密密麻麻的白骨,有些甚至是人的骨头,一个个连起像是盖在河面上的水毯,恐怖的让人头皮发麻。

“小心了,这骨头可是会咬人的。”耳边忽地一道女声响起,景袖惊的唰的抬头,这声音不是别人,竟然是西皇,她站在河对面对她浅笑着,狭长的狐眸里带着流光,隐隐约约还能见着**邪之光。

景袖深深的打了个寒颤,鸡皮疙瘩估计都掉到河里了,这女人什么意思?看上她这个小白脸了?

咦……

心头一阵反感恶心,身后忽地一声惊呼,下意识回头,便见一身穿黑衣的男子身形不稳,猛地落进河里。

“咔嚓咔嚓。”顿时只余一长着头发的白骨架飘起来,连身上的衣物都不见了。

尼玛,什么怪物,连水粟粉都没毒死。

正想着,耳边假半仙声音响起:“水鬼呀,快走,快走,晚了就被拖进河里了。”他一边呼,一边在河面上踏着白骨蹦跳,样子有些滑稽。

水鬼?景袖拧眉,身形加快,瞬间便超过他。

这一阻拦后,本是密密麻麻的人群去了大半,有些不甘心的非得硬试的自然是逃不了身化白骨的命运。

景袖看着西皇眼里对她投过来若有若无的视线,再次肯定,这女人真的看上她了。

没错,秦可惜,也就是西皇确实看上她了,这一路通行半日,这娇俏小子的表现不俗,让她上了些眼,这么个气质出众的小子虽然娇贵了些,但若放在身边养养还是能有些体力的,再说了,他不是银天的徒弟么,若是尝到了她的魅香,这交情也算成了。

她看着景袖,景袖只能笑笑,摇摇欲坠的身体显示自己其实很弱不禁风,不能用,绝对不能用。

这般虚弱表现落在东方烁眼里,他微微皱眉,朝身边的绿芸打个眼色,对方心领神会,指尖在腰间的铃铛上拂过,叮铃两声,又一道嗡声在景袖耳里。

微垂的眸子闪过冷光,垂首的景袖瘪瘪嘴心中哼道:“切,真当自己的引魂术起作用了呀,摇,摇屁呀摇,不就叮铃两声么,当玩风铃呀。”

“喂,要不要我背你,咱们装到底。”身边扶着她的华容道。

景袖眸子一转,也不出声,径直趴在他身上,背吧背吧,今儿就让我娇弱到底吧。

“那你的答应我,让我们皇改变主意啊,我绝对不要当

和尚。”华容瞪眼又讲起条件,他堂堂神羽殿第一尊的背可是那么好用的。

景袖暗翻个白眼,拇指食指一合,在他背上暗揪一下:“你小子爱背不背,不背老娘现在就把你剃了。”

华容吃痛瞪眼,他这算惹了只虎姑婆回来么?

继续行路。

众人浅聊,景袖也时而出声问点什么,意外的是连少语的北皇都时而出声两句为她解惑。

景袖瞪眼,暗自思量,看来这银天的名号真的很好用啊,都来巴结她,她家夫君棒棒哒。

心中想着,同时也了解到,紫竹云湾的一些信息。

这紫竹云湾实际上分三部分,过云湾河才进入外围,等到了紫竹林才是第二围,待紫竹不见,听不见水声,才是真正的进入紫竹云湾,不过越往里走,危险便越多。

想着,一片紫竹便落在眼前,看来到了。

匐在华容身上的景袖微怔,眉羽深拧了起来。

这紫竹四周挂着密密麻麻的蛛网,蛛网白色,线细如针,宛如蝇头大小的蜘蛛挂在各处,毒物,身藏剧毒的毒物,有些心急的隐族势力接二连三有人冲出,不过刚刚挨上蛛丝便口吐白沫死了。

一切不过发生在瞬间,只是个呼吸不到。

抽气声接二连三响起。

“烧。”有人呼道。

不等动作,假半仙便跳出来呼道:“烧不得,烧不得,毒烟更毒,更毒呀。”

“哪来的臭和尚,这里有你说话的份。”被反驳,那人瞬间一脸戾气,也不听劝,剑锋在一旁的青石上擦出火花,火星跳在蛛网上,轰的一声燃起。

“砰砰砰……”接二连三的倒地声,离火花最近的十来人一瞬全部倒地,风一吹,烟尘带走,所过一片尸体。

瞬间,地面像是铺了条尸道,全是死了的人。

众人惊悚吸气声更加厉害,唰唰离的更远,不过还好,刚刚那火只烧了零星一点,并没有造成太大的危险。

“找死的东西!”秦可惜又一次恶骂,神色嫌恶。

“怎么办?咱过?”华容低声道,他虽然背着景袖,却也没耗多大体力,毕竟是源力深厚的人,这点还难不到他。

只要不剃头发,背一辈子都成啊,不过某位战神一定不会乐意的。

景袖暗翻个白眼,道:“我怎么知道,让他们操心呗。”她唐兰花是娇贵之人,这种劳心伤神的事就不要让她想了。

“也是。”华容应道,不想了不想了,反正他们不急着夺火凤玉。

不急着,不是不夺,火凤玉啊,拿来玩玩一定不错,嘿嘿。

三皇身边几个懂的诡术奇法的谋士正在商议,不过一会,众人便想出了办法。

砍竹子,将这些紫竹全部砍了。

景袖听着,眸光微闪,暗赞,还挺聪明的嘛。

没错,砍竹,这些剧毒蛛物附在紫竹上,结成千万丝网,丝网剧毒,但是这些紫竹却生长的异常茂盛,没有半点枯萎现象,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些紫

竹不惧这些毒物,只要将竹子砍倒,在地面铺成一条竹道,众人借着空隙踏竹而过,便必定无恙。

办法有了,三皇的人迅速行动起来。

一些闲散势力也动手帮忙,唯一双手空空,不弯腰的就只有景袖四人和三皇三人了。

称着空隙,众人又浅聊起来,不过是话中带锋。

“兰花公子,你的师父怎么没来,他就放心你独自闯紫竹云湾么?”秦可惜忽地道,身上的百叠裙随风轻曳,她身上散出一点若有若无的香风,眸光里更是魅光。

这死姑婆,一把年纪了还妄想啃她这朵小嫩草,简直太恬不知耻了。

景袖趴在华容身上,娇弱的道:“来啊,怎么不来,应该一会就出现来找我了吧。”

此话一出,三皇齐齐一怔,瞳孔齐齐闪过惊诧光芒。

银天要来!

面色各一,纷纷动起了心思,银天要来,这事情极其重要,若是他们中有人得到火凤玉,到时候不就可以……

这么想着,三皇的视线紧落在景袖身上,这小子他们一定得看好了,银天是来找他,那么他们就得跟这小子打好关系。

“唐公子,你这位朋友应是背累了吧,要不我让九儿背你吧,你放心,他是我的一等守将,其功夫不弱,一定能护你毫发无损。”秦可惜道。

九儿,也就是曾经第九劫脉上那娇小形似女子的男人。

不等景袖回话,东方烁忽地接声:“要背还是我的人出力吧,这唐公子是我一路护送而来,自然我也要护送到底,这半途而废的事可不是我东方烁的作风。”

“哼,东皇的人背?难不成东皇还要你身边的娇弱姑娘背不成,要人家娇弱女子背一男子像什么话。”秦可惜道。

“哼,我的人不行?你的就行了,你那身边的小子像个娘们似的,能有多大能耐。”东方烁回击道。

一旁的北皇没有说话,但他身边的阴蛇忽地向前一步,意思不言而喻。

因为银天要来的消息,三皇的心思渐渐露出,这脸也开始一点点撕破。

景袖看的好笑,身子却忽然向前,是华容猛地踏了出去,一脸戾色,喝道:“需要你们背?老子一个就顶你们三,要你们何用,敢跟老子争,先把你们光头剃了再说。”

一喝,三皇连着身边的守将脸色齐齐变得难看。

又不解,这背人跟剃光头有什么关系。

景袖将自己脑袋埋在华容背上,笑的肚子抽疼,原来还有争背人的,她娇贵唐兰花的名声果然是极好呀。

此时,众人间暗锋涌动。

便在这紫竹云湾中心一处简易竹楼的地方。

房间里,三十几人严正以待。

他们中心,一面俊如神的中年男人挺身而立,一身威压气息犹如苍穹雷霆,其目,如鹰,锐利凌然之光。

“云主,你就走吧,你还得去找夫人呀。”身边一老者劝道,佝偻的背影像是再也直不起来,映着身后阳光,给人一种心酸苦楚的感觉。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