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256章 入紫竹云湾

亲昵的态度瞬间就把绿芸和另外一女子挤开。

“当和尚?”景袖微微诧异,又觉得这些人真是闲情自在,心头多少有些羡慕。

邪美人和假半仙也走了过来。

“师父即是和尚,这徒弟当然也是,剃个光头而已,过些时日还俗便长回来了。”邪美人道,气息悠闲邪魅。

他神羽殿的第一守尊是蓬云山神棍的徒弟,这事极好。

华容瞪眼,又开始呼嚷,假半仙时不时添上两句。

三人吵闹,景袖听不明白也赖得听:“小三呢,怎么没跟你们在一起?”这几人最近不都在一起混么?

三人一怔,气氛忽地静谧下来,下一瞬,假半仙拽着她便继续向山里走去:“走走,我最近卜了道卦,看不太懂啊,跟你商量商量。”

四人渐走渐远,绿芸两人还立在原处。

“芸姐姐,我们要跟上去吗?”

怎么会突然冒出个邪皇来,真是的,害她们计划打断。

“不跟,跟上去也没用,走吧,去回禀皇主。”绿芸道,指尖摇了下腰间的铃铛,清脆的叮铃一声随风传到远处,她转身离开,眸光深邃,看来这唐公子确实招人喜欢,连一向不问世事的神羽殿邪皇都与他交情不浅。

这方,被假半仙拖着走的景袖耳里一嗡,眸光泛起冰冷光泽。

晚色天,山间星火渐渐亮起,远远看去,像是无数荧火虫跳跃。

“红尘三仙进紫竹云湾了?”景袖诧色,不是说月初紫竹云湾的入口才会显出来么?他怎么进去的,为什么那么急,渐渐,景袖心头不适感生起,仿佛有什么即将改变,半响,她眸光一怔,唰的抬头,又道:“他找火凤玉去了?”

三人眸光闪烁,假半仙点点头,叹息的道:“对,找火凤玉去了。”

只是一语,彼此间的气氛变的凝重,连邪美人身上悠闲的邪韵都淡了些。

“凤后,你真的不知道火凤玉在哪吗?”假半仙忽地出声。

又是这个问题,景袖拧眉,为什么所有的人都认为火凤玉在她这里,仅仅是因为她是娘亲的子嗣?

“不知道。”郑重,每个字咬的清楚。

她说不知,那必然是不知,这几人也相信。

“哎,火凤玉,火凤玉……”假半仙连声叹道,也不知道感慨着什么。

“火凤玉与其它凤玉有什么不同吗?”这假半仙知道她有青凤玉,上次看过一眼后,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情绪,为什么对于火凤玉偏生这般执着呢。

三人眸光微闪,还是邪美人半天言道:“因为五枚凤玉中,只有火凤玉有涅槃重生的源力。”

景袖惊色,瞳孔流光深邃。

涅槃重生?那红尘三仙要找火凤玉,他是要?

月华偷泄,迷了人眼,后半夜。

此时距离这处五十里远的地方。

东皇西皇北皇三大势力会首,情形好不壮观。

另一方。

东域正北方向的东阳宫里,一场杀戮正悄然爆发。

九转风云阵,青龙斩月刀,

风钳戟,四大战将以童泯宫长为首横扫一切,东方烁不在,除了这镇宫四大守将谁能拦住,不过此时,他们已被逐一分散开。

在暗夜里急飞,陷入一个又一个圈套中。

到了后半夜,一场火势突然在东阳地宫里烧起,无数东皇守将被困,其中杀出千人,却没过半个时辰,齐齐暴毙,音影阁的绿衣女子倾巢而出,血腥正式蔓开,这一日,东阳城忽地涌进无数流民,他们占道不离,围拢在各个城口,其中甚至有一支千人贼匪突来,意外的是他们不抢杀,他们只是不断的驾马在东皇三大军营地周围狂奔……

半月未到,这一个个局布的天衣无缝,哪一处守将最多,哪一处会被突围,哪一处又会有外势出现,每个局,细算到每一个街道,每一个宫角,每一个人。

这等缜密不留丝毫纰漏的惊天才智,只有执行命令的九转宫等人最是清晰,他们一边杀戮,一边脑中想着十几天前那人的一言一语。

天啊,这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天涯一向焦躁的心在这般情况竟然意外平静了,眸中泪花闪烁,他们的凤主,凤主呀。

血色,杀戮,不止。

便在这东阳宫殿楼之上,一身银袍猎舞,身后是皎洁月华。

“主子,局势都控制住了。”圣影躬身禀道,眸中也是滔滔惊色,今晚他们本来是来出手相助的,结果到现在,他们的银龙护卫未出动一人,所有的一切都安照那女子预想的轨迹在走。

分毫不差,不差分毫。

这般心智,凤后,当真是天定之人。

“嗯,走吧。”看一眼滔天的火色,银天道,身形一掠,一抹银光至东阳宫上空滑过,看起来有些像银河星辰。

今夜,在这东域大大小小还未插足进来的势力齐齐收到一封银简,他们看过,身形齐齐一怔,不过半个时辰,便命人吹烛闭门。

风向变了,东域的形势在悄然变化。

这方,树枝上望着悬挂半空的弯月景袖勾唇生起魅惑浅笑。

“丫头,你笑啥呢,这么诡异。”假半仙忽地悄无声息的瞅上来,像是鬼魅一般。

景袖未答,只是那笑容越发深了。

假半仙看不明白,只是摸摸光头,暗叹这风向似乎变了。

晨日,天边翻起鱼白,明明是七月天,居然大片浓雾罩在山头,而且久久不散,整个山头都是一片昏暗。

“看来紫竹云湾真的被找到了。”忽地,假半仙喃喃感慨道。

整理衣袍的景袖一滞,抬眼打量了一瞬,正打算唤人出发,熟悉的声音响起。

“唐公子。”是东方烁,依旧是一身紫红华袍,身后跟着三十几个绿纱女子,浑身威严若有若无的压制众人。

只是在场的除了华容些许吃力外,神情并没有多大变化。

景袖抬眼看去,首先注意到的竟不是东方烁,而是他身边的两人。

一个暗青藏金华袍,一个百叠雪凤裙。

看他们身后的队伍,不用问,身份一眼了之,北皇,西皇,另景袖意外的是西皇居然是个女人,

她已过花蔻年华,近四十年岁,脸上却不见丝毫衰老之相,尤其是她一双眼睛,狭长宛如狐眼,似乎生着魅惑滑光。

只需一眼,景袖便瞬间心神提紧,这人不容小觑。

至于北皇,中上之貌,看面相,这人应是个少语之人,气息也收敛低调,但是越是这般的人咬起来才越疼。

景袖气息转换,瞬间把自己收敛藏锋变的不那么引人注目,三大仇家在这,若是一皇她还可以周旋一二,三个,她确实没那般能耐。

“怎么?唐公子这是没休息好,还愣神么?”东方烁的声音忽又响起,北皇,西皇的视线也齐齐落在她身上。

银天的徒弟,就是这人?

景袖心生烦躁,暗叹这东皇真是惹人讨厌,低应一声:“确实没休息好,我身子向来娇贵,这荒郊野外我睡不着。”说着一边做虚弱装,额头生出虚汗。

这样子落在北皇西皇的眼里就是体弱娇病,冷笑,银天的弟子也不过如此。

东方烁的眼里一闪深邃流光,也是一笑。

有这些人物在,他们想单独行动的心思自然不可能了,意外的是北皇西皇还与邪美人寒暄了一番,只是对方一身邪魅风华,未搭理半句,看来这神羽阁的势力在银月洲才是一方霸主呀。

景袖如是想着,心中思量要如何利用好那枚紫玺。

队伍正式向紫竹云湾而去,灰雾依旧散开,越往里走越是浓郁,渐渐有血腥味传来,像是至远方飘来,又像是在鼻尖。

景袖怔望着脚下这片土地,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有种错觉,好像这地在移动一般。

细想一下,又觉得自己多心,他们进入这里时,她可是看过,九座错落有致的峰头连接在一起,怎么移。

正想着,一阵水哗声响起,景袖一愣,有河?

“看来这次确实找对路了,这云湾河总算找到了。”西皇忽地道,她狭长的眸角微挑,景袖这才发现,这人的眼角绣着一只暗凤,这凤是白色,起先因为光线的原因,景袖并未注意到。

现在看来,这凤不是描的,是真真正正的绣的,或者说从肉里面长出来的。

“看来那消息确实是真的了,云战天在,那么火凤玉自然也……”东方烁接声,话没说完,众人的眼里齐齐一闪兴奋光芒。

这么多年,火凤玉终于有消息了。

不等商议,有人唰的飞身而上,是个高手,飞花摘叶,如锋的叶片落在河面上,那人踏叶而行。

三皇的却没有任何动作,同时眼里一闪讽刺冷光。

景袖拧眉,一声凄惨的呼声从朦胧的河面上传来,紧接着便是血腥味飘来。

“该死的东西。”西皇恶骂道,明明是精致的容颜却如生着虎婆的恶色。

众人身后,景袖站在一边思量,看来这紫竹云湾的危险才刚刚开始呢。

她心神刚落,便见东方烁三人齐齐向身边的属下示意,身边的人心领神会,迅速飞身而上,身形瞬间消失在河面上,这次没用凄惨的呼声传来,也没有血腥味,反而是一股焦臭味和药香混在一起飘来。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