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255章 照顾周全

他低首,恭敬的道:“嗯,办好了。”

众人面面相觑,虽然不知道办的什么事,但是有银泽龙族的人出现,九转宫这方定不会有异,一时间齐齐放下心来。

等到晚霞天色,天气稍凉不再那么炎热的时候,一个娇小俏公子从九转宫出来,他脸带兰花面具,身着白色锦袍,雪色形如兰花的玉冠高束青丝,浑身一股灵韵铅华。

他背上挂着个小包袱,脚边跟了两只大犬,在九转宫门前晃悠了一圈正大光明的离开了。

暗处的势力对视一眼,全都没有动作,上头命令说了,这是银天大人的弟子不可得罪。

由将军美人带路,景袖向着城门口走去,没走多久,一个翠云烟衫的女子便出现在视线里,景袖依稀记得,这人是东皇的手下,好像叫什么绿芸。

“唐公子,我家皇主说了,若是公子想去紫竹云湾,可由绿芸带路安排行程。”女子轻柔说道,腰间的铃铛轻响,叮叮叮,像是一曲魅惑小调。

景袖眸光轻闪:“好啊,那就有劳姑娘了。”有人带路,供吃供住,何必自个麻烦呢。

听着景袖同意,绿芸微微意外这么顺利,反应过来对着暗处招手,很快,一辆通体镶着七彩宝石的马车出现在视线里,那马车的车轮子都是用黄金打造,更不用说那一寸便价值千金金色仙云纱帘了。

景袖摩挲着下颚,心中感慨,好大手笔呢,看来这东皇确实想跟她打好交情。

不过……东皇大人,若是你剿“匪”回来,发现自己的东阳宫易主了又会是怎么个表情呢。

我可不会看着交情好,就还给你哟。

闪身进入车厢,将军美人也跟着蹿了上去,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泥尘溅了她大片绿裙。

绿芸黛眉微皱,隐忍了下来,皇主说凡事顺着这人,那就顺着吧。

宽大的车厢,软榻触手滑腻,一边镶着护暖绒毯,一边又是凉玉薄席,冷热都照顾到。

马车向着城门口缓缓前行,景袖随意坐下,视线瞬间便落在了乌木案桌上的小香炉里,香炉深紫色,正燃着缕缕轻烟,轻烟带着若有若无的淡香,像是茉莉的味道,清而不娇。

香味落入鼻尖,有些舒心养神的作用,景袖清澈的眸中却闪过冰寒如霜的冷色。

指尖粉末一弹,准确的落入香炉里,轻烟依旧燃着,随着帘外吹进的晚风,把香味散的更开。

“唐公子,若是饿了,车厢里奴婢准备了些梅酥点心可以享有,如果有其它需要,也可以告诉奴婢。”马车前绿芸的声音再次响起,她柔语着,鼻尖轻嗅着若有若无的轻香,眸光深邃。

此时,她身边还坐着一女子,这女子一身利落劲装打扮,正扬着马鞭驾车。

“嗯。”几不可闻的应声,绿芸一怔,与身边的女子对视一眼,眸光垂下。

暮色,晚霞,马车行在城道上,云雁飞在天边,景色极美。

车内。

将军美人趴在案桌另一边,景袖将身上的包裹解开,一块血色玉石落在桌上,这玉石成人手掌大小,

四周切口不平,还未雕琢成形,银兰血刃落在指尖,借着四角的夜明珠,景袖开始一点点雕琢起来。

认真,专注,不一会,隐约一张图案现出,凤凰,一只展翅凤凰,若是见过凤玉的人便知道,这图案与凤玉一模一样。

景袖眸中流光闪烁,呵呵,不是找火凤玉么,我就给你们火凤玉。

将军美人两只抬着脑袋,眼珠子怔怔盯着桌上,转呀转呀,不知道想着什么,只是时不时甩甩脑袋,对着车外低唔一番。

一直忙活到夜深,外面悉悉率率的声音传来,浅浅低语,像是有人马在接头,马车继续行着,绿芸也没有禀报。

等到景袖下了马车,已是月落天心。

确实是人马接头,大约七支队伍,皆是这东域的一些大小势力。

景袖的豪华马车本来就引人注目,看着有人下来,大家视线皆转了过来,如此情形,景袖黛眉一拧,就要闪身离开。

“唐公子……”绿芸急唤。

景袖的动作一滞,微微挑眉道:“干嘛?”

语气微冷,绿芸也听出,深邃的眸光流转缓缓道:“唐公子,夜里天凉,车里有件披风挡挡风寒吧。”

景袖斜睨她一眼,回都懒得回,唰的闪身离开。

身如鬼魅,瞬无踪影。

原处,两人一怔。

“芸姐姐,要不要我去盯着。”驾车的女子道。

绿芸思量半响,道:“不用,会回来的,我们候在这里便可。”他既然同意由她们照料,就不会半路离开,而且,有东皇势力开道,可以省去他不少麻烦。

这人是个聪明人,自然明白。

这方。

景袖步入林中,向着依稀有水流声音的方向走去,渐渐,离人群越来越远。

“唔唔……”将军美人的低唔声响起,眼睛盯着林中不知道看着什么。

景袖眸光微闪,嘴角勾着冰冷的弧度,如暗夜罂粟。

脚步再抬,身后的劲风四面八方袭来,顿见刀光剑影在暗夜里闪烁。

十来人,都是些小角色,混身一股拿钱杀人的俗臭味。

“嗷呜……”将军美人瞬间扑上,不用景袖出手,一人的胳膊便被抓出见骨的血痕。

前来杀人的匪贼一惊,领头的黑衣人脸色一戾,身形一跃,瞬间落到半空挥舞着大刀劈头对着景袖砍来。

空气中几声轻微的“噗噗”声,血腥味散开。

夜色下,十来人轰然倒地,只余那领头的贼匪跪倒在地,他甚至都没有看到景袖动,一切便这样了。

恐惧在眸中绽开:“公子饶命,饶命……”不断的磕头,血色瞬间染的青草鲜红。

夜色下素色长袍迎风扬起,暗绣在上面的兰花闪出光泽,她黛眉微动,悠然道:“好呀,饶,交代吧。”

做这买卖的人当然都心思敏捷,也顾不上什么杀手道行连声道:“是方家小姐,是马文,他们雇的我们,他们雇的。”颤栗,炎热天居然冷汗唰唰掉落。

“哦。”景袖轻道,眸中寒光,

看来还真是不老实呢。

歃血暗王说话,那必是一诺千金,杀手离开了,不过也带着另一桩买卖离开。

景袖一点都不怀疑这杀手的能力,以方娇扬对她的恨意必然是花了大价钱的,既然这样,就自己好好享受吧。

清风徐徐,河面荡起一圈圈水纹,应是还未入眠的鱼扑腾了身子。

景袖这方安宁下来,出发去紫竹云湾的队伍里却热闹了起来。

“你刚刚看见了没,那人带着兰花面具呀。”

“看见了看见了,这是银天大人的徒弟呀。”

“对对,听说银天大人宠极的很呀。”

“……”

诸如此类的话,一句接着一句,兰花公子一同出发紫竹湾的消息彻底传开。

如此行路了十日,景袖便一直是话题中心,不少人跃跃欲试想要上来攀些交情,却都被绿芸挡了回去。

此时,九转宫里已是人去楼空,整个宫城里只闻鸟鸣蝉声不断。

围守在宫外的各势力还没有任何发现,只是前几日还能飞上去的宫围上,忽地多了几道阵法光束,这阵法散着浅金色光,非顶级高手源力雄浑者绝不可能进入。

各势力思量一番,只当这九转宫为了加强实力建了阵法,毕竟这里面可是没出来半个人影。

天气炎热,又是众人聚集赶路,空气显得燥热的多。

便在景袖耐不住想要离开时,队伍终于出了东域,此时,四域交接的地境,这里盘延着九座高峰,四处洼谷,更有一座空前绝后的城池。

凤鸣城,曾经的凤冥国都城,那座曾经为凤后行宫,掌管整个银月洲的地方,只是现在,早已是狼藉一片,残垣碎瓦。

因为是凤族曾经的所在地,自从国灭后,银月洲的人都避此如蛇蝎。

十七年,早已寻不到原来精美城池的痕迹,有的只是无数灌木荆棘,青石尘土,连野长的槐扬都开的枝叶盘综,郁郁葱葱。

此时已无法再坐马车,紫竹云湾的入口处便在这高峰洼谷相接的某处。

一批一批的人进入山峰,从不同方向来,再到不同方向去,近乎聚集了整个银月洲的重要势力,这便是凤玉的**。

“唐公子,皇主明日午时才能到,你是与我们同行有个保障,还是孤身一人……”绿芸轻道,话不需说完,分寸拿捏极好,不逼迫不强留,却又点中要害。

孤身一人,又是瘴尸之地,这利弊你应该会权衡吧。

“哦,那……”景袖刚想出声,忽地被一阵呼嚷声打断。

“哎哟喂,皇呀,咱就别闹了好不,属下不要出家,不要出家啊。”便见几道熟悉的身影从各方势力中显出。

景袖眸眼一亮,思量一瞬径直呼道:“华容公子,邪皇大人,假圣僧别来无恙啊。”

三人正闹着,注意力被一呼转移,华容唰的就飞了过来,本想来个亲密抱抱又似想到什么,扯着景袖袍袖急声呼道:“哎哟喂,霄,兰花呀,你可帮我劝劝皇,我不要出家当和尚,这不好玩,很不好玩。”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