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254章 暗中变故

时间继续,看着景袖睡下,暗处的龙一才身形一转,离开。

**,本合眼的景袖缓缓睁开,嘴角轻勾,带着温柔的浅笑,冷面小子,你还当我还发现不了你么?

时间继续,烈阳当空,连风都拂不去焦热了。

第二日,方家生变,其长子方子衿不知何由被撤销方家继承人身份,方家家主驾临九转宫,怒色冲冲。

正九宫。

“砰”的一声茶盏碎裂的声音。

“童泯,我敬你德高望重,但你居然任由自己弟子欺我方家子嗣,这样,未免太过了些!”这是个国字脸深轮廓的中年男人,一身刚气,颇有几分侠士味道。

景袖在一边悠悠看着,心中诧异,这样的人怎么养出娇生惯养那两极品的。

童泯摸摸变短的小胡子,眸中恼色,这是早上跟景袖过招,被这丫头一刀给削了的,还说什么长太长,影响宫长威严。

他胡子长了两三年了,怎么就影响威严了,这么一想,心头更是不爽。

“砰!唐兰花,你给方家主解释解释,怎么回事!”拍桌,宫长威严尽露,真当他不发威,就是童心未泯,瞎闹欢呀。

哼哼,想当年,他作为凤冥国第一大将,遇到愤愤之事,还敢跟凤后争上两句呢,对就是对,错就是错,容不得身份压制。

一旁风扬抬眼,神色惊诧,这老头子……半响,脚步悄然后移了些。

这举动落在域无言含水眼里,两人对视一眼,同样的动作了下。

手中的茶盏缓缓放下,景袖斜睨了童泯一眼,这一眼,似有股凉气从宫长脚趾尖直蹿上头顶。

一个哆嗦,宫长本就小的眼缩的更小了,这丫头,越来越有气势了,简直有当年凤后的风范了,不,还更盛。

转首,视线落在方家主身上,红唇微启,刚想说话,外面一个方家的属下忽地冲了进来:“家主,不好了,不好了,四方天……”

方家主正想大发雷霆,听着话惊的唰的站起:“你说什么!”

“四四……”因为激动,又跑了半天,压根说不全话。

“快说!”厉吼。

这一吼,那护卫忽地气息顺畅了。

“四方天的老家主出来了,他说,他说……”护卫的眼变得有些胆怯。

父亲出来了,父亲怎么选择这个时候出来,这不就暴露他们方家的实力了么?

“说!”

“说说你一天眼瞎心塞,整天昏了头就知道瞎办事,还说让你这个二犊子赶紧滚回去,把方玺交出来,以后这方家还是他来掌权,你你被撤职了。”护卫声音越说越小,到后来几不可闻。

气氛静默,侠客范的方家主脸色微窘,这话果然是他父亲的风格,父亲暴露未死之讯出了四方天,这事后果极重,一时间也顾不上找景袖算账,唰的就闪身离开了。

身后,众人瞪眼。

“咦,那老乌龟不是死了几年了么?怎么又蹦出来了,诈尸了?”身边童泯宫长喃喃声起。

景袖一怔,摩挲起下

颚,眼中流光闪烁。

死而复生,只为了出来再当几年家主?

炎风徐徐,到了午时后,方家突然又传异变,方坚义被开除族籍,方子衿恢复继承人身份,一波三折,方家闹得热火腾腾,景袖这方权当故事听。

另外还有一事,童泯宫长的胡子彻底没了,剃的干干净净,那样子像是被刀削过一样平整,事实上,也确实被削过,那刀叫银兰血刃。

斩馗的偏苑。

“丫头,方娇扬你打算怎么办?最近那女子跟马文混在一起,你还是当心些好。”

能让斩馗提醒,景袖眸眼微抬,些许上心:“怎么?方娇扬还有什么能耐。”现在的方娇扬虽然身体恢复,也能行走,但当时景袖出手是让她落下病根的,源力被废大半,每到雨夜,腿脚便会抽搐无力,形同废人。

不过最近没下雨,应该还没有感受到。

“不是方娇扬,是马文,那小子虽然实力不怎么样,但耍起手段来还是有一套的。”九转宫虽为教授弟子武艺的地方,但经常也会有明争暗斗,那些低等弟子间的血腥事,宫长不知道,但他还是清楚些的。

这么一说,倒是提醒了景袖。

“斩馗战将,明日你通知宫长,让他在九转宫进行一场选拔赛,择优淘劣。”

“现在择优淘劣?”斩馗惊呼,他们正是要用人的时候,现在将弟子驱离是不是不太明智。

知道斩馗想的什么,景袖眼皮微抬,继续道:“我们马上要夺势,这里面的人必须是各个对九转宫忠心,箴言守口的,要不然到时候命令一旦下达,有些弟子泄露出去,事情就会完全败露,另外你提醒下宫长,不需要选实力强的,要选那些真正有忠诚之心的,这事到时候叫上风扬,他会帮着办。”

细细低语,斩馗的神色越来越凝重,对,凤主说的没错,他们这次的动作太大,绝不允许有任何差池,而有些弟子是办不了的,驱离也好,正好来个大换血,疑人不用,用人不疑,到时候他们才能更好掌控东域。

“另外,若是要银两就去找方家,我相信他们很乐意帮忙,记住一个道理,有钱能使鬼推磨,还有,若实在缺人手,也可以找他们借,但是千万记住,不能对他们泄露丁点我们的目的……”

今日方家的态度,让景袖肯定了件事,北云霄出手了,他在帮她,所以有何畏惧。

斩馗越听越诧异,找方家帮忙?他们肯吗?凤主可是杀了人家家主儿子,废了人家女儿的。

不过最近有传出方氏四子身份有异的消息,也不知道是真是假,或者哪个子嗣不是方家的种。

这事他们管不着,也不想管。

想着,斩馗就觉得坐立不安了,还有两天,东域的势力就要离开了,他们来得及吗,不行不行,还是赶紧去准备。

身形一闪,也不跟景袖请礼,唰的就往正九宫跑,别睡了,别睡了,再睡天就变了。

都是不拘小节的人,景袖也不在乎。

摸摸身边将军美人脑袋,偶地想到红尘三仙几人,不知道他们…

此时,夜路上,四人正顶着月色赶路。

红尘三仙嬉笑的神色丝毫不见,一片肃色。

看得身后的华容哆嗦:“皇,这小三怎么突然变了个人似的,这是杂了。”

邪美人眸光轻闪,一股邪韵暗生,不等他出声,身边假半仙神神叨叨的声音响起。

“哎哟,我夜观天象,这路还是要慢点走哦,至于什么火凤玉,浮云都是浮云。”

红尘三仙一怔,月华照在粉袍上,有些冰冷,若有若无的杀气一闪而逝。

“假和尚,你真的是蓬云山的人呀?听说蓬云山的神翁能改人命数,看透天劫,你有那能耐不?”华容忽然打差道,身边的邪美人勾起嘴角,眸光兴味。

假半仙一怔,复杂的神色在眼中一闪而过,忽瘪嘴呼道:“你小子神话故事听多了吧,这世上有能改人命数看透天劫的事?要我说,你就跟着和尚我念念佛,撞几天钟,学学佛经的好,别整天神神叨叨的。”

华容一怔,瞪眼,他整天神神叨叨?

刚想出声,膝盖忽地吃痛,控制不住的一个狗吃屎。

“哎哟喂。”呼嚷,抬首,神情愤恨呼道:“皇,你干嘛踢我?”

邪美人双手环胸,眸光落在假半仙和华容身上,薄唇微启道:“拜师吧。”得蓬云山神棍教导,这事也不错。

华容假半仙齐齐瞪眼。

“拜拜师?”

“拜拜师?”

“不是要跟着撞钟,念佛,学经了么,这还不是师徒关系?对了,还得把头发剃了,你放心神羽殿你的位置我还是会为你留着。”

闲语,晚风,这方还打闹着,那身粉嫩的身影却已远去,他身形如风,瞬过无息,眸中凝聚着血气,额上聚着虚汗,脚步没有丝毫停留。

火凤玉,火凤玉……

两天的修整,九转宫开始大换血,无数弟子被谴离开,实力强的,低的,已经好几千人。

看得暗中的各方势力齐齐不解,这些人怎么不动作,反而把势力消减了。

消息传回各处,态度不一。

日升日落,又是一日。

今日东域势力倾巢出动。

“宫长,勿需急着动手,你们可以休整三日。”景袖悠道。

正襟危坐的宫长头冒虚汗,丫的,怎么不紧张,晚上就要开始全部转移了。

“凤主,这九转宫真的不需要人把守?万一他们到时候有些势力进来探查咋办?”含水道。

放下手中茶盏,景袖眸闪冷光:“进来?也得要他们进得来。”话落,又轻唤一声:“龙一。”身后空气忽地波动,一银甲龙刀的人显了出来。

众人瞪眼,这不是……银泽龙族的人。

“办好了?”景袖道。

龙一低首,面相不再是冰冷,微微有些情绪,也不知道遭受过景袖什么涂毒,这人眼里居然生着复杂的光色,有些敬畏,恐惧,又有些无语,窘迫,更多的是像想要逃离。

只是龙主命令守护,不能逃,也逃不了。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