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253章 胃口很大

气息转换。

景袖笑道:“怎么?这泥土渣子脸还能看着熟悉,东皇若是想与我攀些交情直说便好,不用拐弯抹角的。”

与她攀交情,便是与银天攀,这银月洲谁人不想,这也正是昨日北云霄出声护她的原因,有了银天大人弟子这个身份,若是谁要动她唐兰花,怎么也会思量一下。

被景袖戳破心思,东方烁微怔,他确实有这个心思,不过另一方面确实是想探查下这个唐兰花。

这小子年纪轻轻,居然与几大势力都有关系,到底是个什么人物?

看不透,也想不明白,这一打岔,刚刚的思绪也断了。

瞧着他不说话,景袖转身便走,这一次,他再怎么喊也不会停下了。

身后,待景袖的身影快要消失在林中不见。

身边的翠云烟衫女子才道:“皇主,要不要让人注意下这人?”

东方烁眸光盯着那依稀的身影,脑中想到刚刚景袖手上的银袍,那银袍一眼便看出是昨日银天的,一个师父与弟子的关系真的有这般亲密吗?

总觉得,他似乎忽略了些什么。

“皇主?”看着主子发呆,女子又唤。

东方烁一怔,回神:“不用,你们监视不了他。”这小子的实力已经可以与他一比,不是简单可以监控的,到时候万一来个画蛇添足关系弄僵就不好了。

“那皇主,这人会不会去紫竹云湾啊,这人是九转宫的,若是到时候去了,我们怎么办?”绿衫女子又道,各方势力已经明令禁止九转宫插手紫竹云湾的事,若是这小子要去,她们怕是拦不了吧。

东方烁眸光微沉,威压散开,震的这方的草木颤抖:“去就去吧,一个银天弟子还能坏了计划不成。”这次的行动,是整个银月洲的势力行动,凤玉的**太大,到时候怕也管不了什么银天弟子,实在有异,到时候造一场天灾人祸,撇清关系不就成了。

此人如虎,偏又生着狡诈之心,如狐,又有豺狼野心,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在十七年前与人联手设计出一场谋害凤后的计谋。

景袖嘴角生冷,哼,东皇,这趟紫竹云湾之行,我要你整个势力从东域消失的一干二净。

摇晃着手里的水晶铃铛,东阳宫?这世界上不会再有了。

回到九转宫已经是七日后,东域众势力集结出发紫竹云湾是在三日后,到下月初,众势力齐聚紫云山脚,一同进湾。

之前的紫竹云湾没有消息,是因为这世人都知道这么个存在,却从未找到过它的入口处,只知道它是个瘴尸之地,却无人进过,所以并不能说有确切消息,而且,当时还有种传言,紫竹云湾会自行移动,七年前在东域岭,三年前又在无人域。

这些传言神乎其神,其真实情况只有到时候才知道了。

十七年前,凤冥国灭,作为凤后之夫,云战天一路被追杀那处,当时三族围剿,亲自将云族一脉逐出银月洲族纪里。

作为银月洲除凤族的第二大族一夜没落,死伤无数,云战天的亲弟更是被众人斩杀。

“丫头啊,你说咱办,现在九转宫外各大势力都派人看着,这有一点异动就吹了出去。”蝴蝶结宫长瞪眼呼道。

九转宫刚刚清了内鬼不受监视了,转过头来居然受外鬼监视,可恶呀可恶呀。

天涯言止等人也是愤愤。

十三战将除开叛变的柳永清乌肖等五人及去世的央天战将,剩下还有八人,九转宫里有童泯宫长,天涯,言止,斩馗四人,其余四人散于各处,暂时还没联系。

毕竟隐忍多年,虽然各方势力心中怀疑但并没有真正意义上把柄,在世人看来,九转宫不过是一个十七年前建立的新的势力。

其实,这十七年里各方势力也打压过,不过童泯用九转风云阵及强悍的势力硬是强行杀出一番天地,在东域扎根建宫。

渐渐,时间久了,众人对九转宫也或多或少的敬畏,毕竟,凤族已经没落,凤后也死了,凤冥国也不在,他们这些凤族余孽建势求生也很正常,谁叫现在的银月洲就是一个用实力说话的地方呢。

“咱办?不咱办啊,难不成你们没被监视过?”景袖悠悠的道,丝毫不紧张,脑中想着,要不要直接问问宫长,你是不是还有什么秘密没告诉我,为什么银泽龙族的人会盯上这里。

“什么不咱办,紫竹云湾啊,云主子啊,你个没心没肺的,那是你爹啊!”天涯狠狠骂道,整个人像是要被景袖气死。

这一代凤主怎么这么懒散呢,怎么没有半点当年凤后的风采呢,这样下去,可怎么得了,怎么得了。

气急败坏的样看的一旁的域无言含水扶额,这天涯战将是不是太激动了些。

童泯也是一愣,缩着脑袋坐下,我可没骂凤主啊,不关我的事啊。

景袖抬眸斜睨了天涯一眼,气氛本就静谧下来,这一眼只看得天涯整个人凉飕飕的。

“好了,好了,还请凤主明示,让属下们有个准备。”言止出声道,他们既然是曾经凤后的部下,自然现在认景袖为主。

景袖食指叩在楠木桌面,发出咚咚声,一下一下,众人的心神齐齐被牵引,就连焦躁的天涯忽也安静了下来。

她看着众人一字一句的道:“他们不让我们去紫竹云湾,我们就不去。”

“不去,那我们?”天涯呼道。

“去东阳宫,我要你们一日之内拿下东阳宫,三日之内铲平所有东皇势力,十日内独占整个东域,等我回来,也就是一个月后,我们在这里重新建国,凤鸣,从这里开始。”

“什么!”

“什么!”

“……”

接二连三的呼声,连一向少语的斩馗都不淡定了,这凤主是不是胃口太大了些。

虽然震撼,心中的热血却不自觉翻起,仿佛景袖说的一切都会实现,他们也许真的可以做到。

外面的天依旧灿烂着,风向却已转换。

等到夜深人静时,正九宫地面忽地松动了起来,吓的还在详细密谋的一群人哇哇大叫。

泥土连着青石板松动,地面塌陷,忽地掉下道一米

宽的大洞,一群人大眼瞪小眼,以为有什么鬼物钻出来,各个紧张兮兮,源力护身。

“哎哟哦,死小子,你踩到我头顶了。”一阵呼声,众人惊住,有人!

便见一个身影唰的跳了出来。

一身泥土,面目全非,完全看不清长相。

匪豹子突然看着面前一群人,也是瞬间架势拉开,一脸紧张,匪大王给他们的施工地图不是说的很保密的地方吗,怎么挖到这里了,看这情形,是人家住的地方啊,难道他们线路走错了?

童泯瞪眼,再瞪眼,天涯等人也是错愕。

青天白日,不,大黑晚上冒出个人影,这实在吓人啊。

正想着,又是一阵泥土松动的声音。

唰唰,接二连三跳出几道人影。

一看匪豹子的架势,各个手里武器一挥,全部高度紧张。

一个个落出,待偌大的正九宫里被挤的狭小,三十几人全部跳出,连言止域无言这等冷静的人都不淡定了。

两方对峙,似乎有干架的迹象。

由将军带路,行走在宫道上的景袖似想起什么,脚步忽地一滞,对哦,风扬他们的通道应该挖出来了吧。

三十九人,正是淘宝楼一行人,之前本来收到景袖命令是去各城报名进九转宫,后来,景袖想到就算进来也会碰见方娇扬等人,就干脆撤销了命令,再后来知道蝴蝶结宫长是自己人,这九转宫又有内鬼,景袖便动了让人挖密道的心思。

若是内鬼势力太强。情势发展不好,也有个逃命的机会。

景袖做事,就是这么靠谱,这不,逃命用不着了,用来出九转宫正好用得上,监视,你们就好好监视吧,这个空壳子就留给你们玩了。

正想着,九转宫方向一声暴吼:“死丫头!”

挖密道,挖密道!居然还挖到他的寝宫,呀!气死人了,气死人了。

景袖一颤,当然不可能回去,吼吧吼吧,就算碰上了,风扬那个本是也解决的了。

月皎洁,心情不一。

九转宫某处,这里本是柳永清的偏苑,因为柳永清身死,这里已经空下,此时却传来哼哼唧唧的声音。

“嗯,舒服,好舒服。”

“嘿嘿,我马文是不是很棒,小娇扬,我的心肝宝贝哟。”

哼哼唧唧的声音继续,风出过,竹林轻颤,一阵舒爽声,终于没了动静。

待过了好久,细细低语又再次想起,不知道说着什么,只能依稀透过窗缝看见,方娇扬那满眼的阴霾和马文那欲望翻滚的嘴脸。

另一边。

一身重伤回到方家的方坚义和钟天甲也是如此,钟天甲是作为客人身份出现,两人神色阴沉的待在一起,只是方家家主外出,还没回来,两人的话还没机会说出口。

不知道等话说出,这方家又会有些什么动静?

天涯回到自己住处,淡望了眼旁边的苑子,并没有抬脚走进去,此时已经今非昔比,即使是一等弟子,他也不能将任何事情告知,凤主,不容有任何闪失。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