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252章 交换秘密

景袖想到的,也是各方势力想到的,这次的消息不仅道出了紫竹云湾的真正入口地,还特别提了云战天,火凤玉,这到底是局,还是云战天的行踪真的被泄露了。

“那各位的意思是去还是不去呢?”童泯宫长微捋了下胡须道。

“去!怎么不去!不过嘛……”西皇那阴柔的男子说道,话没说完,阴蛇已经接道:“九转宫不准插手!”

“你!”童泯宫长气结,眸中泛起寒色。

“哼哼,至于理由,童泯宫长怕是心知肚明,我劝宫长最好不要插手,否则嘛扣你个通贼的罪名就不好了。”阴蛇继续道。

各势力齐齐附和,对对,九转宫不能插手,这些老东西万一到时候来个倒戈半路给他们下绊子就不好了。

九转宫这些凤族余孽迟早要铲除的,只是不是现在。

这方。

景袖眸中也是寒光闪过:“哼,不让去吗。”

修长的手指把玩着景袖的青丝,北云霄道:“对,不会让你们去的,因为九转宫的过去大家都心知肚明,进入紫竹云湾必须都是些同心想要铲除云战天的势力,若带上九转宫怎么能让人安心,不仅如此,怕是各方势力会从现在开始会监禁九转宫,不会让九转宫有任何机会行动。”

北云霄说的没错,此时,童泯宫长一拂长袖刚刚站起,周围的各方势力竟然全部拔剑相向。

“童泯宫长,不如现在就由我们护送你们回九转宫吧,这一路夜色,小心了山路。”阴蛇道,虽然他实力抵不过童泯,但这会却一点不担心,众矢之的,一个九转宫还能翻了天不成。

童泯气的咬牙切齿,身边的言止天涯更是神色不善。

打望了眼远方,也就是起先银天带景袖离开的方向,宫长道:“好,我们走!”

众势力首领打个眼色,自有人跟上,连东方烁身边的绿芸都跟着离开了。

这方顿时只剩东方烁,红尘三仙,邪美人,三方顶尖势力,不过从讨论开始,邪美人和红尘三仙都在烤肉,没出声半句。

“哎呀呀,好了,好了,快给我,奴家的桃花鸡,香呀,香死人了呀!”红尘三仙翘着兰花指呼嚷。

一旁的华容假半仙大翻白眼,什么桃花鸡,明明是路边踩了几朵喇叭花塞进肚子烤好不好。

月深邃。

这方,景袖清澈的眸里一闪冷笑:“不让去,好,那就不去紫竹云湾。”至于这后果嘛,哼哼……

北云霄轻柔的一吻落在景袖额上,眼中尽是宠溺,他的袖袖,就连算计人都这般可爱。

“对了,你这次出现在九转宫是为了帮助宫长清内鬼么?”景袖忽然道。

身后的北云霄一怔,望着天边眼中寒光闪过:“是,也不是。”

“嗯?”景袖疑惑,偏头看着他,这是什么答案?

“不仅是帮九转宫查,也是帮银泽龙族。”北云霄喃喃道。

景袖眸中惊色炸开,什么!帮银泽龙族?她并没有出声,静待北云霄继续说下去。

北云霄看着她,手腕圈着景袖道:“三年前,有一个银泽龙族的族人混入九转宫了。”之前只是听龙老怀疑过,但是几天前的那场守株待兔让他有了重要发现,那个人,那个连他也没有追上的人,是从银泽龙族出来的。

他们银泽龙族特有的气息,不会错的,天地道的秘密太过巨大,那人到底知晓多少,又带出去多少,或者说,他现在为谁卖命。

景袖也低眉思量着,翁婆让她到九转宫来,难道不仅仅是为了找十三战将,还有其它秘密?蝴蝶结宫长还有什么事没有告诉她么?这个十七年前才成长起来的九转宫会隐藏着什么呢?为什么会引得银泽龙族的人潜入呢?

“云霄,你们银泽龙族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存在啊?还有啊,你不是耀天的霄王,是云苍王的子嗣么?怎么会是龙主?还有啊,为什么明镜知道你是龙皇啊……”一个个问题,景袖早就想问了,以前只是想彼此慢慢去发现,去理解,现在,她不想等了,她想知道他的一切,因为她也要护他。

景袖的心意,北云霄当然感受的到,摸着她的青丝浅笑:“我以为这些问题你一辈子都不会问呢。”

景袖一愣,忽又笑道:“可是我问啦,那这样好了,为了公平起见,今晚我们交换秘密好了,一问我一个,我问一个,都如实回答好不好?”

北云霄望着她,她眸里的光芒依旧闪亮,缓缓道:“好。”

景袖巧笑生花,豪气的一挥手腕:“那好,你先问吧。”

银眸怔望着景袖,半响,薄唇微启,北云霄缓缓轻道:“我的袖袖,你……是谁?”

轰!

似有道惊涛骇浪从景袖心里猛地泛起,跃至百丈高,无数的浪花撒下,他问她“她是谁?她是谁?难道他知道,他知道!”

景袖怎么也没想到,北云霄的第一个问题居然是这个。

她凝望着他,从他俊美的容颜想要看到他的灵魂,半响才缓缓,极致认真的道:“我叫云景袖,身是魂非的云景袖。”

哗……

景袖心中的惊浪似乎落下,意外的她深松了口气,埋藏心底的秘密道出,居然异常的轻松。

北云霄却不平淡了,若说刚刚景袖的心里百丈惊浪,那么他的心里便是火,能焚烧人血骨的火,这火来的强烈汹汹,似乎要将他整个人烧裂。

什么意思,身是魂非,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他的袖袖,灵魂……那她会不会离开,会不会消散……

超越凡人神智,瞬间便理解到景袖的意思,他忽的紧拥住她,颤抖的手甚至有些害怕,他不该问的,即使他已有所想到,但是一直埋藏不是很好吗?

“我叫云景袖,还有个名字叫歃血,不过在那个世界很多人都叫我暗王,我是暗夜杀手,执行了无数收割人命的任务……”细语,渐渐将曾经的一点一滴剥开,这次后,那些过往将彻底离她远去。

北云霄听着,深深的记着,了解着她的过去,了解着她的血骨。

时而杀气尽显,时而微露疑惑,时而轻问几句。

细语不歇,景袖完全忘记了这是个要交换秘密的夜晚。

待到晨时,光线从天边生起,身边的人都不在,她才反应过来。

拧眉,看着手上的银袍,浓浓的不悦,她说了一晚上,那人居然半字都没交代,怎么都感觉落入圈套了一样。

不过,要不了些时日,他们便会再见,银泽龙族的那个人已经露出了线索,北云霄必须顺势继续追查,但是他也答应她,等她到紫竹云湾的时候,他会再次出现。

没错,紫竹云湾,九转宫去不了,景袖必须去。

行走在山间上,身边将军美人带路。

此时,那些各方势力已经出发。

“呵呵,银天大人的弟子这是要去哪呀?”熟悉的声音让景袖一滞,停了脚步,身边的将军美人低唔起来。

来人居然是东方烁,他身上的华袍沾染着晨露,虽然笑着,面上却透着若有若无的寒气,还是威严尽放,压制着她。

不过……现在的景袖,可不是昨日那般力弱,源力调动,无形的气息散出,瞬间便挡了他的威压。

一座千平大犹如小山大的金色玉石源力被她吸收,这实力还是那般不堪吗?

此时,怕是东方烁要拿下她,也会耗费一番功夫吧。

动不了她,景袖当然有恃无恐。

“去哪?回九转宫啊,怎么?这山道是你开的,要收过路费吗?”景袖悠道,话声带着奚落,讽刺堂堂东皇不过是贼匪一个。

东方烁的神色一戾,寒气暗生,却也不会动手,这人虽然是九转宫的人,但却跟银天有关,虽然不知道那所谓的师徒关系到底真假,不过昨日银天对她的纵容确实看的出来,或许,等他得了凤玉,还可以利用这人进入天地道呢。

心中想着,神色转换:“唐公子说笑了,本皇不过是想说你见东西。”

送东西?景袖一怔,疑惑。

就见东方烁手腕一招,一个翠云烟纱女子显出身形,她上前,缓缓递上一物,是一枚浅绿色的水晶铃铛。

“这东西就送给唐公子吧,昨日听说唐公子与弄杀是旧友,还想再见,弄杀犯事,怕是短时间不会出来了,弄杀公子若有心,可以去看看她,这东西可以任你自由通行东阳宫。”

东阳宫,便是东方烁势力所在,这些各方势力虽然各自称皇,但并没有建立真正意义上的皇宫,不过他们修的那些宫殿羽楼,比真正的皇宫也差不到哪里去。

自由通行?景袖眼睛一亮,好呀,还真是帮她大忙了,唰的接过,轻摇:“谢了,我就不客气了。”转身,便欲走。

东方烁忽地再出声:“等一下。”

景袖转身:“嗯?”

东方烁望着她,眸光紧锁,似乎在看着什么,半响才道:“唐公子的脸倒有几分熟悉。”

景袖心头咯噔一跳。

此时的景袖虽然带着破碎的兰花面具,但脸上的红疙瘩已经消散,不过还好,昨夜折腾,脸上全是尘土,这山间之地,她也没机会收拾。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