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251章 吸收了

众目睽睽之下,景袖缩头缩脑的走到银天身边,嘿嘿一笑,唤道:“师父。”她家夫君大人在生气,得讨好,必须得讨好。

银眸流光闪烁,从来没见眼前人如此乖顺的一面,心头异样的跳快,一股躁火控制不住的升起。

她的眸,还是耀如星辰。

这一唤,边上的红尘三仙气的跺脚:“呀呀呀……”

刚出声,就被从树上飞身下来的华容捂住嘴:“别闹,别闹,人家是银天大人,你打不过,打不过……”

被捂住嘴,红尘三仙不断挣扎,用眼神杀死华容:“你丫的谁说我打不过,老子曾经一根手指就摁死他了!”

华容不断点头敷衍,眼神回应:“是是是,你打得过,打得过。”摁死了人家还会在这?扯犊子呢。

看着场上的场景,假半仙抠抠光头,小眼笑眯眯,牙白一露:“嘿嘿嘿嘿……”浑身仙风道骨的味道不见,又变成那副神叨叨的模样。

看着景袖乖巧的样子,一旁的圣影心头嘀咕:“不是说龙主见到凤后像是老鼠见着猫吗,这情形不大像啊。”

“吸收了吧。”

装乖巧景袖正想着如何消除眼前人怒气,头顶银天清润的声音落出。

“啊?”疑惑,不解。

一旁的东方烁和各大势力也是拧眉。

就见那身银袍随风扬起,如玉的眉羽轻动,浑身似有一道神圣银晖散出,他转首,看着面前的金色玉石群再道:“把这些吸收了。”

云淡风轻的态度,泰然的神色,直接,无需丝毫拐弯抹角,依旧清冷的声音,却带着一种不容置疑的威压。

刚刚的那一瞬,聚形阵并没有将这片的金色玉石群毁去,现在依旧是源力充沛。

“银天大人,你……”东方烁出声,话出到一半又说不下去,这是银天,守护天地道的龙主,即使他心有不满,可他如何能撕破脸。

银眸微抬,一股凌驾众人之上的威息散开:“我说让她吸收。”

宠的直接,宠的霸道,就是这般!

这一刻,立的最近的景袖感受的清清楚楚,眼前的北云霄不一样了,不说他实力的改变,是一种由灵魂散发出来的威压。

以前的他一样尊贵,傲视众人,可是现在的他,是由灵魂血脉散发出的威势。

这感觉就像,就像掩藏华光的银龙渡过了天劫,飞身滕游上了九天。

同时,景袖心头又是咯噔一跳,因为一丝浅薄的血腥味散在她的鼻尖,这腥味极浅,旁人可能闻不出,但是怎么可能瞒的住她。

一切的脱变都需要付出血的代价,眼前这般强大的银天又经历些什么呢?

似感受到景袖的担忧,散着浅光修长的手指摸上她的发丝,这动作来的自然随意,落在众人眼里便成了银天大人对这徒弟的极宠。

景袖一怔,银天一愣,这动作来的自然,两人都没有思考太多,流光在两人的瞳孔里转换,他道:“去吧,把这片源力全吸收了。”话语带着温柔,让在场的所有人一怔,这是银天?

景袖眸中流光闪过,神情一闪硬色:“好。”

他让她吸收,她便吸收,这些东西留在她的身上总比给这些势力好。

因为打斗,这片玉石群大部分已经暴露在空气中,景袖行到最中间。

众人面面相觑,有些心思诡诈的耐不住仍然想出声反抗。

“唰!”银袍一挥,无数银光成光线散于各处,结成一个六角天罡阵,景袖便在这阵法中心,同时,暗处银泽龙族的守将齐齐闪身而出,他们仅仅六人,分站六处,震守阵角。

轰!似有一道银光从阵法中心冲出,宛如长鸿,直飞九霄。

这犹如神力般的长鸿直接冲的阵法里的其他人唰唰飞起,连东方烁也一怔,身形连连后退。

一切发生在刹那,再望时,整个玉石群上的源力已经疯狂凝聚,用不着景袖调动筋脉运转气血,整个场上的源力已经疯狂的涌向阵心的景袖。

“坐下,调息。”

正控制不住时,银天清润的声音响起。

景袖唰的坐下,依言行事,这些源力来的疯狂,让她有些招架不住,不过,景袖意外的发现,不仅是她在吸收源力,她身上的青白凤玉也在急速吸收,那速度,甚至比她还快上几倍。

许是知晓会有此等异象,六个银泽龙族守将源力一升,唰的将手中的银龙刀仍向了半空,银龙刀飞起,并没有掉落,而是在半空汇聚高速旋转起来,阵法中的源力凝聚的更快,以景袖为中心,散出猛烈的白光。

白光刺眼,晃的人根本看不清里面的情形。

时间一点点过,风声呼呼,月升起。

角落,天涯望着场上的情形眸光憧憬,凤冥重生的日子来了。

景袖吸收源力太过迅速,到后来根本压制不住筋脉疯狂运转晕了过去。

醒来时,已是夜色深邃,周围静的不闻虫鸣。

景袖恍恍惚惚睁眼,脑袋昏沉,身上的银袍滑落,熟悉的味道立刻落上鼻尖。

“云霄。”她下意识的轻唤,忽发现唇舌有点干涉,似乎被“纠缠”过。

身后是炙热的温度,她的脑袋被轻转,柔软的触感瞬间落上嫣唇,被疯狂的吞噬,那感觉让她窒息,脑袋越发昏沉了,熟悉的气息让她生不起半点反抗。

久久,久的景袖的脖子酸痛,她将再一次昏过去,身后的人疯狂的气息终于收敛,但那若有若无的怒气还萦绕在周身。

景袖恍惚打量四周,才发现这是一处山洞,远处是星星篝火跳跃。

身子微转,纤细的手腕环在身后人的腰上,指尖能摸到他里衣的轮廓。

他身形一怔,袖腕里的手微握,似乎想要拥住,心头又止不住的怒气,她怎么能把自己陷入那般境地呢,他不是说过吗?不能受伤,更不能死!

同死共穴。

虽然没说一句,但景袖就是知道他在生气,这种感觉,只有心灵交付的人彼此才懂。

缓缓,柔荑摸上他的指尖,一点点抬起,移到左边胸口的位置,那里没有熟悉的跳动,银眸中惊色瞬间炸开。

“这……”

月光照下,将景袖的神情照的清晰,她嫣红的唇缓缓勾起:“你知不知道世界上有一种人她的心脏跟别人不一样。”不在左边,所以不会有危险,她没有用自己的性命去赌,她听了他的话。

同死共穴。

银眸光泽炸开,心中的怒气唰的消失殆尽,他紧拥住景袖,喃喃:“袖袖,我的袖袖。”她听了他的话,她爱护着自己,好,很好。

暗处,护守在这方的圣影龙一眸中光泽闪过,神情带着点欣慰。

数月的分离,什么都比不了一翻浓情交融。

月浓郁,渐渐有浅吟声,止不住。

这方,离山洞大约千米的一块空地上。

各方势力并没有离开,他们端坐各处,似乎在商议着什么。

“要我说咱们就带人立马攻到紫竹云湾,这云战天绝对逃不了。”北皇势力中一腰拴铁锁链的首领说道,这人是北皇坐下第一守将,名号“阴蛇”,人如其名,他额上有半块皮肤布满蛇纹,眸眼也微微泛红,气息如毒蛇般悚人。

“攻?紫竹云湾是有名的瘴气尸地,云战天又在那里建势多年,你能进去?”西皇势力的一首领说道,这人面向阴柔,身形也娇小,若不是他喉上长着喉结,让人忍不住怀疑他会是个女子。

“哼,难不成不攻了?火凤玉不要了?那凤氏贱人霸占火凤玉那么多年,居然还转手送给情郎,还真是无耻。”阴蛇谩骂道,眸光时而向童泯看去。

九转宫自成立,就打着与凤后再无瓜葛的名声,这些说辞他们会相信?哼哼,最好能激怒这老东西,然后大家合伙把这些人给灭了。

一旁的东方烁视线也落在童泯宫长身上,眸光深邃。

仙鹤宽袍下的手微握,蝴蝶结宫长却是面不改色,依旧轻笑,云淡风轻的神色,不语,心中却是惊涛骇浪。

紫竹云湾居然被找到了?云主子的下落也暴露了?

这也刻。

景袖也是惊呼。

“什么!找到紫竹云湾了!”

瞧着景袖暴露在空气中泛红的肩肘,北云霄的银眸一闪深邃,轻柔的将袍襟拉起,盖上那些诱人的美好。

此时的景袖依旧是男装打扮,脸上的红疙瘩也已消退,月光落在她精致的容颜上,整个人透着一种别样的**。

鼻尖拢上诱人的女儿香,若不是不合时宜,不能太过疯狂,北云霄真想今夜将眼前的人揉的骨肉尽酥。

深呼口气,散去那些躁气,低沉暗哑的声音响起:“对,找到了,酉时三刻,东方烁的‘音影阁’亲自传来的消息,同时,北皇势力,西皇势力,甚至红尘三仙的南域及邪美人的神羽殿都传出了消息。”

他敢肯定,这一刻,怕是整个银月洲都知晓了吧。

紫竹云湾被找到入口了,云战天的消息出现了,火凤玉的消息也再次翻起。

景袖拧眉,忽地觉得心头怪异,都收到了消息,怎么可能这般齐整,会不会是有人故意散出消息?难道她爹爹那里也出现了内鬼?或者是请君入瓮?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