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250章 霸权主义

参天古木上。

华容大大的感慨:“这就是银泽龙族的实力呀!”

邪美人摩挲着下颚,半响,嘴角邪魅一勾,道:“好像这银天大人还欠了咱神羽殿好几万银子呢,记得去要回来啊。”

华容瞪眼,再瞪眼,那帐不是清了么,怎么……

愤怒,极致的愤怒,煞气控制不住的在银天周身游走,像是一道旋风,刮的身边泥尘飞扬。

刚刚的情形,若是他晚来一步……

景袖知道他生气了,真真正正的生气了,她又将自己陷入危险中了,手腕微抬刚想解释点什么。

“唰!”眼前的人居然一挥银袍唰的走开。

景袖心头咯噔一跳,暗叹不好,夫君大人暴躁了。

“哈哈哈……这里这么热闹呢,瞧这一个个的,还真是干劲十足啊,辛苦了辛苦了。”一阵悠哉呼声。

便见蝴蝶结宫长从密林中走了出来,他一身仙鹤宽袍,身上尘土未沾,气息流转如同藏锋金日,连景袖都微微侧目。

第一次看这人正经起来,原来还挺靠谱的。

他话落,各方领头势力齐齐拧眉,暗叹又一方势力插手。

刚想着,蝴蝶结宫长摸着长须,笑眯眯的一拂袍袖道:“来来,咱们也不能闲着,都出来劳动下,这挖金色玉石群的事咱九转宫也得出出力不是。”

话落,他身后一道道身影唰唰飞出。

他们身穿宽大白色锦袍,彩光琉璃的长剑挥舞,腰束彩色锦带,二十几人呈一把擎天长剑落下。

乌肖一看此阵,眸光大变。

“宫长,你……”

九转风云阵,这阵法是九转宫的镇宫之阵,是从当年凤后赏他们十三战将的一本玄机神谱里面研究出来的。

此阵一直都需要他和柳永清及其他一些导师成阵,如今他们不在,宫长居然还是建了此阵。

这么说……他被抛弃了,被彻底抛弃了!

蝴蝶结宫长摸摸胡须笑道:“我?我怎么了。”他虽然笑着,眼里的光却至深的痛,都是曾经一起出生入死守护凤后的兄弟啊,如今刀刃相见,不忍,真正的不忍。

乌肖一滞,眸光微垂,柳永清刚刚已死了,七老怪的性情乖张他根本压不住,稍有不测,还会被拿来做人肉实验,这么一想,乌肖一颤,就想委身求全。

“砰!”人群中忽地扔出几具尸体。

熟悉的面孔让乌肖一滞,尸体一共十五具,全是曾经九转宫德高望重的导师。

东方烁云景浩看着其中一些尸体神色忽滞,眸光微垂,不为别的,因为那些尸体中有些是他们派去九转宫的内鬼。

金色的蝴蝶结束带随风飞起,宫长笑笑:“你们不都喜欢自成门派么,我成全你们呀,今日过后,你们都被逐出九转宫了。”他话语轻巧,只有自己知道心中多么难受。

乌肖一颤,就想求情。

那九转风云阵中唰的飞出一道人影,他身如齐天云松,手提风钳戟一舞,一身威烈的气息迸发,待停下时,他戟尖落正在乌肖的脖子上,英目煞色滔滔,仿佛乌肖再多说一句就要了他的狗命。

言止!曾经的十三战将之一,战场侧锋!

景袖眸光闪烁,心中些许安慰,不管世事如何变迁,总有些人还是忠诚自己心的。

“言止,你你……”乌肖颤抖着身,满脸恐惧,早先因为打斗已是源力枯竭。

“唰!”风钳戟一转,锋利如刺钉的尖口滑过他的脖颈,血色迸发,下手利落,不讲丝毫情面,若不是童泯大哥护着,他早就想动手了。

敢背叛十三战将,这就是下场!

蝴蝶结宫长一颤,眸子眯起,再睁开时已是一片硬色。

今日便是凤族重生的开始!

“呵呵,银天大人远到而至,我东域真是有失远迎?”东方烁忽地出声笑道,身上的深紫华袍随风扬起,一股无形的威压若有若无的散在场上。

此时,已是四足鼎立的场面。

他,南皇,童泯宫长,银天!

与红尘三仙的脸皮已经彻底撕破,那么剩下刚来的童泯和银天还有可能合作,尤其是银天,若是与他联手,这南皇及其他西皇,北皇甚至九转宫的势力完全无需顾及。

他想的很好,只是,银眸轻眨,宛如银电的光泽闪过,除此之外,再无动静。

场上异常安静,谁都没有冒然出声,只有景袖知道,这人是在生气,生气呀,别惹,千万别惹。

东方烁的脸色微僵,却也很快隐忍下来,银泽龙族的人本来就神秘高傲,他们掌管“天地道”,常年都不会现世,与银月洲的势力不打交道也属正常。

只是……

视线落在九转宫众人身上,心中疑惑,消息传银天龙主现在再九转宫,难道……

怀疑,落在童泯身上的眸光便更加深邃了。

气氛依旧静谧,东方烁的出声没打破僵局后,谁都没有再出声,众人都在静观其变。

“呱呜……”诡异的声音。

是黑域养的蛙人,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那蛙人像是吃了人心不适反腑,一口黑液喷出,这本没有啥,只是那蛙人离银天较近,几滴黑液落在银色的华袍上,便见黑烟散出,衣袍不断的腐蚀。

几乎是同时,银天银袍一拂,银光如几把流光剑,唰唰射向各处。

只听噗噗几声,场上的所有蛙人全部爆开,腐蚀的腥臭味顿时弥漫场上。

嘶……众人目露惊悚,倒吸口凉气。

忽又觉得理所应当,这可是银泽龙族的龙主,居然敢冒犯,活该,活该呀!另外嘛,这黑域养的恶心玩意四域的人都挺讨厌,一时间大家心里还有点齐齐称快。

青傀行者的脸色却不好看了,他带来抢夺源力的手下居然一瞬失了大半,手心一握再握,眸光诡异的扫过一脸红疙瘩的景袖和她身边的将军美人。

景袖心头咯噔一跳,忽地有些发毛的感觉,对方朝她诡异的一笑,居然转身带着剩下的人走了。

黑域的人离开,无人区闲散的势力还想再争也是有心无力,思量再三也离开了。

景袖垂首,黛眉深拧着,暗想着刚刚云景浩最后那一眼,不好,很不好,眸光忽地瞥见将军美人的毛色。

眸中惊光炸开。

不好!认出来了!

因为七老怪的围杀,将军美人的毛色已经恢复,他认得将军美人,自然也认出了她。

这人知道她来了银月洲,那么……

拧眉,景袖只恨不得现在冲出去,杀人灭口。

实际上她也如此做了,众目睽睽之下唰的闪身离开。

有银天在,她何需瞻前顾后!

银袍下的手微握,眸光追随一瞬,强忍了下来,暗处的龙一已经跟上。

“呵呵,这九转宫的弟子还真是越来越没规矩了,怎么回事?童泯宫长是缺导师教导弟子么?要不要我挑些人过来帮帮忙?”东方烁笑道,一方面是讨好银天,一方面是抨击九转宫。

要知道这脸带兰花面具的小子可是南皇的玩物,他与红尘三仙不合,与九转宫也是争势多年,彼此早就明争暗斗。

蝴蝶结宫长冷笑,仙鹤长袖一拂,面前十五具尸体中唰唰飞出两道,一边冰冷的道:“不劳东皇废心了,这些没用的东西还是还给你的好。”

话落,又是一拂,地上的尸体唰唰飞走,纷纷落在各大势力面前。

各势力脸色一僵,眸中光色转换,安插这么多年的内鬼居然全被拔了出来,看来这九转宫是要动作了。

实际上童泯是曾经凤后的战将各方势力都心知肚明,只是一直没挑明而已,凤后身死,尸体落于断绝崖,火凤玉不见,云战天又销声匿迹,他们只能安插些内鬼时刻注意着动静。

这方,景袖闪身追来后,并没有看见云景浩等人的身影,这人心思诡诈,早就不知道藏身何处。

“shit!”一句咒骂,煞气将脚边的青石震碎。

龙一在暗出看着这所谓的凤后,眸光微闪,面上依旧没有表情。

追人不成后,景袖便闪身而回。

场面依旧僵滞,各势力齐齐观望。

看着景袖出现,银眸闪过流光,道:“过来。”清冷暗哑的声音,如雪山上的冰峰,那温度能冻僵人身骨,偏生这里面又带着丝不易察觉的温柔,像是雪莲绽放,那纤柔的光华能让人心头悸动。

众人一怔,自然不知道银天叫的谁?

景袖一愣,虽然知道,但是不解,这般众目睽睽之下叫她?

“唐兰花,还不过去,你导师叫你呢。”童泯宫长的声音响起,这人摸着长胡子,小眼里闪过精光。

景袖一愣,忽地明白过来,导师?这人是以导师之名护她。

众人一愣,议论纷纷响起。

“什么!这小子是银天大人的徒弟。”

“难怪银天大人开始出手救他,原来这么回事。”

“是呀,难怪这小子刚刚敢不尊礼数离开,敢情是银天大人的徒弟呀,估计银天大人还特别疼爱他,没见着银天大人都不生气吗。”

“是呀是呀……”

一句句议声,景袖的表情由错愕变成了理直气壮,对!她现在是银天大人的徒弟。

东方烁的神情却变的万般难看,这小子不是红尘三仙那娘娘腔的玩物吗?怎么又成了银天的徒弟?那他开始的挑衅算什么?小丑唱戏么。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