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249章 银天驾到

“皇主,发现玉石群了。”是被唤绿芸的女子呼道,她黛眉轻颤,显然很是激动。

东方烁一怔,却没有多大反应,悠悠道:“什么成色的。”

“金色!大量金色,源力浓郁,已经探查过了!”绿芸又呼,东方烁的神色已经变化。

景袖心头咯噔一跳,拧眉,难道……

东方烁已经飞身离开,景袖几人对视一眼唰的跟上去。

待他们离开,残林间显出一道佝偻的身影,他黑衣断肢,一身血色,凝望着景袖离开的方向满眼阴霾。

好一个凤后子嗣,孽畜,你给我等着,等着。

金阳缓移,将要竭尽暮色,景袖等人尾随跟上,眉目再次深拧起来,果然是刚刚的玉石群,居然这么快就被发现了。

金色玉石群的出现已经造成现场一片混乱,各方势力齐出,连云景浩的蛙人都放了一批出来。

“凤主,怎么办?”天涯道,手心紧握着。

域无言含水也是担忧,他们人单力薄完全改不了局势,这下怎么得了。

参天古松上。

邪美人几人站在各处。

“疯了,都疯了。”华容感慨道,看着下面的打斗触目惊心,这些人都被眼前的利益冲昏了头,完全丧失了理智。

景袖拧眉,半响问道:“你们知不知道什么方法能够将这些玉石源力全部毁掉?”不能被这些人所用!绝对不能!

几人一怔,齐齐思量起来,毁掉?毁掉玉石群?毁掉源力?怎么做,能怎么做?

“我听师傅说凤玉作为源力之根好像有这个能耐,不过……”

含水道,话还未落,景袖唰地抬起头:“凤玉?”

这般反应让众人一怔,齐齐看向景袖。

火热的注视下,含水再次道:“嗯,凤玉好像有,不过具体方法我也不知道,只是听师傅说过一次。”

景袖又转首看向天涯,央天战将知道,这人应该也知道吧。

对方摇摇头,一脸无奈,他确实不知道,就算知道,现在还能找到凤玉不成,五块凤玉皆已失去下落,谁有那个能耐此时拿出。

刚想着,眸色陡然一滞,几人呆愣的望着景袖手中的青色玉石完全没了反应,这这……

景袖眸光转换,望着混战的局面,要不随便试试?

刚想着,天涯唰地一扫她指尖,将凤玉卷回她的袖中。

“哎哟喂,姑奶奶额,你你……”他激动的望着景袖,完全不知道该说点啥好。

身边的域无言含水也不等景袖反应,拖着她便走,几人身形飞跃,瞬间便避开人群。

“喂喂,这不管啦。”

天涯顾不上身份,一个爆栗子狠狠瞧在景袖脑袋上:“你你你丫的知不知道这是个什么东西。”居然敢在刚刚的情形下拿出来,气死他了,气死他了。

“知道啊,凤玉嘛。”景袖悠道,云淡风轻的态度气的含水都恨不得敲她两脑袋。

“凤玉,凤玉,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凤玉!什么叫凤玉!”域无言咬牙切齿的道,一向淡定的神色也变的暴躁起来,师傅这到底是要效

忠个什么样的主子,没心没肺,简直没心没肺。

被三人围攻,景袖耳膜都快震破,脑中却还想着怎么才能将那些玉石群全毁了。

“嘿嘿,凤玉啊,就是大宝贝呀,老大的宝贝了,整个天下的人都在争呢。”一道嘿笑声出,天涯等人一怔,警铃大作。

景袖一愣,眼皮微抬,悠悠道:“假和尚,还不死出来。”

话落,嘿嘿声笑出,一个闪亮大光头落在景袖面前,他看着景袖,如看稀世宝贝,恨不得把她盯出个洞来。

凤玉啊,银月洲人梦寐以求的凤玉呀。

“丫头,你是哪块凤玉?青的白的蓝的紫的?还是火凤玉啊,给我瞅瞅,瞅瞅。”他一边道一边在景袖衣角上掀找。

天涯等人眉羽煞色,暗想是不是要杀人灭口。

景袖黛眉一挑,双手环胸道:“你要能告诉我凤玉毁灭刚刚那些玉石源力的方法,我就让你瞅,怎么样?”

假半仙一滞,挠着光头嘿嘿笑道:“丫头,你杂知道我会呢,我又没说过我知道啊。”

景袖嘴角轻勾:“为啥?因为你是神棍啊!”

这假和尚看似人畜无害,其实才是真正的人物,有些东西不说,不挑明,大家心知就好。

假半仙挠着脑袋又笑:“嘿嘿,好好,这神棍名好,我夜观天象,可以与凤后交易一回,成交,成交。”

风声徐徐,远处一片血腥弥漫,这里细细低语正在密谋些什么。

暮色,耀天与千盛的战场也进入尾声。

黑衣黑发,她站立马背之上,手上是刹羽的神弓和双斧王的两把金斧,两物加在一起,怕是有千斤重,很难想象她纤细的胳膊是如何举起这两物。

众目睽睽之下,她一身血气,周身气势却宛如一个罗刹王者,这一刻,众人似乎见到又一个霄王妃,不同的是这女子来得更加疯狂,更加暴虐。

“想动她,这就是你们的下场!”她芊芊素腕一扬,就见手上的神弓和金斧唰的飞起。

黑光飞出,十分源力,两物在空中砰地炸开,碎片化成利刃唰唰落于各处,血色绽放,百米远的敌阵中刹羽的假肢轰的碎裂,双斧王的脸上一道见骨血痕。

就是这般猖狂,谁能奈她作何。

轻风,晚霞,映红整片天空。

同在一片天空,一同的诚挚之情。

景袖这方,杀戮继续,血色染满大地,比天边的晚霞还红。

对于他们的自相残杀,景袖没有丝毫怜悯。

一个无形的阵法正在搭出,景袖依稀看出,是聚形阵,能够将周围的气流改变,阵心一落,大量源力聚拢,景袖必须乘此一瞬落在阵心,以身上的凤玉为媒介,两者力量一碰,相毁相生。

听起来有些玄乎,景袖却清楚知道,这些奇门遁甲之术的厉害,若是一些资深先者用起来,完全可以达到聚雷引劫的效果。

所以她丝毫不怀疑假半仙的能耐,这个神棍若真没有一点本事,会次次都算她那么准,还每次都赶在枪口上。

有些东西是相辅相成的,或许他是用他的方式在化解她更大的杀戮。

这些道理景袖是懂的。

此时假半仙轻笑着,身上一身铠甲,却是仙风道骨的味,仿佛真的深不可测。

天涯域无言含水悄声在四周移动着,他们手心紧握,尽是紧张,没事吧,一定会没事吧。

就连将军美人都被假半仙使唤蹲在“生、和”两角不准动弹。

渐渐,无形的阵法正在成形,若是此时从半空看,会发现地上的源力正呈漩涡状流动。

参天古木上。

邪美人摩挲着下颚赞道:“还真有些本事。”

华容瞪眼,什么有本事?

刚想着,又听邪美人道:“华容,你说那蓬云山上真的有神翁么?”

华容一愣,回道:“没有啊,什么神翁,没听过呀,不过好像十七年前出了个和尚,听说离开银月洲浪迹天涯去了。”

“哦。”邪美人笑应道,身上的紫鸢花流光璀璨。

此时。

战场上,红尘三仙正暴走与东风烁打斗在一起,不为啥,就为了东风烁居然骂了他句娘娘腔。

“呀呀呀!该死的,奴家今儿不弄死你,你个王八犊子,老乌龟,千年瘪三!”敢骂他,居然敢骂他。

真当他小三脾气好就不会削人了是不是!

两人打的厉害,周围的泥土残叶飞卷,也很好的挡住了场上的情形,渐渐周围的源力都开始汇成一个圆圈,天涯等人不动了。

假半仙摸着不存在的胡须向她打个眼色。

时机已到,景袖唰的飞身而上。

她身形刚刚站稳,凤玉的力量顷刻爆发,两方对撞,因为假半仙还布了阴阳阵,本应该不会引起多大的动静,景袖的身后却忽地多了道劲风。

竟是柳永清手握长剑朝她刺来。

这人应该是发现了身体的不对劲,没有调动源力,直接是蛮力挥来。

“狗东西,给我去死!”他戾喝,神色狰狞。

心口的位置,怎能不避!

只是她若一避,阵法都是牵一发动全身,她做为阵心,可能会保全力量,但天涯将军他们呢。

银牙一咬,景袖就打算硬抗下来,她云景袖没有那么容易死!绝对没有!

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间。

假半仙慌忙改阵,天涯等人眸光大变,想要冲来,一切却都来不及。

“砰!”无数的血肉炸开,散落在整个场上,巨大的爆破音,宛如一道九劫紫雷,那声音似乎穿过了浩瀚宇宙,震的每个人都僵滞着。

景袖满眼呆滞,胸口是刚刚柳永清剑滑过的痕迹,兰花面具上落着猩红的血色,滴滴答答落了一地。

她怔望着,望着眼前的银天。

对方的眸光异常冰冷,似乎要毁天灭地。

像是发泄般,他身上的源力一出,整个场上宛如有道飓风至四面八方轰的炸开,所过,狼藉一片,树断,石碎,人飞,就连他们的利器都被震的嗡嗡作响。

东方烁与红尘三仙也被迫停了手。

东方烁的表情是一脸凝重,红尘三仙是一脸愤愤:“丫的,这臭家伙,实力怎么长这么快!”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