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248章 七老怪

黑老二看着她,嘴角勾起邪笑:“呵呵,小丫头,别来无恙啊。”

景袖凝眉,并没有答,只是冰冷的看着他。

对方也不在乎,双手背负在后笑的更是诡异:“呵呵,还真有当年凤后的气魄,一样的目中无人啊。”

他话出,手里粉末一扬,落在将军美人身上。

阳光照下,毛色顷刻变化,恢复本来的棕色。

景袖一怔,眸中流光转换,瞬间便思索清楚。

难怪这人认出了她,同为玩毒的人,将军身上的化色粉一闻便能辨出,他认出了将军自然也认出了她,只是没想到这人居然还从她的样貌想到了凤后,呵呵,还真是能耐呀。

正想着,头顶唰的一道黑影刮过,是他们中的一人从景袖头顶飞过,轻盈如魅,这诡异的功夫让景袖心中咯噔一跳。

这群老怪物还真有些本事。

对方一飞而过后,手中把玩着根白丝带,是景袖用来束发的,似乎在用这种方式告诉景袖他要取她脑袋轻而易举。

丝带解开,万千青丝随风扬起,烈日炎风中,倾国倾城的容颜暴露在空气中。

“咯咯,把火凤玉的下落说出来吧,今儿我们七老怪心情好,就不取你脑袋了。”刚刚取走景袖丝带的老头说道,他明明须发花白,偏生一张容颜生的光滑细腻,看上去像是二十几岁的小伙,但这搭配却让人感到极度的恶心,仿佛练了诡术的怪物。

景袖像是未闻,俯身,悠悠捡起地上的面具,面具已经碎裂,只有一个兰花瓣还完好,拂去上面的尘土,低垂的眸子看不见她的情绪。

天涯等人也意识到情况的严重,不过这八老怪好像并没有注意带他们脚下的玉石群,只是单纯的找凤主的麻烦。

红唇邪魅勾起,景袖道:“能挡住么?”

众人不知道她与谁说,龙一却知道,手上的银龙刀唰的旋转起来,他依旧冷面,神色异常坚定,同时,身形唰的冲了出去,似乎在用行动告诉他的实力。

银龙出锋,必见血色,就见刚刚从景袖头上飞过去的那个老者手臂唰地飞起,竟是整个手臂被卸了下来。

他的龙主说了,凤后的头不是随便能动的。

景袖眸眼一望,迅速评估着,若是单挑,这冷面龙卫的实力对付他们绰绰有余,但若群攻,怕是占不到好处。

眉羽一拧,唰的闪身飞起。

“走!”她一呼,天涯域无言含水得令,迅速撤离。

只有把战场拉开打,还有可能赢,停留在原处只能任他们宰割,更何况这里还有这么多其他势力,她可不想将自己陷入危险中。

至于龙一,这些人的目的本不在他,又怎么会纠缠。

果真,看着景袖要逃。

七老怪眉色一竖,黑老二戾声喝道:“追!”今儿他们不但要报当年凤后围攻毒教的仇,还要手撕了这孽种,夺了火凤玉。

凤后围攻毒教的事,景袖依稀听过,这八老怪年轻的时候就是一群行为乖戾的人,当年为了练一些歪门左道的邪术滥捕了不少活人做实验,所以凤后才下令铲除。

仇怨早就积上,爆发只是

早晚的事。

青松古木中,景袖急速飞行,将军美人也穿梭在林中,天涯等人护身在侧,时不时与七老怪交手一瞬。

七老怪急追,面前是龙一一挑七。

这般拖着打的方法让七老怪也意识到不对劲,几人对视一眼,忽地咯咯一阵邪笑,竟然有源力从他们身上散出。

银月洲的人都以为七老怪使毒,没想到居然也是蕴藏源力的高手。

源力一出,再加上他们诡异的功法。

几人身形飞跃,犹如一道大网朝龙一扑去,彼此间配合的天衣无缝。

龙一冷酷的面上一闪肃杀,只见他手中的银龙刀唰的飞起,在半空飞解成两半,整个人唰的消失不见,再出现时,他已经手握银龙刀落到几人身后。

这人的速度景袖早已感受到,确实厉害。

“咯咯。”诡异的笑声,让景袖一惊,回望时,便见那七老怪身形唰的分解,再出现时,竟然多了一个分身落到龙一身后。

一对七时,勉强拖住,要一对十四时,怎么拖?

果然,龙一身形猛地飞起,是被几人力量冲开。

“怎么样?”景袖唰地落下,话刚出,对方居然已经唰的冲了出去,眉羽间的煞色越发浓郁了。

作为龙主第一守将,岂能被这些个东西伤着了。

景袖眨眼,微微错愕,看来北云霄是派了个好战分子保护她呀。

“砰!”又一道源力炸开,半空鸟兽飞起,扑腾着翅膀落在天幕上。

银兰血刃分解而出,景袖身形鬼魅一闪,落在黑老二身后,红唇在他耳后邪语道:“黑老二,你是不是做了千年老二了?不过现在好了,你可以当老大了,因为,你们的黄老大就是被……我杀的。”

打斗中的黑老二一怔,眸中惊色炸开,忽地他神色一狞,呼道:“什么!你说什么!黄老大是被你杀的!”

忽地又想,不可能,源力震碎心脏血脉,这贱子没那个实力,绝对不可能!

打斗中的其他几怪也是一惊:“什么!黄老大是被她杀的?”

“不可能啊,老二你不是说是被震碎血脉死的吗?”

“……”惊呼。

景袖立在不远处,把玩着银兰血刃悠悠道:“呵呵,怎么不可能呢,我不仅杀了,还夺了他的‘血滴子’呢,两朵灵花,可开得娇艳呢。”

她一边道,一边缓缓从怀中取出一物。

一朵已经枯萎三分的灵花,血红的花瓣暴露的空中,对面七人神色彻底狰狞了,若说刚刚还有些怀疑,那么此刻完全没了。

血滴子,居然是血滴子!

真的是她,真的是她!是她杀了黄老大,真的是她!

“贱东西,我要你狗命!”黑老大神色一戾,猛地飞身而起。

其他几个老怪也扑了上去。

诡异的功法,顷刻便落到景袖面前。

意外的是景袖居然不躲不闪,而是嘴里勾起邪笑,这一瞬,七人心头猛地咯噔一跳,说不清楚为何,只知道有什么不好的事似乎要发生。

就在他们要碰上景袖的一刹,甚至黑老二的指尖已经摸上

了景袖的发丝。

面前的人忽地一闪而逝。

鬼魅身影,顶级的移影术。

七老怪还弄不清怎么回事。

“轰!”一声巨大的爆破音,浓烟翻滚,火花冲天,连还在各处寻找玉石群的势力都抬头望来。

他们身形一滞,唰唰朝这方飞来,以为又有什么重要发现。

浓烟散去,地上一片血色。

含水域无言天涯咋舌,面面相觑,这就是他们前两天埋那小黑球的威力?

没错,土火药,景袖临时做了几颗,本为了预防不测,对付柳永清和乌肖那两老东西,没想到这七老怪先用上了。

景袖嘴角挂着邪笑,望着地上没了胳膊腿的一群半残老头子,本还高兴着,神色忽地一滞,唰的闪身过去。

六个!只有六个!黑老二跑了。

视线最后落在一根还搭着黑布的腿脚上,假肢,居然是假肢,这老东西,还真是命大!

“咳咳,孽畜……”一老怪咳咳说着,景袖眸中寒色炸开,天涯已经手起力落,瞬间了解了他。

域无言,含水两人唰的闪过,剑花飞舞,剩余五人顷刻毙命。

景袖眉羽肃杀:“收拾下,我们……”

话刚出。

“呵呵,真没想到,这南皇的玩物还挺能耐的嘛。”暗哑威慑力十足的声音响起。

景袖一怔,来的这么快!

破碎的兰花面具叩在脸上,但已遮不住容貌,清澈的水眸轻闪,流光滑过,指尖粉末一弹,美人痒用在脸上,易容粉没有准备,现在只能靠毒素改变容貌,瞬间便是大片的青红疙瘩布在脸上,连天涯等人看着她露在外面的容颜也是心头咯噔一跳。

这也太恨了吧。

东方烁皱眉,凝望着那长满红疙瘩的脸:“哼,这南皇的口味还真是挺重的。”他哼道,眸露讽刺。

景袖心头咚咚跳快,垂首,并不言语,现在最好别出声,这人要唱什么戏就自个唱好了。

瞧着景袖不理他,这感觉就像一锤子砸在棉花上,使不上力。

东方烁眸光杀气升出,一个小小玩物还能忤逆他不成,杀不了红尘三仙,这贱东西还动不了不成。

景袖心脏咚咚跳快,冷汗冒出,暗叹不好,她错估了这人的残虐脾性。

“不知弄杀守将近来可好?”

微哑难辨雌雄的声音让东方烁一怔,杀气收敛些许,浑身的威压却全部压在景袖身上:“弄杀守将?你还认识弄杀不成?”

只是一瞬,景袖便感觉腿骨咯吱作响,似乎要压弯了它一般。

额生虚汗,景袖却挺直着身,她望着东方烁轻笑道:“认识,怎么不认识,当初我与她说好可是要再见的。”

这般傲骨,让东方烁微微侧目,源力收拢些许:“哼,办事不利的人怎么也得受点处罚不是,至于见面,等她从地牢出来再说吧。”

处罚?景袖一怔,眸光低垂思量着,那女子……

东方烁再看了景袖几眼,打望四周确定看不出异样,才转身准备离开。

他刚刚动作,半空唰的落下一道绿影。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