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247章 大乌龙

主营帐里。

方啸云整个腿肚子都在哆嗦,恨不得立马逃走,可是他逃不了,右手腕上一副铁锁正牢牢拴着他,另一端拴在帐柱上。

“没事啊,这我新制的手铐,实验下效果,等你们霄王妃来了,立马放了你。”她拍拍对方脸道,指尖把玩着一把小刀不断的转着圈,看的人眼花缭乱。

方啸云欲哭无泪,等霄王妃来了,估计不是放了他,连他的小命都会没了,这到底是哪来的女疯子呀。

正想着,面前的女子唰的拉过一旁的太师椅,翘着二郎腿坐下,悠悠道:“来来,跟我说说你们霄王妃是怎么样个人,是不是很蠢,很笨,更驴子有的一比。”

听着女子如此说,方啸云不干了,他们耀天的女神岂容这般诋毁:“你丫的……”

他反驳的话还没出口,一道寒光至帐外忽地飞进,血刃高速旋转,虽没有景袖的熟稔,却也有六分相似。

“哪来的臭丫头,敢骂我!”绫罗大呼,面具下的气势轰的升起,与景袖八分相似。

黑疯子眸光一闪,些许恍惚,神色却忽地寒戾起来,她看着对方的装束打扮,与传言中的霄王妃同出一辙,可这气息……不是!竟然不是!

瞬间肯定,周身源力控制不住的暴动而出,整个屋子里的东西轰的一声碎裂,连啸云大将军手腕上的铁锁都震成两半,她黑裙一扬,煞气腾腾的往外走。

眼里的泪顷刻便涌出,控制不住的心酸,心疼,心躁。

不是你,不是你……

阳光照下,晶莹剔透的泪水落在地上,看的绫罗一怔,心头忽地慌跳加快,似乎有什么东西将要错过。

“你……”她刚刚出口。

面前一道黑光忽地打来,她指尖猛地吃痛,手心的血刃掉落,砰的一声被黑疯子击的粉碎,黑疯子凝望着她,黛眉间是冰冷的煞色:“你不配用血刃,尤其是这种带兰纹的,它,只属于一个人!”坚定,硬色。

这世上能用好血刃的只有一个人,一个人!

心窒,难受,内伤爆发,浓郁的血腥气从她身上飘出,她努力了这么久,原来错了,一切都错了,袖,怎么办,怎么办?

昏暗的神色像是失去了天地,这一刻就连粗线的方啸云都感受到了什么。

“黑寡妇?”绫罗试探的喃喃声。

正伤痛的女子唰的抬起了头,她眸中黑光炸开,像是一瞬间恢复了所有元气,唰的闪身到绫罗面前。

“你说什么!你刚刚说什么!”激动,心血翻滚,只有她自己知道这一刻心底是何等的轩然大波。

“你是黑寡妇?是她提过的黑寡妇?”

“哪个她!你说哪个她!”

激动,两人的心都不平静,正想说些什么,一声“报”惊住两人。

“绫罗将军,天御军的神弓手和双斧王带兵挑衅,扬言要取了云景袖的人头。”是个血霄军来报。

绫罗瞬间眉目煞气,不等她说话,地面猛地一声炸响,就见身边的黑裙女子唰的冲了出去,她身如一只黑豹,气息宛如罗刹。

空中只依稀传来:

“哼!取云景袖的人头,老娘看谁取谁!”

绫罗心头大惊,刚刚这女子身上的血腥气她可是闻的一清二楚,当真是疯子,不要命啊。

一边想着,一边追上去。

这方,一场疯狂屠杀将要开始,景袖这方的杀戮也即将爆发。

有了南皇邪皇的插手,东方朔独占的局面打碎,其它势力也变的跃跃欲试,这可是金色玉石群,金色!

景袖眸目淡色,悠悠的站在红尘三仙旁边,乱了更好,她就喜欢看大混战。

“小兰花,怎么样,喜不喜欢这金色玉石,咱们把它吸收了可好。”红尘三仙掩唇笑呵呵讨好着。

一旁的东方朔眸光暗沉,出声道:“南皇还真是随心所欲,不仅喜欢口抹胭脂,还喜欢养这些小白脸,真是怪癖。”

红尘三仙还是乐呵乐呵的,压根当没听见对方放屁。

景袖斜睨一眼,暗叹这人还真忍的住,红尘三仙都挑衅了这么久了,还自个在那自言自语。

无视,不正是挑衅吗?

他懂,身边的绿芸当然也懂。

“南皇,你别太过分了,我家皇主跟你说话是给你面子,你少拿那副嘴脸……唰!”

她话还没说完,整个人唰的飞起,粉袍一甩,华服无风自起,红尘三仙眸带寒色冰冷的看着地上的绿芸,道:“主子说话,狗腿子插什么嘴,不懂规矩是么!”

一身气势,这一刻才是真正的南皇。

这正经起来的红尘三仙连景袖都微微侧目,这般气势,当真能属一方霸主。

不过……

红尘三仙,你是南皇,我是凤后,等这天下的局势彻底揭开,到时候你我还会是怎样立场。

想不到,也不想去思考,走神间,强大的威压压上,红尘三仙与东方烁彻底交手。

天地间只有轰隆声,震的地面颤抖,犹如雷鸣。

红尘三仙身上有上一代南皇的传承源力,东方烁本来就是个强者,这些年依靠九劫脉更是实力精涨不少。

若是细说,红尘三仙压不住他。

景袖微露担忧,转首向着身边的邪美人看去:“要不,你也上?”

邪美人挑眉,悠悠道:“我的出场费很高的。”

景袖拧眉,银牙一咬:“以后你找媳妇了,我帮忙!”这种空口承诺她最喜欢干了。

邪美人一愣,哈哈大笑起来,身上的紫鸢华袍绽放,紫光铅华,散在风中,别是一分景色。

“好!我就承你这个情。”邪美人道,身形一跃,唰的飞了出去,他本来就是这银月洲随心所欲的一个人,喜欢干什么就干什么,得罪东皇,不过如此。

高手过招,不能用凡语形容,天崩地裂的局势瞬间炸开,各方势力利器一抽,也瞬间涌了上来,他们一边抵御攻击,一边源力调转,疯狂的吸收地上的金色源力。

顿见场上浅金色的光芒到处闪烁,景袖摸索下额,暗想着怎样才能让这局势更加混乱。

忽地一声大呼响起。

“别打了,没有,没有源力!没有玉石群!”是闲散势力中的一人

呼道,他话声不大,却落入每个人耳里。

众人正诧异,却瞬间明白,就见地上本闪烁的金色浅光唰的消失殆尽,连半点源力都探查不到了。

这是……

意外,景袖蹲下身,源力生出,透过泥土去探查下方的情形,不一会嘴角抽搐,满头黑线。

“怎么回事!怎么没有了?”

“不可能啊,刚刚还有啊。”

连打斗中的东方朔和红尘三仙邪美人都停了动作,从半空落下,红尘三仙粉袍一拂,一道源力打入地面,无形的白线牵在他手中,半响,扇着热汗破口大骂:“靠!玉石群个屁呀,一群猪头猪脑,妈的,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没错,乌龙,完全是乌龙,这下面是有金色玉石,不过只有稀薄一层,简单点说,就是已经被吸收完了,没了。

这般大动干戈,打的热火朝天,连景袖都想骂人,害她在那担心半天,想半天计策,尼玛,玩呢。

正气愤着,忽地瞥见域无言在暗处对她挤眉弄眼,那神情像是发现了什么天大秘密。

景袖一怔,眸光闪烁:“天啊!玉石群!”她一声惊呼,声音却是从其它地方传出。

众人下意识顺声望去。

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回望时,红尘三仙却猛地发现身边的景袖不见了。

“啊啊啊,奴家的小……”话还没说完,华容唰的捂住他的嘴:“安静!”

红尘三仙委屈着脸,对面的东方朔一脸阴沉。

这方。

景袖避开人群落在域无言身边,还不等她站稳,唰的就被域无言牵着飞起。

“快!快!”

“怎么了?”景袖问着,对方已经激动的来不及解释,几个呼吸间便落到离刚刚三百米远的地方。

那里一片郁郁古木,一个半米高一丈宽的天坑落在林间,天涯和含水正立在坑中,神色分外激动。

“凤主,快看!”天涯呼道,瞬间移开身子半寸,一瞬,又挡了回去,泥土翻起,遮好。

金色一晃而过,景袖看的真切,瞪眼:“这是……”

“玉石群,是真正的玉石群,金色,有大量源力。”天涯激动的道,他已经查探过了。

话刚落,一道黑光打来,景袖面上的兰花面具砰的击落,动作之快,避无可避。

气氛忽地一滞。

空气波动,冷面银衣的龙一现出身形,他站在景袖三米远处,手握银龙刀,凝望着天空,眉羽间一片肃杀之色。

“走。”他只说了一个字,却让景袖心头咯噔一跳。

“怎么回事?”天涯错愕,神情瞬间凝重。

“咯咯,黑老二,你还真是说对了,还真挺像啊。”空气波动,唰唰落出七人,他们或倒挂,或攀在树上,或蹲在地上,形态各异,有些像练了各种诡异功夫的怪物,就连他们笑的咯咯声都让人寒毛直立。

唯一正常的便是一身黑袍须发花白的老者,他挺立着,面带冷霜,景袖也认得,这人正是当初骷髅山外与方娇扬他们一起的那个黑衣老者,也就是八老怪其中一人。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