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246章 谁能做大

正想着,天涯陡然收了动作兴奋大呼起来:“不是散的玉石,是玉石群,玉石群,这下面的玉石不知道有多厚啊!”一边说着,一边将含水按下:“快快!丫头你来,你来。”他的力量基本恢复,这含水的实力还比较弱,这怎么行。

他刚呼完,远处猛地一声爆破音起,离这方大概五百米左右,瞬间浓云翻起,混着泥土冲上云霄,犹如原子弹爆炸的蘑菇云,感觉整个山都在颤抖。

众人一震,神情瞬间凝重,这么大的动静怕是哪个高手过招了。

对视一眼,也来不及管眼前的玉石群,朝着那方飞身而去。

穿过参天青松古木,踏过一地狼藉,面前的景色露在眼前。

这一瞬,连景袖都不淡定了。

人,密密麻麻的人。

穿着青色软甲腰拴铁锁链的北皇势力,身着黑衣耳带金叩的西皇势力,连绿罗轻纱女子的北皇势力也在,不过没见弄杀,领头的也是个妙龄女子。

不仅如此,四周还站着一些散乱的势力,无人区的则是以云景浩为首站在一起。

景袖等人身在角落,也没人注意到他们的出现。

其中三皇势力正与无人区势力对峙着,他们身处一盆地地形中,脚下是斑驳的碎石,但是碎石间隐隐冒着金光。

“天啊!金色玉石!”域无言惊呼着,连他也不敢相信,他刚刚才说无人发现过,现在居然出现了。

天涯的神色也是凝重,居然是金色玉石,金色玉石,那光线虽然浅弱,但确实是耀眼的金色,若这脚下的玉石成群,今日怕是能造出无数个高手出来。

这么大的**,谁肯放弃,此时,包括云景浩的眼里都是赤红的。

他们得了消息只是说大量的紫玉群,没想到是金色的,居然是金色的!

紧张的气氛笼罩在这片,地上已有了几个大坑,显然已交手过。

“怎么办?这些源力绝不能让他们抢到啊。”天涯低声呼道,神情凝重,面前站着的这些人皆是凤族的仇敌,不能让他们增强实力,绝对不能!

可是……他们要怎么做?能怎么做?

景袖眸眼紧盯着场上的情形,轻笑着:“急什么,且看看他们怎么分吧。”

天涯一怔,是呀,怎么分,没法分,这些势力哪个不想要,这样好呀,玉石俱焚,玉石俱焚!

静观,果然……场上的气氛越发凝重。

两个北皇属下和黑域的人不由分说唰的交战在一起,场上又是轰的一声,烟尘翻滚。

西皇和东皇的人还没出手,但是脸皮已经撕破了。

什么东皇九转宫势力,这一刻算个屁,天下就没有真正的规矩,可笑的是柳永清和乌肖还打着九转宫的名声叫嚣着。

“这两无耻东西!老子剁了他们。”天涯怒骂道,就想冲出去,被景袖一挡拦下:“急什么,迟早有他们果子吃,咱们现在可不能暴露。”

她话一落,一道宛如泰山的威压陡然铺满整个场上,就见那些东皇势力的绿衫女子缓缓散开,腰

间的铃铛清响,叮叮当当像是某种特殊的曲调,迎出身后的人。

一瞬,景袖瞳孔大缩。

来人深红华服,紫红龙冠束发,红碣锦靴,周身都是血龙遨游,明明是四五十岁的年纪气息却正当壮时。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这东域的另一大势力,东皇,血岭东皇!

他一出现,整个场上的气氛齐齐一滞,绿纱女子一方各个抬头挺胸起来。

一方做大,这平衡瞬间被打乱,怕是一场血战下来得手的还是东皇,那么东域的势力也完全打乱了。

景袖拧眉,暗声道:“冷面帅哥,你出去走一圈可好,不需要怎样,把你银泽龙族的身份拿出来亮亮就好了。”

这声音天涯等人也听见,众人面面相觑,不解,冷面帅哥,谁呀?

空气没有任何波动,连虫鸣的声音都没有,前方的平衡势力已经开始打破,东域一方已经开始分享玉石群,有东皇坐阵,在场的哪一个能敌。

景袖咬牙切齿,忽地一声大呼。

“银天大人到。”声音夹杂源力传至每个角落。

**的各方齐齐一怔,银天大人?银天大人来了?哪呀?四处张望,却没见丝毫动静。

这方。

“你丫的给我出不出去,不出去我回去告诉你主子把你给开除了!”景袖恶狠狠的威胁道,空气却没有丝毫动静。

“呜呜……帅哥,大帅哥,你就出来嘛,出来溜一圈不会少块肉的啦。”

“……”求爹爹告奶奶的话,景袖只恨自己实力太弱,否则一定揪出对方把他一脚踹出去,丫的,这不听话的家伙。

暗处的龙一没有丝毫动作,连眼睫毛都没抬一下,他是奉命来保护人的,干嘛要出去。

血色的紫红华袍扬起,东方烁眸光流转,银天?

些许气氛僵滞后,众人并没有看见有人出现,权当是谁胡闹捣乱。

“绿芸,动手。”东皇暗哑低沉的声音响起,光是这声线就能压的众人喘不过气来。

使唤人不成,景袖眉目尽是恼色,死家伙,改天揍死你丫的。

袖子里的青凤玉落出一角,就要另使一计铤而走险。

“哎呀呀,什么银天,来,欢迎我欢迎我。”一道呼嚷声忽地落出。

景袖眸眼一亮,唰的抬头望去。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红尘三仙一行,华容,假半仙,邪美人皆在。

此时他们已换了一身衣衫,不再是九转宫的导师服,华丽的绣边,镶着琉璃宝石的束带,紫云冠,粉金靴,就连假半仙都不知道从哪弄了一身青纹铠甲穿在身上,看起来就像个威风凛凛的将军,不过这将军是个光头。

这一行人气势十足,瞬间就吸引了众人眼。

东方烁一怔,眸色微沉,倒是其他人眸里精光流转,变的深邃。

粉袍南皇,神羽殿邪皇,银月洲两大顶尖势力谁人不识。

“南皇倒是闲情,居然跑到我九劫脉来了。”东方烁首先出口,如虎的眸中凝着一道寒光,威慑力

十足。

凤冥国灭后,银月洲四分五裂,纷纷涌出了四皇三族势力,东皇,西皇,北皇皆已到了不惑之年,南皇建势不久后突然暴毙,其子也就是红尘三仙掌势称皇,不过这曾经的东皇,西皇,北皇皆没有将他放在眼中。

一个毛头小子,岂能与他们并肩而语,倒是这神羽殿的邪皇需要注意些,要知道他们的神兵之术已经渗透在整个银月洲了。

听着呼嚷,红尘三仙连眼角都没甩给他一个,而是对着人群四处张望。

景袖暗叹不好。

果然,红尘三仙瞧着她,俊颜瞬间笑的灿烂如菊,摇着手对她呼嚷:“呀呀呀!小兰花,快来快来,奴家可爱死你的美瞳了,看我这漂漂哒眼睛,都不怕见血了。”

没错,美瞳,景袖离开时找人带给他的,她答应过送红尘三仙一副墨镜,只是上次错过,没有实现,离开时专门用树脂,软石等材料制了一副薄镜给他。

这薄镜被她转过光,可以改变血的颜色,但也不能长期带,顶多一个月,长了对眼睛还是有损害的。

“呀呀呀,快来呀,师父今儿让你成为江湖第一高手。”

景袖满头黑线,其实她很想问问红尘三仙,你丫的哪只耳朵听见我拜你为师了,还江湖第一高手?你丫的没看见东皇那张煤灰样的脸么?

不过,这一呼低调是不可能了,身边的天涯域无言含水已经唰的闪身不见,身份不能暴露,关键时刻能起到救场的作用。

众目睽睽之下,景袖缓缓走了出去。

柳永清和乌肖看着她,瞬间脸黑如炭,里面的杀意毫不掩饰。

景袖眸光冰冷,看着柳永清已经不稳的气息讥诮一笑,这人,怕是到现在还没反应过来她动了手脚吧。

气氛静谧。

红尘三仙望着她,邪美人望着她,假半仙望着她,东方朔也望着她。

一边的云景浩眸光微沉,瞧着景袖身后的两只大犬思量起来。

这犬……但不是白色呀,疑惑,看着景袖的眸光更是探究,这人连喉结都有,难道真是男子?想想,又觉得自己肯定多心了,她不可能来银月洲的,消息三天前回禀还说她在攻打千盛呢。

此时千盛边境,绫罗一身雪色长裙,脸上带着兰花面具,袖腕一扬,手里的血刃飞出唰唰收割人命,太阳升至头顶,热汗沾湿了她的衣襟,她望着眼前的天御军,望着天边流云。

云景袖,这里我为你守着!

正想着,身后一阵马蹄长鸣,是血霄暗卫惊皓驾马冲了过来,他一路杀伐,下手丝毫不软,行到绫罗身边,忽地勒僵停下。

“绫,霄王妃,帐营一女子求见,说是你旧友。”

一边再收割两条人命,绫罗惊呼:“旧友?”

惊皓眨眼,也是无奈,一边侧身靠近低语:“是呀,说是王妃的旧友,你快去看看吧,搞不定啊。”一边说着,一边驾马冲入敌阵,他不要回去面对那疯子了,他宁愿在这杀敌。

绫罗拧眉,驾马朝营地冲回,现在她就是霄王妃!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