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245章 银泽龙族

当初凤后落难,他们十三战将拼死杀出条血路,后来得了凤后命令隐忍各处,她说她会回来,会再聚,但是后来凤后身死断绝崖的消息传来,十三战将改头换面,散的散,死的死,变心的变心,早已物是人非。

众人感伤,细细低语落在夜色中也是一种团聚。

半响。

“你说什么!九转宫出现了四皇的内鬼!”天涯惊呼,这个消息他并不知道啊,他以为就几个兄弟变心了而已,怎么还有四皇的人呢。

不需景袖回答,一旁的域无言已经回道:“凤主说的没错,十三战将早在十七年前就出现了内鬼,他们随着命令一同隐忍下来,借机寻找火凤玉,不仅如此,现在的柳永清和乌肖都自成了一个乌元派,他们与八老怪连手,早就在蚕食九转宫的势力,你没发现每次有弟子历练,柳永清和乌肖都会叫上八老怪的人吗?”

八老怪,曾经被景袖在山洞中杀人越货的黄老大就是其中一个,还有那黑老也是,八老怪在银月洲是亦正亦邪的势力,他们更多的时候是寻找灵花异草进行炼药修炼禁术,所以他们鲜少与各派势力有矛盾冲突,甚至各派势力还会经常请他们帮忙,毕竟用毒就能解决的事何必用源力呢。

天涯听着,脸色黑的格外难看,他还以为那两人只是利欲熏心了些,没想到早就下手了,可恨呀,他刚刚应该杀了他们的。

“没事没事,这次下来,不管什么乌元派,还是四皇势力,都会整个从九转宫清除,放心吧。”

景袖道,虽然没有与北云霄真正意义上的接触,但是从行动上看,北云霄也是在追查九转宫的内鬼。

天涯瞪眼半响,忽地反应过来,难道宫长他……

“没错,师父已经动手了,这次有银天大人帮忙,九转宫以后便能彻底安生了。”域无言解释道。

天涯微呼口气,有银天大人在,或许真的就能安生了。

再一次感受到众人对银天的敬畏,景袖忍不住好奇的道:“你们口中的银天到底是个什么来头?很厉害吗?为什么你们这么敬畏?”

此话一出,连含水都是一脸错愕的望着她。

域无言更是惊悚,他听说这两人不是已经……怎么……

“你不知道?”天涯错愕的道。

“知道什么?”景袖更是纳闷,她该知道吗?

天涯又道:“银泽龙族呀。”

“银泽龙族?”依旧疑惑。

深呼口气,天涯再道:“天地道你听说过吧,那天地道的入口处就是银泽龙族的人镇守,若是你拿凤玉想要进天地道,就需要他们的允许。”

寥寥几句,景袖心头已泛起滔天大浪。

天地道,那个传说有宝藏神兵的地方,居然真的存在,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北云霄居然是那里的人。

“因为凤玉消失,银泽龙族的人已经销声匿迹很久了,三月前他们迎回龙主,银天之名传遍天下,银泽龙族才再次活跃,作为唯一能够进入天

地道的人脉,这天下人能不尊敬吗,不仅如此,龙主的身上自然传承了他们族人的千百年的源力,实力可想而知,能不敬畏吗?”天涯一字一句又道。

景袖细细听着,心中怎么也平静不了了,若说凤玉是开启天地道的钥匙,这银泽龙族才是真正决定钥匙开不开的了的关键呀。

她因为一个凤后子嗣的身份就遭人千般算计,更不说在风口浪尖的北云霄了,如今,却为了她显出身份,重新站在众人视线里。

“走!”心头想着,景袖唰的站起:“咱们赶路,去第九劫脉上。”不能坐着了,她能等,北云霄不能,不能任由他护着她,她也得加快动作了。

话落,身形已经步入林中。

身后,众人面面相觑,天涯更是诧异,突然这么有精神气了还真是让人不适应啊。

月色皎洁,一路前行,向着第九劫中心越靠越近,期间,他们路过一处玉石群,上面蕴藏的源力已经被吸取干净,玉石变的灰暗,周围还有一两具尸体,残枝碎石,到处都是打斗过的痕迹。

“还挺激烈的呀。”景袖摸着下颚轻喃,清澈的水眸里闪过寒光,不为其它,因为那死的一人手上竟然握着一根浅金色的束带,不是柳永清就是乌肖,没想到这么快就得手了。

天涯也是凝重,他的实力若是全盛时期可与柳永清和乌肖一搏,但现在源力枯竭,对方又找到了玉石群,若这般对上,到时候怕不是他们动手清理内鬼,而是对方先灭了他们。

“放心,吸收了玉石源力也不见得力量就强了。”景袖出声道,眼里闪过狡黠流光,呵呵,那金蚕果和玲珑水提的味道一定很不错吧。

看景袖笑的像只狐狸,天涯不禁打个寒颤,这小子怎么笑的这么寒渗。

陡然,眼睛一亮,惊呼:“你耍阴招了?”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从景袖的表情已经完全可以猜出。

柳永清早就得罪了她,按这小子瑕疵必报的个性会没有点整人手段?

一拂眼前的指尖,景袖悠悠道:“哎哟,什么阴招,明招明招,众目睽睽之下按的招呀。”话落,朝着将军美人吠叫的地方走去。

两只已经叫了半天,因为观察这里形势,她还没空搭理。

身后天涯瞪眼,蹬着脚丫子就急追去问,简单两句,天涯就停了脚步,半响大骂:“靠!气血逆运!”

源力靠什么运转,筋脉气血,如今柳永清的气血逆运,那后果……废了,全废了呀!

狠,太狠,不过也活该。

天涯恶狠狠想着,眉羽间凝着一股煞气,这个老者从肯定“新凤现世”的消息后,整个人的气息已经变化,杀伐果断,盛气傲人,似乎回到了当初他作为十三战将的精气神。

景袖看在眼里,自然心头温暖,转首,朝将军美人吠叫的地方看去。

蹲下,摸摸两只脑袋:“叫什么呢?”

将军美人依旧狂吠,爪子不断的刨地,它们所对的地方是一块荆棘灌木丛,密

密麻麻的尖刺一看就让人害怕,这尖刺上还挂着零星白花,开得鲜艳,景袖却知道剧毒无比。

拧眉,看着激动的两只不解。

“这里面不会还有散的玉石吧?”含水走过来喃喃道,她不过随口一说,因为通常有玉石群的地方还会有一些散的玉石,这些散的玉石源力当然比不上玉石群,所以通常都没人放在心上。

散的玉石?景袖眸光闪烁。

手中银兰血刃分解射出,顿见几道光影闪过,面前百平的灌木荆棘唰唰断掉,她宽大的袖袍一拂,劲风带着源力卷去,犹如海浪翻卷,面前的灌木荆棘片刻就被扫的只余秃根。

将军美人唰的冲了出去,站在刚刚的灌木荆棘里狠刨了起来。

“这么激动?能翻出点啥么?”含水喃喃道,忍不住跟过去凑,众人也围上去。

泥土翻起,越刨越深,周身被景袖染白的毛发变的黑污,将军美人却毫不停歇,连景袖也看得诧异,她家将军美人可鲜少有这么激动的时候。

正诧异着,一道光束闪过,滑过众人面上又顷刻消失。

众人面面相觑。

“刚刚是……”天涯喃喃。

话落半响,众人一怔,唰的蹲下。

烈日清风中,便见几个脑袋埋头刨土。

不一会。

“快快,就在这刨刨……”

“哈哈,哈哈哈,还有还有。”

“啊啊!蓝色的,居然是蓝色的……”

诸如此类的呼声一句接着一句,百平的灌木荆棘丛被毁的一片狼藉,光线照下,蓝色玉石上丝丝浅蓝的气息冒出,纯粹,温暖,只是简单的把手放在上面就能感觉到气血运转。

景袖仔细观察着手下的玉石,这些石料严格来说并不是真正的玉,至于什么材料连景袖都说不清,这里没有高端工具,肉眼是辨别不出来的,不过那些源力确实真真切切的感受的到。

众人并没有将百平地全挖开,也无法辨别这散的玉石到地有多少。

吸收源力只需要一个接口处就行了,众人对视一眼,齐齐看向天涯。

天涯一愣,瞬间便了解众人心意,他周身源力枯竭确实需要补给,也不多说,唰的坐下,调动丹田处的气血,犹如吸星大法般开始疯狂的吸收身下玉石的源力。

乘着空档景袖转首向域无言问道:“这玉石群什么成色最好?”

“金色啊,当然金色,不过目前没人发现过。”域无言道,一边观察着天涯的情况,这些人居然还留了这么片地方,真是够笨的呀,不过若没这两只可爱大犬他们也发现不了,看来养狗还真能找到玉石。

“金色么?”景袖摩挲着下颚,眼里精光乱颤也不知道打着什么鬼主意。

时间继续,渐渐天涯的脸色变的红润起来,而身下的玉石源力依旧涌出。

众人的眼渐渐惊诧起来,照现在的情况看,这压根就不是散的玉石呀,这百平的地方能有这么多源力?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