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244章 新凤现世

两只巨蟒的怒火终于得到安息,它们卷走地上的残破蛇壳,拖着沉重的身体朝林间游移离开,眼里的光依旧伤痛,却已平静不少。

景袖望着它们的背影喃喃道:“走吧,你们的仇我给你报。”

对,她报!

柳永清,这一躺九劫脉之行我要你生不如死。

“杀了它们,杀了它们,丑八怪,你给我杀了这两只畜生,杀了它们。”方娇扬的呼声忽地传来,这女人被折腾了这么久,居然屁事没有,只是受了点皮外伤。

冷风中,只闻啪的一声,天涯搀扶的方娇扬脸上一个火红的大耳瓜子。

她愣住,脑袋被打的发蒙,半边脸迅速的肿高。

在众人错愕的表情中,景袖揉揉手腕,云淡风轻的道:“早就想扇你两大耳瓜子了,这感觉真爽。”

张口畜生,闭口丑八怪,还敢命令她,真当自己什么玩意!

反应过来,方娇扬脸色狰狞的恐怖,她挣脱了天涯,不知从哪抽出把匕首,忽地朝景袖扑去:“该死的丑东西,敢打我!”

景袖眸中一寒,脚腕凝聚源力,毫不留情的就要踢上去,唰,面前忽地多了道影子,是方子衿挡在了她面前。

景袖眸子一眯,冰冷一笑,众人也没看清怎么回事,一道虚影一闪而过,再望时,方娇扬身体整个飞了出去。

“砰!”

烟尘肆起,血色绽放。

“你!”方子衿皱眉呼道,他以为他一挡,这人会念着情义手下留情的,没想到还是动了手。

景袖冷笑,冰冷的道:“我?我怎么了?别人拿匕首来捅我,我还不能踢一脚了?什么道理!”

方子衿一怔,忽又反应过来,是呀,刚刚……

“咳咳……”咳嗦声传来,一旁的方坚义厉呼:“大哥!你好恨的心,居然让小妹被人欺负!”这人半天没放屁,一出声就开始算计。

这方子衿出没出手拦大家看的清清楚楚,结果还是要被这人指责。

果真,方子衿眉头一皱,更加自责了起来。

方子衿这人大义凛然的事干的太多,总想面面求好得到众人赞扬,结果常常弄的不尽人意。

起初景袖还觉得这人挺好,接触久了只觉得烦躁。

没有自己的方向,没有自己的目标,空要那些虚情假意的名声有什么用。

天涯看了一瞬,也许是心头太凉,转身不再过问,这一地尸体无时无刻都在提醒他今日发生了什么。

时间继续,兜兜转转,又将变成众人同行。

方坚义他们都是重伤,作为九转宫导师天涯当然放心不下,至于方娇扬,景袖那一脚也没要她命,就是给她个教训弄了个半身不遂,方子衿作为兄长当然得照顾。

天涯是建议大家往回走,可柳永清和乌肖死活不同意,就连伤重的方坚义都要死撑着。

这些人的心思天涯多少也清楚些,只感慨人心贪婪不知死活。

“天涯导师,生死都是个命,善恶迟早都有报,别想那么多了。”看着望着满地尸体的天涯,景袖

出声安慰道。

对方点头,似乎也想通了,对,善恶迟早有报,迟早有报的。

一行人休整一番继续向前,可笑的是柳永清和乌肖居然要求天涯给他们输送源力疗伤。

这等无耻要求气的天涯心血翻滚,脸色青的发黑。

不过最后天涯同意了,但是他们也得答应天涯个要求,回到九转宫后他们要当着宫长的面就今日的事负荆请罪,到时候是死是活听从宫长的发落。

两人对视一眼,同意了。

景袖只感慨这是在农夫救蛇。

不过……彻底看清了也好,到时候她动起手来,也不需要再顾及那么多了。

柳永清和乌肖算是九成好了,天涯却异常虚弱了,就连方娇扬和方坚义都得了方子衿的帮忙,元气恢复,至于钟天甲,这人压根就没受多大的伤。

靠近第九劫的第一个夜晚终于来到。

柳永清乌肖对视一眼道:“我们去那边清洗一翻。”话落,便离开了,没过一会,方坚义和钟天甲也以同样的理由跟了去。

一边帮天涯用银针恢复气血,景袖一边道:“导师,看清楚了?”

天涯佝偻的背脊靠着树杆,仿佛一日不到沧老了许多,眼里尽是伤痛,喃喃道:“看清楚了,他们是嫌我们现在累赘,自己离开了,不会再回来了,而且他们应该是自己去找玉石群了。”

三十多人出来,死伤大半,人都走了,一切都没了。

景袖轻嗯一声,也不再道,从这一刻起,柳永清与乌肖是真正的同九转宫形同陌路了。

“走开!”一道娇呼,是一旁的方娇扬发着脾气,身边的方子衿一脸无奈。

这女人虽然恢复了元气,但下半身依旧不能动作,形同废物。

景袖眸光闪烁,走过去缓缓道:“方子衿,你带她回九转宫吧,去斩馗大人那拿一副药,就说是我让去取的,用上,她的腿就没事了。”

不等景袖说完,方娇扬已经呼嚷道:“呸!贱……”她话还没说出,景袖袍袖一拂,她彻底噤了声。

景袖盯着地上的方子衿又道:“若是她不快点治迟早会残的,跟着我们去第九劫脉的路上更是危险重重,你怎么能护她,好好想想吧。”

方子衿一怔,道:“好,我们回去。”其实他知道景袖是想赶他和方娇扬离开,也知道师父现在心神疲惫。

这一刻他突然好累,累的不知所措,所以,他也想要逃离。

路顷刻启程,千长封思量一瞬主动尾随,其实景袖还想让天涯也回去,只是他异常坚定,说是必须去看看,不管什么结果,他都接受。

在方娇扬无声的嘶喊咆哮中,三人一组的队伍终于离开了。

夜色,篝火,皎月。

天涯望着一旁的景袖欲言又止,似乎很想问些什么,他留下其实还有另一个目的,他想问问凤后的事,想问问他知不知道,不知道为何,从今天景袖驱走巨蟒后,他心中就有个想法,这人或许与曾经的凤后……

就在他纠结的目光中,夜色下,景袖的修长白皙的指节放

在了兰花面具上,这一刻连着域无言和含水都是一怔。

众人望着,便在夜色下,景袖缓缓取下了脸上的兰花面具。

那张容颜,那张与凤后有九成相似倾国倾城的容颜。

域无言和含水没有见过,但是天涯认识,他大瞪着眼,颤抖着手指指着景袖激动的说不出话来:“你你你……”

景袖勾唇一笑,夜色下倾国倾城的容颜妖娆暗生:“怎么?天涯战将,不认识我了吗?”

没错!天涯战将,曾经凤后的十三战将。

宫长是,天涯是,柳永清是,乌肖是……

不过有些人变了,有些人还没有。

这些消息都是从宫长口中得来,当初翁婆让她来九转宫也正是因为如此,九转宫的蝴蝶结宫长正是当年的童泯战将。

“凤后,凤后。”热泪顷刻便涌了出来,他们忍了这么多年,他们藏了这么多年,终于,终于……苍老的容颜这一刻更显沧桑,他面上的悲情深深的触动了景袖,这些人,是在用一辈子等待呀。

激动半响,天涯忽又反应过来:“不对,你不是凤后,你是凤后的儿子,是我们的少主,我们新的少主!”

呃……

景袖嘴角抽搐,解释道:“那个,我是女的啊。”

瞪眼,惊悚,天涯陡然大呼:“新凤现世!”

这一呼,景袖都有些怕把人招过来。

“低调低调啊。”景袖劝道,话还没落,本在地上的天涯唰的飞身而起,五指猛地掐上含水咽喉,看得景袖大惊:“喂喂,住手啊住手啊,这是干啥啊。”

“咳咳……”

“她必须……”天涯想说死,可这是他们九转宫的弟子,但今夜的消息他不允许有任何泄露,他与宫长等了十七年,十七年,耗费了多少心血,隐忍了多少时日。

域无言作为宫长的一等弟子早就知晓这一切,但这个弟子不知,所以……

景袖心头一股复杂的情绪涌上,这人明明起先还那么在乎九转宫的一切,现在居然为了她要……

“没事没事,这是我小媳妇,没事没事啊。”景袖劝道,她既然敢当作含水的面暴露身份,就是对她信任。

天涯纠结半会,缓缓松开了手。

含水被掐的神色苍白不断咳嗦着。

就在景袖打算忍受人家怒火时,眼前的含水居然唰的跪了下来:“央天战将大弟子含水叩见凤主。”

声如雷霆,忠诚坚定。

反倒是景袖一脸错愕了。

央天战将?大弟子?

不等景袖反应,一旁的天涯忽地激动跳起:“什么!央天战将,你是央天战将的弟子!央天还好吗?他还好吗?”

含水一噎,哽咽道:“当初师傅中了‘蔓延杀’,一直续命了五年等待凤后回洲,结果还是……”

话未说完,众人已经明白。

景袖的眸光忽地润了,中了“蔓延杀”,续命五年,那该是忍受了多少痛苦。

“走了,还是走了……”天涯悲戚的道,身形踉跄后退。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