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243章 有人作死

众人注视,景袖嘿嘿讪笑两声,向一旁的含水抛个媚眼,轻佻的道:“小含儿是不是像见哥哥容貌了,那找个机会哥哥给你一个人看,看了哥哥的脸就得嫁给哥哥了哟。”

众人嘴角抽搐,这简直就是个轻佻**的公子哥。

意外的是含水眸光一闪,笑道:“好呀,嫁,到时你可得有胆子娶喲。”

呃……

景袖神情尴尬一滞,娶?她好像还真没有那个胆子,她这辈子只娶过一个人,要被那人知道她要再娶,会把她掐死吧,即使这娶的对象是个女的。

路继续着,向着九劫脉去,众人无异议,天涯也没有,只是将身上所有的灵药灵丹全分给了几个弟子,千叮万嘱要小心小心再小心。

握着手里的解毒粉,景袖心里微暖,这东西还是前些日天涯从她这里拍的红莲果制成的,没想到现在全分给了大家。

眸光闪烁,自然的走到还唠叨的天涯身边,指尖的粉末轻弹,无色无味,顷刻便散开,落在他周身。

人待她好,她便待对方好,这粉末可以驱虫避毒,连凶兽闻着都会避开,比手中的解毒粉强上百倍,属于景袖的私藏品。

“好了,好了,赶紧走吧,再不走,太阳都下山了。”景袖催促道,拦过他肩膀便推着走,身影落在风中,有股忘年交的味道,画面很是和谐。

九劫脉,古木青松极多,奇花异草更是多不盛数。

今日已是行走的第七日,七日已过,众人才刚刚靠近第九劫脉。

现在,景袖包括天涯等人身上都挂了些彩,这都是些凶兽袭击的,不过还好,不是太严重,众人的精神气依旧很足。

此时,众人坐在地上短暂休憩。

这一路,他们确实碰见不少人马,皆是这银月洲的各方势力,现在的第九劫脉像是块大蛋糕,不管是不是九转宫和东皇的势力都想来分一杯羹,不过,他们一路遇见却从没有与这些人正面交锋,皆是隐藏在暗处观察。

渐渐,方子衿他们也弄清了状况,心思变的凝重起来。

天涯欣慰的道:“还好,那两只队伍是走的外围,不会到第九劫来,否则要遇到危险,光靠永清和乌肖的实力很难护那些弟子周全。”

一旁替美人打理着毛发的景袖瘪瘪嘴,走外围?怎么可能?说不定就在这附近某个地方呢。

刚想着,一声凄厉的尖叫响起,熟悉的声音让景袖黛眉一拧,真是,说什么来什么!

方娇扬,方娇扬的尖叫声,不等景袖出声阻止,天涯已经唰的冲了出去,方子衿千长封自然尾随。

含水眨巴下眼,刨刨面前的火堆悠悠道:“怎么样?咱们要去看看吗?”

域无言也是一副原地待命的表情。

景袖轻叹口气,还好,有两个听话的,拍拍衣上尘土,道:“去呀,怎么不去,看看咱们的永清大人找着多少宝贝了呀。”话落,朝刚刚尖叫声响起的方向走去。

域无言含水对视一眼,尾随在后。

穿过百米

的灌木林,宽阔的景色落入眼里,饶是云淡风轻的景袖也皱眉心头不适。

一地血腥残尸,全是九转宫弟子的,唯一站着的就只有柳永清,乌肖,钟天甲,方坚义,方娇扬五人了,不过,方娇扬比较惨,现在正被一只全身长出青皮甲的巨蟒缠住,且越收越紧,随时有要了她性命的可能。

这巨蟒身边还盘踞了一条黑炎蟒,火红的眸子全是怒气。

天涯,方子衿,千长封三人此时正不断攻击着,想要救下方娇扬。

一旁的柳永清四人喘着粗气正在歇息。

“怎么全死了!”含水惊呼,急忙上前去查看地上九转宫弟子的情况,域无言也是同样的动作。

景袖眸眼扫过四周,这些弟子有些是被毒死,有些是被缠死,最后视线落在柳永清身边的一堆篝火灰和他脚边无数破掉的蛋壳上。

蛋壳带着黑纹花路,一看便知是这种青甲巨蟒的种。

这人居然在这种地方吃了人家的蛇嗣,脑子怎么长的!

打斗还在继续。

“柳永清,乌肖,你们俩快来帮忙!”天涯大吼,显然招架不住,这青甲巨蟒和黑炎皆是蛇中霸主,即使他有金带实力,也难以抵抗,更何况,这是人家的地盘,他们哪占得了先机。

柳永清乌肖齐齐一怔,没有立刻起身,他们为了斗这两只凶兽已经耗费了不少源力,若是再这般下去,源力耗尽,他们还怎么去找玉石群。

要知道,这越往里走,危险可是越多呀!

两人不动,天涯看的心中生凉,景袖更是怒气,什么九转宫导师,放他妈的狗臭屁!

身形一闪,瞬间落在柳永清和乌肖身后,源力一升,瞬间就把两人擒住衣襟拎起,她道:“教你们去帮忙!愣着干什么!”同时手腕一扬,将两人朝蛇口处扔去。

吃人家子嗣,那就让你们尝尝被吃的滋味!

两人本就在调息,完全没反应过来。

等到反应过来,身子已经被景袖扔了出去。

两只巨蟒看着是这两人,眸中寒色更加浓郁,也不再与天涯三人交缠,唰的朝柳永清乌肖袭去。

“唐兰花,你这恶毒的狗东西!”空中还传来柳永清的大骂。

景袖只是冷笑,眸光异常冰冷,身形唰的一闪,又截下天涯和千长封两人。

“兰花,你这是干什么,快放开我。”天涯呼道,就要急着去帮忙。

景袖眸光闪过冰冷,只说了一句话:“天涯导师,这些九转宫弟子都是因为他们俩而死的。”

只是一句,天涯便停了动作,身形僵滞在原处,大呼:“什么!你说什么!”

景袖眸光依旧冰冷,指尖朝身边的一个九转宫弟子指去:“你看看,这个弟子的后背还附着一股源力,这是柳永清擒着他用来挡青甲蟒的攻击,那个,肩肘上有个手印,是有人将微小源力灌注到他身上,再引动这人身体的本源,将他扔了出去……”一字一句,像是亲眼所见起初打斗的情形。

听的天涯神色

苍白,一旁的域无言含水心惊肉跳。

居然是这样,难怪这些九转宫弟子死相各异,他们不是死在凶蟒的攻击,而是死在九转宫这两位德高望重的导师手里呀。

“胡说什么!你们听他胡说什么!这狗东西,就知道成天陷害师长,都这会了还造谣生事,无涯,你赶紧过来帮忙,收拾了这两孽物再说。”柳永清呼道,想要保存源力,又耐不住两只巨蟒的攻击。

“哼!我胡说,柳永清这真相到底怎样,你心里清楚,真当这天下人都是傻子,任你唬弄,吃蛇蛋,喝蛇汤,难道这不是你主张干的!”景袖袍角一甩,厉喝道。

这青甲蟒的蛇嗣有运气强血的作用,这柳永清正是看上了这一点,才将所有人陷入危险中。

而造成这一切,不过是为了满足他的那点私欲。

此刻,与青甲蟒缠斗的柳永清满脸阴霾,没错,景袖说的是没错,每一句都正确,就连刚刚分析的这些弟子的死因也说的准准确确。

是他,就是他干的!

那又怎样,这天下本来就有些人该死,有些人该活!

精英的人不需要太多,有那么几个就够了,而他便是其中一个。

柳永清的沉默落在天涯的眼里便是默认了,他心中更是悲凉,居然是这样,居然是这样,忍不住,眼里萦绕上了泪花。

九转宫弟子没错,这两只巨蟒也没错,错的是他居然结交了这么个残暴不仁的兄弟呀,他以为这两人只是脾气傲慢些,对待九转宫弟子还是上心的,没想到……

曾经的一切都如过眼云烟,都不在了。

看着天涯悲戚的神色,景袖心中也是一哽,但是,有些事情该清楚的必须清楚,一味的自我臆想只能陷入更大的欺骗中。

“啊!”一声痛呼,是方子衿被黑炎巨蟒一击飞起。

天涯一怔,回神过来立马飞身而上,不管这两人如何,他们九转宫的弟子都是无过的。

接住方子衿后,剑化流光,转身便去救方娇扬。

景袖哀叹口气,心生感触,天涯怕是这九转宫最称职的导师了。

飞身,化着一道鸿宇落到青甲蟒头上。

嘶嘶声从景袖口中传出,像是蛇语,发狂的两只巨蟒忽地一滞。

乘着这一瞬,柳永清乌肖唰的飞离,离这方极远,而真正去解决方娇扬的还是天涯。

阳光下,只见景袖挺身立于蛇首,嘴角发出轻微的嘶嘶声,带着某种特殊的频率,人与兽交流着。

一个述说着它们的悲伤,怒意,一个在安慰它们的心情。

风吹过,白色的袍角飞扬,像是开在她身边的一朵雪兰,那温润的流光落在半空,格外耀眼。

天涯呆呆的看着,画面似乎回到了很多年前,曾经,他还是年少轻狂的时候,有一位女子也是站在一条银色巨蟒前低语着。

柳永清和乌肖眉羽拧起,眸光变得深邃,他们似乎也想到了什么。

域无言含水自是感慨,这个女子当真不凡。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