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242章 各方涌来

众人瞪眼,面面相觑,静默,一旁的天涯忽地哆嗦着手,指着景袖大呼起:“你你你……你说什么!”

轻巧拂开他的指尖,景袖平淡道:“哎哟,就是咱们去第九劫脉呀,这一二三四五六七八都被翻的差不多了,当然去还没翻过的呀,你说是不是。”抛个媚眼,撑撑懒腰,转身朝林子走去,一边道:“我去给小树苗施下肥,你们随便呀。”

天涯瞪眼,就想跟上去与她争议一翻,又听着景袖说“施肥”,神色一恶,停了脚步。

这可恶的混小子,感情他讲半天白讲了。

这方,皎月清风,树影下景袖悠悠坐着,身边是将军美人乖乖蜷缩在身边。

“出来吧。”景袖轻道,指尖悠悠的扣在腿上,一下一下。

空气轻微的波动了一瞬,但并没有声音,景袖唇角微勾,手里的银兰血刃对着半空唰的飞了出去,那里明明什么都没有,却见一道虚影一晃,凭空冒出道影子。

这人银衣冷面,不见丝毫表情,就算自己被发现也没有牵动任何情绪,冷的就像一块寒冰。

他站在那里,任由景袖打望。

出来的人景袖并不认识,只是见着他腰上的玉佩有些错愕。

龙形玉,银色纹。

景袖试探的道:“北云霄让你来的?”

对方没有波动,连眼皮都未抬起半分,看上去就像座冰雕。

景袖揉揉额,又道:“银天派你来的?”

对方依旧没动,眸光明明望着她,却没有焦距。

这冷如冰雕的态度让景袖更是头疼,从出发时,景袖就察觉到有人尾随,她以为对方是要害她,却发现这人一路都没有动静,连她故意离开队伍都没有动手,不是害她那就是护她,或者有利可图。

没想到她简单一逼就露出身形,不说话只是看着她。

这一身银软甲银龙刀的打扮不正是早先接走北云霄的那些人么?

所以景袖瞬间就肯定这是北云霄让跟着的。

不说话,没有交流,但景袖的心已经暖暖的,虽然北云霄从出现到现在,与她真正意义上的交流都没有一句,甚至都没承认过自己的身份,但他还是时时刻刻的护着她呀。

看眼前这冷面人的功夫,连天涯都没有发现,就知道深不可测了。

景袖本想跟这人再聊些什么,像是知道景袖确定了他的身份,这人竟然身形一闪,就又消失了,看起来就像他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作为龙主的第一守将,这一次虽然护的不是龙主,但该执行的命令还是得执行的。

景袖瞪眼,再呼了几声,这一次对方隐的更深,连她也寻不出气息,景袖摸摸鼻子,暗叹无趣,只好自个悠悠坐下。

脑中思绪纷飞,想到九转宫,想到蝴蝶结宫长,想到银天,想到翁婆……

“后面的快点快点。”正走神间,一声呼喊突起,便听林间悉悉率率的声音传出,将军美人忽地坐直,景袖一愣,也坐直了身子,朝密林下方望去。

夜色太浓,只依

稀可见一队人马正赶着山路。

听脚步声大约五十人,且各个气息内敛轻盈,皆是高手。

这里怎么会出现这么多高手?景袖拧眉不解。

刚想着密林间的声音便为其解惑。

“青傀行者,这第九劫脉真出了玉石群?不会是骗人的吧。”

只是一语便让景袖瞳孔猛缩,心头咯噔一跳,整个气息彻底散去。

青傀行者,这不是……云景浩,居然是云景浩!景袖怎么也没想到这么快就见到此人。

悄无声息的向身边将军美人打了个眼色,两只心领神会,趴着脑袋一动不动,瞪着两大眼珠子转呀转呀。

果然,熟悉的声音传来。

“错?怎么可能错,你若不想去大可以回去,到时候就莫怪我们黑域得了消息不懂分享就行了。”高傲的态度,不屑的语气,光是依稀听着声音就能想象云景浩那眼高于顶的样子,还是那么让人讨厌。

“你!”对方一听,也是生气,刚想再说些什么,便被身边的人劝了下来。

“好了好了,钨鬼,你就少说两句,大家都是无人区的,虽然不是一个势力,但好歹也是邻里邻亲,咱们呀,最主要的敌人是四皇三族,这窝里斗的事情就不要搞了。”一苍老的声音响起,光听他说话便能判定是那种典型的装好人类型。

对方冷哼了一声,不再言语。

云景浩当然更不会搭理,夜色中他们继续行着路,从景袖眼皮底下百米不到的地方走过。

景袖摩挲着下颚思量着,去第九劫脉?发现大量玉石?看来她还真选对了路呢。

正想着,一声“唐兰花”高呼而出,是天涯寻人而来,景袖眸光大变,动静自然引起密林间云景浩等人的注意。

“唰!”一个离弦之箭,便有一人射来。

他落在景袖刚刚站立的地方,阴沉小如鼠眼的眸子四处打量,似乎在搜索着什么。

“嗷呜……”

忽地枯草堆里,一声低唔声传来,他眸光唰的落上,便见两个全身泥土的狗脑袋钻出来。

“钨鬼,发现什么没有?”

远处呼身传来,这人凝了下眉,再望了一眼眼前的脏狗,唰的闪身离开,风中依稀传来:“没有,不过是两只山林间的畜生罢了。”

对方错愕了一下,也没再问,畜生就畜生吧,反正这九劫脉里凶兽多不胜数。

待队伍彻底远去,风中连丁点声音都不见,暗夜的角落里才传来呼吸声。

景袖松开捂着天涯嘴的手,一脸差点被你害死的表情,天涯也意识到什么,也不计较,低声问道:“什么情况?”

这第一劫脉怎么出现外人了,还来了这么多,看刚刚那人的气息,深不可测,一眼便知高手。

拍掉将军美人脑袋上的泥土,景袖不以为意悠悠的道:“第九劫脉上发现宝贝了呗,都是来寻宝的。”

“什么!第九劫上发现宝贝了!”不可思议,宝贝,难道是……

夜色中,景袖悠悠的瞄了他一眼:“对,

你想的没错,大量玉石群,据说成山成海,还都含着大量源力,这些人都是从无人区特意赶过来的。”

话虽然是自己编了些,不过景袖丝毫不怀疑话的真实性,若不是成山成海的玉石,会引起云景浩的出手?而且不是一个人分享,是带了一群人,显然这第九劫脉上的玉石群与危险并存,否则他不会拉一群人来为他开路。

景袖敢肯定,这些人的合作关系迟早会崩塌。

天涯的神色变的凝重,九转宫的区域居然出现这么多高手,还是从无人区过来的,什么时候传出的消息?怎么传出的?为什么他们九转宫一点消息都没有?

转身,还想再问些什么,刚刚还站立在这里的景袖已经不见,留下他一人还在原处思考,眉目一皱,心生躁意,这人怎么一点都不在意,也太随性了。

夜继续着,回到营区的天涯意外的没有再谈论刚刚的事,或许他也知道事态严重,不好扩大。

景袖看着他一脸浓眉深锁夜不能眠的表情就觉得好笑,轻叹口气,暗声传入对方耳里:“事已至此,就算你纠结也没用,咱们就按照原计划继续,至于命数如何,就看天运了。”

这话说的有些懒惰没有长进,景袖心里却清楚的知道,天运,她自己就是天运!

她懂天涯却不懂,这一句又气的他咬牙切齿,这小子,这没长进的小子,看天运,天运个屁呀,天运能帮他们找到玉石群?天运能帮他们把那些人全部赶走?九转宫的弟子要都是这心态,完了,彻底完了。

他感慨着,心底的担忧竟被景袖的话冲散些许,或许他也潜意识到,事已至此,纠结也没用了。

月皎洁,落在这片,如纱。

一旁未睡着的含水和域无言看着景袖轻叹,这人,就喜欢逗天涯导师。

风色,轻烟,散在半空,吹到山脉上。

大量玉石群出现,还蕴藏着无尽源力,这般消息怎可能只有一方知道,不管他们从何处进入九劫脉,东方,西方,北或者南,不管他们都是何处的势力,东域,西域,北域或者南域,三族,还是这世间的隐藏实力。

总之,都马不停歇着。

除了景袖这方,她悠悠的睡着觉,悠悠的欣赏月色。

景袖的想法嘛,危险太多,等前面的小白鼠扫平了危险,她们去捡漏就行了。

晨日,篝火只余寥寥轻烟,山间浓重的露气,沾湿了袍角,衣襟,弄的人很不舒服。

景袖摆弄着脸上的兰花面具,也是一副不适的样子。

“唐兰花,你要不要把面具摘下来,我不会嫌弃你的。”含水轻道,一边递上暗河里刚刚沾湿的锦帕,眸中闪过狡黠的光。

听说这人长的奇丑无比,她倒还真想看看能丑到哪去。

她话一落,连正在掩埋火灰的域无言都透来视线,听说上一代凤后长的倾城如仙,那这一代呢,应该也不差吧。

方子衿千长封也是好奇。

天涯就更不用说了,嘴里哼哼着,他要看看这懒惰如猪的臭小子长什么熊样。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