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240章 出发九劫脉

景袖翻翻白眼,道:“你应该提醒的不是我,而是他,通常我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但人若犯我,我是会犯死他的。”

一旁域无言听的心咚咚慌跳,师父到底是什么个想法,居然让他跟上来稳定局势。

天涯也是无奈,他真应该劝说宫长取消这次九劫脉历练奖励的。

“贱人!”正想着,一道娇呼响起,是方娇扬,这女人那次被烈焰王狮折腾的半死,半月不到居然又蹦跶了。

景袖寻声望去,眸眼微眯,冰冷的道:“方娇扬,不知道那夜马文有没有满足你呢?这男人味如何呢?”

这话一处,三十多人的队伍忽地静了,众人各个瞪眼朝方娇扬望去,这兰花公子说什么呢?

方娇扬的脸色唰的苍白透明,瞳孔放大。

“天上人间”那一夜,众人只以为狮子袭击了她,其实不然,那晚她跟马文纠缠在一起,虽然时间短暂,但马文确实真真切切的侵犯了她,一想到那种意识清晰的看着自己被侮辱侵犯的感觉,方娇扬整个人都快要暴躁。

不过还好,那夜灯光昏暗,大家又都忙着逃窜,除了二哥根本没有人注意到她与马文的情况,后来她被二哥强行拖走,但又不小心落入狮子口中,所以才会发生后来的一切。

事后,她本来想灭了马文的口的,但那可恶东西居然躲了,从那日后她就再也没见过面。

这件事就像是个长在她身体的恶瘤,她以为这瘤子还算隐蔽不会爆发,没想到这么快就被人活活撕开。

她望着景袖,里面的怒火杀意已经不能用语言来形容,但是她又不能,因为这会动手不正是坐实了她的话吗?

牙口咬出了血水,铁锈的味道,让她心头一阵恶心翻涌。

更可气的是,方子衿居然走过来一脸严肃的训她。

“娇扬,乱喊什么,爹爹平时怎么叫你的,女儿家家整天粗话挂在嘴边……”

他还未说完,方娇扬已经大呼道:“闭嘴!你有什么资格教训我,就凭你是大哥?你算什么大哥,三哥死时你坐视不理,居然还写信告诉爹爹是他咎由自取,现在居然还帮着杀害三哥的凶手教训我,我方娇扬没你这样的大哥,滚!滚!”

她戾喝,转身走到方坚义的身边,亲昵的挽上方坚义胳膊,意思不言而喻。

方坚义也是一脸沉色,冰冷的道:“大哥,就算你讲义气,重视什么君子之言,但娇扬好歹是我们最疼爱的小妹,为了外人训斥自己人,是不是太作了些?”

话落,转身即走,一旁的钟云甲立马上去攀谈安慰。

方子衿怔在原处,一脸伤色,眸光低垂,不知道思量着什么。

一旁千长封上前,轻拍了下他的肩肘,不知说着什么。

景袖冷眼看着一切,心底未起半点波澜。

她不感激方子衿的出声,也不赞同他,虽然表面上看,他是在帮她,但是这也无意识的让方氏兄妹对她更加憎恶

有时候,不是每一个人都需要救助的,做任何事自己要先分清自己的立场想法,盲目的表达自己的热忱不是什么正义之道,只是一种建立在正义之名上的“虚伪”之举。

路继续着,有风声,有阳光。

九劫脉,整个东域聚集了大量玉石的地方,若是你找到玉石群,那里就会蕴藏大量的源力,用化源法将这些源力蕴于身体,便可以在短时间内一跃成为高手。

当初的域无言便是因为意外走运寻到这样的一处玉石群,吸收了大量的源力,成为了拥有紫带实力的高手。

危险与财富共存,这点是毋庸置疑的,越往里走便危险越大。

现在他们还在九劫脉外围,四处都是秃山,探不到一点源力的气息。

没走多久,一旁的柳永清便向旁边的乌肖打了个眼色,对方心领神会,转身对着众人道:“这样吧,咱们这次出来的人够多,聚在一起找的话机会太小,现在就各分三组,由我,永清导师和天涯导师各领一队带着人出发。”

他话一出,这些弟子当然不可能有什么意见,天涯拧眉反驳道:“乌肖,这样恐怕不行,这九劫脉危险重重,若是各分三队,大家遇到危险岂不是难以化解,大家待在一起,虽然找到玉石群的机会小些,但好歹有个照应,也安全些。”

他话还未说完,一旁的柳永清已经出声讽刺道:“需要什么照应,你们队里不是有个唐兰花吗,这人可是个高手,连导师都敢打,还需要照应?”

天涯拧眉,还想再说些什么,一旁景袖忽地拉住他,面着乌肖众人道:“好吧,你们分组吧,我们就分开走。”

这样最好,跟着他们一起,她还嫌闹心呢。

一旁域无言思考一瞬,显然也想到这方面,跟在一起,虽然看似力量大些,但景袖与柳永清的不合就像两颗定时炸弹,随时能让队伍分崩离析,分开的话,遇到危险难以应付的可能性大些,但这是不确定因素,两者相比,好像也差不了多少。

另一方面,其实他也不想跟柳永清和乌肖一起,这两导师,太过自以为是,跟在一起,只有让人闹心的份。

“好,就这么决定了,现在开始分组。”不等天涯再出声,乌肖已经再次说道。

三十人的队伍,若分三组,按理说应该各自十人,但方子衿千长封这两人是天涯的徒弟,自然是分在一起,域无言自然是跟着景袖一起,这样三十人的队伍,高手就大半在天涯这组。

乌肖和柳永清怎愿,到后来,就用他们高手够多的理由把人全部分走了。

这样一来,景袖这方,就只有她,域无言,天涯,方子衿,千长封和一个自愿跟着天涯这组的弟子含水。

天涯气的咬牙切齿,乌肖和柳永清却已经带着人走了。

“气什么气,人家摆明就是不想和我们一起走嘛,有什么好气的。”景袖悠悠道,忍不住扯扯天涯的胡子,这人整天都九转宫长,九转宫短的

,为九转宫简直操碎了心。

天涯瞪眼,暗叹景袖的没心没肺,就他们这几人,真当能横闯九劫脉呀,柳永清和乌肖虽然脾气差了点,但实力确实不弱,三人在一起,才勉强可以保证大家进入九劫脉内圈,现在这样,真不知道他们能走多远。

唉声叹气间,景袖已经不再搭理他,转身去勾搭含水小妹妹。

她手腕搭在对方肩上,虽然看不见她的表情,但浑身都是一股风流痞子味。

天涯看得嘴角抽搐,暗叹这小子是不是为了把妹才要分组走,否则怎么这含水小姑娘就自愿到他这组呢,这两人什么时候勾搭上的?

一旁方子衿和千长封也是神色错愕,这人看他们从来都是避如蛇蝎,遇见女人就变成了这样。

域无言挑挑眉,也是感慨,若不是知道面前这人是个女子,他也一定认为这小子是看上了人家姑娘呢。

景袖才不搭理几人的想法,对着含水勾肩搭背,道:“含水妹妹,是不是看中哥哥了呀,所以才选哥哥这组呀?”

含水好看的柳眉轻挑,斜睨一眼景袖搭在肩上的手腕,悠然道:“我是来学习学习一个女子如何才能女扮男装嚣张混迹九转宫的。”

她说话时声音很小,只有彼此间才能听见。

景袖一怔,面具下的嘴角勾的更起,清澈的眸子耀如星辰,也暗声道:“含水妹妹果然聪慧玲珑,兰花公子我佩服呀,不过你是怎么发现的,连天涯导师这么厉害的人物都没有发现呢。”

含水嘴角轻勾,身上的青色束带飘起,轻道:“女儿香。”

她含水什么都不厉害,就是闻香厉害,这兰花公子身上居然带着女儿特有的清柔香,那夜“天上人间”发现后,她就对这人产生了兴趣,实在很难想象,一个女子居然这般狂妄嚣张,连九转宫导师的一等弟子都敢杀害,那夜又见了她与柳永清的打斗画面,心中就更震撼了,这个女子让她由衷的感到佩服。

景袖一怔,对于对方敏锐的洞察力感到赞叹,这才是真正的心思玲珑巧美人嘛。

两人对视一眼,笑的舒心,落在身后人眼里就成了含情脉脉。

这唐兰花果然是为了泡妞啊。

心思整理一翻,众人便再次赶路,没有碍眼的人,这路赶的气氛也欢畅些。

这方,柳永清和乌肖的队伍也并没有如约定般分开走,他们依旧行在一起,向着九劫脉上继续前行。

“师傅,那第九劫上真的发现了玉石群?”没走多远,方娇扬就忍不住问道,之所以分开走,她也是知道些原因的。

“嗯,千真万确,咱们早点去,直接赶到第九劫上,你们到时候把源力炼化到身上。”到时候他也可以借着机会,将金蚕果和玲珑水提吃下,这两样东西他可是心心念念了好久,一直强忍着没动,如今终于可以用上了。

“可是,师傅,那第九劫不是危险重重吗,咱们上去还能回来吗?”方娇扬又担忧的道。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