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239章 暗王杀伐

景袖神色大怒,飞掠到半空的身形陡然一个回转。

“轰!”只听一声炸响,景袖刚刚将要落地的地方落出道一米大坑,冰冷寒泽的气息还没有消失,一闪一闪,就像是带着电光一般。

正压制烈焰王狮的宫长和域无言回望,刚刚那一瞬的事情他们没有看见,但见地上的大坑隐约能猜出点什么。

蝴蝶结宫长大怒。

“柳永清,你在干嘛!”

对方一怔,不怒反笑,阴沉着脸道:“宫长,这唐兰花滋扰生事,闹的九转宫不安,现在还引了这么头凶兽出来伤人性命,今日我就替九转宫清理门户。”

他话落,径直朝景袖飞去,手里源力凝聚,杀意尽现。

域无言宫长大惊,却又顾不上,这凶兽拖着方娇扬的身体四处袭人,再不控制下来,九转宫就更加混乱了。

“老东西!”飞身避开一招,景袖怒骂。

宫长已经警告过她,她身体的源力千万不可以再全部调动,这九转宫盯着的人多了,若是她一旦暴露,就彻底完了。

不能全部调动,她就处于被动,只能闪,不能躲。

心火燎原间,景袖眸里的寒光忽地炸开。

她飞身落下,整个人匍匐在地上,周身源力唰唰全部退去,左右手反犬在前后侧,银兰血刃落在手心,她眸光缓缓沉下,嘴上咬着凤刀,整个人犹如一只准备击空的雪鹰,随时都有可能冲出去。

不能使用源力是吧,她歃血暗王就让你瞧瞧什么叫暗王杀伐!

浓郁的煞气开始升腾,她周身似有一团火光,熊熊燃烧,将整个暗夜的光辉都凝聚在此处,这火光中又带着几丝黑息。

这是死气,是歃血暗王将要收割灵魂升腾起的死气!

柳永清脚步不自觉后退,从来没有一个人会给他如此的压迫感。

这真的只是一个蓝带弟子?

“唰!”

宛如长鸿,飞射而出,银兰血刃化出流光护在身侧,嘴上的凤刀落入手心,对着柳永清拦腰划去。

对方大惊,急忙就要避开,明明还在眼前的景袖却唰的消失不见,只听嗤的一声,他的背后竟被开了道口子,那火辣的感觉瞬间涌上,**正在流出,猩红的梅花开了一地。

这只是个照面。

“孽障!敢伤我。”

戾喝,源力突生,一道无形气罩护于周身,犹如一道海浪瞬间拔空百丈,景袖被这力道轰的冲开。

她身形一翻,右腿叩于地上,身子匍匐,依旧是刺杀之姿,嘴角缓缓勾起,犹如暗夜里的死神,轻蔑的看着柳永清如看玩物。

呵呵,伤?她不只伤还要杀呢。

一个不用丝毫源力的普通弟子居然把一个金带的导师逼的如此。

不仅是宫长和域无言惊讶,周围闻声赶来的导师也齐齐目露惊惧。

这如何做到的?怎么可能做到?

飞身而上,再次交手,歃血暗王近身格斗术岂是那般好招架,柳永清被逼的步步后退,眸光里的怒意便更浓了,可恶,可恶!

源力全部调动,周身形成一道罡风,他腰上的长剑一抽,剑气似形成道虎影,对着景袖劈来。

虎影咆哮,杀气尽现,能当上九转宫的导师,怎会没有点实力。

这剑气里的威力惊的景袖心头咯噔一跳,暗叹不好,却也来不及避。

眸色陡如寒霜。

今日就算要死她也要拉这老匹夫做垫背。

至死一搏,这力量惊的宫长域无言顾不上烈焰王狮子,急忙扑来。

“唰!”

眼看就要劈上,一道金光至半空突入。

“住手!住手!”来人大喝,是方子衿的师傅天涯大人。

三方力量相撞,巨大的爆破音,滚滚热浪翻起,冲击的四周的琉瓦青墙皆碎,一颗两小孩环抱大的青扬连根翻起。

狼藉,残景……

众人被这力量冲散在各处,不断咳嗦。

景袖倒在地上,内力气血翻滚,整个右手不停的颤抖,眸眼里生着血色死死的盯着墙瓦里的柳永清。

对方也是如此,柳永清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居然被一个晚辈逼的如此,这可恶的东西,这不懂得尊师重道的畜生,该死,该死!

月色照下,此时这方依旧戮气汹汹。

“永清,你平时算计些就算了,怎么对九转宫弟子也下的了手?”一旁同样被刚刚力量冲倒在地上的天涯呼道,神色带着悲伤,现在的九转宫早已不是以前,人心不齐,再是如此下去,九转宫就彻底完了。

柳永清不见毁色,神色反而更恶:“弟子?我们九转宫有这样的弟子,不尊重导师就算了,还心狠手辣,连自己的师兄师姐都陷害。”

天涯一怔,心知这人还为方贯生的死咽不下气,方贯生是他一心培养的一等弟子,死在一个刚刚进门的普通弟子手里,确实恼人,但人死不能复生,那方贯生的死因大家又心里有数,若是不自己招惹麻烦,这新来的弟子会下手?

他们明白,可柳永清不明白,就算明白,他也不会接受,一时间,真不知道该如何再劝。

平稳住翻滚的血色,景袖缓缓站起,她看着还在地上的柳永清,一字一句的道:“尊重,那是给该尊重的人,你……不配,畜生。”

唰!

似有道火焰从柳永清身上迸出,他神色怒极,像是要吃人饮血。

敢骂他,居然还敢骂他。

源力轰的再起。

怒火就要爆发,一道宛如泰山压顶的力量轰的压来,连角落的烈焰王狮都匍匐在地瑟瑟发抖。

“怎么,众位大人是夜太深,睡不着觉吗?”冰冷的声音,银眸里染着血色,身后的银袍飞舞在半空,犹如一把死神镰刀。

圣影随行在侧,脸上面无表情。

柳永清刚起的力量宛如老鼠见了猫唰的退去,他额上溢出冷汗,整个身骨都在颤抖着。

景袖站在那里,站在夜色下,心一点点温暖。

不管是什么身份,不管身处何处,在看得见的地方,他总是倾尽心血的护着她。

“咳咳……”

清脆的咳嗦声,银袍下的手心握紧,银瞳里的寒光更浓了。

她受伤了,她又受伤了。

夜浓郁,月深邃,在有了银天大人的干预下,一场杀伐风波渐渐平息,只是有人伤,有人恨,也有人恼。

小半会后。

正九宫。

宫长缓缓坐下,微弯的身子像是不过半日就沧桑了许多。

域无言走了进来,身上还染着血腥风尘,轻声道:“师傅,那凶兽已经制服了,现在锁在四转宫里,明日就送回九劫脉。”

宫长招招手,示意就这样吧,长长的胡须还挂着夜里的冷霜,过了好久才道:“无言啊,你说真的要动手了吗?”

域无言一怔,当然知晓宫长的意思,轻声安慰道:“师傅,人心已经变了,回不去了,即使这些九转宫大人曾经跟你有过过命情谊,但是变了就是变了。”

宫长眸光闪烁,神情更显苍老:“是呀,人心变了,回不去了。”

可是……怎么就变了呢?

柳永清,还有那些已经投靠各势力的暗鬼,都曾经是他的兄弟啊。

十七年,他以为大家都可以坚持的,等着凤后,等着新的小主,等着凤冥国的重生,原来一切都悄然变化了,时光催人,还守着本心的只有他了。

“罢了,罢了吧。”他招招手,眸光望着月色,似乎在做着重要决定。

另一方,偏苑。

望着一边半死的方娇扬,柳永清的眸里竟是阴霾。

自己的一等弟子已死,另一个也被祸害成这般,好样的,真是好样的啊。

唐兰花,银天,我要你们不得好死!

偏苑里。

服用了一枚玲珑水提后,景袖坐在**调息,将军美人卧在角落盯着夜色。

“唔唔……”低唔声响起,引起景袖的注意。

景袖抬眼看去,只见窗外的对面的青竹上,银影一闪而逝,竹林摇曳,心狠狠一怔,什么原因居然让他现而不进,还有今晚的人,到底是谁?居然连他也没追上。

深呼口气,心情变的凝重,这九转宫里是有什么强大势力吗?

夜一点点离去,晨风灌入,晨日的阳光带着寒露。

宫长下令,封锁“天上人间”,所有进出过的弟子全部处三等惩罚十日。

另外,唐兰花与柳永清师生斗殴,纷纷处一等惩罚十日,闭关练武,不得离苑。

“天上人间”的事就此停歇。

十日平静。

第十一日,千回阵前三十名弟子由天涯导师,乌肖导师及柳永清导师带领,进入九劫脉历练一月,辰时出发。

此时,一行人已行走在山道上,一身劲装,身影渐渐消失在天边。

这方。

“放心吧,我已经交代过了,天涯和无言一定能护她周全的。”看着身边的银天,宫长轻声道。

银天未动,未应,银袍在身后飞舞着,他盯着天边,袖袍里的手心紧握,只恨自己不能跟上去。

一旁的圣影像是了解,轻声道:“主子,咱们还是快些行动吧,处理完了就可以去找凤后了。”

银天一怔,眼里流光绽放,银袖一舞:“走!”

猎猎清风,吹的树林作响。

望着前面柳永清眼里的杀意,景袖彻底无视。

“你可低调些,别冲动啊。”身边天涯忽地提醒道,神情担忧,害怕这小子一个不爽又冲上去。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