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238章 地方太小一起玩

它的爪子碰在笼柱上,有时候穿的血肉模糊,也没有停止。

景袖娇小的身子站在一侧,看着它眼里的怒火深深震撼,这个兽王正用它的方式向所有人展示它的兽威。

景袖微动了动,巨大的狮首突然回转,对着她一声震天的咆哮。

炸开的毛发,眼中的怒火,锋利的爪子,那气势让所有人皆震了震。

三楼银袍下的手不自觉握紧。

“主子。”一旁圣影低声道,提醒着。

现在暴露了,那他们做的努力不就白费了吗?

深呼口气,银袍下的手缓缓松开。

再观下面的景袖,面对狮子的一声咆哮居然没有丝毫的变色,她依旧挺身站立,眸光惊诧复杂。

离的近了,景袖才发现这烈焰王狮身上竟然有无数道口子,有些是鞭痕,有些是刀刺,有些是钢钉刺穿留下的痕迹。

无数,结着猩红的血痂,一道道写着人类的残忍。

深呼口气,为人性感到悲哀。

烈焰王狮一声咆哮后,并没有立马攻击,反而收敛了气势也望着她。

王者见王,总有那么些诡异的情形。

动物又有最敏锐的洞察力,它望着景袖,似乎在评估景袖的实力,或者说这人对它有没有威胁。

“搞什么,给我咬,撕了这丑八怪!”方娇扬戾呼的声音响起。

一人一狮还是未动。

这情形众人看得稀奇又惊讶,哪一次,这凶兽不是把投进去的人撕的个粉碎,这会居然不动了。

“畜生!本小姐让你动。”厉喝,方娇扬抽出腰上的长剑灌注源力就朝这笼子扔来。

“唰!”剑光带着杀气,王狮当然也感受到,回首对着二楼半空猛地咆哮。

这狭小的地方,狮子这庞然大物怎么能躲的开,眼看就要刺伤胸腹,唰,一道芊芊素手掠过,就见那携着杀气而来的长剑停止在半空,剑锋高速旋转,空气中隐约能见剑身带着的锋息。

素手一握,景袖把玩着,嘴角勾起个邪魅弧度。

众人还不见她如何动作,就见本挂在半空镶满刀刃的木栅栏轰的一声拦腰碎开,景袖用长剑一挑,轻柔的像是扬了下舞带,那被劈开的半块栅栏竟然唰的飞了起来,在半空旋转了七百二十度直接朝方娇扬那方飞去。

“呀呀呀,小兰花,小兰花,人家也在这呀。”红尘三仙哆嗦呼嚷的声音响起,他刚闹了一句,就被身边的华容一把擒住。

“嚷什么嚷,还不快躲!”

砰!

木栅落下,弄得一片狼藉,景袖当然不会手软,直接是镶满刀刃的一面正对方娇扬方向下去。

“轰!”

源力飞出,是方坚义及时拦下,不过还是挂了彩。

“呵呵,这上面的东西太碍事了,打起来不痛快。”景袖悠悠笑道,此时她飞身坐在还剩一半的木栅上,木栅在半空摇晃,她的雪色长袍拖在半空,很是飘逸出尘的味道。

二楼,宫长摸着小胡须大大的感慨:“让这丫头表演什么人兽宴,简直是痴人说梦呀。”

域无言也点头,两人刚想

着,景袖清柔暗声落入耳里。

“赶紧出去吧,我这马上要放狮王了,去外面让闲杂弟子离远些,误伤了我可不负责哦。”

两人一怔,瞬间瞳孔放大,放狮王?这这……什么意思?离远些?这这……

还惊悚着,就见景袖手上的源力一升,在半空形成道气流落在外笼拳头大的钢锁上。

“锵锵……”钢锁不断摇晃,与笼柱摩擦出声音,那铁门也开始摇晃。

这这这……

众人齐齐惊悚起来。

“丑八怪,你想干嘛!住手住手!”身上挂了彩,方娇扬惊悚呼叫起来。

“呵呵,干嘛,场地太小,弄大点一起玩呀。”景袖悠悠的道,说出的话能骇人吐血,这人是要将凶兽放出来,放出来呀。

宫长瞪眼,刚想呼“使不得呀!”

就被身边的域无言猛地拽走,让这人停手,简直是痴人说梦,还不如快点逃出去做准备。

两道身影瞬间蹿下二楼,含水也是见机极快,唰的就往下冲。

三两道身影冲出入口,众人也反应过来,急忙就要逃走,景袖冰冷一笑,只听咔嚓一声,那笼门竟然已经碎了,唰的一声朝入口处飞去。

砰的一声落下,整个堵在了出口处。

把玩着手里的长剑,景袖悠悠的道:“这人兽宴都还没看完呢,怎么能走呢。”

她话落,看着外笼开了的烈焰王狮也已经咆哮起来。

它的怒火从这里开始发泄。

“啊啊啊……”

人仰,酒洒,衣碎……伴着狮王的怒火谁也别想逃开。

“贱东西,你个贱东西!”方娇扬大呼起,他们建这花了多少心血,如今就被景袖这一手毁的如此,该死,该死!

景袖清澈的眸里生出一道寒光,她飞身而起,五指成爪,直接向着方娇扬袭去。

有些人不收拾一翻,她永远都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东西。

立的最近的方坚义见此,手里力量凝聚,立马迎上。

只是……

唰,他还没看清,面前的景袖已经落在了他的身后,砰的一声,将他拦腰往楼下踢去,同时五指成爪,擒上方娇扬咽喉,手腕一扬,方娇扬整个人就像破碎的琉璃娃娃朝一楼砸去。

混乱还在继续,奢靡繁华的偷闲地不过几个呼吸间便被毁的支离破碎。

不知道什么时候飞到半空木栅栏上的红尘三仙一行人惊悚的瞪着眼。

“我的那个乖乖啊。”华容喃喃道,深深的感慨,凤后惹不得。

“呀呀呀,小兰花棒棒哒。”身边红尘三仙呼嚷起,摇着身子在半空呐喊助威。

瞬间身下的木栅栏就开始摇晃。

“丫的!给老子安静点!”华容一巴掌拍上,死死禁锢住折腾的红尘三仙,他发现自己跟这人待在一起,脾气都变暴躁了。

景袖悠悠的看着下面的情形,呵呵,人兽宴?死斗?歃血暗王的戏是那么好看的吗?

被景袖一把扔下去的方娇扬正好砸中被烈焰王师攻击倒地的马文。

两人一接触,身体犹如火一般的燃了起来,

来势汹汹,不过瞬间就失去了神智。

“娇扬!娇扬!”方坚义急呼,一边扯着紧抱在一起的两人,一边抵抗着烈焰王狮的攻击。

“嗷呜……”一声咆哮,烈焰王狮长着血盆大口就要将方坚义撕碎,就是这个人,就是这人人。

“唰。”半空突然卷来一道力量。

来的快,去的也快,准确的落在烈焰王狮上,疼的它一声咆哮,抽搐在地。

银天景袖眸中惊色同时炸开。

只见本拦着入口处的铁门轰的炸碎,半空一道虚影一闪而过,瞬间便消失在天上人间冲了出去。

几乎是同时,景袖和银天跟了上去。

混乱声渐小,红尘三仙等人一脸莫名,这不是在表演人兽宴么?怎么都冲出去了?

这方。

宫长与域无言已经将天上人间封锁好,也严令禁止这处有弟子靠近。

不过命令是一回事,执行的效果又是另一回事了,这世上敢于冒险又不听话的匪头子多了去了。

这不,蝴蝶结宫长看着四周不断增多的九转宫弟子气的咬牙切齿:“这群兔崽子,听不懂命令是不是?”

一旁域无言摸摸鼻子,心中誹腹:“谁叫宫长你平时不管事,这威严都没了吧。”

两人正想着,便见天上人间的入口处,唰的闪出道影子,速度之快,只留虚影在半空。

几乎是同时,景袖声音激呼而出:“快!拦住他!”

两人同时一怔,唰的闪身迎上。

“砰!”空气中源力碰撞,瞬间炸的这处烟尘肆起。

蝴蝶结宫长和域无言脸色同时大变。

“好强!”

刚刚那一瞬的接触,他们虽然只用了八成力,但那种石沉大海的感觉异常清晰。

望着对方身上一闪而过的白束带,蝴蝶结宫长的眸眼瞬间沉了下来,看来他这九转宫的鬼不只是在导师里,连弟子里也出现了呢。

虚影一晃而过,瞬间没入弟子人群中。

景袖和银天目光紧缩追逐,这方的局面瞬间混乱。

“啊啊……”

惊叫,身体被打斗中的源力击的飞起。

景袖黛眉深拧,这老头子,不是让把外面局势控制好吗,怎么反而聚集了这么多人?

正想着,身后又是一声咆哮。

景袖一惊,回望,正是苏醒过来冲出来的烈焰王狮,它不断的咆哮,嘴里还拖着具血淋淋的身体,依稀能辨,是方娇扬。

此时的方娇扬衣服近乎**,能见她大片的春色,这**的画面瞬间刺激了一群九转宫弟子。

景袖蹙眉,看了眼已经追着虚影离开的银天,纠结一瞬,唰的飞回。

不是她多在乎这方娇扬的死活,而是这烈焰王狮出来定会再发狂攻击众人,她惹出的事,当然她来收拾。

身形飞掠到半空,刚想出手压制这烈焰王狮,一侧陡然一道劲风袭来,景袖大惊,回望,竟是柳永清手聚源力朝这里飞来。

景袖当然知道,他不会那么好心压制烈焰王狮,那么这一招就是……对她而来!

老匹夫!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