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237章 人兽宴,死斗

果然,没过一会。

方坚义和方娇扬便上了二楼,他们坐在景袖的对面,也就是红尘三仙隔壁。

对着马文低语两句,似乎在示意什么。

叮叮……挂在楼里的八角铜铃被摇响。

场面再次静下,赌博的人纷纷收了银两散开,三楼风花雪月娇笑声忽地静了,二楼觥筹交错的声音也没了,整个天上人间镶嵌在各处的夜明珠,被守在楼角各处的仆人用黑布掩住了光线。

整个楼里只有最中心悬挂在半空的四颗夜明珠还散着光。

头顶锵的一声,众人抬眼望去,一个大铁笼子悬挂在楼中心,它缓缓落下,四周是被黑布包裹,看不见东西,只能看见它不断的摇晃,晃的顶上拴它的钢绳不断发出吱呀声,似乎随时要断裂一般。

众人丝毫不担心,显然这事情已见过多次。

地面已经腾空,铁笼落下,与地面接触发出厚重的嗡声。

“今夜兰花公子参加人兽宴,欢迎各位下注。”一楼的马文呼道,他两手摊开,像是在主持场子。

“兰花公子挑战人兽宴?”

“天啊,什么级别的?是死斗?还是残生?”

“不知道啊,没听说啊。”

议论声不断响起,景袖一直冷眼看着一切,死斗?残生?呵呵还真是特别的级别呢。

“喂,丫头咱们走吧,反正也吃饱了。”蝴蝶结宫长瞪着小眼,捋着白胡子担忧道,万一在这被陷害弄个残手残脚就不好了。

域无言点首,也是赞同。

景袖黛眉微挑,道:“走,干嘛走,我这饭后还没消食呢,不玩玩怎么行。”

两人一愣,对视一眼,心知是劝不了的,也不再阻止,反正都来了,就看看吧,见识见识这些兔崽子们都玩些啥?

很快半空又一道布落下来,血一样的红,掉在半空。

四周弟子一瞧,见红便是血。

“天啊,居然是死斗!”

“死斗!死斗呀!”

“精彩了,今晚的比赛要精彩了,不死不休啊。”

兴奋,呼喊。

蝴蝶结宫长蹙起了眉,这九转宫居然有如此明目张胆要人命的地方。

“什么死斗!你们什么时候看见小兰花签死斗了。”对面的红尘三仙忽地翘着兰花指呼起。他面上带着布帛,没有暴露身份。

众人一瞧有人出声,纷纷疑惑,是呀,这死斗可不是随便签的,是自愿的吗?

正想着,就见一楼的马文忽地手腕一扬,道:“来人,上兰花公子的死斗书。”

玉盘呈上,对着众人展示一翻。

景袖都不用抬眼瞧,便知道是自己刚刚签的那张宣纸。

不过……那又怎样,死斗而已嘛?

死斗书无异,边上的赌局也正式开始了。

马文对着身后一招,立刻有人牵起笼子上的黑布。

唰的一声扬起,里面的东西也暴露了出来,这一瞬连景袖也是目露意外。

茶色鬃毛,宽体态,利牙尖爪,不断的咆哮着。

居然是狮子,烈焰王师,狮中霸者,这些人还真是本事

,居然把这东西也能找到。

它一出来,身边的将军美人立马炸毛开始狂吠,一道源力打入,狮口上套着的铁罩和四肢的铁锁扣砰的一声碎裂,裂焰王狮忽地站起,一跃,狮口大张,对着众人一声咆哮。

其声如雷,声威尽现!

蝴蝶结宫长域无言唰的站了起来。

宫长更是一脸戾气:“这些可恶的东西!”

景袖纳闷,干嘛这么激动,她都还没激动呢。

像是了解到景袖的想法,一旁域无言偏头解释道:“这凶兽是生存在九劫脉的,九转宫有明文禁令,不准冒犯这种凶兽族群,没想到,这些九转宫弟子不但冒犯了,还把它们带到了这里。”

景袖一听,也是意外,有明文禁令?那为什么还会出现?谁有那个胆子违背,这些人中谁又有那个实力?

难道不是弟子,是那些导师?

景袖越想越心惊,也觉得越有可能。

“请兰花公子。”正想着,楼下一声高呼。

景袖眸里流光闪过,站起,身边域无言道:“你别去了,我现在立马回去,带些弟子假意巡查到这里,就当是意外发现的。”

景袖摇摇头道:“把这里铲除了很简单,难道你不想知道谁不听禁令,违命而行吗?”

域无言一怔,是啊,他想知道,光铲除是不行的,治标不治本,总会再发生的。

景袖拍拍他肩膀道:“安啦,不会有事,你就仔细观察下四周,看看有没有可疑的人。”

话落,径直望下走去。

出了屏风,含水正站在一角,看着她出现,轻轻的点了下头,道:“小心。”

景袖笑笑:“谢谢。”

灯光打下,赌台上的赌注已经堆成小山高。

基本上是一方占多,景袖这方只有零星几个碎银,像是有些人随意赏叫花子的可怜钱一般。

景袖瞄了瞄,唰的从怀里掏出一把银票,今夜她要这些人输得倾家荡产。

众人一瞧那银票,纷纷眼里冒出了光,本以为今晚没什么赢头,这唐兰花居然加了这么多筹码,一时间各个都兴奋起来。

二楼,方娇扬一瞧,唰的从楼上扔下一把银锭子:“押兽!”

银锭子散了一地,有些还砸在景袖身上,骨碌滚在景袖脚边,而方娇扬那趾高气扬的姿态实在让人讨厌。

一旁的红尘三仙气的咬牙切齿,偏偏他身上没银子啊。

正心火燎原间,一道清冷声响起。

“押兰花公子。”

此声一出,场面忽地静了,连景袖也是错愕,抬首,望向三楼,瞳孔一怔,他什么时候来的?何时在那里的?

“天啊!是银天大人……”

“银天大人居然在天上人间,天啊。”

“……”像是偶像堕落,掀起了一阵不小的动静。

方娇扬也是一脸错愕,忽地又脸露娇羞红晕,她的银天大人来了,银天大人,她终于又见着他了。

爱恋的光异常灼热,只是对方没投来半个眼角。

银眸平淡的望着楼下,为自己带来的轩然大波没有丝毫反应。

他混身冰冷的气息,像是九天来的天神,清冷,不食人间烟火,藏不住的华光。

景袖收敛了眸光,缓缓低首,他在这,说明也是在查什么,但是为了她居然暴露了身份,这到底是好是坏呢?

二楼,方坚义的神色阴寒着,即使看着银天的出现也未变过,只有阴冷,嫉妒和无尽的算计。

什么银天,什么方子衿,这天下迟早都只记得住他一个,方坚义!

被关着,兽族王者还是兽族王者,挡不住的威严,看着景袖靠近,更加激动起来,在狭小的笼子里咆哮折腾,吓的周围的九转宫弟子四处逃窜。

景袖瞄了眼身边也吓的脸色微青的马文,道:“怎么玩?是它死还是你死呢?”

马文一怔,也没注意到景袖说的话,向着一旁的弟子打了个眼色。

对方领命迅速跑开,也不知道按了什么,地面轰轰再次动了起来。

密密麻麻的玄铁从这百平米的四周升起来,像是要建成个更大的笼子,很块这些铁柱便架到一丈高,头顶也变化了,竟然从半空掉下一排装着刀钉的木栅,它悬在半空,露着锋芒对着地面。

狮子一见这物的出现,声音小了不少,显然在这上面吃了不少苦头。

“兰花公子进去吧。”担心景袖退缩,马文并没有出声解释规则。

他的小心思景袖当然猜的清楚,一时间要宰了这狗腿子的想法更坚定了。

景袖也不扭捏,直接走到这外围铁柱的唯一入口处,那里刚刚的弟子正拿着一把大钢锁等着她。

众人屏息中,景袖走了进去,拳头大的钢锁也被锁上。

她立在外圈,狮子还在里面的笼子,彼此相隔不过一米,笼套笼,困兽之斗。

瞧着景袖落入网里,马文的眼变的得意起来。

拍拍手,周围的灯光齐聚到这方才道:“呵呵,兰花公子,这人兽宴当然得跟兽玩玩了,你又签的死斗,所以啰,你与兽之间非死一个呢。”

他得瑟的嘴脸印在灯光下,让景袖更觉恶心了,扫过楼里四周,又瞥见上面同样一脸得瑟的方娇扬。

呵呵,恶心的东西怎么也得凑一对不是?

唰!宽大的白色华袍一扬,在半空落出道流光,身上的蓝色束带无风自起。

马文和方娇扬齐齐一怔,皆感觉到身体一疼,似乎有什么东西打了进去,两人慌乱的瞧着自己身上,又什么都没有。

“丑东西,你做了什么!”上面的方娇扬大呼,提着长剑就恨不得冲下来,景袖却不搭理,依旧云淡风轻的神色。

气的方娇扬咬牙切齿,完全忘记了自己爱慕的银天大人还在这,手腕一扬,恶狠狠的道:“给我开笼!”

“砰!”几乎是同时,关着烈焰王狮的铁笼门砰的一声碎开,砸起烟尘弥漫了视线。

王狮瞬间跳出,得了自由,第一刻竟不是对景袖攻击,而是转身对着身后的铁笼,从开口处一爪劈下去。

“轰!”

无数钢条炸开,射的到处,有些甚至崩到了二楼的酒桌上,吓的靠的最近的人脸色唰的苍白,王狮发泄着,因为药力散去的力量也正一点点复苏。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