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236章 天上人间

没有对比,怎么能体现有人的用心呢?

心情盛好,唰的站了起来。

“走!姑娘我,不,本大爷我请你们吃大餐去。”

正嚼白菜的师徒俩唰的抬起了头,大餐?

景袖眸光奕奕,也懒得跟两人解释,拎起两人衣襟便往外走。

身后,将军美人自然跟上,只留几盒清水煮白菜孤零零的躺在案桌上。

这里。

九转宫最西边的一处角落。

“兰花公子,就是这里,小的就不进去了。”一腰上束着白锦带的普通弟子说道,看他油光粉面,小肚腩的形态,一看就是那种能玩能吃能享受的模样,这样的人会成天吃清水白菜长着,打死都没人相信。

景袖招招手,示意放过他了。

对方一收到命令,唰的就跑了,那样子恨不得长出四条腿。

完了,完了,暴力兰花公子要攻战“天上人间”了。

待普通弟子离开,景袖招招手腕,两道身影唰的落在她身后,身穿白衣,腰上的束带不在,脸上蒙着白布,连头发都包的严严实实,只露一双眼睛在外面眨呀眨呀。

“这里面真的别有洞天?”宫长低着声音道,怎么都觉得不可思议,他在九转宫活了这么些年,还不知道这每个地方什么样子么?

这边的宫殿属于藏书宫的一处,都属于三转宫管理范围,怎么就是胡吃海喝的地方了呢。

景袖眨巴眼,也不解释,直接示意他们跟上。

有压迫的地方就有反抗,像九转宫这般没人性整天就知道练武啃白菜的地方,会没有人开辟点放纵娱乐的地方?

深呼口气,很好,她已经闻着酒香了。

两人两犬前行,道路七弯八拐,很是神秘,地方越走越下,连宫长和域无言都瞪眼,这九转宫的宫殿何时被修成了这种模样。

光线渐渐暗下,转过一个转角又忽地亮了起来。

硕大的夜明珠镶嵌在墙壁上,将整个道路照的透亮,隐约已经能听见兴奋的吆喝声。

等视线彻底开阔了,景袖也为眼前的场面震撼了。

大约有五百平的地方,酒食,牌桌,歌舞笙箫……样样皆有。

摸摸下颚,景袖心中大大的感慨:“会玩呀。”

宫长和域无言早就惊的目瞪口呆。

面上的白布吹起,宫长就要跳出去:“这群兔崽子……”

景袖唰的拦下:“激动什么激动,还吃不吃大餐了。”

蝴蝶结宫长一愣,乖乖的安静了下来,好吧,其实他也不想吃清水煮白菜。

域无言看了一眼,持观望态度,师父都噤声了,他做徒弟的还激动啥,最主要的是他居然闻到了十年红梁香的味道。

香啊!

景袖招手,就要带着两人去嗨,面前却忽地落下道人影,他腰间的彩光琉璃剑一扬,拦住。

“哪个师父门下,报上名来,通行牌。”他一脸硬色,显然不给不放行。

景袖双手环胸看着他,再看了看里面热闹的情形,可以啊,把守的还挺严。

挑眉,“唰”的递上两张

银票。

“唐兰花,第一次来。”她只说了两句,拦行的弟子忽地一怔,显然这名声他也听过。

拧眉,不知道该如何处理,思量半响道:“你们等一下。”转身,朝着人群里飞去。

景袖双手环胸悠悠站着,也不破坏规矩。

不一会,人群中便走出一群人。

景袖一怔,瞬间不喜,领头的竟然是马文和弟子选拔赛那日讽刺她的绿衫女子,这两人居然走到了一起。

瞧着景袖,马文脸上没有丝毫异色,仿佛入九转宫那日找景袖茬的事没有发生过一样。

他咧嘴笑起,夜明珠光线一照,把他泛黄的虫牙全暴露在空中,景袖一阵恶心,直接开门见山:“我要进去。”

马文一愣,笑着,也不多寒暄:“好说好说,按规矩来就行。”

“什么规矩?”

“呵呵,规矩就是今晚的兽人宴兰花公子参加就行。”

“没问题。”

瞧着景袖同意,马文向身后打了个眼色,很快一弟子递上一张宣纸,宣纸雪白,上面密密麻麻写着蝇头小字,光线太暗,看不太清,就算不暗,景袖也不会看。

“嘿嘿,麻烦签个字,立个字据,到时候兽人宴开始了,再通知公子就行了。”马文笑道。

景袖唰的签上自己名字。

龙凤飞舞的唐兰花三字。

抬脚,再也不看马文一行人,径直朝里面走去。

身后,宫长和域无言对视一眼,立马跟上。

马文也不阻止,眼里闪过精光,俯身对一旁的九转宫弟子低声道:“去,通知娇扬小姐和方二公子过来,就说今晚有大鱼。”

那弟子一愣,迅速朝入口处走去,不过瞬间,就消失在这片。

景袖三人两犬进了“天上人间”,直接就望二楼走,那里有片酒食区,不少九转宫弟子正在那胡吃海喝着。

寻了个稍微安静点的地方,景袖一行人坐下,立马就有人上来招呼。

是个八面玲珑的妙龄娇俏女子,一看她身上的绫罗绸缎,就知道混的很不错。

女子一见景袖脸上的兰花面具,愣了愣,也不拿平日混迹风场的那套出来应对,直接了当的道:“兰花公子想吃点什么,是我给你们推荐呢,还是众位自己选。”

景袖眼里流光一闪而过,心中赞道:“看人行事,分寸有度,这女子不错。”

“麻烦姑娘推荐吧,有劳了。”景袖轻声道,转首看向楼下,那里一群九转宫弟子正在赌钱。

女子一愣,微露诧色,她在这“天上人间”混了这么久,还是第一个这么和善有礼的,一时间对景袖生出点好感。

“好的,兰花公子稍等,很快就给你们送上来。”从头至尾,都没有问过蝴蝶结宫长和域无言。

这两人搞得这么神秘兮兮,她何必要凑上去问呢,反正问了也不会说。

看见女子离开,宫长域无言微松口气,掀开面罩不断用手散着热气。

女子说快,也真的很快,三个呼吸不到,一盘盘菜色喜人的佳肴便端了上面,美食诱人,还给他们配上了清酒,连

将军美人的份都考虑到了,专门搭了张小桌子在一旁,给将军美人分了一份。

景袖再一次赞赏,不错,服务周到,效率高,很好,她淘宝楼就需要这样的人才。

“敢问姑娘名字?”景袖道。

正布菜的女子一愣,也不扭捏:“含水。”

景袖一愣,喃喃,含水,倒是个别致的名字。

菜很快布好,女子也迅速退下,还弄了几个小屏风落在他们四周,专门隔开四周的吵闹喧哗,这一角,独显几分幽静。

景袖大赞,心思玲珑,识人眼色,懂人心意,不错,很不错。

被看见的可能性减小,宫长和域无言齐齐放下心来,掀开面上的白布就开始享用,这菜,这酒,简直太香了呀。

景袖笑笑,招呼两人一翻,也开始享用。

白菜啃的久了,这等玉食简直就是人间美味。

反倒是景袖折腾了这么一大圈,反而有些不饿了。

悠悠吃着,屏风外含水的声音忽地响起,域无言宫长慌忙掀布遮连。

“兰花公子,刚刚有位客人点了份水晶虾送给公子,是否要送进来?”

景袖瞄了慌张的两人一眼,皱眉,有人送吃的来,谁呀?

正想着,一道光线忽地打了过来,似乎是为了引起她的注意,景袖顺势望去,便见对面的二楼上,一道粉嫩的身影正摇晃着手不停对她这边比着哑语。

他蒙着脸,身边还坐着三人,有一颗大光头特别显眼,当然他们四周也隔着屏风。

景袖嘴角抽搐,瞬间便认了出来,红尘三仙,居然是他们。

“送进来吧。”景袖道。

含水轻移开屏风,将玉盘端了进来,轻柔放下又退了出去。

无视对面依旧在挥舞的手,景袖拨弄拨弄面前的虾子,心中嫌弃的嘀咕道:“真不懂心意,居然送盘吃起来这么麻烦的,若是北云霄就不会了,肯定点的都是剥好的虾子,或者都给她剥好送来。”

看着景袖似乎不感兴趣,蝴蝶结宫长瞪着两小眼立马端到自己面前,虾子,他可是很多年没吃过了,什么味道来着。

饭香酒香,还有琴瑟之音,赌博娱乐,上面依稀还能听见女子娇笑的声音,这整个天上人间似乎都弥漫着纸醉金迷的味道。

景袖悠悠看着下面的赌局,有人输,有人赢,这便是规矩。

忽地,场上的气氛一静,一群人出现在入口处,景袖望去,眸子瞬间眯起,呦呵,这么巧呢,冤家聚到一起了。

众人看着方娇扬和方坚义的出现,齐齐点头哈腰。

“娇姐,坚哥……”

那样子有点像拜黑社会老大的感觉。

方娇扬和方坚义点点头,朝身边的马文问了些什么。

对方迅速低首回着话。

瞧着他们朝这方看来,景袖眸眼寒芒森森,呵呵,这狗腿子还真是讨人厌呢。

瞧着景袖,方娇扬方坚义眼里同时一闪冷光,招招手,示意大家继续,场面瞬间又热闹了起来。

指尖把玩着酒盏,景袖眼里流光闪过,悠闲的等着戏剧拉开帘幕。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