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235章 清水煮白菜

回到苑子,景袖已经饿得饥肠辘辘。

不等她开口问斩馗要吃的,将军美人已经熟门熟路的往某个地方跑去,看着食盒果然在,兴奋的大叫两声,叼起便往自己苑子跑。

景袖瞪眼,这汉子这么细心?居然早就准备好了?

斩馗的神色忽地暗了下来,一副门神附体的表情。

景袖错愕,接过将军美人口中的食盒,盒子还热乎着,不用打开就有香气飘了出来。

斩馗在心里一翻自我建设后,终于打算开口。

“那个,晚安啊。”景袖嗫喏道,摇了摇手中的食盒。

刚要开口的话瞬间卡住,砰!苑里的石头碎了,就见斩馗煞气冲冲的冲回自己苑子。

推门,进屋,一望,果然还是清水白菜躺在桌上。

景袖瞪眼,再瞪眼,搞不清状况。

“汪汪汪……”将军美人兴奋叫起。

管他干嘛,吃东西,吃东西,猪蹄,今晚上里面有猪蹄。

夜深邃,等到景袖进了屋子,竹尖上的圣影才露出身形,一抹头上热汗,大松口气,总算赶上了,真是累死属下了。

夜继续,美梦不一。

此时,银月谷里,一道身影正顶着滔滔凶浪在翻滚的江河里逆行而上,她精致的五官全是冰凉的河水,黑色的流光罗裙紧贴在身上,眉目硬色,浑身煞气形成的气流将周身的水流冲开。

焚天桥上,两个老者挺身而站。

一青衣,一灰袍。

他们紧盯着河面的身影,目露赞赏之色。

“哈哈,灰爵,这丫头还真够倔的,都三个月了还不认输。”青衣的老者笑道。

灰袍随风吹起,另一人摸着白胡子赞道:“确实不错,新一代凤后有如此人才相护,定是没有问题。”

青衣老者也赞道,半响两人对视一眼,眸子里亮出同样的熠熠精光。

“那……放行?”青衣老者试探道。

“哈哈……放行,放行。”灰爵大笑。

笑声落在夜幕里,他们手腕一扬,两道一灰一青的光束落在河面上,本在水里逆行的黑疯子忽地一怔,她身形犹如被禁锢一般,缓缓升在半空,回望,就见两个老头子的源力落在她的身上,顿时怒火中烧,破口大骂。

“死老头子!你们敢说话不算数,说了我走过这焚尸河就让我出银月洲!”

两人对视一眼,只是笑笑,宽大的青袍灰袍一拂,将女子托起,唰的送向银月洲对面,嘴里却呼嚷道:“哈哈,什么放你出去,没说过,从来没有说过。”

黑疯子落在地上,本想找二人算账,耀如黑碣石的眸眼扫过四周,一怔,似发现了什么,对着半空大骂:“死老头子!我改天再找你们算账。”话落,转身一头扎进月色中。

歃血,等着我,我来了。

夜里的云很美,只是被天色遮住,看不见,但却挡不住它丝缕轻烟间的光华。

待黑疯子离开半刻钟不到,夜空上忽地多了一只雪鹰盘旋。

青老灰老一怔,拂袖,就见天上的雪鹰如离弦之箭呼啸着冲了下来。

雪鹰

落在青老胳膊上,源力一拂,一道秘术解开,半空虚晃出几个大字。

两人一瞧,顿时瞪眼面面相觑。

半响。

“凤后回洲了?那刚刚那丫头去……”

“哎哟,这黑白老头也真是的,早不传晚不传,偏生……”跺脚,急色。

这方。

又是一夜无声,景袖在黎明即将到来时才沉入睡梦中。

还好,作为宫长的二等弟子,她不需要去什么早练拜茶,一觉睡到午时,连斩馗的练刀声都没有将她吵醒,只是奇怪的是,早上没有红豆粥,没有酱肉饼。

只有将军美人一脸愤恨不甘的表情。

出了屋子两只还不断对着斩馗咆哮,好像彼此之间惹上了什么深仇大恨。

今日的斩馗也不似往日的脸黑凶煞,而是一脸不自在,看着景袖出现,竟然提着青龙斩月刀唰的就溜回屋子,那样子有些像老鼠见着猫,躲都躲不及。

景袖眨眼,望望空荡荡的苑子,再望望将军美人无精打采的表情,挠挠脑袋,一脸不解,难道起来晚了没早饭吃了?

不好不好啊,看来以后不能睡懒觉了呀。

这方。

银天斜睨一眼空掉的食盒,再打望眼面前战战兢兢的圣影,凉凉的道:“这就是你办的事?”圣影一颤,额冒冷汗,头低的更凶了,他也没想到啊,那高大个下手那么快呀!

时间继续,没有早饭的一日真的好凄惨。

蝴蝶结宫长看着趴在他面前有气无力的景袖,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起来!我堂堂二等弟子,还是未来凤后,怎么能这么没有精气神呢!”

他呼道,景袖只是拿眼角瞄了他一下,继续趴着,没吃早饭,精气神个屁,午饭什么时候发啊?

被无视,蝴蝶结宫长摸摸鼻子,当然不敢来硬的,又对着门口的将军美人呼道:“来来,乖犬犬,起来,咱们来玩扔骨头游戏。”

两只转首,白眼都懒得翻,低唔了一阵,又转头望天,唔唔……饿呀,好饿呀。

时间一点点过,正九宫里,只有风吹树叶的沙沙声。

终于外面一阵锣鼓声敲响,一人高呼。

“放午膳时间到。”

景袖唰的坐了起来,眼睛里的光芒闪耀的犹如百瓦灯泡。

门口的将军美人也唰的站了起来。

很快,一个九转宫普通弟子打扮模样的男子捧着食盒出现在殿门口,看着景袖也在,愣了一下,忽又朝外再呼:“正九宫再放一份。”

“不不不,还要两份,还要两份。”景袖连忙接声,指着两只大犬急呼。

那送膳的弟子一瞧,好像理解到,对着宫外又呼:“再放两份。”

景袖满足了,将军美人也满足了。

很快又一个弟子出现在殿门口,两人放下食盒,对着宫长一翻请礼后,便迅速退下了。

一旁,蝴蝶结宫长用筷子戳着盒盖,一脸感慨,还有人对他们九转宫的伙食这么捧场的?

疑惑,也掀开自己面前的食盒,清水煮白菜,还是原来的模样,还是原来的没香气,熟稔的用竹筷夹起一

撮。

“啪!”突然的拍桌声,震的面前食盒里的白菜汁都溅在他胡子上。

错愕,向景袖看去,就见她一脸黑森森的表情像是要吃肉喝血。

一旁的将军美人也是气势汹汹的模样。

“鸡腿呢!红豆酥呢!梅花糕呢!排骨汤呢!大肉包呢!”恶狠狠的瞪着蝴蝶结宫长,一字一句的控诉,她不过是起来晚了点,早餐没了就算了,不至于午餐也换成猪食吧。

旁边将军美人抬爪搭在案桌上,狠狠的点着头,表示他们也要。

额……

摸摸白胡子,宫长小心翼翼的戳戳自己面前的饭菜,问道:“啥意思?”

似有一团火焰啾的一声就从景袖的眼里蹿了起来。

拍桌,就想发飙,忽又瞥见对方碗里的清水煮白菜,景袖心火忽地一滞,消了不少,嫌弃的扫他一眼,道:“你早上也起来晚啦?”

“啊?”

宫长更是纳闷了,什么起来晚了,他早上不到辰时都起来啦,还在千回阵里蹦跶了两圈呢。

“哎。”景袖哀叹口气,大叹自己命不好,懒惰了一早上,居然就要啃白菜。

嫌弃的戳戳面前毫无色泽的白菜米饭,丫的,还有泥,怎么吃?

正想着,殿门忽地推开,就见域无言捧着食盒走了进来。

景袖眼睛唰的放光,冲了上去:“嘿嘿,师兄,咱们换着吃啊。”也不问对方同不同意,素手一伸抢过,换上自己的。

坐下,掀盖,美美的一餐开始了。

靠!靠!靠!

这都什么师父徒弟,全部睡懒觉了吗?

嫌恶的看着面前又一份清水煮白菜,狠狠的戳上两下。

“怎么?丫头不合胃口吗?”宫长探着脑袋过来小心翼翼的道。

凤后有宝贝,得讨好点。

景袖拿眼角斜睨他一眼:“合个屁啊,这能吃?”火太大,控制不住。

一旁的域无言已经面无表情走过来,君子翩翩的坐下,揭盒开吃,一边道:“怎么不能吃,我们每天都吃,都吃了十几载了。”

景袖刚想损他两句,忽地瞪眼:“你说什么?每天都吃?吃了十几载?”

咀嚼掉如泔水味的白菜,域无言面无表情的道:“是呀,每天都吃,吃了十几载,身体很好。”

景袖瞪眼,再瞪眼,转首看着面前的宫长,道:“你每天都吃的这些?作为宫长没有点特殊伙食?”

翘翘自己长胡子,宫长正襟危坐:“是呀,每天都吃,作为一宫之长,岂能对自己特殊待遇,当然跟大家吃一样的啦。”

景袖眨眼,终于理解到什么,那她这两天的鸡腿,酱肉饼,哪来的?疑惑的望望将军美人,两只正瞪着大眼望着她,似乎在期待主子变出点好吃的。

鸡腿,酱肉饼,大肉包……拧眉沉思。

忽地,景袖眼睛一亮,哈哈,她早该想到的,酱肉饼,大肉包,这么熟悉的两样东西,她居然没注意到,糊涂了,糊涂了。

一瞬,知道了些什么,心情也舒畅了起来,面前的清水白菜似乎也变的没那么讨厌了。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