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234章 抢劫全场

听着加价,方娇扬一愣,怔在原处。

“加!”暗声落入耳里,柳永清一脸硬色,今日这两样东西他都要收入囊中。

瞬间,方娇扬收到命令。

“二千万两!”价格瞬间攀升,周围的弟子齐齐呆愣看着。

有些家里很土豪的,也被这般阔气的加价震在原处。

花白胡须一瞧,蝴蝶结宫长轻蔑的看了看方娇扬,很是傲娇的仰头:“哼!三千万两!”

轰,哗然,柳永清的脸色也变了变。

要不是知晓内情,域无言一定要脱离师门,这老头子,太能开口了。

众人围观中。

方娇扬硬着脸再道:“这东西我必须送给我爹爹!”

“三千三百万两!”

“四千万两!”瞬间蝴蝶结宫长接过话,空口喊价这感觉就是爽。

景袖观察了下人群中柳永清的神色,约莫着差不多了,暗声给蝴蝶结宫长传道:“你差不多就行了,别喊过了,小心到时候我问你要银子。”

对方一听,颤了颤,忽又传声安慰道:“放心吧,这老家伙实力厚着呢,没个八千万两不算吐血。”

什么!八千万两!

景袖也是惊讶,忽地脸色一硬,道:“那给我宰!”

八千万两,这还一半不到吝啬个屁呀。

收到命令,蝴蝶结宫长瞬间更气势汹汹了起来,宰,必须宰,让这老家伙整天到处收好处,还不知道孝敬我。

果然。

“五千万两!”

方娇扬再一次的豪气加价,让景袖感受到这老东西果然是实力雄厚。

其他人则彻底怔在原处。

这拍卖会成了两方豪搏。

价格在柳永清脸色青黑紫的变化中逐渐抬升。

方娇扬咬牙切齿的呼道:“七千万三百零一两。”

她呼完,又道:“宫长,你就让给我吧,我真的很喜欢,也真的很想送给爹爹,你就成全我吧。”

这人,居然打起了情感牌。

景袖眸光一闪讽刺,还不等景袖授意继续,蝴蝶结宫长已经再次加价:“你很喜欢我也很喜欢呢,你孝敬爹爹,我孝敬自己不行啊,八千万两,最后价,没得商量,有本事你比我高一文去。”

这话说得艺术,我把最后价放在那里了,说明了是最后加价,你比我高一文就可以得到,就看你要不要了。

沉默,众人屏住呼吸,早就被这炒出的天价给震住了。

玲珑水提,八千万两,当得也当不得。

要说多值钱呢,也不一定值钱,关键是有钱买不到,它的效果又摆在那,这点就是最烦人的。

“快点哟,还加不加,只此一颗了哟,吃小去,保证源力更纯更正呀……”

景袖悠悠声在众人耳边响起,像是某种**,果然,本低头思量的柳永清唰的抬起了头,朝一旁的方娇扬看去。

“加!我加!八千万两零一文!我要了!”她呼道,一脸得瑟的表情,似乎在高兴自己居然抢过了宫长。

景袖看着她那样,忍不住低骂一句,脑残!

“去,小言子,收钱去,点清楚些,别

整差了。”域无言一愣,迅速行动起来,神情掩不住的喜色,因为知道,这场大出血后,才是更精彩的大戏。

终于抢下玲珑水提,柳永清也是大呼口气,示意方娇扬去他苑里取银子,他自己看着手中的宝贝则是藏不住的喜色。

钱没了就没了吧,这两样东西要有了,他的实力可是大涨呀,说不定到时候连宫长也……心中想着,眼里的光晦暗莫名。

周围的议论声不断,众人也没有离开,纷纷在讨论这两圣果。

拂一拂衣袖,柳永清激动的站起,宝贝不外露,他可要快些回去。

“来来来,众位坐好啊,咱们继续啊。”景袖的呼声再次响起。

众人一怔,柳永清的动作也僵滞在原处。

还要继续?这是什么意思?

瞪眼看去,难道……

就见景袖悠悠的再摊开脚边的仿毛衣服,悠悠的再取出一物。

瓷白玉色,水纹泽,形如刀片,众人一望彻底没了声响。

“天啊!快让看看!看看!”再一次顾不上场合,蝴蝶结宫长冲上高台,一把抢过景袖手上的东西,半响疯狂的大笑了起来:“哈哈哈,仙人手,居然是仙人手。”

他一呼,场上像是炸开了锅。

“什么!宫长说什么!”

“仙人手,怎么可能是仙人手!”

“天啊,快看那东西,是真的,真的!”

如果说三个金蚕果的效果等于一个玲珑水提,那么二十个玲珑水提的效果才等于一片仙人手,这差距瞬间就拉开了。

呼嚷,激动,兴奋,高台周围一个个德高望重的大人唰唰的站起,景袖悠悠的把玩着指尖,道:“宫长,快放下了,我还等着收银子呢。”

景袖话落,蝴蝶结宫长瞬间吹胡子兴奋呼道:“五千万两我要了!”他一边呼,一边凶神恶煞的瞪着底下,仿佛在说,谁敢加价,我咬死他。

不过,还真有人敢。

人群中天涯大人小心翼翼举起手腕:“宫长,六千万两,我要了。”

蝴蝶结宫长一愣,瞬间有暴走砍人的冲动,敢跟他争!敢跟他争!

“好了好了,人家比你高,别闹了啊。”景袖道,站起来一边推着他,一边要取过他手上的仙人手。

蝴蝶结宫长本想再闹,却突然一滞,手心里是景袖悄悄塞给他的一枚蓝果子。

果子透明泛蓝光,一波波水纹荡开。

瞪眼,瞳孔收缩,筋脉都在哆嗦。

众人瞧不见的地方,景袖打了个眼色:“乖,边上玩去啊。”

瞪眼,再瞪眼,像是领悟到景袖的意思。

“哈哈哈……”蝴蝶结宫长忽地就冲到台下,把手中的仙人手一把塞给天涯:“给你,给你,你的你的。”话落,癫狂的飞向天边,那笑声,简直能穿透苍穹。

众人看得错愕。

宫长不会没抢到东西疯了吧?

只有景袖眸中光彩温润,帮过她的,她当然都会感激,这报酬嘛当然也丰厚啦。

抬眼扫过人群中的柳永清,呵呵,你还有钱加吗?

这一刻,柳永清眸中是汹汹的火焰,神色狰狞似乎想将景

袖五马分尸,他花了八千万两的高价,买了个六千万两就能拍下来,连仙人手边角都不值的东西。

怒火,很大的怒火。

唐兰花,唐兰花,你好样的,好样的!

风声徐徐,流云溢彩。

拍卖会还在进行,三件极品圣果后,还有些小极品,不少导师也拍到了心爱之物。

整个九转宫的银子都在大量转移到景袖口袋中,辛苦的域无言都往斩馗的苑子搬了好几趟了。

楼顶上的圣影看的目瞪口呆,阴啊,真的好阴啊,瞧柳永清那张黑脸,怕是洗一年也洗不干净了吧。

云霞,晚幕,今日的九转宫像是大放假,一场拍卖会便过了一天。

夜色,景袖随着斩馗和将军美人走在回苑的宫道上。

“你这么耍他,他会找你算账的。”瞧着手里得来的云言果,斩馗说道。

景袖伸伸懒腰,不以为意:“算就算呗,就算我不耍他,他还不是要找我算账,为什么就不能耍耍呢,再说了,我又没叫他买,还不是他自己贪心。”

斩馗一怔,细想一下,也是,柳永清第一日就跟这小子结下了梁子,哪怕没有今日的事,也迟早会对这家伙动手的。

得罪一次也是得罪,还不如多得罪几次。

不过,以后他得跟这小子紧点了,要不然一个不小心被暗算了,就救不回来了。

景袖也感受到这人的好意,从进九转宫开始,这人就有意无意的护着她,想来是得了宫长那老顽童的吩咐,不过,有时候并不是护着就行,要主动出击,拔掉敌人的爪牙,这日子才能彻底安平。

景袖望着远处的翠竹,眸光冰寒。

月华落下,拉的两人的影子细长。

待他们走过这片,暗处真的走出道影子。

柳永清一脸杀意的看着景袖远去的身影,眸子微眯,臭小子,别以为有斩馗跟着你就没事,今日不成,我迟早要拧断了你的脑袋。

身形一掠,飞向远处。

暗出。

“主子,已经离开了。”圣影道,心中感慨主子猜的还真准,这老不死的这么快就想动手了。

银袍猎舞,落满月华,眸眼里闪过冷光,锐利如同鹰目,一旦盯上猎物就休想再逃。

想对她动手么?

正九宫。

两师徒盯着桌上的东西笑的合不拢嘴。

“呵呵,我这是圣云菩子。”

“嘿嘿,我这是音龙叶。”

“嘿嘿嘿嘿……”笑声不绝,其实今日他们所有人拍卖的东西都比不上这两样,真正的大赢家在这里,更好的是他们一分钱都没花,哈哈哈……

“宫长,这凤后是不是有一个藏宝库,怎么这么多好东西?”域无言紧握着手里的圣云菩子道。

蝴蝶结宫长怔了怔,将音龙叶小心的放进水晶盒里:“不知道,但是我敢肯定,那丫头还有比这更好的东西。”

他话落,两人都是一怔,眼里冒着深邃精光。

呵呵,以后跟凤后走近些,关系打好些。

不过一想到景袖居然将这么多宝贝都放在一只犬上,深深的打了个寒颤,不好呀,很不好呀。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