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233章 坑死人不偿命

离的高台最近的一些德高望重的大人对视一眼,也缓缓坐下,他们坐的凌乱些,但还算规矩。

广场外,一些找不到位子的弟子自发开始寻地方,一时间房顶上,树梢上,假山上,到处都是人,连银天圣影站的房顶都落下两弟子。

两弟子看着银天大人居然在,愣了愣,却没有离开,而是缩在角落坐了下来。

都是拍卖人,寻个位置而已嘛,不会计较的,不会计较的。

圣影望着这人山人海的场面,愣怔,心头终于相信了那几位兄弟说的话,凤后果然是有掌控天下的能耐呀。

“小兰花,我在这里,这里。”人群中突然一阵摇手呼嚷,刚喊两句,就被华容一巴掌捂住,气势汹汹的道:“安静些,我等着拍金蚕果呢!”

景袖抬眼瞄了瞄,掀袍,一身气势的坐在高台上。

朝人群中某个方向招了招手,就见两只大犬,左挤右挤的挤出人群。

众人一看,自然认得,兰花公子的爱犬嘛。

一翻辛苦挤出人群,两只抬爪一跳,瞬间跃到高台上。

景袖眨眨眼,便在众目睽睽之下向将军的背脊摸去。

众人眼巴巴望着,就见将军身上的毛发似乎开了道口子,在众人惊讶的神色中,那毛发一点点被揭下,像是一层衣服,不过这衣服镶着毛皮,又与将军身上的毛发颜色相同,很难被发现。

终于,将军身上的衣服完全脱掉,将军摇着脑袋,不对抖动着身体,哈哧着舌头兴奋唔唔了两声,似乎在感慨身上终于轻松了些。

将逼真度近百分之九十九的衣服反过来摊开,是一层微透明接近皮肤的颜色。

众人离的较远,又有毛发遮挡,还看不太清,高台上的域无言却看的一清二楚,只见他神色忽地呆滞,大张着嘴,一动不动,似乎见着了不可思议的事。

众目睽睽之下,景袖将衣服里层开了道口子,将里面的东西取出来两样。

“金蚕果!真的还有金蚕果!”一声惊呼,场面哗的沸腾了,下一瞬又忽地安静了下来。

那红色,半透明的拇指大的果子是……

“天!玲珑水提!”静,静的只有风吹树林的沙沙声。

“好了,来,开始了,先拍卖这两样哈。”拍拍手,景袖随意的道。

域无言站不住了,他想下去坐在人群中竞价。

似感受到他的想法,景袖唰的转头,暗声传出:“若是你给我主持好了,我再送你颗圣云菩子哟。”

“什么!圣云菩子!”

域无言几乎是瞬间,唰的闪身站到高台最前,宽大的袍袖一拂,源力带着劲风击上宝云阁顶上的长鸣钟。

“嗡……”的一声,拉的好远,他源力贯穿声音,呼道:“第一届兰花公子拍卖会现在开始……”

风淡云轻,金阳暖照。

发家致富的道路从这里正式开始。

“七万两!七万两!”

还不等域无言喊价,迅速就有人抬高。

“五十万两!”竟是方娇扬方贯生的师父柳

永清喊的价,他一脸硬色,身边坐着方娇扬,两人一副誓要得到金蚕果的架势。

景袖看的好笑,这两人还好意思在这买她的东西,还不等她向域无言授意抬价,一声呼嚷便出。

“两百万两,人家给两百万两,小兰花,师父的好徒弟,我要把金蚕果买来送你当入门礼。”是红尘三仙呼嚷,众人嘴角抽搐,已经见怪不怪,自从昨天这新导师没有收到兰花公子做徒弟就已经发疯了。

柳永清脸色瞬间暗下,眼里全是阴霾,该死的东西。

“两百二十万!”

“哟呵,敢跟喇叭花大人我抢。”红尘三仙翘着兰花指呼嚷,身形直接站起,叉腰:“五百万两!”

那架势,霸气呀!

景袖嘴角抽了抽,转身对域无言悄声问道:“你给我说说这三仙导师的情况?”

域无言一愣,道:“三仙导师?不是呀,他叫花喇叭,是师父从某个楼里捡回来的,据说当时穷的叮当响,几个人饿在桌上半个月都没饭吃,后来听说师父管饭,就自己硬跟着师父回来了。”

景袖嘴角抽搐的更加厉害,捡回来?半个月没饭吃?管饭?自个跟上?

深呼口气,憋出口源力沉声呼道:“此次拍卖不赊账,全部收现钱。”

被柳永清比下去,正又要加价的红尘三仙一愣,大瞪眼。

“唰!你给我坐下!”旁边华容一拉,狠狠拽下来,一脸恶狠狠的表情,都怪这妖孽,非要开什么淘宝楼,害的把所有值钱的东西都了搭进去,后来不仅没赚到钱,还被“八老怪”逼的赔偿损失,简直是丢人至极。

红尘三仙嘟起嘴,一脸委屈,戳着左右手中指不甘嘟嚷:“为什么不能赊账嘛,人家很有钱的。”

邪美人挑挑眉,望着台上的狗毛衣服,心头喃喃道:“不知道再用神羽阁的一件神兵能不能换回来一样呢?”

第一届兰花公子拍卖会继续热闹着。

金蚕果的价格被柳永清抬到七百万两,按理说这东西要是放在外面去拍卖可能会获得更高价格,毕竟这里只有九转宫的人,而外面有钱有势的大有人在。

不过景袖不在乎,都落在九转宫也有好处,等消息一传出,大家会知道九转宫的人得了好多宝贝,而不是她唐兰花拥有好多宝贝,针对的对象就不一样了。

另一方面,怀璧其罪的道理都懂,众人都是九转宫的人,内斗可以,但引起外敌来就不必要了,所以景袖几乎肯定,等这场子一散,所有德高望重的人都会下一个命令,今日之事,不可外扬!

景袖眼里生出些流光看了眼人群中的柳永清方娇扬,七百万两,貌似有些低呢,不过……细水长流慢慢来不是。

向一旁的域无言打个眼色,对方立马开始喊价。

“七百万两一次……”

“七百万两次……”

“……”

其实想买这东西的大有人在,也给的起钱,不过因为是柳永清喊的价,这人嫉恶如仇的性格在九转宫里出了名的,众大人和弟子都担心被他惦记上,也就让让,再说了还

有个玲珑水提呢,这东西比金蚕果更好,保留下实力是可以的。

“成交。”呼喊声伴着宝云阁上的长鸣钟敲响,第一单落幕。

银针在手中的金蚕果上滑过,景袖另一手拾起,交给域无言似意他送下去。

呵呵,真当自己就能买到宝贝了,若是吃了这金蚕果发现自己的源力没有更纯,反而更加杂乱了,那感觉一定很好吧。

景袖悠悠想着,嘴角笑的得意。

房顶上,银天的嘴角勾起,似乎也感受到了景袖的好心情。

“第二件,玲珑水提。”域无言呼道。

话刚落,一句七百万两喊出,竟然又是柳永清给的价。

景袖抬眼看去,心头冷笑,这人还真是有钱呢,不过这次没有人再让,好东西占一个就够了,哪能每个都占着。

“八百万两。”立刻有人跟价,且出手不凡,景袖认得,是方子衿和千长封的师父,天涯导师,对方一脸亲和态度,看上去倒是让人颇有好感。

“九百万两。”又一道声出,竟是蝴蝶结宫长,对方瞪着小眼,一脸期待,看着景袖的眸光好像在说,丫头,就给我吧,给我吧,宫长我知道错了。

景袖嘴角抽搐一瞬,转头不理,这老顽童绝对不能轻易可怜了。

宫长加价了,众人沉默了一会,一道声音又瞬间落了出来。

“一千万两!”

声音一呼,蝴蝶结宫长立马吹胡子瞪眼,靠,哪个不长眼的家伙,敢跟他抢东西!

众人也寻声望去,就见方娇扬一脸硬色的扬着头。

一阵吹嘘声。

方娇扬硬着脸呼道:“怎么,不允许我加价啊,我爹爹要过生了,我拍来孝敬爹爹不行啊!”

孝道之名出价,这理由确实可以,不过跟宫长抢,还是有点不尊重了些。

蝴蝶结宫长微眯,看着方娇扬身边的柳永清怒气一闪而过,屁的过生,方家那老头子上个月才祝完寿,当老子不知道啊。

域无言也在景袖身边耳语了几句,景袖眸子微眯,向柳永清望去,眸光讽刺,呵呵,还真是好导师啊,自己不好意思开口得罪,就让小辈出来撑住。

小辈嘛,就当不懂事啰。

“这柳永清有多少财产你知道吗?”景袖向域无言问道。

域无言一愣,答道:“这人这些年在九转宫收了不少弟子的好处,应该有不少积蓄,至于到底有多少我也说不清,不过肯定比宫长多。”

景袖微微诧异,居然比宫长还多,这还是真条千年大蛀虫啊。

蝴蝶结宫长也是郁闷,他真的很想要,很想要啊。

忽地,一道暗声落入耳里。

“你随便抬,抬到你觉的柳永清加不起价了就停,回头我送你个比玲珑水提还好的。”

蝴蝶结宫长一愣,大瞪着眼朝台上的景袖望去,对方正笑眯眯别有深意的盯着他。

瞬间,领悟到真谛。

“一千五百万两!”吼出,跳起,连身边的其他导师都惊讶了,他们宫长何时这么财大气粗了。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