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232章 临时开个拍卖会

“这是当年凤后逃出银月洲,遗落在银月谷的凤冠,这里面有关凤后的东西都是从那个山谷里捡回来的。”身边宫将的声音响起。

景袖一怔,轻声喃喃:“捡回来的么。”

那些将士的铠甲,侍女的手镯,凤兵的武器,甚至她母亲的凤冠。

没有亲眼所见,景袖已想到当时惨烈的场景。

“你要选它么?它也是可以选走的?”宫将又道,眼里隐隐带着期待。

自从凤冥国灭,天下人谈起凤后如避蛇蝎,曾经与凤氏的一切都渐渐被人遗忘,十九年来,凡是跟凤后有关的东西更是被贬的一文不值,所有的人都忘记了那个女子曾经的风采。

他却不一样,他记得那个时代的辉煌,记得那女子创造的一个又一个奇迹,还有她手下的十三战将,那横扫天下的气魄,一切一切……

他甚至成了个凤后迷,只是整个银月洲的人都在遗忘凤冥国,遗忘凤后,他的一腔热涌变得无处可述,所以他自动脱离了蓝带弟子的身份,选择成为一个宫将,守在这唯一一个还可以与凤后有些交接的地方。

他注意到了景袖的发呆,注意到她每次发现与凤后有关的东西就会站很久,她眼里怔怔的流光……

所以,他变得激动,以为碰到了知音,忍不住出了声。

“不,我不选它。”景袖道,拾起一边的暴雨梨花盒便往外走。

宫将的一腔热血顷刻冰冷,神色昏暗的站在原处,哀默伤感。

“请你守护好它,守护好这里有关凤后的一切,今日我带不走它,改日我必让它们全部重见天日,发光,发亮,绝不是躺在这冰冷的锦阁里!”冷酷坚定的声音响起。

宫将唰的抬起头,怔望着。

烈日金阳下,景袖站在宝云阁门前,神色坚定一字一句的道。

话落,她转身就走,流下一地光辉,久久不散。

冰冷的血液再次滚烫起,宫将的手心紧握,眼里不再是伤感,激动,兴奋的光彩正在绽放。

这方。

景袖离的宝云阁越来越远,深呼口气,抬头望向天边,娘亲,我一定会将凤冠再次戴在你的头上。

抛开沉重的思绪,望着手里的暴雨梨花盒,眼里流光璀璨,向着前面的广场走去。

“来啰,来啰,暴雨梨花盒哟,千机手制的宝贝啰,低价拍卖了哟。”不一会儿,空地上的呼嚷声便起。

众人看着是唐兰花,本想逃跑,又听着他呼着什么宝贝,于是便立在远处观望。

一个两个,渐渐人越来越多,人多胆子也大了,各个都开始围上去。

“宝贝,什么宝贝呀?”

景袖笑笑,眼里精光璀璨:“暴雨梨花盒呀,怎么样,我刚从宝云阁挑出来的,有没有兴趣?低价哟。”

“什么,宝云阁挑选出来的!”

这一呼,大家齐齐面露惊色,宝云阁他们可是知道,只是他们这些普通弟子压根就没有机会进去,更不用说挑什么宝贝了。

“你不会是骗人的吧?真是宝云阁?”

不等他质疑的话落

完,就有一人反驳道。

“哎呀,你不信就闪开些,我信我信,昨儿兰花公子得了第一,谁不知道他有机会进宝云阁挑宝贝,还有啊,这暴雨梨花盒我可是听一个师兄提过,说是千机手制的顶级暗器,他当时就想挑的,只是被一把流光剑吸引了,现在都后悔呢。”

“对对!我也知道,我也知道!宝贝,真的是宝贝!”

不用景袖出声,自有人把这暴雨梨花盒的价值往上捧,她就乐的在一旁点头附和:“对对,就是这样,就是这样。”

一一呼嚷,这动静也越来越大,围上来的人也越来越多。

“哎呀,兰花公子,多少钱,多少钱,我买呀。”有土豪开始出声问价,有些人还持着观望态度,这是宝贝,肯定价格不低,他们买不起呀。

哪知,景袖笑笑,飞身落到一块高地上,摇摇手里的暴雨梨花盒:“不多,拍卖起价一两。”

场面静了一瞬,瞬间爆发出雷鸣般的动静。

“什么!一两!”

“靠!一两!”

“我买我买!”

激动,众人只注意到钱数,完全没有在意到景袖说的是拍卖起价,有些激动过头的直接开始砸钱,景袖被砸的有些生疼,脸上却笑的璀璨如菊。

“快快!兰花公子一两拍卖宝云阁宝物了。”

“什么,兰花公子一两拍卖千机手的暴雨梨花盒了。”

“天啊,快点快点,在这边,这边,兰花公子卖宝贝了……”

便这样,兰花公子一两卖宝贝的消息风一般速度的刮到九转宫每一个角落。

连刚刚回到自己苑子的千长封和方子衿都是一怔,什么!他把宝贝卖了!

顾不得想清,飞身便起。

正在斩馗苑子里死活要跟将军美人玩骨头游戏的蝴蝶结宫长也是一愣,什么!她把宝贝卖了!还卖一两!

斩馗一愣,嗫喃道:“那家伙没那么蠢吧。”

“呀呀呀,小兰花,等等我呀,喇叭哥哥来买宝贝了。”

“汪汪汪……”

风一般的速度,浩大的声势,连一些德高望重的九转宫导师都出动了。

景袖看着这绵延不绝的人潮趋势,抹抹冷汗,这架势,是不是太大了些?怎么就传的这么快呢?

暗出一宫殿顶上,圣影一脸歉意的表情:“主子,我只是遵照你的命令,给凤后多拉点客源,谁知道……”

他神色讪讪,这九转宫的风也刮的太快了。

银天扶额,太阳穴有些生疼,拂拂手,没事没事,她什么大阵仗没见过,应该应付的来吧。

景袖确实什么大阵仗没见过,很快就淡定下来,从怀中掏出一个布帛,拿在手上,将里面的东西晃在阳光下。

“金蚕果!”

不知道是谁呼嚷了一声,连刚刚赶来的蝴蝶结宫长都神色一怔,飞身,直接跃过众人扑来。

“丫头,快给我瞧瞧,给我瞧瞧!”

景袖斜身一避,躲开,不顾激动的宫长,面色冷酷的望着他,努努嘴,道:“下面去,按规矩来。”

激动的蝴蝶结宫长一愣,看着景袖眼里狡黠的光芒,大囧,额……这丫头是找报仇么?

景袖黛眉挑高,神情得瑟,哼哼,小样,别以为你给我使得绊子我不知道。

彩光琉璃剑,她就那么倒霉?刚好挑中把没剑刃的?

人群中的斩馗扶额,他就说嘛,这家伙不会蠢的。

金蚕果出现的消息,把景袖要卖宝贝的消息传的更加开了,连伙膳房里烧柴火的弟子都撒了脚丫子奔了过来。

金蚕果?那可是提升源力的宝贝呀,不是说金蚕果里含有大量源力,而是这果子可以净化人身体的源力,不同纯度的源力力量效果当然也不一样。

所以这东西简直是不可求,想象一下,两个同样多源力的人过招,对方却只用一根手指就把你挑起来,那差别,可想而知吧。

蝴蝶结宫长当然也很想要,所以此时只能扯着蝴蝶结,一脸委屈乖乖的站到台下。

宝贝当前,谁管宫长。

那些个九转宫大人一看宫长下来,各个很有默契的当没看到,三挤两挤便把他挤了出去,气的蝴蝶结宫长吹胡子瞪眼,朝身边的域无言大吼:“无言,上,把这些老东西全给我扔出来。”

域无言挑挑眉,唰的闪到宫长前面,不是扔人,而是朝高台上的景袖喊到:“小师弟,你把这金蚕果卖给我好不好,多少钱我都给。”

宝贝面前,感情牌怎能不打。

虽然不知道卖暴雨梨花盒怎么变成了卖金蚕果,但是丝毫挡不住景袖要掌控局势发家致富的激动心情。

景袖眼珠子提溜转了两圈,招招手:“好哇,你上来,帮我管理下场子,我免费送给你!”

什么!送!

域无言一听,不管身后吹胡子瞪眼的宫长,唰的就飞了上去,挡不住喜色的道:“你送给我?”

“是呀!”景袖二话不说,就将手里的金蚕果扔到他怀中。

静,静的只闻蝴蝶结宫长气呼呼的声音。

真送了?

域无言也是错愕,这也太……随便了吧。

就在场面瞬间要暴动的趋势,景袖朝大家招招手,拿出起先的暴雨梨花盒道:“大家稍安勿躁哦,这金蚕果我有一枚,自然也有第二枚,大家现在还是先拍卖暴雨梨花盒哈。”

什么,还有第二枚!

有金蚕果,谁还管暴雨梨花盒。

“十万两!”瞬间被一个土豪拿下,他不为啥,就为了快点买金蚕果。

景袖眼角笑眯,很好,很好。

十万两,算顶级价了。

向身边的域无言打个眼色:“去,收银子去。”

拿人手短,此时的域无言也异常听话,堂堂九转宫唯一的紫带,宫长一等弟子,真的给景袖当起了跑腿。

交易进行的很顺利,景袖招招手:“来来,大家都找位子坐下了呀,咱们正式开始了呀。”

不等域无言控制场面,这些人几乎是瞬间的找好位子唰的坐下,还排的整整齐齐。

没办法,被九转宫的宫规磨练的久了,这都是下意识动作。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